弗蘭克笑得累了,然後正準備站起身來時,他忽然愣住了,臉上露出一副見了鬼的神情擡頭看向那活生生被李白碾壓出來的大洞。

之前他在大笑並沒有發現有什麼異常,可是現在他停止了笑聲,卻依然聽到有笑聲傳來,而那傳出笑聲的地方,就是他此時正看着的深坑!

“這怎麼可能!”弗蘭克的臉色忽然變得慘白一片,他沒想到自己全力爆發下,耗盡了所有的宗師之力,竟然依舊沒有能夠將李白給斬殺!


洞中的笑聲也漸漸停止,一道身影從洞中爬了出來,李白走出大洞,張口吐出一口混着血液和塵土的濃痰,然後深處有些顫抖的手指指向弗蘭克,哈哈一笑,咳嗽道:“驚不驚喜?意不意外?哈哈哈!”

弗蘭克面色慘白的看着李白,看着李白身上纖塵不染的白色西裝,心中抑鬱之下竟是噴出了一口血水,聲音顫抖道:“你怎麼會沒死,一點傷勢都沒有!”

李白惡狠狠地吐出一口血水,道:“你看到我都吐血了嗎!你哪隻眼睛看到我沒有受傷!”

弗蘭克一臉愕然的看着李白,正要說話,忽然神色劇變,因爲他看到之前掉落在地上的那五柄長劍再一次飛了起來!

沒有了宗師之力,心神俱疲的弗蘭克來不及做出任何的應對,身體便被五柄長劍在瞬間穿透,鮮血飛濺!

“下輩子,別再做什麼紅衣大主教了。”李白目光幽深的看着死不瞑目的弗蘭克,道:“做個普通人,快快樂樂過一輩子,也挺好的。”

說着,李白忽然又張口吐出兩口鮮血來,死罪可免,活罪難逃,李白雖然在弗蘭克的宗師之力下成功的活了下來,但是他身體上的傷勢確實不容小覷,已經傷及肺腑,能夠活着已經是萬幸,想要讓他再出手幫助王崑崙去和另外三名紅衣大主教戰鬥,卻是不可能的了。

“前輩,我不行了,你先自己玩,我休息一下。”李白累的一屁股坐在地上,毫無形象的靠在地上暢快的大口喘着粗氣,大口呼吸着新鮮的空氣。

……

當看到李白從大坑裏爬出來的時候,那三名正在和王崑崙戰鬥的紅衣主教都傻眼了,弗蘭克拼了命想要幹掉這個傢伙,他居然還沒有死,而且看那完整的纖塵不染的衣服,好像是一點傷害都沒有受到!

在看到李白操控飛劍將弗蘭克斬殺之後,這三名紅衣主教的身體不禁顫抖了起來,他們之中最強的弗蘭克都已經死掉了,那麼等到李白騰出手來和王崑崙聯起手來,他們還有活路?

然而緊接着他們就看到李白吐了兩口血,然後倒在了地上,完全沒有參戰的意思。看到李白吐血這三名紅衣主教才鬆了一口氣,吐血了就好,受傷了就好,不能參加接下來的戰鬥就好,至於李白身上的衣服爲什麼那麼幹淨,他們已經懶得去思考了,他們現在要考慮的是如何活着離開!


王崑崙看到李白沒事,也知道李白在之前定然受到了極大的傷害,所以他對李白選擇休息而不是參展也沒有什麼意見,現在沒有了弗蘭克的威脅,他單獨面對三個勢力一般的紅衣主教,雖然短時間裏難以取勝,但是隻要繼續拖延下去,堅持到最後的那個人,一定會是他!

“跟他拼了!”

很顯然,這三名紅衣主教不是傻子,他們知道繼續拖延下去等待他們的只有死亡,於是三人幾乎是不分前後的同時爆發出了宗師之力!

三股宗師之力的一起爆發威力還是非常驚人的,王崑崙面對這三人的鋒芒也只能選擇了暫時的退避,而王崑崙的退避卻讓這三人看到了活命的希望,凝聚了一般的攻擊強行終止,然後頭也不回的跑了!

王崑崙目瞪口呆的看着分成三個方向逃跑的三人,他怎麼也沒有想到之前還看起來氣勢洶洶要一決生死的三人在下一秒就瞬間慫了下來,毫不遲疑的選擇了逃跑!

“哈哈哈!”

看到這三人分成三個方向逃命,李白忍不住咧嘴大笑起來,這三個紅衣主教真是太逗了,這要是讓弗蘭克看到這一幕,不知道會不會氣得活過來?要知道,之前弗蘭克如果選擇逃跑的話,李白根本沒有能力將弗蘭克給攔下來,然而弗蘭克戰死了,那三個傢伙卻逃了,真是戲劇性的一幕。

“這就是教會的紅衣大主教?高高在上的紅衣主教就是這幅樣子?”李白對王崑崙道:“前輩,追吧,以你的實力,至少可以殺死他們其中一人,這樣也讓我們在之後的古武大會上受到的阻力可以相對小一點。”

王崑崙點點頭,對李白道:“你先休息,我去去就回!”

看着王崑崙朝着三人逃跑的其中一個方向追去,李白忍不住咧嘴一笑,心想,今天的戰果已經足夠豐厚了,貪多嚼不爛,這樣也挺好的。

只是可惜了這一身的傷勢,不知道能不能在古武大會之前恢復好,如果不能的話,不免又要花錢從系統商城購買療傷藥了。

……

正躺在地上百無聊賴的李白忽然聽到了系統的提示音。

“擊殺教會紅衣主教哈克成功,獎勵宿主五十點成就點數。”

李白的嘴角不禁微微上揚,系統的獎勵果然很誘人啊。

自從李白晉級宗師之後,系統便給出了李白一個全新的獎勵渠道,那就是李白每直接或者間接殺死一名宗師,便可以獎勵李白五十點成就點數。

之前的聖子凱撒,然後是弗蘭克,最後這個被王崑崙擊殺的哈克,今天的戰鬥一共死了三名宗師,所以李白獲得了一百五十點成就點數的獎勵!

算上剩下的成就點數,李白現在又有了二百五十六點的成就點數,這些成就點數,李白不打算抽獎了,抽獎雖然會給好東西,但是能夠對之後的古武大會起到作用的機率還是太小了,所以李白決定將這些成就點數全部用來購買商城裏的藥水,用來增強自己和同盟的實力!

不過具體要買什麼東西,李白還是準備等到之後再說,現在他需要做的是先檢查一下自己的傷勢。

不得不說,李白之前真的是陷入了九死一生的局面,只差一點他就死在了弗蘭克的手中,身上的傷勢根據李白的估計,至少也要三年休養才能漸漸恢復過來,如果真的等三年,黃花菜都涼了。

無奈之下,李白只能忍着心痛花費了二十點成就點數在系統商城購買了一枚療傷丹藥吞下,這丹藥剛剛吞下,那股藥力便瞬間散開,開始修復李白身體的傷勢,預計三天之內,傷勢便可以完全恢復過來!

正當李白愜意的躺在地上準備繼續休息時,外出殺人的王崑崙回來了,與王崑崙一起回來的還有一具紅衣大主教的身體,李白認得,這個矮矮胖胖的紅衣主教跑的最快,沒想到也死的最快。

“這孫子這麼胖,跑的真快,差一點就沒追上!”王崑崙笑笑,隨手將哈克的屍體扔掉,然後走到李白的身旁咳嗽兩聲,道:“死不了吧?”

“三天之後,我又是活蹦亂跳的那個李白!”李白嘿嘿一笑,十分霸氣的說道。

王崑崙聞言沒好氣的踢了李白一腳,道:“沒事就起來給我療傷,我可是傷勢又復發了!”

李白聞言頓時露出哭笑不得的表情,得了,想要休息是不可能的了,療傷吧。 李白和王崑崙很輕鬆,很得意,因爲他們是戰勝的那一方,雖然沒有能夠全殲對方的人,但是至少他們讓對方犧牲了三名宗師,尤其是凱撒和弗蘭克的死,對於教會來說絕對是一場劇烈的震動。

一個是教會的聖子,未來的教皇冕下,卻因爲粗心大意再加上有戰陣力量加持所造成的膨脹心理,連一成的戰鬥力都沒有發揮出來便死在了李白的御劍術的偷襲之下,這一點就連偷襲得手的李白都感到十分的驚奇和意外,不過想到這位凱撒身爲聖子大概缺乏戰鬥經驗,李白也便不感到怎麼奇怪了。

而弗蘭克的死卻是因爲他自己的孤注一擲,他如果在爆發出宗師之力後並不是選擇和李白一根筋的死磕到底,非要用那道激發出來的宗師之力斬殺李白的話,李白還真不見得可以這麼輕鬆的殺死他,可惜這個世界上沒有如果,如果弗蘭克知道他會死,他還會來西疆嗎?

至於那個哈克,死了也就死了,不要說李白和王崑崙不會放在心上,恐怕就連教會的人大概都不會在意他的生死,哪怕他是一名宗師。

“事情肯定暴露了,唉,我還想要多瞞兩天的。”李白有些遺憾的說道,他本來是打算在古武大會上一舉爆發,給完顏雄一點顏色瞧瞧的,真是可惜了。

“哈哈,這沒什麼,你的實力我放心。”王崑崙身上插滿了銀針,像是一隻刺蝟一樣,他衝着李白笑道:“就連那個弗蘭克都殺不死你,那個叫完顏雄的小娃娃肯定也殺不死你!”

李白聞言不禁嘴角一抽,心想,殺不死我就行了?我也不想斷胳膊斷腿的好吧!

“真是沒有想到教會居然這麼捨得下血本,竟然派出了五名宗師和五十名遠征十字軍的騎士,要知道,他們可是不知道我是宗師的。”李白深深地看了王崑崙一眼,道:“前輩,你說你該有多麼招人恨?”

王崑崙聞言頓時大怒,吹鬍子瞪眼道:“臭小子,我這麼正直的人,也只有那些心術不正之人才會討厭了,你懂不懂!”

“我懂我懂。”李白咧嘴一笑,道:“那老爺子,咱們該拔針繼續趕路了。”

距離古武大會舉行還有四天的時間,他們得快一點趕到秦嶺山脈去才行。

……

距離古武大會的舉辦還有兩天的時間的時候,家住秦嶺山脈附近的居民發現這幾日進山的人格外的多,有些人進山也就罷了,居然不帶任何行禮,只是揹着一口鐵劍,這難不成是什麼劇組的人要進山拍戲?

不過很快居民們便發現自己想錯了,這些不光是劍,有的腰間挎着一柄長刀,有的手持一杆長槍,各種各樣的冷兵器五花八門的出現在他們的眼前,看的眼花繚亂,而且看那武器的鋒利程度,絕對不是道具那麼簡單!

武盡天途 ,習慣了就好了。

“聽說了嗎?教會的人在西疆損失慘重,被王崑崙前輩殺了三名宗師!”正在進山的人消息是最靈通的,他們得意地跟身旁的人說道:“王崑崙前輩可真是厲害啊。”

“嘖嘖嘖,不愧是百年之前的古武界第一人,這兩百年過去了,誰敢說自己的實力穩壓王崑崙前輩?”有人接話道:“大概是沒人敢的。”

“不過再過兩百年,就是李白的天下了。”提起李白,這個年紀四十的大漢不禁露出一副落寞的表情,道:“想想我都已經三十九歲了,卻還是先天中期,看看人家李白,比我小了整整二十歲,真特孃的氣人!”

衆人聞言一臉鄙夷的看着說話之人,心想,就你也想跟人家李白比?人家李白可是隱世李家的天才!什麼?李白最近纔剛剛認祖歸宗,一直在外流浪了十八年?咳咳,那個什麼,李白的師傅可是上清尊者!什麼?上清尊者早就死了,就給李白留下了一本功法?那什麼,哎,這樹看起來挺不錯的,什麼品種啊?

不得不說,李白晉級宗師的消息傳出之後,着實是震驚了整個古武界,前些日子還在吹噓完顏雄是古武界最年輕宗師的完顏家閉嘴了,一聲不吭,再也不說什麼完顏雄是古武界最年輕的宗師這種話了。

而心中最爲苦澀的人卻是白聽風和苗青,他們兩人再次碰面之後,簡直要哭了。

……

“白家主,我們是不是選錯了?”苗青有些苦澀的笑笑,道:“王崑崙傷勢痊癒,實力穩穩站在古武界的頂端,李白不到二十歲,已經成爲宗師,醫術出神入化,有這兩個人在,完顏家能成功嗎?”


白聽風聞言嘆息一聲,道:“這一切誰都說不準,只能看命運的安排了。不過你不要忘記了,完顏絕這個三榜神人可不是什麼好對付的角色,我覺得王崑崙不見得就能壓制住完顏絕!而且這一次教會的力量雖然損失慘重,但是你不要忘了,還有美帝的第六研究所保存着強大的戰力,有第六研究所幫忙,完顏家未必就沒有機會。”

“你說,完顏烈還活着嗎?”苗青忽然幽幽的說道:“如果完顏烈還活着,他會是王崑崙的對手嗎?”

聽到苗青提起完顏烈,白聽風心中一驚,道:“完顏烈當年就應該死了的!”

“是啊,完顏烈當年就應該死了的。”苗青望着白聽風道:“可是,當年王崑崙也應該早就死了的,可是他卻還活着,活的好好的,實力更是強大到讓人感到心驚膽顫!”

“難道完顏烈真的還活着?”白聽風有些不敢相信,道:“完顏烈當年在李開山和東方墨的圍攻之下怎麼可能會活下來?”

白聽風是有些不信的,當年的那場大戰他雖然沒有參與,但是曾經親眼目睹了那場戰鬥的經過,當時李開山和東方墨兩人聯手圍攻完顏烈,差點將半個秦嶺山脈給打穿,最後時李開山親手將奄奄一息的完顏烈扔給了完顏家之人,這才逼迫完顏家不得不退出秦嶺山脈,遠走大興安嶺,當時的那個渾身鮮血淋淋如同一塊爛肉一樣的人,怎麼可能還活着!

“萬一呢?”苗青繼續道:“萬一完顏烈還活着呢?完顏烈當年大器晚成,實力超絕,如果不是他行事太過霸道,李開山和東方墨也不會聯手對付完顏家,造成如今這個局面,而且的,當時我們都在場,都清楚的知道完顏烈被送還給完顏家的時候並沒有死,還有一口氣在!”

“你覺得當初完顏烈沒有死,活了下來?”白聽風皺眉道:“不可能的,那種傷勢一路顛簸來到大興安嶺,在那天寒地凍的地方,性命垂危,就算是宗師也很難活下來!”

“你忘記了一件事情。”苗青深深地看了白聽風一眼,道:“你可還記得那個消失在大興安嶺裏的端木神醫!”

黑暗奧特曼大亂斗 ,臉上露出駭然之色,道:“你的意思是說……”

苗青搖搖頭,道:“這只是我的一個猜測而已。在得知王崑崙還好端端的活着,並且被李白用醫術治好了傷勢的事情之後,我就開始留意起這件事情了,也才查到了當年的一些往事。”

“當年的端木神醫名震華夏,曾經多次爲我們那位開國偉人治病續命,是所有人心中公認的神醫!但是就在李開山和東方墨聯手對付完顏烈的當天,一直在神醫山莊之中休息的端木神醫忽然離開了神醫山莊一路朝北,進了大興安嶺!這件事情除了神醫山莊的人知道之外,大概就只有我知道了!”苗青深深地看了白聽風一眼,道:“你很有可能是除了神醫山莊的人之外,第二個知道這件事情的人。”

啪嗒!

白聽風手中的茶碗掉落在桌子上,冒着清香的滾燙的茶水在桌面上流淌着一滴一滴的落在地上,他擡頭看了苗青一眼,聲音苦澀道:“你說的是真的?”

苗青點點頭,道:“我知道這件事情也是因爲神醫山莊端木家的一位女醫曾經在雲南那邊採藥受了傷被我救了一命,閒聊時聽她說起來的,端木家後人的話自然是可信度極高的,當時我並沒有想那麼多,現在想來,端木神醫恐怕不是消失在了秦嶺山脈之中,而是被囚禁了!”

白聽風有些痛苦的揉了揉自己的眉心,道:“這麼說來,完顏烈極有可能還活着!”

想到完顏烈,白聽風不禁感到一陣心驚,在當年,他們白家就是完顏家的附屬勢力,白家的崛起就是因爲他們在關鍵時刻在完顏家最需要幫助的時刻選擇了明哲保身,沒有爲完顏家提供任何的幫助,因此而保存了實力,並且在短短十幾年的時間裏一躍成爲了華夏古武界四大世家之一,白家在四大世家之中是底蘊最淺的一家,也是實力最弱的一家,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所以白家在面對完顏家的招攬的時候,幾乎是沒有任何猶豫的就答應了,畢竟他們白家曾經就是完顏家的附屬勢力,而且完顏絕也做出了保證,表示對白家當年的所作所爲並不記恨,人都是自私了,在那樣的絕境下,白家會選擇明哲保身,他也是可以體諒的,但是,完顏絕可以體諒白家的難處,卻並不代表完顏烈也同樣可以體諒!

完顏烈是一個什麼樣的人,白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當年白家雖然是完顏家的附屬勢力,但是待遇也算不過,至少完顏家的人沒有瞧不起白家,一直將白家當做朋友對待。而這個態度,在完顏烈大器晚成之後便改變了,完顏烈性格偏激狂傲,不將任何人放在眼中,生性兇殘的完顏烈看中了當時白家的嫡女白恩,無視了家族的阻撓和白家的警告,將白恩擄走並且強行佔有虐待致死,對於白家的討伐之聲完顏烈不屑一顧,以一句“你們白家不過是我們完顏家的走狗罷了”徹底激怒了白家,也爲之後白家的袖手旁觀埋下了伏筆!

如果沒有完顏烈,現在的白家依然願意和完顏家合作,他們當年反感的人也只是完顏烈罷了,因爲完顏烈手掌完顏家大權,所以他們才選擇了背棄盟約。而現在如果完顏烈還活着,依然沒有死的話,那麼無論如何,白家都是不可能選擇和完顏家合作的!

可惜現在說什麼都已經晚了,他們白家現在已經徹底的被打上了完顏家的符號,洗脫不掉了。

“抱歉,這個事情我也是這兩天才想起來的。”苗青自然清楚白聽風心中在想些什麼,她也知道當年的事情的經過,所以纔會對白聽風道歉。

白聽風苦澀的一笑,道:“如果完顏烈當真還活着,我就是白家的罪人啊。白恩可是我的親妹妹啊!”

苗青沉默不語,確實如白聽風所言,對於當年那件事情感到最爲痛苦的人就是白聽風了,他沒有能夠保護好自己的妹妹,讓白恩慘到毒手,而現在,他居然又在不知不覺中成爲了當年害死了自己妹妹的人的盟友,這種事情,換做誰都很難接受。

“如果完顏烈死了也就罷了,但是倘若他還活着,我白家絕不與其同流合污!”白聽風咬牙切齒,神情猙獰道:“不論如何,這件事情我都不會放下的!”

“唉,走一步看一步。”苗青現在也想要跳下完顏家的船,不然的話,她也不會故意將這種事情告訴白聽風,等到白聽風再次背叛完顏家的時候,他們苗家便可以藉此機會一同跳下完顏家這艘看起來很容易沉沒的大船了。

完顏家不論怎麼說,都是古武界的叛徒,如今教會損失慘重,完顏家實力大減,這個時候不及時脫離完顏家,等到以後,恐怕就難了。 秦嶺山脈之中的人越來越多,但是說多,也不過寥寥幾千人而已,這些人扔到秦嶺山脈之中,完全濺不起一點水花來。

古武大會每年都在秦嶺山脈的一處支脈舉行,這支脈沒有名字,古武界的人便冠以古武山的名字,古武山與其說是一座山,倒不如說是一座山丘來的更貼切一下,畢竟這座古武山上只有百米高,佔地倒是極廣,足以容納數千人。

古武山上山林茂密,但是這古武山的山頂卻光禿禿的,寸草不生,不僅如此,在這古武山的山頂上還坑坑窪窪,到處殘留着戰鬥的痕跡,參加過上一次古武大會的人都知道這些戰鬥痕跡都是上一次古武大會時期留下來的,而這一次古武大會過後,這些舊時的痕跡將會被遮掩,留下全新的痕跡。

早早來到古武山的古武者並沒有閒着,他們或者是就地取材,或者是將五年前留在這裏的木樁和木板取出來重新使用,不一會兒,一個高臺便被搭建出來,然後將自家的旗幟插上去,嗯,華山派。

古武大會雖然定期舉行,但是結構卻非常鬆散,每一個宗門和世家都有自己的地盤,這些地盤是早就劃分好的,你願意站在地上觀看大會,那就站着看,你要是不願意那就自己動手搭建高臺,不需要多麼華麗,只要能夠看起來不那麼寒酸就可以。

所以在距離古武大會還有一天舉行的時候,古武山四周便被搭建起了很多的看臺,這些看臺交錯分佈,誰也不影響誰的視線,而排在最前面的,自然是古武界三大隱世家族和四大世家以及五大門派和龍騰的人。

這些大有來頭的世家和門派早早就將看臺搭建起來,並且在木質的看臺外罩上一層製作精良的布匹,將看臺佈置的很精緻,至少要比那些光禿禿沒有任何遮掩的木質看臺要好看許多。

而位於最前方的幾大勢力的看臺都已經搭建起來,唯獨有一塊地方空着,這個地方雖然位置不錯,但是卻沒有敢生出據爲己有的心思。

因爲那裏是崑崙派的劃分區域。

崑崙派沒有派弟子前來搭建看臺,因爲這次崑崙派只有一個人前來。

一個人的威懾力,頂的上千軍萬馬,絕對沒有人敢對這片區域動任何的心思,畢竟從王崑崙重現江湖到現在,已經有兩名宗師在他的手上受了重傷,三名宗師死在他的手中,這樣兇威赫赫的戰績,不知道嚇壞了多少曾經的罪過崑崙派的人。

至於和王崑崙一起的李白,雖然也是宗師,但是在王崑崙的名聲之下,也變得不受關注起來,而這個,恰恰是李白想要的結果。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