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小凡心中暗暗說着,指了指自己的喉嚨,隨即上前拿出筆,在紙上寫上:我們住店,給我們安排最好的房間。

說着拿出一百塊,在紙上寫:不用找了!

看到這行字,女子眼前一亮,說道:“謝謝老闆打賞,我馬上送你去最好的房間。”

說完一個服務生走了過來,這個人腦袋被削了一大半,連眼珠子都沒了,不過卻好像還能看見路,微笑對張小凡說道:“尊敬的客人,我來給你拿行李吧。”

周圍人全都恐懼的退後,也就在這時,服務生臉上涌起猙獰之色,朝着衆人說道:“快點給我行禮,這是我的職責,另外,給小費,別小氣!” 張小凡目光嚴峻,傲然的朝服務生點點頭,大手一甩,示意服務生帶路。

這樣子就好像是一個有錢的大佬一般,讓服務生絲毫不敢怠慢,點頭哈腰的說道:“謝謝老闆,我送你進去。”

張小凡指了指於小雅,示意於小雅把包袱給這個服務生,隨即兩人跟着服務生走了。

等張小凡一走,其餘人也開始騷動起來,事實證明,張小凡的辦法還是可以的,至少被帶去住賓館了。

“你們這些人,要不要住賓館?”女生再看向其餘人冷冷的說道。

由於大家都挺害怕的,所以根本沒有人膽敢說話,這一刻,這個女生也露出了猙獰之色,吼道:“你們磨蹭什麼,是不是嫌我的旅館不好,哼,我這裏是遠近聞名最好的旅館,你們居然嫌這嫌那,是不是想要打架?”

李再賢深吸一口氣,暗道這樣下去的話,恐怕這個女子真的要生氣了,於是連忙走出,遞出兩張冥紙,紙上寫到:“最好的房間給我安排一間。”

女子看到錢面色才緩和了一點,點點頭說道:“真是奇怪,你們一個個的都像啞巴,不過沒事,在我這裏除了活人,其他不管你是鬼是妖我們都是一視同仁的,因爲我們是平價旅館,最好的旅館。”

隨即又來一個服務生安排李再賢上去。

有了這些人的表示,其餘人心裏有了底,於是一個個都和李再賢張小凡一樣,開始結伴和人上去,當然,現在大家都沒有說話,而是用手機交流,雖然不方便,但是這個時候根本沒有任何的選擇。

張小凡和於小雅被服務生帶到了三樓,服務生推開一間黝黑的房門,這種門是最老的一種,打開的時候居然還發出了難聽的吱嘎聲,裏面也是灰塵一片,一看就是好幾十年沒住人了。

“看看,我們旅館的房間好吧,嗯,你們看,牀單都是新的。”

於小雅皺了皺眉,這牀單哪裏是新的,上面散發着一股惡臭,地上更是一灘血跡,顯然都是人血,不過張小凡卻是露出笑容,拍拍手,在紙上寫着:太好了,我就喜歡這種房間,你們的服務真是到位。

服務生聽到張小凡的誇獎,露出滿意笑容:“你也覺得我們旅館好吧,那就多住幾天,我們不但可以住人,而且有很多好吃的食物,對了,需要什麼服務的話,你可以搖牀頭的鈴鐺,我們馬上就會來哦。”

張小凡點點頭,於小雅也裝模作樣露出很激動的樣子,但是他們可都沒有說話。

隨後服務生退了出去,兩人這才鬆了一口氣,張小凡給於小雅發信息說道:雖然鬼走了,但是我們還是用這種方式交流吧。

於小雅衝張小凡點點頭,手機輸入:我先收拾一下,晚上還要睡覺呢。

隨後於小雅收拾起來,張小凡卻是觀察起周圍,窗戶雖然沒有壞,但是烏黑一片,張小凡勉強纔打開了窗戶,看向外面才發現已經天黑了,外面居然有不少的孤魂野鬼在四處遊蕩。

“咚咚咚!”

突然,有人敲門,一個鬼說道:“先生你好,請問需要用餐嗎?”

由於不能說話,張小凡也挺着急的,不知道該如何是好,好在於小雅打開了門,搖搖頭。

門口的是一個女鬼,穿着圍裙,手裏端着一碗血,看到於小雅居然不要,她露出了失望的神色,無奈的說道:“不需要嗎?其實我弄得很好吃的,你聞聞,很香的,爲什麼不需要吃呢?”

突然,女鬼猙獰的看着於小雅,嘶吼道:“你是不是討厭吃這個,你故意的,你故意的,你故意的……”

她一連說出幾個故意,於小雅急的都要哭了,不斷想着應該怎麼辦?

好在這時候,張小凡突然走了出來,迫不及待的拿過一碗血,嘖嘖嘴,露出貪婪的眼神,隨即豎起大拇指,示意這很好吃,他很喜歡。。

“呵呵,我就知道你會喜歡,我這個可是很好吃呢,不少人都喜歡,真是便宜你了。”說完,這個女鬼歡天喜地的跑開了,張小凡鬆了一口氣,暗道真是麻煩。

隨後再次關了門,輸入信息:根據經驗,對付這些鬼儘量順着他們。

於小雅點點頭,隨後張小凡把血倒在了牀上,因爲牀上本來就有很多血跡,這樣不會讓鬼發現。

隨後他和於小雅拿出零食吃了起來,突然外面傳來一聲驚叫。

“不要,這個房間裏有鬼,怎麼能讓我住在這?”說話的正是毛麗君,她在門口大喊着,驚恐指着屋內。

走廊上的服務員以及裏面的鬼都聽到了,頓時一個個興奮的走了過來。

“呵呵,居然有人。”

“哇,原來你是人啊,我要吃了你……”

一羣鬼很快一擁而上,毛麗君還沒反應過來,便被鬼撕扯成了碎片。

衆多的同事沒人敢上去救她,一個個躲在屋裏。

“大家都已經被安排好了房間了吧?”張小凡在羣裏發佈信息說道。

“嗯,我在二樓。”

“我在三樓。”

“我在一樓。”

“嗯,如果可以的話,大家堅持在房間裏面待着,爭取不要和任何鬼接觸,實在不信的話,就吃喝拉撒都在房間好了,熬過了七天就安全了。”李再賢說道。

李再賢的提議得到了大家的認同,反正這裏是鬼旅館,也用不着出去什麼的,大家沉浸下來之後,便各自做着自己的事情。

於小雅安排好了墊子,由於兩人都帶了衣服,所以墊在乾淨的地板上,兩人之間只隔着一點點的距離,不過由於環境很危險,兩人自然也不會胡思亂想。

半夜的時候,張小凡已經很累了,看了看於小雅,她更是直接睡覺了,張小凡苦笑搖頭,暗道這妞心也是挺大的,在這時候居然睡得這麼快。

漸漸地,張小凡也感覺很累,迷迷糊糊他睡着了,半夜的時候,外面突然傳來一聲尖叫…… “啊……”

一道慘叫聲在隔壁屋傳來,頓時張小凡一個咕嚕站了起來,臉色難看的剛要說話,好在第一時間捂住嘴巴,太驚險了,差點就說話了,真的那樣的話,自己恐怕就見不到明天的太陽了。

於小雅也坐了起來,連忙給張小凡發去了信息:到底怎麼回事了呀?

張小凡發信息迴應道:我也不知道,不過剛剛的聲音是人發出來的,有人恐怕要有麻煩了。

果然,下一刻有人在羣裏發信息:不好了,不好了,剛剛王曉麗說夢話被鬼聽到了,現在已經被殺了……

張小凡看着信息,悄悄打開了門口,湊出去看了一下,頓時臉色大變,果然,和之前王曉麗進一間房間的一個女生瑟瑟發抖的站在門口,而其他鬼都衝了進去。

張小凡連忙朝門口的女生招招手,她顯然看到了,連忙朝這邊走了過來。

於小雅看到來人,發信息問道:李欣,你和王曉麗住在一間房,剛剛到底發生了什麼?爲什麼她會慘叫?

李欣無奈搖搖頭,發信息說道:你看到我發的信息了嗎?剛剛王曉麗和我睡覺了,可是王曉麗突然說了一句夢話,然後鬼就瘋狂的砸我們門,然後就這樣,門打開之後,鬼就撕碎了王曉麗的身體。

聞言,張小凡和於小雅對視了一眼,均都是看出了對方眼中的震驚。

張小凡對着手機輸入信息:王曉麗真的是說夢話而死的,現在開始大家睡覺的時候嘴巴最好堵着,不要說話。

隨後張小凡讓李欣住在這裏,接下來一夜果然安靜了許多,由於張小凡的辦法,現在很多哪怕打呼嚕的男人也不怕出聲了,一時間倒是也沒有人出事。

第二天,服務員再次找到了張小凡。

“先生你好,按照規定我們要打掃房間了,樓下已經給你們準備好了早餐,請享用吧。”女鬼服務員臉上流着血說着,這一幕格外的恐怖,讓於小雅和李欣驚恐無比。

不過張小凡倒是十分的淡定,微微點頭,示意女服務員帶他們下去,不是張小凡不想呆在這,而是他知道,若是反抗的話,可能會引來這些鬼的怒氣,所以爲了保險起見,張小凡只能這樣做。

隨後下了樓,張小凡這才注意到不少其他同事也都下樓了,這些人雖然一臉不情願,但是他們的想法也和張小凡一樣,不能違抗這些鬼的命令。

下了樓,大廳之中有很多桌子,都是用餐用的,最前方是一個大米缸,一個廚師在前面調着什麼東西,這個廚師有着滿臉的鬍渣,牙齒蠟黃,不過有一隻眼睛沒了眼珠子,黃褐色的膿液從眼珠子上滴落下來,正好滴落在桶中。

看到衆人過來,這個大鬍子廚師露着大黃牙笑着說道:“大家早安啊,我是這裏的廚師長,諸位客人想要吃飯的話可以找我哦,我這裏面可是上好的血液濃漿,吃了哇哇叫……”

有幾個女生聽了這話險些都要趴在地上吐起來了,實在是太噁心了。

張小凡和於小雅李欣坐在中間位置,李再賢這時候和楊總監也走了出來,兩人朝張小凡點點頭,但是都不敢說話。

這時候,大鬍子廚師見居然沒有人過來吃飯,他臉色難看起來,原本滿是鮮血的臉變得一片青黑,冷冷喝道:“你們……居然都沒人過來吃飯,是不是嫌我煮的不好吃?”

所有人都不敢看大鬍子廚師一眼,其實這裏的人也想過去吃飯,但是這裏煮的實在不敢恭維,所以一個人都不敢過去吃飯。

這時候一個女服務員貪婪的走過去說道:“廚師長哥哥,我想要吃飯。”

說完手就要伸過去,大鬍子廚師冷哼一聲,突然掏出一把菜刀,快速切下女服務員的手掌,手掌頓時掉入鍋中,被開水迅速煮熟。

女服務員驚恐的看着大鬍子廚師說道:“廚師哥哥,你……你爲什麼啊?”

“哼,讓你再貪嘴,這裏可是專門給客人吃的東西,你什麼身份,居然敢偷吃。”大鬍子廚師冷冷的說道。

“對……對不起,我不敢再吃了。”女服務員驚恐的說道。

“嗯,還不馬上給我下去,好好服侍好客人,哪位客人想要用餐,馬上把他帶過來,如果你帶不過來的話,我就把你煮了。”廚師長冷冷說道。

“啊……”女服務員驚恐的連忙點頭,“我馬上就帶人過來。”

隨後連忙走帶一個桌前,對着坐在這邊上的一男一女說道:“你們好啊,剛剛你們也看到了,沒人吃廚師長的東西,他很生氣,所以爲了不讓他生氣,你們過去吃飯吧。”

這一男一女眼睛都瞪得極大,一臉不可思議的樣子,尤其是女生,看着廚師長那樣子都要吐了,連忙搖搖頭。

“什麼?廚師長那麼好吃的東西,你居然不肯吃!”女服務員露出猙獰之色,嘶吼道:“這麼好吃的東西你居然不吃,你說說,你是不是傻?”

雖然這女的很想說我纔不要吃這種東西,但是她不能說話,頓時臉色憋的通紅。

這時候,這個男的走了出去,毅然決然的拿出一個破碗遞給廚師長。

廚師長臉上涌起笑容,微笑說道:“我就知道有人一定會喜歡我煮的東西,來來,吃吧……”

說着給這個男的盛了一大碗的湯,再次說道:“這可是滋補的好東西啊,吃了保證你們爽歪歪。”

男同事臉色難看的看着這些湯,雖然不想喝,但是這麼多鬼看着,不得不喝。

於是只能是捏着鼻子喝了下去,頓時都要嘔吐了。

“嘔嘔……”

一時間,周圍幾個女生全都嘔吐去了,女鬼服務員指着這些人叫道:“你們居然嘔吐,你們是人!”

廚師長拿出菜刀,邪惡喊道:“正好我很缺食材呢,原來這裏有人進來了,我就殺了你們!”

一羣鬼朝嘔吐的幾人撲去,張小凡他們連忙後退,只能眼睜睜的看着這些鬼把嘔吐的一些人撕碎,隨後廚師長拖着一具屍體來到桶邊,將肉塊一塊塊扔了下去,“嘿嘿嘿,食料這次多了,終於夠用了!” 張小凡臉色難看的看着周圍,怎麼也沒想到,剛纔這一下又損失了好幾個人,這一下子死了二十來個。

現在的隊伍只剩下五十來人了,每個人臉上都驚恐的看着地上的屍體,廚師長烹飪了半天,終於那一鍋的桶中一大塊一大塊的肉塊漂浮了起來,一股香味飄了出來。

廚師長微笑說道:“香不香啊,我這味道可是最好的,你們要不要吃啊?”

沒人敢回話,因爲大家親眼見到了廚師長把屍體扔下鍋的那一幕,所有人都知道這裏面是什麼湯,那是人肉啊!

好幾個女生都差點又要吐了,不過現在她們寧願堵着嘴巴,也不會再吐。

廚師長見居然沒有人上去喝湯,他臉色刷的再次難看了起來,嘶吼說道:“你們……居然不喝湯,我煮的這麼香,你們爲什麼不喝?是不是看不起我?”

就在衆人不知所措的時候,張小凡卻是走了出去,一邊走一邊發信息:大家還是忍一下喝點湯吧,一點都不喝的話,恐怕就要麻煩了。

隨後走到鍋旁邊,自己盛了一點,還給於小雅和李欣盛了一點,廚師長看了很是高興,點點頭說道:“嗯嗯,看了這位先生很喜歡吃啊,大家看看,這纔是好鬼啊,這充分說明了我煮的東西很好吃,大家說,是不是啊?”

張小凡端着碗回到了座位,給於小雅和李欣各人一碗,發信息說道:喝吧,不喝的話,惹惱了這隻鬼恐怕就要麻煩了。

於小雅發信息說道:啊,這……這是人肉啊。

李欣也是一臉幽怨的看着張小凡,心想這東西根本就不是人吃的東西,怎麼能夠吃這種東西呢?

不過鬼就在旁邊看着,若是不吃的話,恐怕就會惹來麻煩,於是兩個人只能喝了一點,張小凡則是端起碗,眯了一口,最後點點頭,招來服務員,遞過去一張紙,紙上寫着:味道很贊,給我打包起來送到房間,另外再來五大碗。

服務員看了眼睛一亮,歡天喜地的來到廚師長身邊說道:“廚師長,你看,那位客人誇你呢。”

廚師長看了臉色笑了起來,頓時好多口水都流在了鍋裏,頓時周圍的人一片噁心,但是又不好表現出什麼噁心的樣子,此刻只能說是強顏歡笑吧。

這時候李再賢等人也有模有樣學着張小凡的樣子去弄湯,張小凡打了一個眼色,示意和於小雅李欣回去。

回到房間之後,兩個女生直接在房間裏吐了起來,讓她們很是難受,沒一會兒服務員也把湯送過來了,送過來之後,微笑對張小凡說道:“廚師長很感謝你的喜歡,因此命令我多給你加餐,諾,這可是手掌哦,很好吃的。”

張小凡雖然感覺到噁心,不過還是微笑着點點頭,把吃的收了回去。

等把門一關,張小凡直接將食物倒在了牀上,隨後和於小雅她們吃了點零食,算是填飽了肚子。

接下來,大家在這裏習慣之後,一切都變得順其自然,早上吃飯大家也能忍着噁心吃下去了,至於睡覺更沒事了,每個人都過得很不錯。

今天是第七天了,每個人都在憧憬着今天回去。

羣裏的同事一個個發着信息。

“太好了,馬上就要回去了。”

“是啊,算下來,這期間碰到的惡鬼雖然噁心,但是隻要不說話什麼的,就都會安全。”

“那個湯也很噁心,以後我怕看見肉湯就想要吐了。”羣裏一個男同事自嘲着說道。

一時間大家的心情都非常好,主要是因爲今天就要離開這裏了,不管怎麼說,今天是最後一天,一旦離開這裏,就能脫離這個鬼地方。

隨後衆人開始下樓,衆人在下樓之後,兩個女鬼服務員圍了上來,微笑說道:“先生們,女士們,你們是不是要用餐啊?”

爲首一個男子熟練的拿出一張紙,上面寫着:來碗美味的鮮湯,我要好好吃幾口。

廚師長微笑的擦了擦手,說道:“恩恩,我就知道你們會喜歡上我的湯的,不過你們都要走了,我們現在是不是該結賬?”

這個男子一愣,皺眉的連忙在紙上寫着:我們進來的時候都付錢了。

一看這話,廚師長眼神微微眯起,說道:“哼,你們付的是房租,我吃的東西可都是要錢的!”

女鬼服務員連忙說道:“廚師長說的不錯,都要付錢的,你們之前每天喝了好幾碗,這一碗就要好多錢呢。”

這個男子叫李小春,他連忙在羣裏發信息:怎麼辦啊?

李再賢:實在不行,你給他冥幣。

李小春:那好吧!

說着,李小春再次寫在紙上:那好吧,多少錢啊?

廚師長微微一笑說道:“每碗十張紙錢,你喝了一百二十碗,現在知道多少錢了吧?”

李小春眼睛一瞪,此次過來大家都只是聽了張小凡的話,隨便帶了一點冥紙過來,可是現在沒想到,居然要這麼多,這可怎麼辦?

李小春心中一橫,連忙寫着:太貴了,能不能便宜點。

女鬼服務員看到這些字,臉色頓時猙獰說道:“便宜點?哼,你們吃的時候吃的那麼開心,現在居然要我們便宜點,你們以爲我們是做慈善的嗎?”

“不錯,我們做生意的不會宰人,這些吃的都是最好吃的,我們自己都不捨得自己吃,卻是留給了你們,你們怎麼這樣?連這些便宜都要佔。”廚師長拿出了菜刀,臉色陰冷的威脅說道:“反正我不管,在我這裏就沒有人敢吃白食,你們誰要是敢吃白食,哼,我就讓你們變成我的食物!”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