張嘉仕越想越覺得自己房間裏發生的一切應該不是夢,這世上真的鬧鬼?

那個黑色人影究竟是什麼玩意兒?

王澤是人是鬼?

還有“下一個輪到你”、“還有兩個月”,到底是什麼意思?

難道兩個月後,自己也會跟今天的王澤一樣,突然消失無影無蹤?

一大堆問題涌上心頭,張嘉仕心裏亂糟糟的又極其害怕,但這種事跟別人說只會被當成精神不正常吧?

更何況,王澤是在自己家失蹤的,亂七八糟摻和到一起更說不清了。

於是張嘉仕選擇了報警。

大概折騰了一週,王澤就像人間蒸發了一樣活不見人死不見屍。

最終這件事不了了之。

而張嘉仕也逐漸從這件詭異事件中緩過勁兒來。

很多時候再想起那夜的經歷,他更多的感覺就像是做了個噩夢。

王澤失蹤了,自己的生活逐漸恢復正常,似乎一切都過去了。

然而,讓他意想不到的是:那個黑影再一次出現!

失蹤事件整一個月後的這天恰巧是週末。

單身漢張嘉仕像往常一樣度過愉快的夜生活,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凌晨兩點多。

他洗了個澡,帶着微醺躺到牀上準備一覺睡到自然醒。

就在他迷迷糊糊要睡着的時候,眼角餘光突然瞥見牀頭站着一個黑影!

有過相似經歷的張嘉仕瞬間清醒過來,他明白這次絕對不是夢!

黑影微微俯身,像是在盯着他看,然後用低沉嘶啞的聲音嘿嘿笑道:“還有一個月!”

“啪!”顫抖的雙手打開臺燈,嚇出一身冷汗的張嘉仕看着反鎖的屋門和空蕩蕩的房間,頓時沒了主意。

過了好一會兒,他纔想起來鄭子安好像有點非常人的能力,只是不知道爲什麼最近老躲着自己。

難道他發現自己被什麼髒東西跟上了?

“他好像遇到催命羅剎了。”半夏傳音入密對唐牧北說道:“這種東西近些年很少聽說,不知道他怎麼這麼倒黴,居然遇到了。”

催命羅剎?

唐牧北聽得一臉懵逼,這又是啥新品種?

從字面意思聽着好像牛逼哄哄,也不知道屬於厲鬼類別還是什麼妖怪之類的。

“本來……我也沒這麼害怕。”張嘉仕雙手捂着熱茶,又開始微微發抖,“可今天已經是那個黑影說的最後七天了。

我……”

他略微擡頭向窗外看了一眼,然後壓低聲音道:“遭遇七天警告以後,那個黑影就再也沒消失。

它就站在離我大概幾步遠的位置,不管我走到哪,它始終距離我那麼遠一直帶着詭異的笑盯着我!”

唐牧北:0_0

What?

這催命羅剎還有跟蹤癖好?

照這麼說,它應該在張嘉仕幾步範圍內,我怎麼看不到?

“剛纔我一進這個店門,就看不見它了。”張嘉仕趕忙解釋道:“不知道是不是藏起來了,反正我現在看不到。

半夏微微笑道:“通靈當鋪有法則保護,任何妖魔鬼怪魑魅魍魎都不敢隨意踏入,更別提區區的催命羅剎了。”

“催……催命羅剎?”張嘉仕一聽臉色都變了,“那是什麼東西?”

“確切地說,它應該是一種人爲產物。”半夏解釋道:“通常這種羅剎鬼是被封印在某些法器中的,一旦被釋放出來就會纏上它選中的人。

根據描述,你遇到的催命羅剎應該是‘七步半’。”

唐牧北:……

張嘉仕:……

全特喵是新名詞,這個七步半又是啥跟啥?

“七步半是催命羅剎中最特殊的存在,它會在七天警告後一直跟隨被警告人。

並且每天都會更接近一步。

直到七天後,它距離被警告人只有半步之遙背貼着背,這時只要對方轉身,它就可以一口咬住脖子。”

日鬼哩!

這七步半還有狼屬性咩?動不動就啃人脖子。

說起來也挺慎人的,就這麼緊緊跟着七天時間,擺脫不掉還步步逼近,這種心理壓迫感會把人逼崩潰的吧?

難怪王澤後來跟瘋了一樣。

“咬住脖子會怎麼樣?”張嘉仕聲音顫抖問道:“我會被吃掉嗎?”

半夏搖搖頭,“七步半被釋放出來後可以存活的時間很短,所以它需要不停尋找宿主。

被咬住以後,確切地說你會變成七步半。

現在跟着你的催命羅剎,本體就是突然失蹤的王澤。

若是不採取措施,七天以後你會在世界上徹底消失,而以你模樣爲本體的七步半,會緊跟在接下來被選中的人身後。”

“咣噹!”張嘉仕嚇得差點把茶杯抖翻了,哆哆嗦嗦道:“那我該怎麼辦?

求你們幫幫我!

不管需要什麼條件,只要讓這玩意兒別再纏着我,怎麼樣都可以!”

顧客提出交易請求,唐牧北便靜待法則開出條件。

然而令人出乎意料的是,當鋪法則第一次出現沉默!幾秒鐘後,他和半夏同時收到提醒,“對不起,顧客支付不起交易條件。”

唐牧北:……

What the 法克!

支付不起?他招惹的玩意兒是有多牛逼?還是說張嘉仕這麼個年輕小夥兒,居然這麼不值錢?

連一場交易的價格都出不起,他貌似也太可憐了點。

最起碼比我可憐多了!

想到這裏,唐牧北看向他的眼神就帶了幾分憐憫神色。

“請……請問有什麼問題嗎?”張嘉仕見對方兩人齊齊沉默,美麗的白衣少女臉上又浮現出古怪神情,一時也不知道什麼情況。

半夏略微怔了怔,乾咳道:“非常不好意思,這位客人您無法交易。

因爲驅逐七步半的代價對您來說太過高昂,法則不支持。”

“不支持是什麼意思?”張嘉仕臉色都變了。

半夏認真解釋道:“也就是說您招惹到的並不是普通的七月半,它可能出自高等級修士之手,想要驅逐付出的代價是您所無法承受的。

即便付出生命,法則也無法啓動。”

“啊?!”張嘉仕腦子空白了片刻,自己這是被判死刑了? “求你們一定要救救我!”張嘉仕就差沒跪下了,“要不,你們隨便開價讓我在店裏住幾天?

七步半不是不敢進來嘛,只要熬過七天,它就不會纏着我了吧?”

唐牧北:0_0

哎喲我去!你很聰明啊,我咋沒想到這一招?

“當然不可以。”半夏卻是乾脆利落拒絕道:“首先,七步半失去你這個目標,爲了自己活下去會隨機選取其他人做獵物。

如此一來,會有無辜人遭殃。

而你是罪魁禍首,通靈當鋪就是幫兇,屆時恩怨福報會把帳算在牧店主身上;

其次,因爲直接救了你的性命,你所無法承受的交易代價,也會由通靈當鋪承受雙倍反噬。

最終還是會將傷害施加到牧店主身上。

雙重傷害疊加,牧店主恐怕會元氣大傷。

況且,通靈當鋪只做交易從來沒有收留顧客留宿的前例。這位客人,我們幫不上忙,您另想辦法吧。”

張嘉仕聽的心拔涼拔涼的,原本以爲自己有救了,誰知說到最後只是鏡中花水中月。

“我……我需要怎麼做才能促成交易?”他不死心問道:“不是還有幾天時間嘛,說不定我能找到辦法完成交易!”

換成是誰,得知自己背上死亡倒計時都會拼盡一切想活下去,此時人的求生慾望會戰勝所有恐懼。

唐牧北:……

特喵的幸好有半夏在,否則自己還真就打算同意他住下了!沒想到裏面還有這麼多彎彎繞繞。

說起來若是他被七步半吞噬掉,還會在景瑤城繼續尋找下個獵物。

兩個多月吞一個大活人,放任不管的話貌似是個大隱患。

但是七月半這玩意兒,歸店主管嗎?

除掉它在不在自己的職責範圍內?

“確切地說您還有不到七天時間尋找交易品,難度比較大。”半夏公事公辦道:“涉及到高等級修行者的手筆,想要除去需要的代價非常高昂。

普通人是無法支付起的。

除非……您能找到與七月半價值相當的物品,纔有可能。

否則通靈當鋪也幫不了您。”

張嘉仕還想說點什麼,可張了張嘴最終沉默了。

尋找與七月半價值相當的物品?自己上哪找去?

那玩意兒可是玄之又玄的鬼物,而傳說中的法器什麼的,也不是能用金錢買到的吧?

要不,找個比較靈驗的寺廟試試?

他正胡思亂想呢,對面戴面具始終沒怎麼開口的神祕人突然說道:“或者……你可以不通過通靈當鋪進行交易,我以個人名義幫你解決這個麻煩。”

面對突如其來的援助,張嘉仕激動的點點頭,“牧店主需要什麼條件?

只要我能出的起,什麼要求都能答應!”

唐牧北擺擺手道:“我只需要你全力配合。

因爲沒有當鋪法則幫助,我們只能通過你來了解七步半的情況,若想活下去就把你知道的全都告訴我。”

說完這句話,唐牧北在心中奇怪反問道:“扶桑前輩,你確定要抓那個七月半?你抓那玩意兒幹啥?”

“當然是抓來研究。”邊往靈氣子彈裏填充能量,扶桑宗主邊得瑟道:“煉製催命羅剎這種手段很有意思。

我以前沒學過。

剛纔聽着他講感覺挺好玩的,然後我又有一個創意。

如果能煉製出足夠強大的催命羅剎,把它封印在靈氣子彈裏,當你開槍打出去的時候瞬間釋放!

想想看那效果,你都不用動手。

加強版的催命羅剎一口吃掉一隻惡鬼,是不是比單純的子彈打惡鬼效率高多了?

我都想好了,研究出來的加強版七步半更名爲‘含笑半步癲’!忽略掉中間那些沒用的過程,上來就開咬!”

唐牧北:……

前輩,這名字侵權了哈,您不能看過啥電影就隨便拽過來用名詞,更何況這兩者貌似也不搭邊啊。

“現在你需要好好想想,王澤說過的每句話都可能是線索。”面具下的唐牧北引導道。

在安神茶的功效下,張嘉仕逐漸冷靜開始凝眉苦思。

片刻後,他突然眼前一亮說道:“王澤剛來的那天晚上我們喝酒聊天到半夜,他說了不少自己的經歷。

⊙ ttκǎ n⊙ ¢ ○

我覺得有件事可能會跟七步半有關!

我之前有講過王澤家在萬市,距離萬市大學城不遠。他畢業回家遊手好閒的那段時間就經常在大學城附近轉。”

唐牧北一聽頓覺親切。

自己就是在萬市大學城讀了四年大學,對那裏頗有感情。

“他從小就有偷雞摸狗的毛病,成了啃老的無業遊民以後‘重操舊業’時不時順點東西解決手頭緊的問題。

偷摸了一段時間以後,王澤發現在大學城附近的公交車上最容易得手。

一來人多擁擠;

二來學生的警惕心都不強。

尤其是穿戴時髦的學生,衣兜通常都很淺,掏錢包手機特別輕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