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在我奮力追趕布魯他們的時候,突然跑在最前面的蘇爾特爾扭過頭對我和布魯喊道。

果不其然,順着蘇爾特爾的聲音,我看到了一絲光明,貌似哪裏是一個界,那是一個被大山阻隔的世界。

奇怪,這裏怎麼會有世界,而且這裏如此荒涼,根本就不是人能呆的地方。

‘‘曉東,這裏有個石碑,上面寫的什麼,我看不懂!!’’~

出了山洞,看到布魯和蘇爾特爾正在一塊石碑前的虛空而立,並且指着上面的文字喊不遠處剛出山洞的我。

臥槽,居然是太古魔文,也難怪他們不懂了,戰天時代的時候,估計蘇爾特爾和布魯還沒出生呢!

還好我得到了魔祖的傳承,所以對於任何魔文通通熟知,於是向着他們飛去,並不時的躲閃急速衝來的泰坦巨獸。

看着這些泰坦巨獸,真不知道他們來到這鳥不拉屎的地方到底要做什麼,難不成要開發荒漠嗎?

怎麼想也不可能啊,他們可是**縱而來的,恐怕這已經不是一次兩次了,難不成說這些泰坦巨獸要征服這裏的原著居民。

那麼真要是這樣的話,那麼這裏住的居民會是人嗎,因爲人類在里根本就活不下去。

先別多管了,說不準眼前的石碑能夠告訴我什麼……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太古戰天時代!!

又是戰天時代,爲什麼戰天時代會有這麼多的事情發生,難道說這古號的聲音來源就是出自這荒漠之中,然而說不準又會和太古時期諸神魔有關。

石碑的文字記載的很不明確,只是簡單的說明這荒漠之中的某一處有什麼什麼東西,並沒有說是什麼,而古號的聲音就是來自那裏。

在往下看的話已經不清楚了,到處都是劍痕,將文字給搞的一團糟,就如同這裏曾經發生過大戰,狂暴的劍氣四處激射,將這裏的好多地方都印上了劍氣的痕跡。

石碑高達數十丈,除了上面的一些文字還可以略微看的懂而已,然而自八九丈之下,都已經被劍氣摧殘的不堪。

不光這石碑上布有劍氣的痕跡,就連那與天一樣高的玄武石組成的大山上到處都是劍痕,要知道玄武石是世上任何神兵利器的原料,其堅硬程度絕對不可能輕易會被破壞。

不管這些了,這些劍氣看起來都是很早之前就有了,現在再問的話豈不是浪費時間,然而事到如今,最重要的就是找到第八層的入口,早日逃離這奇怪的鎮魔塔內。

說起鎮魔塔,我似乎曾聽誰說過,它是天地自己生成的產物,並不是誰人所建,雖然這鎮魔塔外表平庸,但是沒人能看到它真正的威力。

而且在此物在戰天時代曾經相助過神魔,只不過不知爲什麼,現在卻成了這樣一個死物,屹立在這崑崙界內。

說是死物,但是誰又知道它真正的本質,他雖是天地所造,但是誰知道天地的背後又是哪位無上強者在操縱。

所以,天地無極,以後的路恐怕還會更加艱苦,如果能夠早日突破六道,那麼勞資就算死去心裏也無憾了,說不準就可以揭開困擾着我的許多問題。

……

看着越來越多的泰坦巨獸載着手持闊劍的魔靈騎士向荒漠深處趕去,我和布魯還有蘇爾特爾也不能再在這裏浪費時間了。

於是三道光影閃過,隨着成羣的泰坦巨獸向着荒漠深處開進,尋找那第八層的入口。

慢慢的,泰坦巨獸的速度越來越慢,以至於逐漸停止,看來我們距離事情的源頭已經不遠了。

‘‘仔細聽,古號的聲音貌似是來自哪裏!’’~

突然,衝在最前的蘇爾特爾突然停下,指着不遠處的一道光源對着我和布魯喊道。

確實,那道光很強,就如同一道時空之門,再看看在門前而立的魔靈騎士和泰坦巨獸,一個個劍拔弩張,貌似是在等着什麼!!

‘‘臥槽,難道是要打仗嗎?’’~

我們三人現在立足於虛空,遠遠高於泰坦巨獸和魔靈騎士,所以可以目視到全場的情況。~~


隨之,大量會飛的生物出現在了我們三人的視線,那是一羣會飛的妖獸,然而騎着這些妖獸的都是一些如同妖怪的東西!

不用說也知道,這一定是妖靈騎士,他們所駕馭的東西一定是妖界最有名的東西‘‘龍鳥!’’~

龍鳥翱翔長空,泰坦巨獸叱吒陸地,紛紛聚集在這看似是一個界門的地方,似乎都在等着什麼,而那古號聲的來源,就是來自這界門之中。

終於,勞資總算是沒有白等,一種看似似人非人的生物從界門之中爬出,就如同一羣骯髒的爬蟲,正大量的向界門外涌出,爭先恐後。

由於我不知道這種東西是什麼,所以我就先把他們定爲人吧。~


臥槽,這種人嘴前一撮小鬍子,背上有一個火紅的大太陽,每前進一步都少不了說一個字,那就是‘日’~

這要是一個人喊起來還倒可以接受,但是如果成堆的人喊起來的話就不行了,連起來聽着就像是‘‘日日日日日日日……’’很彆扭。

臥槽,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日族嗎,好奇葩啊,一張大嘴一笑幾乎就快到了耳根!

還有那身材矮的不到半米,和一對羅圈的雙腿,走起路來就像鴨子似的,完全看不出有什麼攻擊力!

但是越是看起來不恐怖的東西一道攻擊起來,卻總是超乎勞資的想象!!

只見這些日族成員如同傾巢而出的螞蟻,黑壓壓的一片,頂着一個火紅的小太陽向着大約幾百米外的魔靈騎士衝去。

‘‘殺!!!’’~

也不知道這是誰說的一句話,但是隻知道出自這數以千萬的魔靈騎士之中,聲音洪亮而灌耳,此聲一出四方浩然。

大量魔靈騎士沖天而起,腳踩虛空揮起闊劍衝進這些日族的羣體之中砍殺,幾乎是一劍可以橫掃一大片,就如同割稻草一般輕鬆。

但是誰都知道,這只是一些先行的炮灰而已,誰知道這界門之中又是何方天地,說不準也有些逆天的存在。

源源不斷的日族蜂蛹而出,顏色逐漸也發生了變化,他們之中的實力居然也在逐漸攀升。

一開始涌出來的日族就像是黑人似的,而且身高還不到半米,但是後者體型不斷增高增大,並且手中已經開始出現了像樣的兵器。

‘‘極限的世界是磨練我們的本源,萬年的約定由此結束,今日將是我大日神族崛起的日子。’’~

臥槽,真不害羞,也不知道是那個雜種說的話,還大日神族嘞,話說有那個神族能混成這個樣子,就像是要飯的似的。

戰圈在不斷擴大,兵力在逐漸增加,各種強大的異能力在人羣中揮發。~

就連皇級的高手都會因爲慌亂而招架不住,被源源不斷的異能力所轟擊成重傷,最終在千軍萬馬的鐵騎下被斬落在地。

規模從千人擴大到萬人,從萬人擴大到十萬人,源源不斷的日族族人從界門爬出,手裏拿着奇異的兵器團結的守在界門之外。

看來是想爲以後的族人營造更加安全的出口,但是面對魔靈騎士和妖靈騎士們的上下夾擊,這種防禦很快就被打成瓦解。

可是隨着日族高等級高手的出現,防禦圈很快組建完畢,而魔靈騎士這邊也開始出現了傷亡。

‘‘吼!!’’

……

就在魔靈騎士在前線逐漸落入下風的時候,處於後方的數以千萬計的泰坦巨獸按耐不住了,於是紛紛幻化成兩米高的小型泰坦軍團,成批的加入了戰鬥。

太無聊了,我和布魯還有蘇爾特爾此時立足於數千丈的高空,一雙雙明目看着下面的戰鬥,氣氛十分的靜,靜的超級無聊。

日族的戰鬥範圍逐漸擴大,佔領的地方越來越多,人員也越來越充足,以至於魔靈騎士他們節節敗退。

如果仔細看的話就會發現,這些日族原來無比卑鄙,他們攻擊的手段簡直讓人作嘔,沒有技巧,只知道偷襲,而且有些日族成員居然還會隱身。

‘‘嗖!!’’~

突然,一道暗箭從我的身後射來,巨大破空聲讓我不得不關注它的到來,於是翻身一把抓住箭身,仰天對着後方大罵:‘‘這到底是何人所射,居然敢射本尊者,不知道本尊正在看戲嗎!’’~

臥槽,身後萬里無雲,這暗箭難不成還是鬼射的不成,出於戒備,我又將四周掃描了一遍。


但是確實是什麼都沒有,難道是那些會隱身的日族,但是也沒見他們有上天的啊!

‘‘呃啊!!’’~

處於我們三人下方突然傳來了一聲慘叫,搞的駕馭着龍鳥的妖靈騎士亂了起來,畢竟他們要面對的是隱形人,誰知道那隱形人如今會在何處。

看着隕落的龍鳥和被射穿胸膛的妖靈騎士,我突然覺得我們三人身邊貌似也有了恐怖元素存在,於是揮揮手示意布魯和蘇爾特爾把護體異能打開。

‘‘鏘!!~’’

就在我們三人剛打開護體異能的時候,一把彎刀突然出現在了我胸膛前五公分之處,重重的撞在了勞資的護體異能上,在我的護體異能上泛起了一片漣漪。

隱形人見到刺殺失敗,就像迅速遁去,但是在這個情況下,大家覺得他還有逃走的希望嗎?

於是我一把抓住那隱形人的手,直接把他拉到我的身邊,最終一腳給放下虛空,以一道透明的光線垂直落地,最終‘轟’的一聲摔成了肉泥!

不可能吧!太虛了吧!

我記得他刺殺的本領絕對在尊者之上,因爲就連我都沒有覺察到他的存在,但是怎麼會一下子就給摔成肉泥了呢!

難道說,這些日族的成員只要隱身,那麼他的本體就會很脆弱嗎,如果真的是這樣的話,只要時刻保持護體異能,那麼肯定就會萬無一失。

想到這個辦法後,我又瞧了瞧下面的戰況,貌似魔靈騎士和眼睛騎士已經步入下風,而且到處都是屍體,屍橫遍野。

由於我對這些日族沒有好感,於是就對着下方的龍鳥大軍喊道:‘‘快用離體異能震你的身邊,那些隱形的日族人就在你們身邊!’’~

我剛說完之後,只見龍鳥大軍齊刷刷的擡了擡頭看了看,立刻使用的離體異能震擊自己的身邊。

隨之便看見大量的隱形人隕落,直接從千丈高的高空隕落,最終被摔成肉泥而死去……

……………………………………………………….《我做妖屍的那些年》…………………………………………………………. 也不知道是不是勞資三人人氣大增,可能是剛纔的那句話提醒了他們如何防禦隱形日族,讓他們對我心存感激吧,只見一個個妖魔靈擡頭望向我,點了點頭。

這些日族成員源源不斷的從界門涌出,大概估計一下這裏的日族人數,已經攀升到了幾十萬之衆。

越來越多的日族成員參戰,讓我不由得盯着這界門瞧了瞧,心中暗想,到底是什麼情況會使這些日族如此瘋狂的涌出界門,想要佔據這個地方,難道說在日語的哪一界,存在着什麼恐怖的東西嗎?

自然的磨練,物種的進化或者退化,造就了這樣一個噁心的種族,只見他們口水直流,眼神中充滿了渴望。

也或許這些只是低級的日族,畢竟一個種族如果沒有一丁點的文明,是絕對不可能發展成如此壯大的種族。

儘管到了現在還沒有發現日族的高手出現,但是我估計已經不會太久了。~~

突然,界門中的光芒變得更加強盛,隨後只聽到一種未知的聲音在界門中發出後,使天空中的龍鳥發生了不安。

而在龍鳥背上的妖靈騎士們則握緊了手中的闊劍和能量連弩,時刻盯着界門之中,做好了任何迎戰的準備。

‘‘汪,汪,汪!!!’’~

突然,一陣狗叫讓勞資和布魯還有蘇爾特爾頓時狂汗,這這這,尼瑪太坑爹了吧,難不成日族的boss是狗不成!!!

說是狗,它還真是狗,而且還是大狗,背上居然還長着一對翅膀,被日族成員駕馭着直接從界門衝到空中,和妖靈騎士還有龍鳥相互對峙。

看到這個情況,我想到了一個事情,那就是我在凡人界上高中時看到的問題,那就是爲什麼上帝不在獅子的背上加上翅膀,這樣豈不是就完美了。

然而這裏的狗居然代替獅子長了翅膀,果真比當狗時完美了許多,而且還多了幾分**,只不過它們不是獅子,沒有任何王者的風範。

‘‘看我大日族的天獸,讓你們嚐嚐我們滴厲害,可惡滴支那人,全都死啦死啦地!!’’~

就在雙方對峙的時候,對面飛狗大隊中的一位看似領頭的傢伙,用僵硬的萬物本言說了這一句讓我幾乎笑噴的話。

我真懷疑這傢伙是不是真的沒見過狗,可能他真的沒見過吧,居然拿飛狗當天獸,果真是一羣奇葩。

沒有組織,沒有首領,就這樣,他們聚集在一起混戰,屍橫遍野,血流成河,到處都是殘肢和奄奄一息的雙方倒黴者。

‘‘嗡!’’~

就在我們三人聚精會神的看着下方大戰的時候,突然一道能量波動自界門處傳出,頓時搞的我頭腦發麻。

到底是誰有如此震懾人的威嚴和氣勢,居然人還沒到,勢卻先至。~~

能量波動如同***爆炸後的能量圈一樣四處擴散,硬生生的將千萬泰坦和千萬妖魔靈騎士逼退幾百米,和戰鬥中的日族成員分離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