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是身在重重包圍之中,洛飛也有七成的把握,能將之滅掉。

畢竟,洛飛的身上,還有一塊蘊含了玄宗境五重強者一擊之力的武簡,只要祭出,別說是玄印境九重巔峰,就算是玄宗境一二重的武者,也有被當場擊殺的可能。而若是單打獨鬥之下,洛飛只需要施展出虛空封境,便能直接取勝。

不過,在青雲宗的地盤之上,洛飛也沒想過,會得到單打獨鬥的機會。

群戰的可能性,更大!

不管怎麼樣,洛飛並不畏懼。

青松真人走上前兩步,緩緩說道:「小友,貧道想奉勸一句,禍福無門,惟人自召;善惡之報,如影隨形。救人之難,濟人之急,憫人之孤,容人之過;是為大善。小友,志德他已經知道錯了,請寬恕他一回吧。」

言罷,青松真人對著洛飛打了一個稽首,「無量天尊。」


「知錯?」目光輕輕一瞥費志德,洛飛隨後又望了青松真人一眼,「敢問真人,如果我將你們青雲宗踏平,然後說,我知錯了。你們青雲宗的太上長老及眾多宗門長老、弟子,是否會放過我?」

「你敢!」

「無知小兒,膽敢大放厥詞!」

「哼!就憑你,也配滅我青雲宗?老夫今天便能滅了你。」

「無知小兒,還不趕快跪下認錯。」

……

一時間,無數聲討之聲從青雲宗眾人那裡響起,向著洛飛壓來。

洛飛淺淺一笑,面色絲毫不變地望著青松真人,「你也聽到了,這便是你們青雲宗的回答。」

青松真人微微閉上了眼睛,口宣:「無量天尊。」

「你等不可造次,一切,皆由貧道做主。」

隨著青松真人的聲音響起,那些聲討洛飛的聲音才漸漸安靜下去。


「小友,不知你要如何,才肯原諒志德所犯下的罪過?」青松真人望向洛飛。

「真人,你這話就錯了,不是要我原諒他,而是要我洛家那幾百條英靈原諒他才行。」洛飛望了青雲宗眾人一眼,隨後緩緩說道:「昨日夜裡,我洛家那幾百英靈顯靈,他們彷彿知道會有這麼一幕,所以託夢於我,說是,只要這費志德接我三拳,以前的恩恩怨怨,便一筆勾銷。」 其實,根本沒有什麼託夢之事。

只不過,洛飛這幾日思考了許多,若真是破壞了七國聯盟的團結,北棺之亂時,七國聯盟中還不知道要死去多少人類。

他不忍心看著更多的人類去死,所以才不得不使出這樣的法子來。

如果話已經說到了這樣的份上,青雲宗還要從中作梗阻攔,那他也絕不介意毀掉青雲宗。

畢竟,洛飛有這樣的實力!

雖然不能一次便將青雲宗毀去,但只要他想,不出一年,一定能將青雲宗徹底毀滅。

這便是底氣!

在如此底氣之下,又懼何人?

不懼,便是無畏!

無畏者,天下人之懼,於我而言,如同虛無。

洛飛正視著青松真人,眼中沒有半點動搖之意,態度堅決無比。

「無量天尊。」

微微稽首,青松真人轉頭望向費志德,「志德,你便去接洛飛小友三拳吧。三拳過後,你與洛家之間的恩恩怨怨,就此了斷,任何人不得再提。還有,洛飛小友並沒有要求你束手待斃,你儘管使出你所有的本事去接下那三拳,去吧。」

青松真人言詞之間,其實也是善意提醒費志德。

而費志德被這麼一提醒,頓時如醍醐灌頂一般,瞬間恍然過來,點頭道:「是,師叔。」

洛飛暗自輕哼,果然,自己故意留下的這個漏洞,還真將費志德給套了進來。

抵擋?你費志德是玄印境四重的武道境界,身在三品宗門,就算修鍊了宗門最強的秘籍,最多也就只是地階中品,而自己的三拳,每一拳都是霸皇武典中的殺招,到要看看你怎麼個抵擋法!

費志德走上前來,凝視著洛飛,「洛飛,你說話要算話。」


其實,費志德並不想如此被動,但是,他被嚇住了。

從言家傳回的消息,從其它渠道傳回的消息,全都讓他惶恐不安。他找到青松真人,裝出一副誠心懺悔的模樣,懇求青松真人給他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哪怕是從此永伴道祖面前,也心甘情願。

青松真人被其感動,所以才決定幫他。

現在,能爭取到如此的機會,已經是很不錯了。

洛飛望向費志德,「我所說的,都是我們洛家英靈託夢所言,你放心,三拳之後,一切恩怨,全都一筆勾銷。」

「好,我便接你三拳。」

廣場之中,費志德全身真元涌動。青色的木屬性真元,不僅擁有療傷的特性,更有生生不息的意境。而且,木屬性武者,柔時,孕生命於真元之中,剛時,如萬年鐵木,堅不可摧。

費志德先是在體內布下三道蘊含療傷效果的木之真元,隨後又在體外布下六道青色芒盾。

這還不算完,費志德雙手連環結印,又在四周布下了一道禁制符紋。

洛飛並沒有急著出手,任由其準備。

十數息之後,費志德終於準備結束。

「洛飛,你只管來吧。三拳,我費志德全都接著。」

「好,如你所願。」

轟!


洛飛的身上,風火真元暴涌而出,騰騰烈焰在狂風的包裹之下,形成旋轉衝天的小型火龍捲,緊緊地圍繞在洛飛的身上。

這一瞬間,洛飛就彷彿火之君王臨世,一股威嚴霸道的氣息從身上瀰漫開來。

半步風之意境,一重火之意境,霸氣,三者融為一體。

四周的虛空開始震動起來,眾人望向洛飛的視線,甚至都在那熊熊烈焰之下變得扭曲不堪,根本無法看清洛飛的相貌和身形。

「好強的氣勢!」

「這洛飛果然不凡,難怪能斬殺言百勝。」

「可是,就算如此,想要三拳擊殺費志德長老,怕是也不太可能啊。」


「說不好,也許這並不是洛飛的最強狀態呢。」

「你覺得,一個玄印境三重的武者,達到這樣的氣勢之後,還能更強?哼!你未免太高看那洛飛了。就算他是星龍耀鳳榜上的天才,就算他得到一些機遇,但是,時間太短,消化不了,也是白費。」

眾多圍觀者中,對洛飛抱有信心者,寥寥無幾。

畢竟,光憑這點威勢,就算想要重傷費志德都難,更別提轟殺了。

但是,萬流宗宗言濮陽辰卻是一臉的放心之色。

「哼!曲曲一個費志德,實力與我相當,也想接下洛飛的三拳而不死?」濮陽辰心中根本不相信費志德能做到,畢竟,連丁老都被洛飛重傷了,而丁老的武道境界,那可是達到了玄印境七重,擁有玄印秘法的武者。

兩個武者,其中一個擁有玄印秘法,另一沒有,兩人之間的實力差距,往往是立竿見影的。

除了濮陽辰之外,與洛飛同輩的那些天才之中,也唯有慕容嫣雪對洛飛最有信心。

不過,從慕容嫣雪的臉上,根本什麼表情都看不出來。

冰霜,冷若冰霜。

這是她唯一的寫照,再配合那一頭雪白長發和白色娥眉,冷,已經成為她最為獨特的氣質。

她的這種氣質,與別的女人那種冷傲是完全不同的。

在無數不相信洛飛能傷得了費志德的眼神注視之下,洛飛的手掌緩緩抬起,握成拳頭。

「拳鎮山河!」

心中一聲沉喝,洛飛的雙眼之中,霸意凜然。

轟!

一拳擊出,洛飛丹海中的真元以獨特而玄奧的經脈路線運轉而出,傳自拳頭,狂暴而霸道的力量頓時如脫韁的野馬,奔騰的長河,轟然自拳頭中飛涌而出,絲毫花梢都沒有地化做巨大拳印,一衝而出。

洛飛將意境和霸氣全都暗藏在了拳印之中,不使其泄露分毫。

四周的眾多武者,沒有人能感應到拳印中那股霸道絕倫,摧枯拉朽的驚世威力。

這一拳擊出,費志德立時感覺到,他已經被完全鎖定了,根本避無可避。

硬擋,只能硬擋!

費志德立刻將閃躲的打算拋到了九霄雲外。

「萬木逢春,老樹開花。」

費志德大聲咆哮而出,雙手向前猛地拍出。

兩道掌印飛離手掌,一道化做春風輕撫,一道化做萬年老木。那老木擋在了費志德身前,而春風則是環繞在老木之上,瞬間使得原本枯朽的老木逢春開花,變得生生不息。

同時,那老木的樹桿不斷變化,眨眼之間變得堅若鐵石。

Ps:今天爭取四更吧,第一更先送上!求推薦票!求支持! 「沒想到,費長老竟然練成了青雲宗的鎮宗絕學。」

「不算全部,這『萬木逢春,老樹開花』只是青木訣前半部中的第二式。不過,若是單論防禦的話,這一式的威力,在我們七國聯盟之中絕對是首屈一指的。看來,那洛飛不可能傷得了他。」

「是啊!我全力一擊之下,也拿這招沒轍。」

在場的眾人中,有不少人認出了費志德所施展的絕技。

而聽得這些人所言,更多人心中也是覺得,洛飛根本不可能傷得了費志德。

畢竟,青木訣是地階中品秘籍,就算只是前半部中的一式,那威力也不是普通武技所能相比的。不過,洛飛的那招武技也是讓不少武者覺得詭異,只是憑藉他們的靈覺,還無法察看出什麼來。

不少人都是暗自羨慕,加入三品大宗門就是好啊,竟然有機會學到威力如此強大的秘籍。

就在眾人各懷心思的剎那間,洛飛的拳印終於與費志德施展出的絕招撞上。

砰!!

拳印之中蘊含了洛飛十成的威力,摧枯拉朽般地將那老木轟碎,隨後威勢不減,毅然決然地沖向費志德。

費志德的眼睛狠狠一瞪。

這……這是什麼武技?

自己所施展出來的招式,那可是青雲宗內門長老才能修鍊的地階中品秘籍前半部,若論防禦,在整個七國聯盟之中,那都是首屈一指的,可是,在洛飛這一拳之下,竟然連一瞬間都堅持不住。

這怎麼可能?

不僅費志德如此,四周那些武者,尤其是那些散修武者,無不是心頭駭然如濤。

一拳,僅僅只是一拳,洛飛竟然破開了青雲宗的鎮宗絕學!難道,洛飛所施展出的武技等級,還要在地階中品之上?

而各大宗門的那些宗主門主,也或是谷主莊主,一個個的眼睛全都盯著那飛沖而去的拳印。

難道,這是洛得自禁元古地中的天階秘籍?

還是說,這是洛飛得自古皇傳承中的絕技?

最先感應到拳印中異常的,還是左皓含、慕容嫣雪和廣雍三人,畢竟,他們三人都曾得到了古皇傳承。

轟隆!

拳印無堅不摧,任何擋在它面前的阻礙,全都被瞬間粉碎。

費志德布在地上的禁制符紋閃爍寶輝,形成一道堅實的光牆,但那光牆連半秒鐘都沒有堅持住,就被摧毀掉。而後,費志德體外的六道護體光罩也被砸裂崩潰,拳印直接轟擊在了費志德的身上。

噗!

一口鮮血噴出,甚至其中還夾雜著碎裂的內臟,費志德直線向後飛去。

青松真人向前一躍,一掌印在費志德背上,強大的力量將青松真人都震得向後蹬蹬退去,直退了五步才停住。而青松真人腳步所踩過的地面之上,五道崩裂深陷的腳印清晰入目。

面無異色,青松真人將一縷真元輕輕輸入費志德體內,替其穩定住傷勢。

而青雲宗眾人,無不是面色大變。

剛才那一拳,倒底是有多強?

「無量天尊!」

微微打了一個稽首,青松真人望向洛飛,「洛飛小兄弟,剩下的兩拳,就由貧道來代替貧道的師侄接吧。」

洛飛眉頭微皺,看來,這青雲宗還真是想要力保費志德,不禁沉聲說道:「青松真人,我敬你是一派掌教真人,還請你不要插手破壞我們之前的約定。」

「是啊,青松真人,你這突然間橫插一手,可是破壞了之前的約定啊。」烈焰宗孟烈幫腔道。

「沒錯,青松真人與洛飛小兄弟既然有約在前,便應當遵守約定,怎麼能代替費志德長老接最後兩拳呢?」

「對,真人不能自毀聲譽。」

「還望真人自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