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我看到遠處有兩個身影在不斷的滑動着手臂,那倆人不是別人,正是跟着我下來的瘦高個和胖子,此時,胖子手中拖着一個氧氣瓶,看樣子他們是來找我的,瘦高個遊得很快,似乎是在忍受着自己的極限,“呼呼”的聲音傳到我的耳中。

緊跟他倆其後還有其他人,他們離我越來越近,越來越近,當與我相聚的時候,胖子的眼中滿是驚喜,其他人的眼中就是驚嚇了!

後來,上到岸上,當天晚上我和胖子、蘇小姐還有瘦高個在一起吃飯,在飯桌上瘦高個告訴我說:

當他和他的同事拖着拍照男終於上到船上的時候,兩人幾乎是體力透支了,緩了一分鐘,就開始對拍照男進行緊急搶救,好在我把氧氣瓶和氧氣咬環給了他,要不然估計真就出人命了,拍照男恢復了呼吸和心跳,瘦高個就開始召集所有潛水員準備下海找我。

“兄弟們,我們這裏還有一名遊客沒有上來,現在我們要下去找他,你們跟着我,不要分開,希望他能夠平安”

就在他們要下海找我的時候,海面就出現了異樣,海水無緣無故的出現大浪,浪花翻卷着斷裂的珊瑚,差點掀翻這艘汽艇。

這片區域能夠開放給遊客玩耍,是經過無數次的考察才拍板的,就算是有浪也絕對不會如此之大。

胖子是知道我身懷異術的身份的,他從上到岸上的瘦高個口中得知在海下遇到不明生物的襲擊,導致我們四人被困,最後是我把氧氣瓶交給了他們,獨自留下分散不明生物的注意力,他們才得以安全上船。

他並沒有從他們三人身上發現傷口,所以推測我們可能是遇到什麼不乾淨的東西了,再加上海面如此異常,更加確定了他的想法,所以,就算當時十分擔心我的安危,但依舊選擇制止瘦高個對我的營救,畢竟他們只是普通人。


差不多十來分鐘,海面終於平靜了,瘦高個再次提議一定要找到我,但那時候他們都認爲我絕對沒有生還的可能,按照吉尼斯世界紀錄中,水下憋氣最長時間二十分鐘十秒來計算,一個多小時也夠我死透透的了,可當他們報着活要見人死要見屍的想法,終於按照原方位找到我的時候,我卻安然無恙的還在海里,別說是其他人不相信,就算是胖子也認爲這是不可能的。

可我,確實還活着。

這世界上有極少數人的身上擁有着常人不能理解的特殊能力,比如說可以用自身導電使燈泡燃亮,有人可以連續被雷電擊中卻安然無恙,還有的人生下來就具有前世記憶等等等等,所以,當時的所有人,認爲我就是這極少數有特殊能力人的其中之一,不然真的沒法解釋,爲什麼我會在海中一個多小時,卻跟沒事人一樣,難道我上輩子是魚麼?

我想,比起前世是條魚的可能性,他們更願意相信,我是個憋氣高手中的高高手。

後來,我也是這麼跟瘦高個解釋的,說我確實練過傳說中的憋氣功,別說一個小時,再來一個小時也沒問題,又胡編亂造了一大堆,這才把不知情的蘇小姐他倆忽悠的一愣一愣的,最後給我了個總結。

“牛逼”

但是,瘦高個依舊很好奇,我是怎樣趕跑他口中的“未知生物”的,我正琢磨着如何更委婉的回答時,胖子搶先開了腔。

“你是不知道我這個兄弟啊!本事老大了,他不僅會憋氣功,更是一個身有法力的小道士,驅邪算卦全都在行,我們在臨海市也有個專門幫人解決這種問題的店鋪,名聲很大,所以,以後有類似的事,儘管打電話找我,對了,我是他的經紀人,鄙人姓陸,陸地的陸!這是我的電話號碼”

說着,在蘇小姐和瘦高個的詫異眼神中,用啤酒沫子在桌子上把他的手機號寫了出來,瘦高個連忙拿出手機記錄,之後這頓飯,就是在蘇小姐和瘦高個的崇拜中結束的。

當然,飯錢是瘦高個掏的,一共三千多塊,按他的話來講,這頓飯就是爲了感謝我的救命之恩的,我在海中不僅救了他們三個,還幫他和他的同事保住了工作。 老金烏死了.銀血至尊與三聖母也殞落了.至尊血染紅了大地.但最後卻在大道秩序中化為了光雨.紛紛揚揚消散在天地間.

「母親.」

天宇中傳來撕心裂肺的哭喊聲.手持大斧的青年疾沖而來.他想要保住自己的母親.可惜的時候三聖母的身體也如同銀血至尊那般化為了光雨.從青年的指縫中流逝.

「香兒.快走.離開這裡.你一定要活下來……」

三聖母的身體消融的最後一刻.僅存的一縷元神傳出波動.而後便徹底的寂靜無聲了.

「不……母親你不要離開孩兒.」手持雙斧的青年淚流滿臉.轟然跪在你空中.滿頭黑髮披散.他的雙手緊緊捏著斧柄.指骨啪啪聲響.那雙眼睛快速充血.一股裂天的殺意瀰漫十方.

「轟隆隆.」

天穹上傳來雷鳴聲.那裡的雲層突然裂開.一隻恐怖的眼睛露了出來.它盯著跪在虛空中披頭散髮的青年.道:「沉香.你為銀血至尊和三聖母的血脈.擁有銀血聖體.潛能驚人.我本想放你一條生路.奈何你恨意太濃.留下你終究是大患.」

「你是誰.你究竟是誰.為什麼要殺我父母.你給滾出來..」沉香黑髮亂舞.手持一雙聖級的板斧.眼神如刀般逼視天穹上的那隻眼睛.

「放肆.諸天萬界中誰敢做本座如此說話.本座既然要你死.你便不能生.去黃泉陪父母吧.」蒼穹上傳來冷漠無情的聲音.那隻恐怖的眼睛中射出一道熾盛的光芒.那是由大道秩序交織而成.即便只是以往的影響.也都能讓葉辰感受到秩序中的恐怖道意.

「噗.」

沉香雖然已經為聖.但是在這種至少也是至尊級別的大道秩序面前沒有任何的反抗能力.當場就被洞穿了胸膛.手中的板斧脫手飛去.他鮮血狂噴.身體自傷口處開始化為光雨.逐漸消散在天地間.

「你終於出現了.你究竟是誰.」

畫面中出現了許多人身影.他們撕裂虛空而來.顯化在這片山谷中.其中一個白髮白須.面容清壑的老者手持金色的書卷.另一個黑髮黑須面向威嚴的老者頭頂懸浮一張劍陣圖.身周有四柄古劍沉浮.散發出沖霄的殺伐.

出了他們之外.還有一個臉上皺紋如刀刻.身形佝僂的老者.看起來已經是風燭殘年.可是其身上瀰漫出的大道氣機卻恐怖至極.

這三人出現在畫面中.葉辰的瞳孔頓時一縮.這三個人對於他來說並不陌生.手持金色書卷的老者是玉清元始天尊.手中的金色書卷而今就在葉辰的身上.正是無字天書.

另一個黑髮黑須的威嚴老者則是上清靈寶天尊.也有另外我的稱呼..通天教主.其頭頂懸浮的劍陣圖.不用想也知道是誅仙劍陣圖.而起身周沉浮的四柄古劍則是:誅仙、陷仙、絕仙、戮仙.

第三個老者.葉辰也不陌生.他就是地球上古中國神話中人稱道祖的..鴻鈞老祖.

葉辰曾經為無敵至尊的時候.以無上神通望穿古今.見過地球上的古中國神話中所有擁有地位的人物.也是在那時候.他才真正對傳說中的古中國神話所有了解.

很早以前.葉辰在生長大陸曾經得到過靈寶天尊的古劍.由於當年在生長大陸有通天教主的傳說.且那裡的通天教主只是大帝境界.他便認為古劍是鴻鈞老祖煉製的.

后來成為無敵至尊後方才知道.誅仙劍陣圖與四大古劍都是靈寶天尊親手煉製.只是煉製古劍與陣圖的材料是鴻鈞老祖所提供而已.

當年看到的是地球上消失的古中國的神話.葉辰本以為與這個世界的古中國會有差異.可是畫面中.靈寶天尊渾身上下溢出的氣機與劍陣圖以及古劍完美融合.他的大道才是與這些古劍契合的大道.而鴻鈞的大道則是另一種道意.

「想不到你們竟然會同時出現.鴻鈞老祖、玉清元始天尊、上清靈寶天尊.你們雖然是最早的一批至尊.但卻也奈何不了本座.除非將西方那禿驢也叫來.否則你們占不到任何便宜.」

「阿彌陀佛.」天宇的盡頭傳來洪亮慈悲的佛號聲.那裡突然綻放出萬道金光.一尊山嶽般巨大的佛身顯化出來.瞬間就來到了山谷中.綻放無量佛光.

「釋迦牟尼.你竟然也來了.」天穹上那隻恐怖的眼睛中傳出冰冷而無情的聲音.

釋迦牟尼雙手豎於胸前.他顯得莊嚴而慈悲.道:「阿彌陀佛.苦海無邊回頭是岸.施主還請放下屠刀.莫要與蒼生為敵.本座願渡你走出苦海見得彼岸凈土.」

「哼.就算你們四人聯手也最多與本座齊平.就憑你這個禿驢也敢口出狂言要渡化本座.真是可惜.單打獨鬥.諸天萬界.本座難逢抗手.」

「無量天尊.你躲在暗中無盡歲月.挑其蒼生各族連連戰亂.塗炭生靈.罪孽深重.」一名騎著牛的老道人自虛空中走出來.他鶴髮童顏.頭頂懸浮著八卦煉丹爐.整個人充滿了正義的氣息.

看到這個人.葉辰立時就認了出來.正是太清道德天尊.也被人們稱為太上老君.

葉辰沒有想到竟然會在這片山谷內看到這樣的畫面.在那無盡歲月前.幾大最強的至尊齊聚於此對抗幕後的神秘黑手.這是何等的盛況.

三清齊聚.西方佛祖釋迦牟尼都來了.加上五人中最強的鴻鈞老祖.這是怎樣可怕的戰鬥力.就算是毀滅這個宇宙恐怕都不是太難了.

「很好.鴻鈞老祖與三個弟子以及釋迦牟尼都到齊了.可惜你們還是留不住本座.本座想走誰都別想阻攔.」

鴻鈞老祖以渾濁的老眼看向天穹上的恐怖眼睛.道:「你能煉成蒼天神眼.的確是天資驚艷.但你若想以一人之力顛覆整個宇宙.恐怕還做不到.本祖有一事想請教.這個本源宇宙之外的大宇宙是否由你所演化.裡面有我們這個世界的各種人物出現.甚至連女媧大神和伏羲大神等等都在其中.是否是你以大道秩序演化出來的.」

「是又如何.不是又如何.不得不說.世間蒼生的潛力讓本座驚訝.倘若不加以壓制.或許在某天真的會出現一個能與本座匹敵的人物.」

「你締造那些大宇宙竟然只是為了測試蒼生萬靈的潛能.將他們當做實驗品.」元始天尊的臉上充滿了怒火.

天穹上那隻恐怖的眼睛中傳來冷漠的笑聲:「是又如何.等到他們沒有價值的時候.那個大宇宙也沒有存在的必要了.」

「畜生.你妄為至尊.心中無大愛也就罷了.竟然如此喪心病狂.那可是億萬蒼生.」鴻鈞老祖臉上的皺紋都在抽動.他生於混沌中.於混沌中得到.經歷了無盡的歲月.看盡世間萬族的鼎盛與衰落.其中的感觸太深了.

「鴻鈞.你不要滿口大仁大義.將來宇宙盡皆臣服於本座.屆時本座自然會給蒼生萬靈一個完美的世界.」

「哼.完美的世界.恐怕是難以突破到至尊後期.存在秩序壓制的世界吧.你會讓有能威脅到你的人出現嗎.」

「唔.看來你們還這是了解本座.」

「廢話少說.今日我們五人齊聚.任你有通天本事也難以活著離開.」鴻鈞老祖等人全都怒了.五大至尊同時沖向天穹上.各自綻放大道秩序.滿天都是秩序仙鏈在沉浮.恐怖絕倫.整個世界在瞬間陷入了黑暗中.無盡的星河破滅.

「想要困住本座.你們痴心妄想.今日你們人數眾多.本座且不與你們爭奪.他日再訣勝負.」天穹上的雲層消失了.頓時變成了無盡的星空.那隻恐怖的眼睛突然不見了.

「虛神空間.他既然能演化出我們都無法看出來的虛神空間.完全掩蓋其本源氣息.瞬間消失得無影無蹤.」


「此人究竟是誰.到底誰有這等本事.」

……

大戰最終沒有爆發.那個神秘的幕後黑手走了.從一開始就瞞過了眾至尊.以虛神空間遮掩了本源氣息.就憑這種手段就足以證明其超過了鴻鈞老祖.

畫面到此結束.這片山谷恢復了本來的模樣.滿目雪白的骨骸.殘破的點將台屹立在峽谷中央.被四周的無盡白骨圍在其中.

「葉大哥.我們看到的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嗎.」煙筱妍仰著嬌艷的臉龐看著葉辰.眼中充滿了濃濃的震驚.那些畫面實在是太震撼了.讓她不敢相信.

「自然都是真實發生過的事情.」葉辰點了點頭.神色非常的凝重.道:「看來當年的仙靈族隱世不出與古中國的覆滅應該都和那個幕後的黑手有莫大的關聯.或者說是有直接的原因.」

「葉大哥.那畫面中的至尊說幕後的黑手不會讓能威脅到他的人成長起來.你說將來你若成為至尊.那幕後黑手會不會對你動手.」煙筱妍眉宇之間充滿了擔憂.對於她來說什麼古中國.什麼古仙靈族.這些都不重要.而身邊的這個深愛的男人才是最重要的.

「放心吧.幕後黑手應該不會太早出手.」

「為什麼.」

「難道你沒有發現一個重要問題嗎.畫面中的那些至尊都活了無盡歲月.而後世的至尊卻只有短短兩萬年的壽命.這其中的原因你應該能猜到.」

「葉大哥是說.後世的至尊不能長生是因為那個幕後黑手做了手腳.」

「不錯.事實多半就是如此.那個幕後黑手比道祖鴻鈞都強.他若將自己的大道秩序烙印在天地間化為天地規則來壓制後世的修者.即便是突破到至尊境界也難以逃出其秩序.只能在其秩序規則中聖滅.他這樣做的目的就是不給那些能成為至尊的人過長的時間.這樣即便是成為了至尊.也不可能突破到上位至尊的境界.遠遠不能威脅到他的主宰地位.」

煙筱妍的嬌軀不禁顫了顫.道:「幕後黑手究竟是怎樣的存在.一個人竟能推動萬古棋局.將那麼多的蓋世強者都玩弄於鼓掌之間.甚至將他們當做棋子.真的是太可怕了.」 難以想象,如果當時瘦高個帶着的人不是我,換成另外一個人,如果不是剛好和瘦高個遇到了拍照男,如果不是我擋住了赤鱬讓他們先走,那後果真是不敢想,不僅人命沒了,他作爲潛水隊的小隊長還要付一定的責任,工作丟失還算是輕的。

所以了,也是那個拍照男和他的潛水員命不該絕,不過話也說回來,拍照男會那麼點背被赤鱬盯上,一定和白天我發現他印堂發黑有關,至於是什麼原因導致他的命格那麼衰,後來我也做了一些推測,也許就是因爲在呀諾達熱帶雨林中,他在山上不聽小導遊的勸阻,私自拍照的原因。

在陽間本就有連接陰間的場所,我們稱之爲“四陰之地”

四陰之地有陰魂收納地—停屍房,陰魂擺渡地—火葬場,陰魂接收地—墳地或墓園,還有常年不接受陽光照射的陰魂聚集地,這個聚集地包含的就很多了,比如陰暗潮溼的廁所,常年樹木遮蓋的森林、雨林、樹林,長時間沒有人居住的房子,經常死人的醫院等等。

這四陰之地是經常有陰魂出沒,甚至是盤踞在此,佔地爲王,陰魂的想法本就跟生人不一樣,它們的邏輯思維更是讓人無法琢磨,很可能會因爲你不經意的舉動或者話語,惹怒這些陰魂,認爲是你在故意騷擾或者挑釁,從而得到陰魂的報復,輕者會有身體上的一些反應,比如失眠、抑鬱、生場小病等,重者就會被陰魂的陰氣侵入身體,控制精神,讓人做出一系列的傷害自己和他人的舉動,還有的會被陰魂當做仇人、替死鬼索命。

而相機中的拍照功能,不僅有人可以看到的閃光燈,也有陰魂能夠感受到的某種超聲波,當這個人在拍照時剛好遇到陰魂經過,是會拍到陰魂的模糊樣貌的,這樣貌其實也是陰魂釋放陰氣的一種形式,拍出了陰魂樣貌,那自然也把它的部分陰氣引入自己周圍,所以必然會導致三魂受陰氣侵蝕,有的會纏着你一段時間,覺得無趣自行的走了,有的怨氣很重的,是報恩、報仇、有求、還是索命拉墊背,那就得看它的意願了。

所以,如果非得去四陰之地的人,一定不要把旁人的警告當耳邊風,也許他的警告正是你所接觸不到,不能理解的真相。

之後,我們與瘦高個分開,開車回酒店的路上,我發現蘇小姐對胖子的態度似乎跟上午不太一樣,眼神中總是若有若無的帶着點小哀怨?

這是啥情況?莫非,胖子在海里給她那啥了?

由於十分好奇,回到酒店的時候,忍不住問了胖子。

胖子“嘿嘿”笑着說,當時跟着他倆的潛水教練以爲他們是情侶,再加上蘇小姐不太會水,或者是有什麼小目的,非拉着胖子雙人潛水,胖子當然沒有意見了,可是啊,在海里,沒少整這個 “蘇妲己”。

不是拽着她一個勁的猛遊,就是往深海的地方淺水,給蘇小姐嚇的嗆了好幾次水,猛攥着拳頭豎起大拇指,一個勁的往上指,示意胖子上海面,可胖子只是點頭,但卻依舊我行我素,那兩個潛水員見他倆玩的這麼嗨,自覺的扯着安全繩遠遠的跟在後面,以免打擾到這小兩口的曖昧時光。

最後時間到了,才終於把他倆叫上去。

“你都不知道,當時上岸這小娘們就質問我,爲啥打上岸手勢了我卻不搭理她,你知道我咋說的不?”

胖子見我搖頭,壞壞的一笑,壓低聲音說:“我跟她說,我他媽的還以爲她在誇我遊的好呢!你都不知道啊,給她氣的臉都綠了!哈哈,小娘們,雖然坑咱倆的錢要不回來,但我也不會讓她好受,這就叫自作自受”

說完,胖子還憋不住的笑了好久。


這一夜我睡的是特別的香,連胖子的呼嚕聲都沒能把我吵醒,第二天一早,蘇小姐竟然提着三份早餐出現在我們門口,是胖子開的門,當時看到門口的“蘇妲己”就是一聲怪叫。

“哎呀我操!我說蘇小姐,你今天穿的這是啥啊?跟沒穿似得”

“你一個大男人明白個屁,這叫若隱若現”

當我正好奇什麼叫若隱若現的時候,蘇小姐扭着屁股就進來了。

第一眼我就差點噴血,好一個若隱若現啊!

一套黑色的比基尼外直接就套着個薄紗,走路的時候,胸前的兩坨上下的顫動,小細腰左右的擺動,全身上下幾乎什麼都能看的一清二楚。

我瞬間感覺自己身體的某個部位有了些反應,而且越來越明顯,這是逼人犯罪的節奏啊!

深吸一口氣,心中默唸,非禮勿視,非禮勿視,可是眼睛卻不受控制的偷瞄向正背對着我準備早餐的“蘇妲己”,如果我和胖子不是正人君子,如果不是我倆自持力驚人,我估計,分分鐘就能給她撕的毛都不剩。

“……!你倆幹嘛呢?過來吃飯啊!”

“蘇妲己”壓根不顧我在被窩裏是否有穿衣服,走過來直接就要拽我的被子,可我現在這種尷尬的場面怎麼能讓她看見呢?

“別,別拽,我那個啥……!我去洗手間”

說完,我連忙披上被子,拽着牀腳的衣服,逃命似得往廁所跑,胖子見我要進去了,一個閃身也跟着我躲了進來。

“你說她今天這一出是啥意思?不會是報復我昨天耍她吧?想讓咱倆噴血身而亡啊?”

胖子把聲音壓的極低,可是我卻能聽出他也是在極力的剋制自己。

“我哪知道啊?”

我怕外面的“蘇妲己”聽到我們倆的談話內容,管他是不是掩耳盜鈴,伸手把洗手池的水龍頭打了開,繼續說:“不管是啥,咱倆都防着點,明天就回臨海了,可別在今天出點什麼意外,這小娘們太狠了,肯定有什麼幺蛾子”

胖子先是點了點頭,隨後又問“那如果她非要咱倆那個啥?想獻身怎麼辦?”

我衝着他呲了呲牙,警告道:“你他孃的竟想美事,無事獻殷情非奸即盜,明白不?”

“唉!能看不能吃,狠!她比我狠”

說完,胖子深呼了一口氣,扭開門鎖,裝作什麼事都沒有發生的樣子大搖大擺的出去了,我也趕忙胡亂的套上衣服跟了出去。

今天是在三亞的最後一天,“蘇妲己”按照我們倆的要求,上午去看“南海觀音”,下午去看“天涯海角”

這兩處地方玩完後,明天下午的飛機回臨海市,這趟三亞之旅算是正兒八經的結束了,如果再有下次,我說什麼也不僱這種私人導遊了,心臟不好的人容易出人命,太他孃的嚇人了。

一個半小時後,我們三人站在了南海觀音的聖象外圍,遠遠看着這寶相**,普度衆生的觀音神像,我想起那句“千處祈求千處應,苦海常作渡人舟”的話。

順應婆娑世界衆生的需求,在不同的時代、地區,觀音的種類多達三十三種,被稱爲三十三觀音,每一種觀音都有他的來源之處,也都以不同的文化背景和藝術形式來呈現,但,不管是哪一種觀音,其本質都是爲了普度衆生,具有着慈悲精神,所以引來了無數善男信女的信奉。

今天是農曆初七,雖然不是上香拜佛的正日子,可是這裏卻也是人山人海,項背相望。

我和胖子跟在“蘇妲己”的身後,擠在人羣裏,想要去大殿中上柱香,可由於她今天穿的衣服實在是太不適合來這個神聖的地方,這一路上不知道被一些信徒用白眼翻了幾千翻,也有些手腳不老實的人,藉着人多擁擠故意往她身上貼,可是人家卻根本不當回事,依舊滿面笑顏,有時我在想,這個女人的性子究竟是什麼樣的? 來到銀血至尊的道場中.經歷的這些讓葉辰得到許多的關於仙靈族與古中國的信息.這些信息在外界是絕對難以找到的線索.關乎萬古的大秘辛.

煙筱妍的臉色有些蒼白.她不敢去想象將來有可能會面臨什麼.在那亂古時期.眾多的至尊與蓋代天驕都無能為力.最終化為白骨.而她現在不過是一名微不足道的小修者而已.想想都深感無力.

「身為修者.道心非常的重要.無論在任何時候.我們的道心都要穩固.千萬不能出現絲毫的動搖.」葉辰感受到了煙筱妍的心中對未來的忐忑與恐懼.眼神變得凝重而冷冽:「我都給你說了多少次了.無論如何都要相信自己.只有相信自己可以做到.將來你才有可能做到.至尊是很強大.與現在的我們相比.他們就是神.而我們就如同凡人.但是只要給我們時間與機會.將來我們同樣可以成為至尊.屆時你還怕什麼..」

被葉辰這樣斥責.煙筱妍嬌軀微顫.緊緊抱住他的手臂.低著頭不敢說話.等葉辰說完了.氣氛緩和些許了.她才低聲認錯:「筱妍知道錯了.以後再也不會了.」

「你認錯倒是挺快.每次都是這樣.」葉辰有些無奈地搖了搖頭.道:「看來你還缺少血與骨的磨礪.將來有合適的機會.你就離開我身邊一段時間.多與同代王者廝殺.只有這樣才能磨練出無敵道心.這是成為至尊必不可少的.」

煙筱妍一怔.想到離開葉辰.剛剛成為葉辰的女人.嘗到被他疼愛的滋味的她.心中一百個一萬個不舍.但她知道葉辰做出這樣的決定是為了她好.也是為了他們的將來著想.這件事情勢在必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