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連一旁正焦急不已的沐小迪也是滿臉詫異地望着秦洛。她對秦洛仗義直言和維護還是很感激的。但看得出來,這秦洛好像不是秦北的對手!她也不打算抱希望對方能夠救自己出虎口了!

“當然是笑你啊!”秦洛摸着肚子又笑了一會,這才用看白癡一般地眼神看着秦北淡淡地問道:“你想掌控秦家?野心不小啊!”

“是又怎樣?秦家只有在我手中才能繼續發揚光大,難不成還交給你這個廢物不成?誰不知道你秦大少是出了名的敗家子?秦家如果交到你手裏,破產那是遲早的事情!”秦北聞言一愣,卻是不以爲然地冷笑道。

“見過不要臉的,還真沒見過你如此不要臉的!我名聲怎麼樣你心裏應該很清楚,恐怕大部分原因都是拜你所賜吧?別告訴我那些新聞報紙不是你在背後搞的鬼!”秦洛搖頭說道。


秦北聞言,露出了些許詫異地神色:“喲,秦大少什麼時候腦子變聰明瞭?是又怎麼樣?現在誰都知道,我纔是最適合的秦家接班人,而你只不過是一個不學無術的敗家子罷了!就算你是大伯的兒子又怎樣?你根本沒資格繼承南山集團!”

一旁的沐小迪則是徹底懵圈了!沒想到今天這頓晚飯,居然還親眼見證了豪門兩大公子哥在這裏掙繼承權!這到底是鬧哪樣啊?拜託你們撕逼不帶連累我的好吧?沐小迪有種欲哭無淚的感覺!

“你說沒資格就沒資格了?雖然你在網絡和媒體輿論上佔了優勢,還真以爲你就贏定了?”秦洛卻是不以爲然地笑了笑。

“說你傻你還別不服氣。我今天就明白的告訴你,那些輿論的確是我讓人擴大的,但說白了也是因爲你太傻太敗家了!如果你自己不做那些傻逼的事情,又怎麼可能給我這樣的機會?我還真的得謝謝你!”秦北冷笑道。

“這次我花五個億買了未來生物科技公司股票的事情,也是你炒作的吧?”秦洛卻是心中一動,想到了給秦北挖坑的方法。既然系統給自己的任務是打臉,那就狠狠地甩一巴掌好了!

“不錯,看來你小子還不算太笨!”話都已經說到這個份上了,秦北索性也就承認了下來。不過臉上的鄙夷之色就更濃了:“居然花五個億去買一支垃圾股,我看你是腦袋讓門給擠過了!說你是敗家子,難道還冤枉你了不成?”

“哦?你就這麼確定,我買的就是垃圾股?”秦洛聞言,雙眉微微一挑。同時心中也確定了,秦北剛纔根本就沒看那個新聞發佈會,還不知道抗衰老藥劑已經被研製成功的消息!

“難道不是麼?什麼抗衰老藥劑,明顯是用來忽悠人的。這個未來生物科技公司,絕對是一個詐騙公司!你居然就相信了!真不知道大伯怎麼會生了你這麼個蠢兒子?”秦北卻是得意地大笑起來。

“呵……你高興得也太早了一點吧?既然你這麼確定不如我們來打個賭如何?”秦洛笑眯眯地詢問道,對秦北的侮辱似乎毫不在意。

“打賭?打什麼賭?”秦北聞言一愣。

“就賭抗衰老藥劑到底是不是真的能研究出來!”秦洛淡淡地解釋道。

秦北聞言,卻是捂着肚子哈哈大笑了起來:“你說什麼?你要跟我賭這個?看來你腦子不光被門給擠了,而且還被水給泡了!”

“你不用說廢話,就說敢不敢賭吧!”秦洛直截了當。

“好,我就跟你賭!不過我贏了,你能給我什麼?這沒彩頭的話,賭起來就沒意思了!”秦北冷笑着問道。

“如果你贏了,我保證不再跟你掙秦家繼承人的位置,並且乖乖把這個位置讓給你!”秦洛語不驚人死不休。

“當真?”秦北聞言,頓時大喜過望!他沒想到秦洛居然會拿這個條件出來跟他賭!

“當然!我秦洛既然說出口了,就沒有反悔的道理!”秦洛一臉酌定地點點頭。

“哈哈!秦洛啊秦洛,我真不知道該說你什麼好了!既然你這麼心急的把繼承權讓給我,那我就只要卻之不恭了!”秦北更是驚喜地哈哈大笑起來。

“如果你輸了呢?”秦洛語氣平靜地詢問道。

“我輸?我怎麼可能輸?你在開什麼玩笑?”秦北聞言一愣,隨即不以爲然地冷笑道。

“既然是賭局,自然要公平。我的條件很簡單,如果你輸了,沐小迪我帶走,從今以後,你不準再爲難她!怎麼樣?”秦洛搖搖頭,隨即用手一指不遠處還在懵圈狀態的沐小迪說道。

“什麼?”這下不光是秦北愣住了,連沐小迪都吃了一驚。誰都沒想到秦洛居然會用沐小迪來做賭注,而且賭得還是南山公司的繼承權!

“我說你小子怎麼腦子突然鏽到了?原來是衝冠一怒爲紅顏啊?還真沒看出來,你居然這麼癡情!爲了一個女人,連繼承權都給搭上了!”秦北很快就反應了過來,隨即更是肆無忌憚的哈哈大笑起來。

“他……真的是爲了我麼?”沐小迪也是難以置信。同時心中有一股異樣的情緒蔓延了開來。雖然跟眼前這個男人還是第一次見面,但他似乎真的很在意自己啊!不知爲何,看着秦洛那並不算高大的背影,她心裏突然涌起了一股莫名地安全感!

似乎,有這樣一個男人能爲自己挺身而出,也很不錯呢!

隨即沐小迪的俏臉就漲紅了起來!呸呸……怎麼會有這麼奇怪的想法?沐小迪,你的腦袋到底都裝了些什麼?都什麼時候了,還在想這種羞恥的問題?

“隨你怎麼想。你就說答不答應吧?”秦洛則是不耐煩地追問道。

“行啊,你想賭我就跟你賭,只希望你千萬別後悔!”秦北盯着秦洛愣愣地看了十幾秒,隨即冷笑着點了點頭。

就在這個時候,秦北的祕書蔡雲突然從包廂外跑了進來,嘴裏更是大聲地喊道:“大事不好了總經理!” 第七章 傻眼了

“什麼事情慌慌張張的?像什麼樣子?”秦北的臉色頓時就陰沉了下來,顯然蔡雲狼狽的樣子讓他覺得很丟面子,十分不爽!

蔡雲這纔看到站在一旁的秦洛,表情頓時一變。

“怎麼回事?”見蔡雲突然畏畏縮縮,閉口不言,秦北的眉頭頓時一皺,心底沒來由地煩躁了起來。自己的祕書居然在秦洛面前表現得如此不堪!

“這個……出大事了!總經理,你還是趕緊看一下新聞吧!”蔡雲遲疑了好一會,這才吱吱唔唔地解釋道。

“沒錯,你的確應該好好看一下新聞!或許會給你一個意想不到的大驚喜哦!”秦洛也在一旁笑眯眯地提醒道。

見秦洛一臉的酌定和蔡雲慌張的表現,秦北的心底涌起了一股不好的預感,下意識地就掏出了手機,準備瀏覽最新的新聞消息!

可就在這個時候,秦北的手機突然間響了起來。來電顯示居然是‘爸爸’,也就是秦江的電話!

秦北的心中打了一個突,心中的不安就更加強烈了起來。深吸了一口氣,他還是接通了電話。

“喂,小北,你看到新聞了沒有?”果然,秦江的第一句話就提到了新聞,而且明顯帶着一股憤怒地語氣。這讓秦北的腦海裏充滿了問號,完全懵逼了!

“沒……沒呢!出……出什麼事情了麼?”秦北有些磕巴地遲疑道。

“沒有?你居然還問我出什麼事了?你是誠心想氣死我啊?我問你,你不是說秦洛那小子用5億買的是一支垃圾股麼?”秦江憤怒的聲音再次響起。

“對啊,這個您不也知道的麼?那什麼未來生物科技公司,根本就是個詐騙公司啊!”秦北頓時就傻眼了,不明白秦江爲什麼會突然這麼問。

“你個蠢貨,還一直在說秦洛蠢,我看你比他更蠢!之前花了這麼多心思黑了秦洛,沒想到讓這小子鹹魚翻身了!你自己去看新聞吧,然後立刻給老子我滾回來!”秦江恨鐵不成鋼地怒斥了幾句,隨後直接掛斷了電話。

秦北臉色鐵青地盯着手機,露出了難以置信地神色。他沒想到秦江居然在電話裏就這樣把自己罵了一頓,而且自己到現在連原因都不知道。

而此刻,秦洛則是用一臉同情地目光正盯着秦北,更是讓秦北渾身跟長刺了一般不舒服。不信邪的他,立馬打開了瀏覽器,開始查看最新的時事新聞。

當秦北的目光停留在最新的頭條新聞標題上的時候,陡然間就瞪大了眼睛,緊接着露出了難以置信地驚駭之色。

“這……這怎麼可能?”秦北愣逼了,好半天都沒回過神來。

“你現在知道,究竟誰的腦袋被門給擠過了?”秦洛不溫不火的聲音突然間響了起來。

“混蛋!肯定是你,你一定是跟那個詐騙公司串通好了,故意發佈的虛假消息對不對?”秦北惱羞成怒,一臉憤然地指着秦洛質問道。

“我去,你不光腦袋被門擠了,還被水給泡了吧?這種奇葩的想法居然都會說出口,難道是刺激太大,已經成中二了?”秦洛毫不客氣地將之前秦北羞辱自己的話又回敬了回去!

“混蛋!秦洛,你別得意,如果被我查出來這裏面有貓膩,你就完蛋了!”秦北咬牙切齒地威脅道。

“隨便你去查!白癡!但我得提醒你,別忘了我們剛纔的賭約,願賭就要服輸!”秦洛不以爲然地撇撇嘴!

秦北捏緊了拳頭,就感覺心裏有一萬頭草泥馬奔騰而過!感情秦洛早就知道了抗衰老藥劑研發成功的消息,故意挖了一個坑等着自己往裏跳呢!可笑自己還真的跳進去了!還跟他打了這麼一個賭。這也可以算是賠了夫人又折兵了!

“今天算你走運,不過下一次你就沒這麼好運氣了!”最終,秦北還是忍住了心中暴走的衝動,狠狠地瞪了秦洛一眼,放了一句狠話,這才一臉不甘地帶着蔡雲快步地走出了包廂。他還得硬着頭皮回秦江那裏商量應對之策呢!

“贏了?就這麼贏了?”直到現在,沐小迪還沒回過神來。秦北一開始就明顯佔據了主動。沒想到最後關頭,居然讓秦洛給翻盤了!

“你沒事吧?”秦洛走到了沐小迪跟前,看着還有些失魂落魄的佳人,試探着問了一句。

“啊……哦!沒事……我沒事!今天,謝謝你了!”沐小迪這纔回過神來,俏臉羞紅地趕緊道謝。

“沒什麼,我只是不想我心中的女神被一個人渣給褻瀆了!”秦洛卻是不以爲然地擺了擺手。不過這話說完,就連他自己都感覺有些道貌岸然的噁心。

聽秦洛說自己是他的女神,沐小迪的俏臉就紅到脖子根了,一副嬌媚羞澀到無以復加的神態,看得秦洛有那麼一瞬間有種靈魂出竅的感覺!

“喂!你在看什麼啊?”沐小迪見秦洛直勾勾地目光就毫不避諱地盯着自己,心中更是猶如小鹿亂撞一般。真討厭,自己該不會剛出虎口,猶入狼穴吧?哪有這樣盯着人家女孩子看的?

“哦……對不起!大概是第一次見到自己的偶像,有些失態,還請不要介意!”秦洛這纔回過神,不由得老臉一紅,有些尷尬地趕緊轉移了話題道:“秦北應該暫時不會找你麻煩了。”

“我知道,他不是打賭輸給你了麼?謝謝你!”沐小迪說起打賭的事情,又是一陣羞澀。

“那我們離開這裏吧。要不我送你回去?”秦洛試探着問道。

“啊……我自己回去就行了。就不麻煩你了!”沐小迪聞言一愣,有些不好意思地低着腦袋道。

“不麻煩,送女神回家,是我的榮幸!”看着對方如此羞澀的樣子,秦洛頓時雙眼一亮,心道有門。

隨即,秦洛帶着沐小迪離開了酒店,用秦南山送給他的那輛寶馬7系送沐小迪回到了下榻的酒店門口。


車內的氣氛有些曖昧,兩人似乎都欲言又止的樣子。秦洛更是心中鄙夷自己,關鍵時刻就沒膽子了!

“那個……你……”不知過了多久,兩人居然是同時開口。秦洛有些尷尬,卻是讓沐小迪羞紅了俏臉,立馬低下了頭去。 第八章 準備怎麼謝我

“你先說吧……”又是半晌,兩人異口同聲。隨即相視一眼,都不自覺地笑了起來。

“那個……今天真的得謝謝你。如果不是你的話,我真不知道該怎麼應付秦北那樣的二世祖!”沐小迪想了想,一臉認真地開口說道。

“那你準備怎麼謝我?”秦洛幾乎是脫口而出,隨即就把自己給鄙視了!

沐小迪也沒想到這貨居然這麼直接,不知道該怎麼接茬了!

“要不……我請你吃飯作爲感謝?”想了片刻,沐小迪有些遲疑地詢問道。

“吃飯啊?有沒有更實際一點的?”秦洛聞言,卻是一副並不滿意的樣子,笑眯眯地盯着沐小迪反問道。

“啊?更實際一點的?”沐小迪聞言一愣,有些不明所以。


“比如說美女的香吻什麼的……之前看小說裏面,英雄救美之後不應該都有類似的回報麼?”秦洛一臉認真地提醒道。

沐小迪聞言,俏臉頓時就紅了起來,羞憤難當。心說有你這樣提要求的麼?人家好歹是女孩子好不好?而且這要求也未免太尷尬了吧?看來這貨也是個大色狼呢!一定要小心防備!嗯,就是這樣!

秦洛可不知道沐小迪就這樣給自己打了個色狼的標籤,見她羞憤的模樣,知道自己的玩笑不能再開下去了,當即正色道:“開個玩笑而已,別介意。這是我的手機號碼,如果秦北那小子再騷擾你,可以給我打電話。我幫你收拾他!”

“哪有你這麼開玩笑的?一點都不好笑!你們男人是不是都這麼壞的?大色狼!”沐小迪聞言,鬆了一口氣的同時,又沒好氣地瞪了他一眼。虧剛纔她還真糾結着要不要給秦洛一個吻做回報呢!

“你可千萬別給我貼色狼的標籤。哥可是正兒八經的純情小正太!”秦洛頓時就無語了,一臉認真地說道。

“呸,還純情小正太呢,我看你是猥瑣色大叔纔是真的吧?”沐小迪嬌嗔着翻了個白眼,隨即用手機記下了秦洛的號碼,打了一個過去。

“如果你後悔了可以給我打電話,我隨時可以請你吃飯作爲答謝!”沐小迪說完就打開了車門,直接跑下了車子。

“那我就先走了。再見女神!”秦洛衝着沐小迪揮了揮手,便發動了車子準備離開。

看着車子緩緩地啓動了,沐小迪像是突然做出了什麼重大的決定,深吸了一口氣,快步就跑到了車子跟前喊道:“等一下!”

秦洛一臉疑惑地停下車,降下了車窗,探出頭有些好奇地問道:“怎麼了我的女神大人?”

“我……我纔不是什麼女神呢!別這麼叫我!”沐小迪羞紅着俏臉嬌嗔道:“以後就叫我小迪吧!”

“好吧,那小迪,還有什麼事情麼?”秦洛笑着點頭問道。

沐小迪俏臉緋紅地盯着秦洛,卻是怎麼都下不了決心。秦洛不明所以,有些奇怪地問道:“到底怎麼了?”

“那個……你能不能先閉上眼睛啊?”沐小迪有些遲疑地輕聲問道。

“閉眼?閉眼乾嘛?”秦洛又是一愣。

“叫你閉眼就閉眼,哪來這麼多廢話?”沐小迪是又羞又氣,頓時就瞪起了眼睛。難道這傢伙的腦袋是榆木疙瘩麼?

“好好好!我閉眼!”秦洛見沐小迪突然發飆,有些疑惑的同時,卻只能乖乖地閉上了雙眼。

沐小迪就跟做賊似地瞄了瞄四周圍,確定並沒有人注意這邊之後,這才飛快地低下頭,嬌嫩的脣瓣在秦洛的臉頰上飛快地碰觸了一下,隨即一溜煙就飛快地逃離了現場!

感受到臉頰上那柔軟而溼潤的觸感,秦洛心中一蕩,第一時間就睜大了雙眼。可這時嬌羞的沐小迪早就已經跑沒影了!

“我去……這感覺……還真不錯呢!”秦洛摸着自己剛剛被沐小迪‘偷襲’的臉頰,雙眼頓時就放出了陣陣光芒!

“大色狼,這可是本小姐的初吻!”就在這個時候,秦洛的手機收到了來自沐小迪的短信。

“實在是太幸福了。我覺得這張臉可以一年不用洗了!不……起碼得五年!”秦洛一笑,隨即回覆了一條短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