已經進入八月份了,滬深兩市的指數雖然仍然在相對底部震盪,但已經有了明顯的擡頭跡象。

滬深兩市的指數變化不以任何人的意志爲轉移,即將走出底部。

張元一覺得股市裏的大機會就要來了,不過還差那麼一點功夫。

關於《大作手回憶錄》的學習和探討,也已經進入了尾聲。


張元一在短短一個多月的時間,已經把這本書看了三遍,真的是受益匪淺!

這天,張元一再次看到利佛摩爾破產的相關章節,於是向林丹青提了一個問題:

“師傅,您覺得做股票是專職做還是兼職做好?”

張元一看到百年前的一代投機天才利弗莫爾徹底申請了破產保護,更不幸的是,整個投機市場進入了長達4年的平淡期,在這種“連臭鼬放屁都弄不出味兒”的毫無機會的市場,利弗莫爾連吃飯都成爲了難題,這該怎麼辦呢?

“你覺得呢,雙兒?”林丹青把這個問題拋給了正在一邊等答案的林雙兒。

“額……當然是專職做交易好啊。一心不可二用嘛!”林雙兒想了想,嘟着嘴說道。

“那萬一虧損了呢?或者萬一遇到這種好幾年沒有行情的時候,你靠什麼吃飯?你看這一章,李佛摩爾遇到了一輪4年沒有行情的市場”張元一指着相應章節給林雙兒看。

“嗯……我想,即使行情再平淡,也會有小的吃飯行情吧!特別是咱們滬深兩市,每年都有一段時間的行情是吃飯行情,我只要抓住了吃飯行情,在股市裏掙點生活費養活自己肯定不成問題啊”


林雙兒看了一眼張元一,肯定地說道。

“錯,大錯特錯!記住,千萬不要靠交易來賺取你的生活費。這是非常危險的做法!”林丹青突然插話進來,嚴肅地說道。

“額……師傅,我不太懂,向市場賺取生活費有什麼不對嗎?” 帝寵之養鬼成妃


雖然張元一併不傾向於散戶做全職股民,但是爲什麼不可以在市場裏賺生活費呢,大多數股民進入市場不就是爲了賺錢嗎,賺錢不就是爲了更好的處理生活中的各種費用嗎?

“因爲在股市裏,股票的交易是一項不能強加時間期限的工作。我們做股票的目的是爲了賺大錢,是爲了實現財務自由,實現自己的理想,而不是爲了養家餬口。”

聽林丹青這麼說,張元一還是不太理解。

“這麼說吧,如果股市裏的交易有時間限制,我想這個市場裏投機的時間週期至少有四到五年時間。以前這個市場裏有一位做的十分出色的大師級作手曾經說過這樣的一句話,我轉述給你們聽聽,你們看看有沒有道理”

“他說:如果你希望用五年時間掙到一個億,你可以選擇期貨,因爲期貨高槓杆,充滿了風險,但高風險也高機遇,做對了立馬昇天,做錯了也是馬上墮入地獄”

張元一和林雙兒安靜地聽着,點點頭。

“如果你希望用五年時間掙到1000萬,你可以考慮做股票,如果你的本金有100萬的話,不排除這個可能,因爲在中國的滬深兩市,往往5年是一個牛熊的週期,當然這需要你有足夠的幸運”

“如果你希望用一年時間去掙到50萬,你可以考慮去做生意;如果你希望每個月都可以掙到八千到一萬塊的生活費,建議你去踏踏實實的找個好工作。”

林丹青微笑着說完,看着張元一和林雙兒。

“師傅,您的意思是說,無論是股市還是期貨市場,都無法保證每個月都會有固定的盈利?所以不適合用來賺取生活費,對嗎?”張元一問道。

林丹青又淡淡地一笑,道:

“如果想每個月固定地有收入,除了工作之外就是購買國債或者存入銀行收利息,甚至你放高利貸給別人,當然這個違法”

“可以這麼說,無論是股市還是期貨市場,都是存在高風險的,因爲期貨有槓桿,風險就更大,當然就像剛纔說的,高風險是高風險,但你做對了,就是大機遇,但終究是靠‘天’吃飯的。”

“三年不開張,開張吃三年,在這個市場裏是常態啊,就像李佛摩爾,一旦過了那沒有行情的四年,四年之後行情來了,馬上就發財了”

張元一現在對李佛摩爾的生平已經非常瞭解,他知道李佛摩爾後來的確再次恢復生機和鬥志。

“只有大波動才能讓你賺大錢!一定要記住。”

“只是,這個市場中大波動的時間,恐怕連20%的時間都沒有,其他時間都是小幅的震盪,你要靠這些小波動去維持自己的生活費嗎?”

“如果我操作得當,這些小波動應該可以讓我賺到生活費了吧”

林雙兒不服氣地說道,她當然清楚大錢應該在大波動中賺,這個理念是這段時間討論最多的。

“雖然我在震盪行情裏賺大錢不大可能,但賺點小錢維持生活,然後等到大行情來的時候,我再賺大錢,這樣不是更好嗎,比爸爸你以前說休息不是更好嗎?”林雙兒繼續說道。

“哎,看來你還需要時間的歷練才行,光有理論認知永遠不能讓你瞭解這個市場的殘酷,刀口上舔血,風險是極大的!” 從火影開始修道 ,也是非常無語,前段時間剛討論過在震盪市裏最好的策略就是休息,林雙兒現在又覺得休息是浪費時間了。

張元一也是聽的一頭黑線,這小師妹最近又開始發燒了是嗎?嗯,看她雙頰紅潤,應該是發燒了!

他現在已經深刻理解了休息的重要性,如果總是在市場裏,即使曾經賺錢,最終也要還回去。

出來混,總是要還回去的,張元一想起最近流行的一句話。

林丹青笑着搖搖頭,對着兩個人說:

“你們知道蒼鷹和蒼蠅的最大區別是什麼嗎?”

“蒼鷹和蒼蠅?區別?”

兩個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大眼瞪小眼,兩個人都是一臉“我不知道”的表情。

“蒼鷹的眼裏只有肉,而蒼蠅的眼裏只有屎。”

“額……”兩個人有點無語地看着林丹青,師傅這個比喻……

“儘管螞蟻再小也有肉,但很少看見蒼鷹俯身衝向地面的螞蟻,而蒼蠅見屎就叮,如果你長期在市場的震盪中形成了蒼蠅的性格,你們想想,一旦真的有大行情來臨,你還能變回那隻兇猛的蒼鷹嗎?不要撿了芝麻丟了西瓜啊”

林丹青一字一句的說道。

尼瑪,師傅這個比喻簡單直接有點黃啊,張元一內心腹誹。

“那師傅,聽您的意思不主張在這個市場裏賺生活費,畢竟有行情不好的時候,行情不好的時候全職做不會有收益甚至會導致身心疲憊,但完全的休息好像也不現實,畢竟還要生活,那怎麼辦呢?”

張元一說出了自己的疑問。

“這裏需要更正一下”林丹青怕張元一和林雙兒誤解了自己的意思,解釋道:

“能不能完全全職做參與這個行業,要看個人。比如說如果你的本金足夠多,你又幾千萬,你即使按照我們之前說過的四分之一制度留下的備用金也足夠你在熊市的生活費,你也可以考慮做全職股民,但是,對於絕大多數人來說,特別是初入這個市場全憑熱情沒有什麼經驗的新手來說,我還是強烈建議他們找一份和股市交易相關的工作。”

“師傅,你是說可以去證券公司上班嗎”張元一笑着問道。

“額……”林丹青並不能否定張元一這樣的想法。

“你這個想法不是不可以,但是如果你以後想在這個行業做大,想成爲大作手的話,最好找個工作能接觸到大資金,比如說應聘操盤手之類的,一使可以得到大資金的歷練,另外也能有固定收入養活自己,這樣都不耽誤,職位高低不重要,重要的是一定要能接觸到大資金,這對於你以後的交易生涯是有好處的。”

“哦,師傅,我明白了。師傅您的意思是這樣的工作崗位可以偷師學藝。”張元一說着,嘿嘿笑了起來。

林雙兒被張元一笑的一頭黑線,這傢伙,怎麼想起這麼個名詞,“偷師學藝,投你個大頭……”

“對了,師傅,這段時間聽了你一個多月課,我覺得自己以前雖然也曾經當了一段時間川海教育的操盤手,但現在想想真的是太幼稚了,什麼時候能不能向您學習操盤大資金的實踐經驗呢?”

張元一有點不好意思的問道,畢竟這算是一種變相地提要求。

林丹青聽張元一這麼說,不禁微微一笑,道: “元一,你提的這個要求也不過分,別臉紅嘛”

聽林丹青這麼說,張元一更覺得有點不好意思了。

“紙上得來終覺淺,絕知此事要躬行。我說的再多,也不如你親自到股市或者期貨的江湖裏去闖一闖的收穫大。”

星亂—神啟 。其實你不說,我也要帶你實踐實踐,當然,這個實踐你是要參與其中的,我們過幾天就去南證期貨看看有什麼合適的品種,我們來做期貨”

“期貨啊?”張元一有點意外,畢竟期貨的風險遠大於股市。

“對,期貨,真正的大作手是不拘泥於是股票市場還是期貨市場的,而且當前的股票市場還是不太活躍,我們就選擇期貨市場實踐一下,這個快,而且能讓你在短時間內有很好的領悟。”

這段時間以來,林丹青真切感覺到張元一對於股市的領悟力是一流的,對於這樣的好玉就要好好雕琢雕琢,中國有句老話“響鼓需重錘!”

要想迅速的錘鍊張元一,在時間有限的情況下,期貨是不二的選擇!

還有一個月時間,林丹青就要回成都。

“那就謝謝師傅了”

這次課程結束,看着張元一歡呼雀躍的背影,林丹青心裏默默地想着:

“小子,我能教給你的只是知識,現在市場變幻莫測,如果你想成爲一名真正出色的大作手,只有讓你親自到實戰中自己去悟道了。我給你的,終究不是你的,你自己悟道的纔是自己的啊” 接下來的兩天,林丹青讓張元一和林雙兒在覆盤的時候着重關注下時下人們關於這個市場的各種觀點。

當人們還在爭論眼下到底是牛市來了還是反彈之後繼續是熊市的時候,滬深兩市的有色金屬板塊已經率先走出了一輪波瀾壯闊的牛市行情:

G魯黃金股改復牌第一天暴漲近55%,次日又大漲4%,中金黃金在近10來個交易日中已從10元連續上漲到17元;

幾隻擁有自備礦山的“新(鋅)股”也漲勢逼人,G宏達近三個交易日急速上升了18%以上,G中金在前天以漲停報收後昨日又大漲6%;再看“銅股”,投資者在踩着鼓點迅速前進;

“鋁股”也不讓鬚眉,新疆衆和幾乎以90度角向上直躥……


有色金屬板塊吸引着越來越多的“好色之徒”,無論是擁有無比雄厚勢力的國際資本,還是急不可耐地進入我國資本市場的QFII,還有我國的投資基金、遊資,都想坐擁礦山、獨享天成;

無數擅長“坐轎子”的中小投資者終於明白,跟莊要跟國際資本的莊,要時刻關注國際資本的流向!

“擁有資源就擁有一切”、“資源只會越來越緊缺”,在這樣的投資理念的驅使下,銅、鋅、鋁、鉛、銀等幾乎都成了奇貨可居的、閃閃發光的黃金!

有色金屬板塊正在上演一個又一個暴富的神話,儘管它們的期貨價、現貨價、股價存在着回調的風險,同時需要震盪洗籌,但張元一認爲,由於起決定因素的供求關係仍處於供不應求的趨勢,庫存量在一天天下降,如“倫敦七月鋅”前天庫存量減少3200噸,庫存只剩下35萬噸,它們的上漲空間依然很大!

看來下半年開始的滬深股市很可能是“資源年”、“有色年”!

和林丹青交流之後,張元一更是堅定了自己的觀點,因爲得到了林丹青的肯定。

在大理城的南證期貨大戶室內,大家這幾天都知道來了一個大戶。

這個大戶就是林丹青,但戶頭卻是張元一,林丹青並不想在當前這樣的時刻暴露自己的身份。

而張元一卻需要一個成名的機會。

林丹青纔開始並沒有申請單獨的VIP房間,他想先讓張元一瞭解一下其他大戶室怎麼操作期貨以及股票。

在大戶室內,幾位大戶每人兩臺電腦,見面的時候由於剛剛收盤,他們顯得有些疲憊。

在簡單的寒暄幾句後,有的大戶就躺在沙發上打起呼來;

電腦幾乎都開着,網上顯示的已經不是滬深股市行情,而是什麼“三隆期貨信息網”、“全球金屬網”、“數碼期貨網”等等,從這些網站上可以看到倫敦期貨交易所的及時行情。

很快的,一位值班的大戶驚叫起來,因爲倫敦期交所的金屬庫存再次大幅減少,這預示着有色金屬的價格又要大漲!

果然,到了下午6時左右,銅、鋁、鋅等有色金屬的期貨價出來了,都較前一個交易日有大幅度上升,尤其是鋅,還創下歷史新高!

大戶們沒了睡意,都坐到了電腦前緊盯着不時變化的期貨行情,當“倫敦八月鋅”越過3200美圓/噸時,他們全都激動地跳了起來……

7點的時候,林丹青帶着林雙兒回到了住所,而張元一則選擇留下,他想看看,這些大戶的日常。

大理的南證期貨的大戶室,是允許客戶通宵留宿的,相應的配套服務做的非常好,甚至安排了幾個容貌姣好的年輕女職員夜間值班提供正常的貼心的服務。

一直到深夜,大戶們都注視着倫敦、紐約期交所各種能源價格的變化,約莫到了快要天亮時,有的才昏昏睡去。

到了第二天早晨9點鐘,幾個大戶開了個小會,根據紐約黃金當夜(北京時間)期貨價格上漲2.10美元、將會突破660美元/盎司的信息,決定增倉600489中金黃金;根據倫敦鋅的期貨價格再創歷史新高的信息,他們決定重點追漲000060G中金(中金嶺南)。

9時25分滬深股市開市,鍵盤聲隨即清脆地響起來,張元一看到中金黃金從綠盤很快變成紅盤,到上午收盤時已經漲到7.72%,而G中金也由開盤的只漲2點幾直奔漲停而去,有位大戶告訴張元一,他只買了8萬股G中金,一週就賺了30多萬!

11時30分,滬深兩市暫停交易,張元一實在太困了,向那幾個大戶告辭,分手的時候,幾個大戶眼裏都有點紅絲。

通過這一天半的大戶室的實地考察,張元一進一步明白了:

爲什麼有的人能在股市中賺錢,而很多很多的散戶爲什麼虧錢……光鮮的背後是付出!不想付出,什麼都不懂就想在這個市場裏賺錢,哪有那麼容易!

下午,當林丹青的5000萬加上張元一自己的2000萬匯合起來打進開在南證期貨的賬戶裏的時候,南證期貨大理營業部的總經理沙霆鋒立馬獲得了消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