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橫笑道。

今晚能夠參宴的人,都是洋城有名世家的成員,非富即貴,張橫和幾十號老兵穿著樸實,顯得有些格格不入。

「老班長,你們能來捧場,我已經很高興了,怎麼會嫌棄呢!」

秦穆然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酒店經理唐金輝,匆匆跑了進來。

「秦總,洋城宋市長和王會長也來了。」

唐金輝低聲言道。

秦穆然神情淡定,並沒有感到意外,自己今天救了宋益輝一命,他來表示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情。

這時候,王建忠陪同宋益輝已經走進了大廳,身後還跟著幾名手下,抬著什麼東西,但因為被一塊紅布蓋著,沒人能夠看清楚。

「秦家主,我來晚了,請包涵。」

宋益輝客氣笑道。

「啊呦,宋市長,我就是跟你開個玩笑,你還真帶禮物來了?」

秦穆然戲謔笑道。

「秦家主現在在洋城,可謂如日中天,你的話,我敢不放在心上嗎?」

宋益輝笑道。

而圍觀這一切的洋城名流世家子弟們,個個臉上都露出一絲驚訝的神情。

「哇靠!這不是咱們洋城新上任的宋市長和王會長嗎?」

一人驚訝道。

「不錯,就是他們,想不到秦家的晚宴,連洋城高層都來參加了。」

「秦家的面子可真大,即便是曾經的陸家,恐怕都沒有像今天這麼風光過呀!」

另一人唏噓回道。

「切,如今的陸家算什麼?」

「前幾天一場金融戰,秦家侵吞了姜陸兩家七百億資金,再加上秦家原有的資金,秦家的實力,是地地道道的千億集團,豈是區區陸家能比的嗎?」

此刻,在眾人看來,洋城頭號世家的座位,早已更替,而且非秦家莫屬。

貴賓席上,秦穆然陪陸傾城端坐主座,李家和宋益輝等人環坐兩旁。

「宋市長,我記得你說過,今晚要送我一件洋城獨一無二的大禮,現在,是不是該拿出來讓大家掌掌眼了?」

秦穆然笑道。

宋益輝神情掛笑,洋溢笑容,他心裡很清楚,洋城重新洗牌,已經是定局,而接替陸家的必將是秦家,和秦家搞好關係,有利於自己今後工作開展。

更何況,今天秦穆然還見義勇為,在珠江里救了自己一條命。

於公於私,自己都該拿出一件像樣的大禮出來。

「秦家主,放心,我這個身份的人,說話算話,禮物包你滿意。」

宋益輝笑道。

言罷,宋益輝起身,清清嗓子,整個宴會大廳,立刻肅靜下來。

「諸位,今天,我作為洋城高層,藉此機會,向秦家的一份見面禮。」

宋益輝言罷,朝身後幾個手下使了個眼神,很快,宋益輝幾名手下,將之前抬著的禮物,擺在大廳主席台上,高高舉起。

盯著宋益輝送給秦家的禮物,場下一片議論不休。

「你們猜,宋市長會送秦家什麼禮物?」

一人驚奇問道,「那紅布下的玩意兒,莫非是什麼奇珍異寶?」

「不可能,好歹也是洋城高層,怎麼會送那名俗氣的玩意兒?」

……

此刻,秦穆然端起酒杯,淡然一笑,心裡也有些好奇。

宋益輝嘴裡獨一無二的大禮,究竟會是什麼?

在眾人一片議論聲中,紅布掀起,一塊整體檀香木做出的橫匾,露在眾人眼前。

上面赫然寫著:洋城第一世家!

宋益輝這份禮物,無疑是代表官方,宣布了秦家在洋城頭號世家的穩固地位。

秦家,正式取締陸家,成為洋城頭號世家。 蘇小礙雙手不斷摸索着手中的骷髏頭,透過眼眶看着骷髏頭中的小巧的黃鼠狼虛影,臉上露出一陣傻笑。

“看什麼看?沒有見過黃大仙啊?”骷髏頭中的黃鼠狼一臉不爽的說道。

“切,就你,還大仙?當我的寵物還差不多。”蘇小礙鄙夷道。

黃大師無語,感覺自己絕對是出門沒有看黃曆,所以才這麼倒黴,遇到了蘇小礙這個魔頭。

“好了,不要鬧了!小礙,注意,不要被別人發現了。”蘇小丁微微皺眉,出聲提醒道。

蘇小礙吐了吐舌頭,點點頭,將骷髏頭裝進一個盒子中,然後小心翼翼的探出頭。

這是一個十分隱蔽的地方,周圍都是散落的石堆。

在當前這種局勢下,根本是沒有人會在意這裏有人會躲藏在這裏。

“天啊,那是什麼?”蘇小礙一伸頭,便看到了天空中瀰漫的黑霧,不由驚呼出聲。

然而就在她剛喊出聲的同時,身旁的一直背對着他們的顧澄身體一顫,轉過身來,顫聲道:“小丁,小礙,我找到大姐的下落了。”

“什麼?”

蘇小丁和蘇小礙齊齊驚呼一聲,然後連忙看向顧澄手中的水晶球。

水晶球中一個虛幻的人影微微發出耀眼的光芒,而那人影赫然就是蘇雨晴的縮小版。

天空中笑聲沒有停止,但是莫問的眉頭卻已經緊緊的皺起。

“何方妖孽?不要裝神弄鬼!”莫問眼中寒光一閃,手中的長劍已經向着黑霧中斬去。

一米長的劍芒如同金色月牙衝進黑霧之中,黑霧之中立刻傳來一陣慘叫聲。

緊接着一聲“轟隆”的爆炸聲響起,巨大的氣浪從黑霧中傳來,向着四周擴散開來了,頓時讓黑霧向着四周散去。

“裝你大爺?老子就是鬼!”一個身披盔甲的男子惡狠狠地衝着莫問罵道:“老子在裏面已經夠受氣了得了,出來還要受你的鳥氣?哼,你給老子去死吧!”

說完,那男子大嘴一張,一股強大的吸力化作一道龍捲風瞬間將莫問罩住。

“好強大的吸力?好厲害的鬼物,而且從這傢伙的穿着來看,似乎是一隻老鬼!”莫問穩住心神,凝重地看着對方。

如果現在趙小川還醒着,就會認出對方赫然就是當初自己在鬼婆婆山遇到的王平。

而在黑霧的另一邊站着的則是魏延,還有之前被困在培養基中的康惠、蘇雨晴、沈菲兒等人。

王平見自己竟然吞噬不了對方,眼中閃過一絲驚異。

一旁的魏延嘲諷道:“怎麼?王平,封印了這麼長時間莫非連一個小輩都搞定不了了?要不要我幫幫你?”

“哼!你閉嘴,咱們之間的賬待會好好算算!”王平大怒,凝視着莫言,瞬間看出了莫言厲害的不是他本身,而是那把劍。

“那把劍給我很熟悉的感覺,我似乎在什麼地方見過,但是究竟是什麼地方呢?” 豪門情劫:情梟囚愛 王平心中暗道,隨即大喝一聲:“氣吞山河!”

素手為謀動京華 一個巨大的漩渦猛然從王平的口中出現,周圍的滾滾黑霧立刻吸入他的口中,而莫問驚訝的看着對方,顯然沒有想到對方居然還有餘力。

然而就在此時,一道綠色的閃電猛然從下方射來,一下子便劈中了王平。

“誰?是誰在暗算我?給我滾出來,看我不撕碎了你!”

王平被閃電劈中,頓時腦袋頭髮豎起,無法再施展絕技,然後頂着個爆炸頭大聲罵道。

莫問鬆了口氣,周圍的其他靈體和御鬼士們也鬆了口氣。

王平的攻擊雖然厲害,但是這種無差別的攻擊實在是敵我不分!

“是我,你能拿我怎麼樣?”一個聲音從王平的身後傳來。

王平轉頭,立刻看到鬼璽正在他的背後發出耀眼的光芒,而鬼璽的旁邊懸空着的正是虛弱的趙小川。

“莧兒,原來是你!”王平滿面的怒容化作諂笑,當然一旁的趙小川疑惑的眼神他主動忽略了。

砰!

趙小川驚呼一聲,身體狠狠地撞在了王平的身上。

王平抱着趙小川一臉幽怨地看着眼前的鬼璽。

鬼璽光芒大盛,在空中形成一圈柔和的金光,將周圍成一個圈子,並且將衆人包裹起來。

“你是什麼人?”許久未見的穆皇后在圈子中顯化,看向莫問道:“你和輪迴者有仇?”

“輪迴境強者。”莫問感受到穆皇后身上的威壓,心頭一沉,緩緩地搖搖頭。

“你和他有怨?”穆皇后繼續問道。

莫問再次搖搖頭。

穆皇后臉色一冷,指着趙小川道:“此人與我有仇有怨,我不能讓你傷害他。”

“這是什麼道理?”莫問皺眉,面對着蠻不講理的穆皇后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正當兩人對持時,黑龍閃現,化爲之前的胖子,並且那胖子和穆皇后並列站在一起。

莫問皺眉,對於這胖子,他也有些顧忌。

“我叫郝大寶!這是我兄弟!”

莫問一愣,看着郝大寶和穆皇后片刻,微微點頭,然後轉身就走。

郝大寶和穆皇后並沒有阻攔,他們知道他們阻不住莫問。

莫問走了,周圍的氣氛瞬間變得詭異起來,衆人面面相覷,不知該如何是好。

尤其是之前被困在趙小川體內的那些御鬼士們更爲尷尬。

“那個,大人,如果沒有什麼事,我們是否可以先走了?”沈菲兒硬着頭皮說道。

“可以!”穆皇后閉目說道,周圍的御鬼士們長鬆了口氣。

不過緊接着,穆皇后又說道:“不過你們要認趙小川爲主。”

“什麼?”沈菲兒繃大了眼睛,難以置信的看着趙小川。

而其他一些御鬼士們也驚聲叫道,很顯然難以接受穆皇后的提議。

畢竟他們每一個人不是厲害的御鬼士,就是家世雄厚的天之驕子,讓他們認趙小川爲主,這比殺了他們還要難受。

“不,我不答應,憑什麼他要做我的主人,我可是王家的大少爺,他又算什麼東西?”

一個長相帥氣的男生大聲反對道:“我可是貴族學校的精英,他算什麼東西?一個剛入學的大一新生而已。”

趙小川臉上閃過一絲怒容,倒不是他沒有容人的度量,而是之前殘留在他體內的輪迴者的思想在作怪。

“那你可以去死了!”穆皇后淡淡道,然後一揮手。

那男生聲音一頓,臉上露出了驚恐的神色,身體如同一個氣球般快速的膨脹起來,然後“轟”的一聲,在空中爆成一團血漿。

“啊~啊~啊~”

這些人中大多數其實都是貴族學校的一些學生,從來沒有見過眼前血腥的場面,立刻嚇得尖叫起來。

沈菲兒也識相的閉上了嘴巴,眼睛咕嚕轉了轉,說道:“大人,我學的是醫療,而且和趙小川算是老朋友了。不如我幫您治療他,不要讓他當我的主人,好不好?”

“不好!”穆皇后冷冰冰的說道。

“哦。”沈菲兒有些失落。

“你現在治療他,如果他的傷不好,你就去死吧!”

“啊?”

沈菲兒驚叫一聲,滿臉的不可思議,但對山穆皇后的眼神,頓時又蔫了下去,同時心中吧趙小川咒罵了不知道多少遍。

“前輩,可否看在我蘇家的面子上..”蘇雨晴看到沈菲兒被拒絕,心中鄙夷,出聲說道。

不過她話還沒說完,便被穆皇后打斷了。

“蘇家?那是什麼東西?”穆皇后譏諷道:“你長得還算不錯,去吧!給趙小川揉腿,否則死!”

蘇雨晴氣鼓鼓地看着穆皇后,不過當穆皇后冷哼一聲後,立刻又灰溜溜的來到了趙小川的身旁。

趙小川疑惑的看着穆皇后,不知道穆皇后到底葫蘆裏面賣的是什麼藥,只好保持沉默,任由兩個女人在自己身上按摩。

郝大寶看着趙小川,眼中閃過一絲羨慕的神色,不過他並沒又發現遠處歐陽琪琪正在一臉幽怨的看着自己。 珠海酒店內,洋城各大世家,議論不休。

如今的秦家,能得到洋城高層親自確認,這無疑讓其他時間,倍感意外。

「穆然,你現在可是洋城第一世家家主了,以後可得多照顧我們李家,哈哈……」

李洪天開玩笑說道。

「李老爺子,秦家今後在洋城的事務,由你管理,我這人懶散慣了,懶得管這些小事兒。」

秦穆然笑道。

區區洋城這點兒權益,秦穆然還沒有放在心上,而陸傾城還要忙盛康集團的事務,沒有時間,所以他打算,將接替姜家的權益,全權交給李家,這樣能省自己不少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