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陽楓庭只見妹妹比以前時候成熟了好多,而且比以前更加漂亮了,只是臉上多了一絲難以抹去的陰霍,,平陽楓庭失神的看着絕世容顏的妹妹:“妹妹你真的是殺手組的老大媽嗎?”

“這個嘛!”平陽看雪很可愛的惦着腦袋想了片刻,嬌俏的說道:“這個要哥哥自己來猜了!”

平陽楓庭忽然暈了過去,在當他醒來時,發覺自己的手臂怎麼突然好了?而枕頭旁不知何時多了一大把新嶄嶄的歐元。這是?

最後平陽楓庭用這些錢交上了醫藥費,而那些醫生感到震驚的是粉碎性骨折的雙手竟然一夜就好了?這就多麼令人驚奇的事情?明明早幾天前,那些爲平陽楓庭動手術的醫生就斷定了平陽楓庭粉碎性骨折的事實,而今天這驚疑的事情簡直就是醫學史上的奇蹟。

而當事人平陽楓庭面對那個晚上自己好像見到妹妹的事情則是忘的一乾二淨,平陽楓庭只是知道自己在哭了一晚上後,就睡了過去,到現在早上一起來,就發覺自己的雙手屁事沒有的,竟然能動了?

而平陽看雪在晚上講哥哥的雙手治好了,洗去了他的記憶後,帶領着一干手下離開了這裏,隨後派出大量異能者前去尋找到黑夜皇帝,將這人從世間務必抹去。 “老闆,這把短刀多少錢?”銀十美此刻正在土耳其的一處賣各類刀具的攤位前跟一個老闆問價。銀十美拿着手裏這把輕巧的短刀在半空中甩了甩,大小正合適,而且重量也很順手。付完錢後,銀十美就一路走向只要不出意外就絕對不會有人經過的叢林裏,手中還拿着大大小小的食物。直到到了一所寬廣的地域處。

銀十美就像是在等人的在這裏吃着東西,發着呆,就這樣一直到晚上時分,銀十美拿起地上的短刀站起了身,叢林內的鳥獸驚懼的紛紛被什麼東西給嚇的叫獸鳴叫。

銀十美淡定的看着通往這裏的唯一一條小路上,而後感覺到背後一道疾風划來,銀十美身子以一個刁鑽的姿勢躲開了後面的偷襲。

後面的人沒有停手,繼後更是洶涌的攻擊一波接一波,而銀十美也感覺有點招架不住了,最後是被一腳踢的將一塊高厚幾米的石頭也給撞的粉碎。

來的人正是黑夜皇帝,今日的黑夜皇帝已經今非昔比了,得到了具象化的加強的他,現在只覺得比以前的自己還要強上十倍。這些時日他每天都在尋找銀十美的氣味,直到感覺到土耳其的島嶼上傳來了她的味道後,黑夜皇帝殺掉一個船伕,划着他的船一天之內就到了土耳其。

而銀十美今天買短刀的舉動,自然也是在黑夜皇帝在趕來這裏的時候,細心的她就發覺到了一股極其黑暗的精神力往這裏來,銀十美能想到這樣恐怖的精神力除了是來對付自己的,還能對付誰?這次她感覺到了一絲壓力,也不認爲赤手空拳能跟來人打,於是去買了一把短刀。短刀是她最得心應手的武器,可以這麼說,在失去短刀的銀十美在攻擊上是喪屍了百分之40的戰鬥力,而現在短刀在手的她,彷彿有種神也能輕鬆殺死的感覺。

而此時在黑夜皇帝到了這所土耳其的島上了,殺手組等人也是趕來了,黑夜皇帝的精神力一直爆發,那麼洶涌的精神力怎麼會不讓人察覺到。

銀十美似乎也發覺到了在暗處還隱藏了很多厲害的異能者,但是面前這個對自己一臉恨意的人比那些隱藏起來的人要強的多。

你這個怪物又活了?銀十美見到面前的人臉後,讓她想起了好多年前,自己宰掉的那三個吃人的怪物,而面前這個人不就是五年前那個叫什麼黑夜皇帝的人嗎?

“找你好久了!”黑夜皇帝的雙手沾滿了鮮血,在他看向銀十美的眼中充滿了渴望的精光,似乎銀十美已經是他內定的菜了。

而銀十美則不是怎麼想,她將短刀立於身前,首次拋棄了平常嘻哈的笑臉而換來了一副認真:“今天看來不好好打,還真拿你沒辦法了!”銀十美的身上一陣白色大光將方圓幾十裏照的通亮,而那些隱藏在深處的殺手組的人對這個銀十放射出來超強精神力,這是空間系的異能。夜青魂感覺了出來。

夜青魂今天也是這起任務的帶隊者。他是受到大姐大的親自指示,讓他在後面小心的跟隨黑夜皇帝,並且推斷出,他跟銀色屠殺統統受傷後,或者是打的兩敗俱傷後,將他們兩個全部殺掉。

兩道黑影纏鬥在一起,這是一場沒有贏家的戰鬥,銀十美兩人戰鬥的身邊所有人的石塊跟大樹都被兩人夷爲了平地,兩道兇猛的銀子讓殺手組的夜青魂也是快的看不見,夜青魂將這個銀十美的位置重新調整了一下,她恐怕是在2S之上,是神一樣的存在,而接下來跟黑夜皇帝那翻江倒海的迅猛攻勢,讓夜青魂又將她定位到了3S。最後是4S,太強了。

殺手組一共八個人隱蔽在離戰鬥的二人五十米遠的距離,感覺到了驚慌,夜青魂對着下面的人說:“趕快逃離這裏,否則這場驚天大決戰一定會波及到我們”夜青魂話還沒說完,一刀超強的刀氣,將五十米外的大樹一刀切的紛紛倒下。還好夜青魂趴的快,其中因爲被這場驚天地泣鬼神的戰鬥嚇的還沒回過神的人,則是被刀子將身子斬斷了。

隨後夜青魂幾人連忙逃離了這裏。

而銀十美跟黑夜皇帝的攻擊還在進行,黑夜皇帝打的很興奮,因爲體力被吸收的雙重具象化,只感覺在跟這個女人纏鬥的過程中,自己還在隨着戰鬥而變強,這是具象化融合在一起的結果,而到半個小時候,銀十美原先那從容的模樣不在,漸漸感覺到了體力消耗的姿態。她瘋狂揮舞着手裏已經被打的殘破不堪的短刀,又是一擊下去,跟黑夜皇帝那幾乎是刀槍不入的身體在一起,自己的短刀又缺了一個空。

真是個怪物!銀十美跟黑夜皇帝的對戰只能,銀十美對他的看法。

“你要死了,你要死了!”黑夜皇帝似乎也感覺到了這個女人的體力不支,漸漸的攻勢比前面半個小時的時候更加兇猛,而銀十美從前半小時的不分上下,到現在落了點下風。

忽然銀十美感到胸口一緊,似乎是**病犯了!銀十美有心臟病,偏偏在這樣關鍵的時候發作,但是現在不能停,一停下來,命都會交代在這裏,可是隨着銀十美更加高速的防禦與攻擊中。

她因爲心臟病,終於一個不小心,讓黑夜皇帝削掉了頭顱。

叢林裏剛纔瘋狂涌現的精神力忽然少了一股,讓外面村莊內的夜青魂感覺到了那股忽然消失掉的精神力,夜青魂幾乎是咬牙切齒的說道:“銀小姐她……死了!”

平陽楓庭從醫院走出來後,走到醫院的下面去吃了些飯,可是看到一則報道,土耳其發生一場超大型的恐怖事件,土耳其一所叢林被摧毀的不像樣,另外還在林子裏發現一則女性的屍體,另外還有一個血淋淋的打了馬賽克的頭顱奉上。

“那個?”平陽楓庭驚奇的看到那個嬌笑的身體,還有那個雖然打了馬賽克,但是看上去好像是銀十美的身體與頭?難道?

平陽楓庭吃飯的筷子楞是一口沒吃下去,他起身離電視近了些,仔細看了會,裏面那個被殺的女性,真是銀十美,這也就說通了土耳其被毀掉的方圓幾十裏可能是銀十美在跟誰交戰而引起的。

“肯定是那個怪物!”平陽楓庭對那個將自己打的粉碎性骨折的男人更加憎恨。那是個惡魔,是個徹徹底底的惡魔,竟然連銀十美那麼好的女孩子也給殺了?

平陽楓庭雙眼朦朧的只覺得鼻子一酸,全沒了,初美靜子跟夥伴紛紛被那個男人搶走,而銀小姐似乎也被那人所殺。那個人連銀十美都打不贏,自己那不是更加不可能嗎?

我想爲你們報仇,可是我做不到,我真的做不到,平陽楓庭想神色癡呆的從管子裏走了出來,隨後在一個垃圾桶旁邊他靠着垃圾桶就坐了下去,雙眼呆滯的看着地面。

爲什麼我怎麼廢物?初美靜子還有夥伴都怪我,都怪我爲什麼會答應那個女人晚上跟她走?要是不跟她走,也不會讓那個刀槍不入的男人復活,更加不會因此害死遠在土耳其的銀十美,一切的罪責都是自己,這一刻平陽楓庭終於懂了那封信上最後的意思。要是自己不出生在這個世界上,或許就不會造成他們的死亡?就因爲自己的出現而害死了多少人?

父母跟妹妹的失蹤,黃小偉爲了擋下由比冰而被殺,在是那一干說不出名字跟自己出生入死的好兄弟,到租後銀十美,到現在夥伴跟初美靜子全部沒了。

平陽楓庭從垃圾桶這裏站了起來,雙眼無神的滿街亂走,最後看到一座高聳的大樓,平陽楓庭坐着電梯升了上去,最後爬到天台上。他迷茫的看着下面跟螞蟻一樣大小的繁華都市,這裏終究不屬於自己,就待要跳下去時。

“還沒到絕望的地步!”

“你……”平陽楓庭就要轉過身時,就覺得褲子被人一扯,便從那可以一躍而下的天台上扯了下來。平陽楓庭神經兮兮的從地上爬起來,只看到面前人,便是引領着自己走到現今一步的“番茄面具”

他淡定的說道:“如你所想,今日就讓你看看我的面目,另外別放棄了,結果還沒你想的那麼糟糕,否則我也不會給你那封信,也不會穿越未來過來這裏幫助你,一起改變世界!”

番茄面具被他自己拿了下來,只見那幾乎是和平陽楓庭一模一樣的臉,只不過那張臉上多了更加陰沉的悲傷…… 夏日的早晨陽光明媚,育德學院裏異常的熱鬧。因爲今天是新生入學的第一天,方堯穿上他認爲最好的衣服來到了這個學校。但從他第一隻腳踏進這個學校開始,便吸引了來自四面八方的眼睛。而有些人便開始議論起來。

“你們快看!那個人也是來這上學的嗎?怎麼穿成那個樣,像是個清潔工!”

“就是啊!我們學校怎麼收了這樣的土包子。真是的,難道學校領導的眼都瞎了不成?”

這話恰被方堯聽到,但他卻沒有半點的憤怒的表情。畢竟他就是在這樣的環境中長大的。似乎已經對此司空見慣,甚至可以說是已經麻木!他並沒有因此而停下了腳步。徑直的走到這兩位“可愛”女生面前。“對不起,打擾一下。請問一下新生入學典禮在哪裏舉行?”

這兩位“可愛”女生看着這個土包子,不耐煩的回答道:“從這一直望前走,到那裏再去問別人吧!”

“謝謝二位啦!”方堯面帶微笑的對兩位“可愛”女生說。

說完後,便興沖沖向那個方向奔了過去。

對一般人來說,上大學並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但對他卻不同。對一個來自農村的人來說,他知道那意味着什麼!

他回頭看看那兩位“可愛”女生,似乎在等待着什麼。不時的向大門口張望着。開學典禮馬上就要開始了,他也顧不上想那麼多,向會場走去!

找了個不起眼的角落坐了下來。而這時的會場只是稀稀疏疏的坐着那麼一些人。這時方堯從上衣口袋裏掏出一本書,在那裏看了起來!

此時的會場並沒有多少人,不知道這些學生都跑到哪裏去啦!

這時主席臺上的兩個領導按奈不住,便小聲的嘀咕起來了。


“現在的大學生都瘋了嗎?剛來到這裏就無視我們的存在!難道讓我們在這裏等他們不成?天知道他們能瘋到何時?!”

“何校長,聽說學校的董事邵老先生的兒子要來這裏上學!該不會同學們聽說了,都去迎接他了吧?”

何校長張了張嘴,似乎想說些什麼。但卻沒有說出口!強忍着又咽了下去。臉色變的比豬肝色還難看!似乎對此非常的不滿,但又沒有爆發出來!不知道是對邵老的敬意,還是對邵家的這個玩世不恭的少爺的恐懼?

此時的校門內外聚集了許多的學生。有的還拉着橫幅,上面寫着“歡迎邵華少爺”六個大紅字。特別的醒目!

一輛豪華的轎車從遠處向着校們口急射過來。直到校們口才緩緩的停了下來。似乎不情願停下來!只是前面的人太多了,不得已才停下來的!

車裏走下來一個人,腳踏皮鞋,身着黑色西裝,戴着黑色的墨鏡,留着長長的頭髮。特別是胸前的那隻粉紅色的領帶顯得格外的刺眼!

頓時全場沸騰了! 各自揮舞着手中的各種各樣的旗子。“歡迎邵華少爺”從四面八方奔騰而致。邵華的臉上浮過一絲滿足的笑容!接着向全場的人拋了個吻!全場的氣氛達到了頂峯!

人羣中擠出兩個人,向着邵華走來。原來是那兩位“可愛”女生!這時的她們一摸那種不耐煩的神情,臉上寫滿了興奮的表情!

“邵華少爺!”其中的一位“可愛”女生溫柔地且夾雜着激動的說。

“我是林靜,她是徐媛!可不可以給我們籤個名?”

“不好意思!現在我不方便給你們籤,下次吧?”邵華摘下墨鏡柔柔的說。

又怕讓她們有所失望,便又接着說道:“我現在要去參加開學典禮!如果不介意我們可以一起去呀!”

“真的嗎?”兩位“可愛”女生滿臉疑惑的看着邵華,似乎有點不敢相信!但看到邵華臉上露出肯定的神情,便飛快的拉住邵華的雙臂!生怕被別人給搶走似的!

他們在衆人的歡呼聲中向會場的方向走去!

在同學們的擁護下邵華來到了會場。從第一排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衆人也陸陸續續的坐了下來!

安靜的會場頃刻間變的熱鬧非常。

大家都議論紛紛。大部分都是說這位邵家少爺!誰也沒有注意到角落裏的方堯。而方堯也沒有對這突如其來的變故感到驚訝!只是一味的讀着他的書!

“同學們!請安靜一下!新生入學典禮馬上就要開始啦!下面我來介紹一下參加這次典禮的校領導們!”一位書聲氣但充滿着祥和的中年男子用洪亮的聲音道:“這位是何董華校長。大家歡迎!”

何董華站了起來,向全體同學深深的鞠了個躬!但眼神始終沒有離開坐在前排的邵華!從頭到腳的仔細的打量着邵華,眼神中充滿了憤怒之情!又或許是恐懼!

這一切對於正埋頭看書的方堯和與別人打招呼的邵華來講,似乎並沒有產生什麼樣的反應!

會場上爆發着雷鳴般的掌聲,同時還夾雜着同學之間的竊竊私語!

“這位是副校長楊魂邱!大家歡迎!”

這時那個剛纔和何董華說話的人站了起來!也同樣深深的鞠了個躬。場中的掌聲似乎比剛纔的還要強烈一些!

同時還夾雜着大聲的說話聲:“哇!這就是大名鼎鼎的‘混球’校長!真是百聞不如一見哪!”

不知何人出此一語,驚呆了所有的人!場中寂靜一片。就連方堯也擡起頭看了看!

再也沒有剛纔的那一份激情和衝動!

而楊魂邱的臉色陰沉着,差一點吐血而亡!硬生生的坐在了椅子上!

此時的氣氛一觸即發!

主持人爲了緩和氣氛和尷尬,也只好硬着頭皮插了一句:“這位同學的想象力還真是豐富啊!不知是哪位同學,可否站出來讓大家認識一下?”



下面沒有一個人站起來!只有傻瓜纔會站起來找死!!!

頓時場中的氣氛活躍了。大家都在尋找着聲音的來源!還不時的小聲交談着。只有前排的邵華和角落裏的方堯對此沒有任何的反應!一個低頭沉思;一個繼續看着他的書。彷彿所有的事情都與他們沒有任何的關係!

大會還在繼續進行着!主持人把主席臺上的七八位領導一一介紹了一遍。又接着在那裏發表講話!也不知道過了多長時間,會場後門走進一位女學生,無聲無息的來到方堯的面前!

然而,對於方堯來說似乎她是個透明體!並沒有吸引他的一絲的關注!仍然是在那裏自顧的讀着他的書!

她彎下腰對着方堯說:“打擾一下,你能不能往裏面坐一下?”

“好的!”說着便向裏面挪了一個座位坐了下來。


但他的眼神並沒有從書中發散出來!

她也跟着坐了下來。只是她似乎耐不住寂寞,轉過頭來說:“你好!我叫江玲!”

方堯的眼神似是被這柔美的聲音吸引了!終於從書中脫了出來。

“你好!我叫方堯!”說着便伸出手去想要和對方握手!

他看對方似乎沒有握手的意思,一瞬間似乎意識到什麼!急忙地把手縮了回去。看了看對方的表情,又把眼神重新投入到書中去了!在也沒有看她一眼!

而江玲好象在掙扎着什麼!眼神中透露出莫名的傷感!

щшш⊕TTκan⊕¢○

由於家庭的原因,她到現在還沒有一個真正可以算的上是好朋友的人!自己的一切都是被父母安排好了的。她的一切全部操控在父母手中!沒有一絲的自由可言!

回想過去的種種,從小就是車接車送!沒有機會與同學們一起玩耍!到現在,看到小朋友那種純潔的歡樂,心裏仍舊充斥着那麼一絲的傷痛!

再想想剛纔的情形,更讓她感到難過!對現在的自己來說,都已經是大學生了!而她的父母依然爲她安排好一切!

然而這此,對於絕對順從的她,她的反應令她的父母大吃一驚!

“爸、媽!我現在已經長大了!我有我的主見和思想,我希望你們能尊重我的選擇!我不可能在你們的庇護下生活一輩子!”

“我有我的生活!如果你們還是象以前那樣的話,今天我決不會踏進學校半步!”

說着眼裏便閃現出晶瑩的淚珠!哎!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啊!有多少人想要這樣的生活還得不到呢!也只有看着別人流口水罷了。誰讓自己沒那麼好的命呢!只有靠自己努力了!

見江玲如此的堅決,他們也只有投降的份了!誰讓他們那麼愛他們的女兒呢?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