張鐵林對著身旁的林濤笑著說道。

在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裡面,竟然真的擁有比這個三品的煉丹爐還要珍貴的多的,煉丹爐!

林濤訝然,他簡直都有些無法相信自己的耳朵。

他的確是知道煉藥師公會很富有,畢竟,這個煉藥師公會是完全的由煉藥師們組成的,而煉藥師們一個個的卻恰好是這個大陸上最富有的職業。

更何況,煉藥師工會竟然是能夠現在這個大陸的頂端,成為最頂尖的那幾個勢力之一,那麼,它擁有著豐厚的財富,這並不是什麼叫人詫異的事情。

而林濤之所以是會吃驚,並不是因為他被煉藥師公會的有錢給嚇到了。

畢竟,一個三品的煉丹爐,一個比三品還要珍貴的煉丹爐,對於煉藥師公會真的算不上什麼,這樣的東西,他們就算拿出十個,百個,林濤也不是感到驚訝。

他真正感覺到驚訝的,也是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的富裕!

這就好比林家是滄瀾國中數一數二的大家族,也會很有錢,但這並不意味著哪怕是一個從林家走出來的下人都會很有錢,是同樣的道理。

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只是這個煉藥師公會無數下轄的分會之一,像這樣的分會,煉藥師公會還有著許多。

而因為滄瀾國分會的規模,也註定了,他們會是這煉藥師公會所下轄的無數分會中極為普通平凡的一個。

甚至,有可能就是一個地位最地下的煉藥師分會,這一點也是說不定的。

畢竟,滄瀾國的國力,領土面積,在這個世界上,基本已經能算得上是最為弱小的那一類,所以,煉藥師公會沒有在滄瀾國的分會上投入過多是一件理所應當的事情。

可就在這時,林濤竟然是在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看見了一個珍貴德三品煉丹爐,而且,聽張鐵林的意思,在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裡面,竟然還是有著要比這個三品的煉丹爐還要更加珍貴的煉丹爐存在!

這點,才是叫林濤最為驚訝的地方!

一個在煉藥師公會當中沒有什麼地位的分會,一個不怎麼被煉藥師公會的人注重的分會,竟然是都能夠擁有這種程度的東西,這一點,是多麼叫人驚訝的事情!

甚至,給林濤的已經不僅僅是驚訝了,而是震撼,震撼這個煉藥師公會竟然是會這樣的財大氣粗,財富驚人!

其實,這一點真的是林濤想多了。

煉藥師公會的確是有錢,但是,煉藥師公會竟然是能夠存在這麼久的時間,他自然不是會跟暴發戶一樣的把自己的東西給大方的分發下去。

相反,一個勢力想要存在的長久,他就是需要更多的積攢,這種積攢,在很多情況下,我們稱之為底蘊。

沒錯,一個勢力只要是想存在的時間足夠長久的話,它就需要底蘊。

而底蘊就是靠著積累,所以,煉藥師公會對於其分會的分配是有著自己的一套辦法的。

那個三品的煉丹爐,是煉藥師公會的統一配置,而之所以是用珍貴的三品煉丹爐而不是低級的煉丹爐來給參加煉藥師公會考核的人來進行煉製丹藥,這是源於煉藥師公會總會對於新人的重視和培養。

畢竟,一個組織要是想能夠一直持續的發展下去的話,就是需要不斷的有著足夠新鮮的血液注入的,只有源源不斷的新鮮血液,這個勢力才是能夠維持它的生命力,才是能夠,一直持續健康的發展下去的。

所以,煉藥師公會不管是在什麼地位,有多麼偏僻的分會上面都是配置了這個三品的煉丹爐,以方便來挖掘新的人才。

畢竟,煉丹爐的品質問題,是在一定的程度上會影響學生們進行考核的。三品的煉丹爐,明顯會比一品的煉丹爐叫前來進行煉藥師考核的年輕人。足夠完好的發揮出自己的水平的。

但是,在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裡面所擁有的要比三品的煉丹爐還要珍貴的煉丹爐卻並不是煉藥師公會總會分發給滄瀾國分會的。

畢竟,就滄瀾國分會的這種位置水平,煉藥師公會總會是捨不得把一個高檔點的煉丹爐分發下來的。

或者,這不應該說是捨不得,而是因為煉藥師公會總會認為沒有這個必要。

所以,這個要比三品的煉丹爐珍貴的煉丹爐,並不是煉藥師公會總會送下來的。而是張鐵林來到了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用自己的錢給買的。

在張鐵林來到這滄瀾國分會之前,這個煉藥師公會的分會,最高級的煉丹爐也不過是三品煉丹爐罷了。

要知道,煉藥師公會的存在可不僅僅只是招新人罷了。

畢竟,煉藥師公會也是需要收入的,而煉藥師公會最常見的,也是最主要的收入來源,便是要幫助別人煉製丹藥。

而既然是煉製丹藥的話,自然煉製丹藥的煉丹爐級別越高,煉製的效果也是越好的。

而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所擁有的品階最高的煉丹爐,也不過是那個三品的用來進行煉藥師考核的煉丹爐罷了,很多時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的煉藥師們,全部都是要用這個三品的煉丹爐來煉製丹藥的。

而這個要比三品的煉丹爐更加珍貴的煉丹爐,則是,張鐵林來到這滄瀾國以後,他自己掏了腰包,花錢買來的。

張鐵林還算是一個負責任的人,他在來到了這個滄瀾國后,便是絕對,要盡自己所能給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一些幫助的。

而張鐵林也的確是這樣做的,他雖然是已經沒有實力了,沒有辦法煉製丹藥了,但是,張鐵林以前身為一名實力達到了足足七品的煉藥師,他即便是沒有了實力,還是有著足夠多的知識與經驗,並且,張鐵林的實力在這個時候雖然是已經沒有了,但他的財富還是沒有減少哪怕是一絲一毫的。

再加上,張鐵林在來到這個滄瀾國分會後的時候,已經是沒有了實力,再加上他也沒有徒弟,也沒有妻兒,而且,張鐵林來到了滄瀾國的時候,早就是心灰意冷,是打算在這個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去安度晚年的。

所以,沒有了牽挂,自己也用不到太多錢,並且是心灰意冷的張鐵林,便是把自己很多的注意力,全部都是放在了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上面。

也是把自己的很多精力都放在了這個煉藥師公會的滄瀾國分會上面,真正的是真心的想要培育一些人才的。

所以,張鐵林才是買了一個比三品的煉丹爐還要珍貴一些的煉丹爐,專門用來給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的煉藥師們來煉製丹藥的,從這一點上也是能夠看得出,張鐵林在有了想要在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安度晚年的打算之後,他對著滄瀾國分會的煉藥師們的待遇也算得上是很好的。

所以,林濤對於煉藥師公會總會的想法並不是正確的,至少,煉藥師公會雖然的確是有錢,的確是很富有,但是這個有錢,富有,卻是相對的。

對於一少部分人,對於煉藥師公會裡面的天才來講,煉藥師公會是不會吝嗇的,但是對於在滄瀾國這種地方,煉藥師公會卻是絕對的不會把太多的資源放下來的,所以,林濤的想法還是不對的。

「林濤,跟我來。」

見到林濤來臉上的驚訝之色,張鐵林笑了笑,對著林濤說道。 「啊」

聽到張鐵林的話,林濤下意識的「啊」了一聲,不過,張鐵林並沒有理會林濤,已經在這個時候,獨自向著前方走了過去。

見到張鐵林向著前方走了過去,林濤也是連忙回過神來,朝著張鐵林追了上去。

至於林海,他可不是林濤,雖然,他是林家的家主,對於煉丹爐的價格多多少少是知道一些的,但不管怎麼說,林海都不是煉藥師,自然也就不知道有關於煉丹爐的具體價格的。

因此,見到在煉藥師公會擺放著的是一個三品的煉丹爐,林海並沒有覺得有多麼的驚訝,也沒有感覺到多少的不可思議,自然是不會和林濤一樣露出驚訝的神色的。

至於那個張鐵林口中的要比三品的煉丹爐價格還是要高上許多的高級煉丹爐,林海自然是不會感覺到有多麼的驚訝的。

所以,在看見張鐵林動身走了,林濤跟了上去,他在這時也是自然而然的跟了上去。

一路無語,只有張鐵林在前面靜靜的走著,而林海還有林濤兩個人則是在後面靜靜的跟著,而這一次走的距離,則是要比剛剛從煉藥師公會的大廳裡面,來到這個進行煉藥師考核的有三品煉丹爐的地方的時間是要長的。

不過,即便是時間要長上一些,但是也並沒有長上多久的,僅僅只是略微長上了一點時間,張鐵林便是停下了腳步。

見到張鐵林停下了腳步,林濤還有林海也是跟著紛紛的停下了腳步,兩個人開始駐足停步的觀望起來。

這時,張鐵林已經是帶著林海還有林濤來到了另外的一個房間。

不過,這個房間,同剛剛有著三品煉丹爐的房間相比,則是要小上了許多。

而且,在這個房間裡面,已經是沒有了各種各樣的專門用來擺放藥材的大柜子,這些鬼子全部都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個又一個高階的火靈符。

火靈符顧名思義,就是一種關於火焰的高階符咒,只需要是一丁點的內力,或者是精元拜年時可以將這種高階的靈符裡面所蘊含的能量給激發出來,會釋放出一種灼熱的火焰,能夠持續的燃燒著。

而這種火焰,通常都是高階的煉藥師用來進行煉製丹藥的。

所以,在這個擺放著更加高階的煉丹爐的地方,便是放著一大堆的火靈符的。

當然,這種火靈符肯定是不會白用的,每次有人前來進行煉製丹藥的時候,都是會有專門的人來進行這些火靈符的清點,然後在煉製完丹藥以後,在對這些火靈符進行清點,最後,便是根據這些消耗掉的火靈符,來進行計算,對前來進行煉製丹藥的煉藥師們來收取煉製費用,或者,是收取一部分的貢獻點。

貢獻點並不是一種可以在市面上正常流通的貨幣,而是煉藥師公會根據煉藥師們對煉藥師所進行的貢獻,而付出的一種累計的獎勵方式。

貢獻點是通用的,是在煉藥師公會總會,包括煉藥師總會所下轄的哥哥分會都是可以一併使用的。

這些貢獻帶你,你可以用來兌換一些被煉藥師公會珍藏著的丹方,也是可以用來兌換一些煉藥師高層們煉製的丹藥。

這種兌換,因為是煉藥師公會給內部的人所進行的一次兌換,所以,它的價格是要比尋常的外面所能夠花金錢買到的東西,價格要低上許多。

甚至,有著許多在市面上雖然是有價格,但是根本就沒有辦法能夠買到的東西,這些東西卻是可以叫煉藥師們在煉藥師公會裡面,被煉藥師們用貢獻點來進行購買的。

單單是從這一點,便是能夠看的出,這些煉藥師公會內部愛能夠存在的貢獻點,是有多麼的珍貴!

而且,這貢獻點不僅僅是在煉藥師公會裡面能夠購買這些東西,這些貢獻點,可以在煉藥師公會裡面,購買你所想要的一切能夠買到的東西。

火靈符,只不過是其中,最微不足道的一點東西罷了。

當然,火靈符僅僅是靈符中的一種,並不是代表了在煉藥師公會裡面可以購買的所有的靈符。

靈符是一種獨立於武道的另一種派系。

他們會利用特定的紙張,或者是妖獸的皮毛來進行畫符,並且,是可以叫這些靈符擁有強大的力量,從而進行殺人,修鍊,甚至是其他各種各樣的東西,而靈符的煉製者,則是被稱為靈符師。

是一種雖然沒有煉藥師在這異世大陸上的地位高,但同樣是一種十分受人尊敬的職業,是一種比起煉藥師來要弱上一些,但卻並沒有弱上許多的強大職業。

靈符師在這異世大陸,同樣的是一種十分強大的職業!

而靈符師所煉製出來的火靈符,便是煉藥師們經常用到的一種用來煉製丹藥的火焰。

雖然是說,通常來講,煉藥師門煉製丹藥的話,都是可以用內力或者是精元來進行煉製的,但這卻僅僅是對於低階的丹藥來講的。

在煉製丹高階丹藥的時候是需要用真正的火焰來進行煉製的,才是能夠取得足夠好的效果。

所以,在煉藥師中,有不少人都是會選擇收取火焰,以方便來進行以後的丹藥的煉製的。

在這些火焰中,最為尋常的,也是經常性被煉藥師們收為己用的火焰,便是妖獸身體裡面的火焰。

妖獸之所以是會被稱之為妖獸,便是因為他們天生體內便是有著妖法。

這些妖獸們,有的身懷的妖法,是雷屬性,有的是水屬性,有的則是金屬性……

而煉藥師們便是會殺死火屬性的妖獸,將他們身體裡面的妖火全部都給收歸自己,哦你過來在將來用來煉製丹藥使用。

這種收來的妖火,是會根據所殺死的妖獸的級別,來區分強大或者是弱小的。

弱小的火焰或許並不會比煉藥師們用自身的內力或者是精元來煉製丹藥的話效果好一點,而那些強大的火焰,便是會在煉藥師們煉製丹藥的時候,取得極為好的效果!

而在妖火之上,上面便是異火!

所謂異火,是天地之火,全部都是奪天地造化而出現的神奇火焰,這些火焰,一個個的全部都是有著莫大的威能,只不過,在這偌大的異世大陸上,有沒有人是真的首付了異火都是一件不為人知的事情。

用異火煉製出來的丹藥,據說都是會多上一份威能,甚至,就連藥效都是會變的更好,更強。

當然,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在這時所準備的靈火符肯定是沒有異火的強大和作用,甚至,就連最為尋常的妖火都是比不上的,但不管怎樣講,這些靈火符還是一種十分實用,也是煉藥師們最常用的一種火符。

在目光從靈火符上遊走了一拳后,林濤便是將自己的目光從靈火符上收了回來,目光繼續在這間屋子裡面遊走。

下一刻,林濤便是將自己的目光放在了不遠處的煉丹爐上。

只見,這個煉丹爐看起來要比剛剛,所看見的那個用來進行煉藥師考核的三品煉丹爐看上去要更加的古香古色。

林濤仔細的打量了一下這個了煉丹爐,發現,在這個煉丹爐的上面,足足是有著四個大大的火口,而這也就是意味著,這個煉丹爐是一個品階高達四品的煉丹爐!

在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裡面,竟然是真的擁有著一個比三品的煉丹爐要高階的煉丹爐,一個品級達到了四品的高級煉丹爐!

想到這裡,林濤不禁驚訝的張大了嘴巴,他本來以為,張鐵林只是說著萬萬,畢竟,在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能夠擁有這樣的一個三品的煉丹爐就已經是意見足夠叫人詫異的事情了,又有誰能夠想到,在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裡面,竟然是會擁有一個比三品的煉丹爐還珍貴的多的品階達到了四品的煉丹爐!

這真的是叫林濤太驚訝了,雖然,他的模樣看上去僅僅只是一個十來歲的小孩子,但是,他的心智卻不是這樣的。

畢竟,林濤是從地球上穿越過來的,他的靈魂畢竟是一個成年人,再加上,他是經歷過了地球,還有這個異世大陸兩個世界的人,他所看見的東西,就算是比那些個在地球上的為人們,所見到的東西還要多的多。

這也就意味著,林濤的見識是要有所比尋常的那些經常受人們誇讚的偉人,見識都要大的多,看的,還有所想的,也就是相應的應該遠的多。

而就在這個時候,林濤本來是認為,在這滄瀾國當中,這個在異世大陸上是很貧弱的國家,就算是在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裡面,能夠擁有二品的煉丹爐便是一件極為厲害的事情了,誰成想,林濤竟然是發現,在這煉藥師公會滄瀾國分會裡面,竟然是擁有著三品的煉丹爐,甚至是比三品的煉丹爐,還更加珍貴的四品煉丹爐,這叫林濤如何的不驚訝啊! 林濤這樣驚訝也不是沒有原因的。

煉藥師公會擁有著三品的煉丹爐也就算了,畢竟,這三品的煉丹爐,真的是按照品階來劃分的話,還只是算最為低階的煉丹爐罷了。

煉丹爐共分為九品,其中,一品到三品便是為低階煉丹爐,四品到六品煉丹爐是位中階煉丹爐,而七品到九品是為高階煉丹爐。

雖然是說,這三品的煉丹爐和四品的煉丹爐,兩者之間,僅僅只是差了區區的一個品階罷了,但這一個品階,卻偏偏也不是簡單的一個品階。

因為,這一個品階,是低階的煉丹爐向中階的煉丹爐只見所相差的一個品階,就是差這一個品階,便是決定了這煉丹爐的低階和中階之分,這兩者之間的差價也是要以許多倍來計算的。

完全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上!

哪怕,這個區區的四品的煉丹爐,在中階的煉丹爐上面,僅僅是最為差的一個的品階,但是這煉丹爐依舊是十分的珍貴!

它的價值,要遠遠的超乎林濤的想象!

只不過,林濤卻是並沒有想到,叫他更為驚訝的事情卻還在後面。

「林濤,怎麼了?」

「對這個四品的煉丹爐不滿意嗎?」

見到林濤就是愣在原地,半天也不說一句話,張鐵林還以為林濤對面前的這個四品的中階煉丹爐不滿意呢,在這個時候,不禁是對著林濤說道。

「啊?」

聽到張鐵林的話,林濤一時間沒有回過神來,下意識的「啊」了一聲。

而林濤的這一道沒有反應過來的「啊」聲,卻是叫張鐵林更加的確信自己的判斷,認為林濤是不滿意這個四品的中階煉丹爐。

這樣想著,張鐵林的眉毛便皺了起來

林濤,對於張鐵林來講,是十分的重要的,甚至,張鐵林要是想要恢復自身的七品煉藥師的實力,甚至是在哪一天能夠在恢復自己的實力的基礎上更進一步,都是要依靠林濤的。

這也是為什麼,張鐵林會這樣的看重林濤,甚至是違反他在來到滄瀾國后一直與世無爭的處事方針,是都做出了要和這滄瀾國所有的勢力抗衡也是要保住林濤的打算!

而現在,林濤既然是會對這個煉丹爐不滿意的話,張鐵林自然是要想辦法去滿足林濤的,畢竟,在將來,張鐵林還是有著許多的事情的,都是要指望林濤的。

這樣想著,張鐵林的眉毛便是越皺越深。

他身為一名曾經的七品煉藥師,他自身所用的煉丹爐,自然不會是這種最低階的三品煉丹爐,或者是說僅僅只是品階達到了中階的四品煉丹爐。

雖然說,這兩個品階的煉丹爐,對於尋常的人們來講的話,已經是十分的珍貴了,但僅僅是對於普通人來講,或者是說,還可以加上那些混的不怎麼好的低階的煉藥師,但是這種低階,或者是中階的煉丹爐的話,對於張鐵林來說,還真的是不夠用的。

畢竟,張鐵林的曾經既然是一名七品的煉藥師,他所要進行煉製的丹藥,自然都會是高階的丹藥,這種丹藥,自然不是低階或者是中階的煉丹爐能夠煉製的出來的。

高階丹藥的煉製,自然是需要高階的煉丹爐,換句話來講的話,也就是說,張鐵林他實際上是擁有著一個高階的煉丹爐的!

而事實也的確是如此,張鐵林的身上的確是擁有著一個高階的煉丹爐,只不過,這個煉丹爐是張鐵林還擁有七品的煉藥師實力的時候,一直所用的煉丹爐,張鐵林對這個煉丹爐早就是有了感情。

他對於這個煉丹爐的感情,就像是普通人對待自己的妻子一樣,甚至,張鐵林對待自己的煉丹爐的感情,要比其一般人對待自己的妻子的感情還是要深沉的多!

因為,一個普通人的生命也不過是僅僅只是有著區區的幾十年罷了,再加上,兩個普通人要是想結婚成為妻子的話,至少是需要這兩個人先成長起來,先長大的,也就是說,這兩個人至少是需要二十年,或者是將近二十年的時間才是會在一起的,這無疑是叫兩個普通人本來就不算長的生命,佔據了一部分,也就是說,一對夫妻,兩個人能夠相處五十年的時間,便已經是極為長久的一段時間了,而張鐵林呢?

因為煉製丹藥的緣故,張鐵林還同時修武,他的壽命是要比一般的人長上許多許多的,他到現在就已經是足足度過了有三百多個年月了。

而在他手中的高階煉丹爐,則是陪伴他了足足有著一百多年的時間,對於張鐵林來講,他的妻子早就已經老死了,而他也不曾有過孩子,對於他來講,最為珍貴的東子,便是這個高階的煉丹爐了。

這也是張鐵林最為隱秘的東西。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