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這時,一陣血柱從魏統領胸口猛地噴射而出,血如雨灑。

這一幕令所有人看得都震懾住了!

魏統領也睜大了雙目,緩緩地看向自己的胸口,但見他的胸口不知何時已經被破開了一個巨大的口子,深可見骨。

噗通一聲,魏統領雙膝跪地,目如死魚般死不瞑目地倒在了地上,瞬間氣絕而亡。

登時,原本殺聲震天的戰場,一下子猶如死一般的寂靜!

木神國守軍的眾將士見到魏統領竟然被赤龍軍擊殺,似乎都還無法接受這個事實,都發愣地看著魏統領已經倒在地上的屍體。

而赤龍軍的眾將士在沉寂之後,立刻發出震天的歡呼聲,吶喊聲,人聲鼎沸,響徹如雷!

「殺!給我把河馬地給攻下!」馬嵐儘管還沒恢復力氣,但比起之前已經好了不少,用儘力氣的大聲嬌喊,鼓舞士氣。

馬嵐的嬌影剛落,赤龍軍就馬上鬥志激昂,各個就好像吃了興奮劑一樣,不斷的殺向木神國守軍。

而木神國守軍見自己的統領已死,已經無心戀戰,全部往營地方向撤退,赤龍軍也一步步的壓進。

這形勢瞬間就成了一邊倒,木神國守軍眼看就要因為群龍無首而落敗。

「木神國的眾將士聽令,現在由我接管全軍!」就在此時,突然間營地的方向響起一陣如雷貫耳般的叫聲。

這木神國的眾將士聽聞之色,紛紛回頭看去,就見木子夜帶著三名天宗級御靈者出現,那負手而行的氣勢,相當具有威懾力,一下子就讓慌亂的木神國守軍一下子鎮定了下來。


「是木軍師……」


「太好了,有木軍師在,我們一定不會輸!」

「木軍師,我們全靠你了!」

……

木神國守軍的眾將士,馬上此起彼伏的叫了起來。

「還記得我幾天前教你們的陣法嗎?迅速列陣,這是我們唯一的機會……」木子夜目光冷凝,立刻高聲叫道。

木神國守軍的眾將士一聽,先是面面相窺了一眼,但馬上就開始迅速移動起來,人影交錯,重重疊疊。


不久之後,木神國守軍就形成了一個猶如蓮花般的陣法,妖艷盛開。

這時,趁勝追擊的赤龍軍也已經殺了上來,見到木神國守軍形成的陣法后,也並沒有太在意,都認為木神國守軍已經瀕臨崩潰了,所以,直接衝殺了上去。

很快的,就有幾百名赤龍軍士兵首當其衝的進入那蓮花陣中。

「收!」只聽木子夜一聲令下。


那盛開的蓮花一下子就緊合了起來,馬上就幾百名士兵牢牢困死在陣中,而收起的蓮花外壁,全部以盾為牆,封的密不透風,無縫可入,一下子將緊隨其後衝來的赤龍軍堵在了外面。

而被困死的幾百名士兵一下子也成了孤軍,很快的,就成了這蓮花陣下的犧牲品。

此刻,白宇浩以及騎在龍赤身上的馬嵐,見似乎出了新的狀況,第一時間趕到了最前方,見到木神國守軍形成的蓮花陣,也是吃驚不小。

尤其是白宇浩目光冷凝幾分,很快就看出了這蓮花陣似乎與他原來用過的八門天鎖陣,有異曲同工之妙……

!! 「停止進攻,全軍集合!」白宇浩目光冷凝了一下,單舉左臂,聲如洪鐘的下令道。

這時,聞命的赤龍軍立刻停下攻勢,左右中三路軍迅速朝白宇浩的方向集合而去,不久后,赤龍軍以白宇浩為中心列隊集合,層層簇擁,人潮湧動。

此刻,赤龍軍離木神國守軍營地,已經不足兩三百米的距離。

「這個陣法看起來跟你上次教我的那個陣法有點像……」騎在龍赤上的馬嵐看了幾眼那木神國守軍形成的蓮花陣,不由側眸對白宇浩說道。

白宇浩點點頭,因為眼前這形似蓮花的陣法和八門天鎖陣極為相似,雖然原理不同,但也是一個非常厲害的攻守兼備的陣法。

而設下這陣法的,不用想就知道是誰了!

就在此時,白宇浩目光冷凝了一下,緊接著穿過原地集合待命的赤龍軍,然後,朝那蓮花陣走去。

「白宇浩……」馬嵐見白宇浩竟然一人走向敵軍,立刻輕叫了一聲。

幾位赤龍軍中的御靈者見狀,也正欲跟上保護,但見白宇浩回頭說道:「都不用跟來。」說完,繼續前進,一直走到那蓮花陣前幾米的地方,才停了下來。

「木子夜……」白宇浩突然高聲叫道。

片刻之後,那蓮花陣突然裂開了一道縫隙,就見一道儒韻十足的修長身影,緩緩走了出來,正是木子夜!

「白統領,看來我還真是低估你!」走出來的木子夜依舊一臉沉穩淡定地看著白宇浩,不過那眼神中卻閃爍著幾分訝異之色,似乎沒料到白宇浩竟然這麼快就攻破了他精心設下的防線,而且不費吹灰之力。而他之所以沒有及時出現,是因為他無意中遇到了一位狂神級的強者,而且還是個美女,不禁被吸引,結果,遲來了一步。

不過, 我不跟他同台 ,沒有第一時間做出反應。

另外,白宇浩火燒運輸船也是蛇打七寸,一下子正中木神國守軍的要害,木神國之所以打下河馬地的原因,就是要利用河馬地來加快糧草物資,還有兵力的運輸,保證能夠跟上木神國主力軍的供給,讓木神國主力軍毫無顧忌的一個接一個的吞掉赤龍的那些戰略要地。

白宇浩正是利用了這一點,來吸引了營地守軍的注意力,所以,也沒有察覺到防線已經被赤龍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的速度突襲強攻了。

可以說,白宇浩這打草驚蛇之計, 名門熱戀之夫人是大佬

當然,如果不是魏統領趁木子夜沒趕來的時候,主動出兵迎擊,或許木神國守軍還不會有如此慘重的損失,還讓赤龍軍打到了營地前面。

眼下木神國守軍的形勢也算是相當危急!

「這個陣法是你自創的?」白宇浩對木子夜開門見山的問道。

「非也!」木子夜搖搖頭。

「那是誰?」白宇浩不禁感到好奇,因為他知道能創出這個陣法的,應當絕非等閑之輩!

「這魔蓮玄陣,乃是我們這次木神國大軍的統帥,也就是木神國的公主木綾羅所創。」木子夜十分坦白的如實道。

「她創的?」白宇浩聽完神色微驚,心裡暗想,這木綾羅果然很厲害,竟然能自創毫不遜色於八門天鎖陣的厲害陣法,也難怪連柳承都不是木綾羅的對手。

「雖說你們赤龍軍現在已經佔據優勢,但是如果你們想奪回河馬地的話,恐怕要先破了這魔蓮玄陣。但魔蓮玄陣自從被木綾羅創出后,就沒有被人破除過,此陣絕對堪稱天衣無縫!」木子夜一副信心十足的神色道。

「是嗎?」白宇浩嘴角一勾,饒有興味,因為他覺得這天底下根本就沒有什麼天衣無縫的陣法,因為這世上本來就沒有完美的存在。


「白統領想破陣的話,那就放馬過來吧!」木子夜其實已經對白宇浩充滿很強烈的好奇心,從他的眼神就可以看出。所以,他也想知道以白宇浩的能力,是否能破了還從未被破過的魔蓮玄陣。

「開陣吧!」白宇浩不置可否的伸手示意道。

「那白統領可就要做好犧牲的準備了。」木子夜提醒道。

「看來你誤會了,我是不會拿赤龍軍的將士性命來開玩笑的,所花,我要親自試陣……」白宇浩神色毅然,霸氣外露。

木子夜聽完,神色陡然一驚,似乎沒想到白宇浩居然要以身犯險,親自試陣,不過,他立刻大笑一聲,眼神閃過幾分欣賞之意,說了一句:「那你可要小心了!」說完,便負手從縫隙之中走了進去。

白宇浩目光一凝,緊接著向後退去,這時,原本緊閉的魔蓮玄陣,再度豁然綻放開來,人影重疊,相互交錯,猶如片片蓮葉簇擁。

隨後,白宇浩便縱身一躍,直接落入了魔蓮玄陣中的一片人影形成的蓮葉上,很快的,魔蓮玄陣就再度緊合起來,一下子將白宇浩的身影吞沒。

這時,馬嵐見白宇浩竟然獨自闖陣,心裡陡然一緊,此刻她已經差不多恢復如常,所以,馬上翻身從龍赤背上跳下,正打算帶軍殺上去支援白宇浩。

但就在此時, 我的靈氣側漏了 ,很快的,就落在馬嵐身旁。

而這冷艷嬌影和御靈獸,頓時,吸引了赤龍軍所有人的注意力,尤其是那隻御靈獸,還高雅優美的身姿,充滿了強大的吸引力。

這出現的正是剛才失蹤了好一會的姬無雙和她的御靈獸銀妃!

!! 「姬統領,你來的正好,白宇浩他被敵軍的陣法困住了,我們趕緊率軍上去救他吧!」馬嵐看著騎在銀妃上的姬無雙,立刻一臉焦急緊張地說道。

「妹妹別急,這樣上去,萬一中了對方的陣法,那可就辜負了他的心意了!」姬無雙先下了銀妃,眸光輕凝的說道。

「心意?」馬嵐一愣。

「這個陣法十分厲害,絕非一般,如果冒然進去,恐怕有進無出,白宇浩是為了避免赤龍軍的犧牲,所以,才自己親身試陣的。」姬無雙一下子就看穿了白宇浩的心思,因為她趕來的時候,正好見到白宇浩和木子夜說話。

而這木子夜正是她突然失蹤的原因,話說就在她騎著銀妃快帶到河馬地西側的時候,她就發現四個身影出現在離河馬地西側不遠的地方,而其中三道人影都散發出天宗級以上的氣息,她覺得可疑,就直接沖了過去。結果,就碰上了木子夜和保護他的三個天宗級高手。

但奇怪的是,木子夜見到她后,竟然沒有任何的敵意,竟然知道她是個狂神級的強者,也沒有絲毫的懼色,反而侃侃而談,反倒是木子夜的三個保鏢,緊張的要死。

所以,耽擱了一點時間,直到木子夜的三個保鏢,帶著木子夜離開了,她才趕了過來。

「親身試陣,這個傢伙每次都這麼亂來。」馬嵐一聽,嬌容更是一變。

「是啊,要是死了,可沒人替他收屍!」不過,姬無雙嘴上雖然這麼說,但心裡卻相當佩服白宇浩的膽量。

「既然那個陣法那麼危險,那我們更不能就在這裡坐以待斃了,必須想點辦法……」馬嵐心急如焚,就擔心白宇浩會出事。

「妹妹,看起來好像很擔心他的樣子?」姬無雙見馬嵐如此神色,像是看穿了什麼似的,竟露出淡淡的笑意。

「哪有!我只是……只是……」馬嵐急忙否認,但卻說不出個所以然來,只能找了個很牽強的理由道:「只是因為他是我們的率軍統領,如果他有事的話,那誰來統軍?」

「真的是如此嗎?」姬無雙美眸緊盯馬嵐道。

馬嵐被盯得有些心虛,急忙瞥開美眸,看向那一動不動的魔蓮玄陣。

此刻,進入魔蓮花陣中的白宇浩,只見到四周人影閃動,密密麻麻,忽的,一陣箭影從天而降,猶如雨下,嗖嗖聲不絕於耳!

白宇浩靈力一漲,揮手間,一股邪炎劃過優美的弧度,騰騰燃燒,在他面前形成一道屏障,那碰觸到屏障上的箭影瞬間就焚為灰燼。

不過,白宇浩才剛擋下一波箭雨,驀地,就見交錯重疊的人影之中,上百把長槍突射而出,從四面八方襲向白宇浩,交織成。

白宇浩見狀,立刻翻身而起,凌空飛度,那些長槍立刻在他腳下相互交錯,眨眼間,滿地槍影。

但就在白宇浩躲完之後,剛剛落地,此時,幾道靈芒從不同的角度沖射而來,他立刻抽出霜風,化作火焰流動的炎刃,揮舞而起。

轟轟轟……

下一刻,靈芒閃動,爆炸聲此起彼伏。

可還沒等白宇浩喘口氣,箭雨再現。

之後,便是漫天斧影……

就這樣,各種各樣的攻擊層出不窮,密不通風,讓白宇浩忙得無暇分身。

「這陣法果然厲害!」白宇浩一邊抵擋四面八方的攻擊,一邊心裡暗道,身影如風般不斷在陣中穿梭,盡量收集整個魔蓮玄陣的資料。

不過,就算是已經到了天宗級實力的他,也頂多只能在這陣法之中,獨善其身,如果化作那些普通的將士,恐怕早就死傷慘重了。

在白宇浩不斷以身試險之後,他總算是收集到了大量的魔蓮玄陣的資料,而且也了解了魔蓮玄陣的各種攻擊手段。

就在這時,白宇浩突然見到頭頂上一道獸影忽現,定睛一看,正是姬無雙的銀妃。

「上來吧。」緊接著,銀妃上一道熟悉而冰冷的嬌音傳來,不是姬無雙,還能是誰!

白宇浩立刻露出一抹邪笑,凌空躍起,眨眼間,就落在了銀妃背上,頃刻間,只覺得身前一陣誘人的芳香撲鼻而來,令人蠢動。

「好香!」白宇浩忍不住驚嘆道。

「你再廢話一句,我馬上把你丟下去。」一陣被觸怒的冰冷嬌音響起。

白宇浩大笑兩聲,很快就只覺得眼前景物倒飛,片刻之後,已經回到了赤龍軍中,

「白宇浩,你沒事吧?」白宇浩剛落地,馬嵐就迎身而上,看著白宇浩急忙問道。

「沒事。」白宇浩搖搖頭,然後,回頭看了一眼還騎在銀妃上的姬無雙,說道:「多謝了。」雖說,就算沒有姬無雙幫忙,他也能脫陣而出,但恐怕要費一番功夫,所以,姬無雙倒是替他省事了。

「要謝就謝馬統領,我是看著她的面子上才救你的,不然我才懶得管你!」姬無雙冷瞪了白宇浩一眼,冷嗔一句,也下了銀妃,緊接著,便將銀妃送入空靈界中。

白宇浩立刻又看向馬嵐,還沒說什麼,就聽馬嵐做賊心虛,不打自招道:「你別誤會!我可沒有擔心你,一點都沒有……」

白宇浩聽完也是笑而不語,隨後,回頭看了一眼那魔蓮花陣,緊接著,環視全軍,下令道:「先撤軍吧,今天就到此為止!」

白宇浩一聲令下后,便率軍撤回了小山坡上的赤龍軍營地。

「白統領,計劃失敗了嗎?」這正在赤龍軍營地內等待消息的狄丹,見到白宇浩他們率軍而回,立刻上前問道。

「計劃是成功了。不過,我也小看了那個木子夜……」白宇浩自嘲的笑了笑,接著對全軍說道:「今晚辛苦大家了,都早點休息吧。」說完,就先回了自己的統領營帳。

馬嵐本想叫住白宇浩,似乎想說什麼,但話還沒出口就噎住了,不由神情一黯,便也先轉身離去。

馬嵐的一舉一動也落在了姬無雙的眼裡,讓姬無雙搖了搖頭,嘆道:「這丫頭恐怕是……」

!! 這邊,白宇浩回到統領營帳后,立刻用筆紙開始將剛才親身體驗過的魔蓮花陣給畫了下來,包括陣法構造,運行原理,以及各種攻擊手段等等。

如果想要破了這魔蓮花陣,就必須找到此陣的弱點,而要找到陣法的弱點,就必須對陣法有足夠的了解,這就是為什麼白宇浩要以身試陣的重要原因!

經過親身體驗后,白宇浩發現這魔蓮花陣雖然和八門天鎖陣很像,但實際上並不如八門天鎖陣來的玄妙,雖然很是厲害,但缺少變化,所以,要找到其弱點,並不是件難事,只是要發上一點時間罷了。

所以,這個夜晚對白宇浩來說,又是一個無眠之夜。

今夜一戰,木神國守軍死傷慘重,現在只剩下四千多的兵力,而赤龍軍的損失大概不過木神國守軍的一半。

這對木勝國守軍來說,絕對不是什麼好消息!

與此同時,就在赤龍軍撤軍的時候,木子夜也解散了魔蓮花陣,連夜在木神國守軍營地外圍重新布下防線。

「幸虧來的時候,跟綾羅學了魔蓮玄陣,不然,剛才恐怕就要讓赤龍軍得逞了。能不能守住河馬地,就看此陣了!除非赤龍軍能破了此陣,否則,就算赤龍軍再多的兵力也禁不起此陣的磨耗。」此刻,木神國守軍營地內,木子夜望月興嘆,神色篤定道。

「公子,我看還是馬上把消息傳給公主,讓公主派來增援吧!」專門保護木子夜安全的三位天宗級高手中的那個中年男子,出現在木子夜身後,拱手說道。

「綾羅現在正率軍準備攻打赤龍軍的另一處戰略要地,離河馬地最起碼要三天的路程,如果赤龍軍有本事破得了魔蓮玄陣的話,三天內必然河馬地必然會丟!如果赤龍軍三天後還破不了的話,那時,他們就會退軍,所以,有沒有增援都一樣。」木子夜擺手搖頭道。

「我是擔心公子的身份如果被赤龍軍知道的話,赤龍軍絕對不會坐以待斃的。剛才就差了那麼一點,沒想到赤龍軍中還有狂神級的強者在……」中年男人臉色微變道,他所說的狂神級強者,正是之前他們不小心遇到的姬無雙。那時,他們真是被嚇了一跳,有種渾身冷汗的感覺,還以為可能要出大事了。幸好,姬無雙並沒有追他們。

「像我這種廢物,就算被抓了,也不會對木神國能產生什麼威脅的。不過,那個女子長得還真是絕美,除了綾羅之外,我見過的最令人心動的女子,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再見她一面!」木子夜自嘲一笑,同時,帶著幾分期待。

「公子……」中年男人濃眉一簇。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