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狐狸道:“好,我們也一起進去!” “不行,你們先去通知獸族的人,讓他們來保護這個傳送陣吧!”格羅姆反對道,說完,他就進去了傳送陣裏面。

阿瑞斯道:“不過,我想我們也不用回去了,看!”阿瑞斯指了指遠處的方向。

小狐狸向着阿瑞斯指的方向一看,才發現一大羣的獸族士兵向着這邊衝了過來,而帶頭的人正是阿特爾。

阿特爾看到只有兩人在,問道:“阿瑞斯先生,梅利莎小姐,請問三位大人在哪裏?”

阿瑞斯指了指面前的這個巨大的傳送陣,道:“他們已經進去了,你們派人來看守這個傳送陣吧,否則他們就回不來了!”

“好!”阿特爾道,他還想問什麼,但是兩個已經衝入了這個傳送陣之中了。

……

易寒進入了這個傳送陣之後,就後悔了,在幾分鐘前,他看到被雷克薩擊傷的布萊克漢,立即追了上去,而且還衝入了這個傳送陣,但是易寒發現,他居然找不到布萊克漢,連雷克薩也找不到,這讓易寒鬱悶的同時,也感覺到危險的氣息,這裏是一片荒地,看起來已經好像非常的大,易寒也分不清這裏到底是哪裏,是另一片大陸,不是另一個世界?

不過,現在最重要的就是找到回去的路。

易寒走了很久,也沒有發現半個人,或者半個生物,而這時,天空中掉下了一個人,易寒一看,居然是她。

小狐狸一進入傳送陣之後,就與阿瑞斯走散了,然後降落的時候遇到了易寒,她也沒有想這麼多,就向着易寒衝了下去。

易寒只能跳起來接住小狐狸,他道:“梅利莎,你怎麼會在這裏的?”

梅利莎把剛纔的事說了一遍,易寒無奈地看着梅利莎,略帶責備道:“你們怎麼這樣胡來!”


“可是,人家只是關心哥哥而已!”小狐狸一臉委屈道。

想了想,易寒覺得責備她也沒有用,於是道:“算了,我們快走吧,找到這裏的邪惡獸族領地,然後再找路回去。”

“嗯!”小狐狸點了點頭。

兩人走了兩天的時間,終於發現了一個邪惡獸族的部落,這個邪惡獸族的部落並不大,也只有不到兩千人,易寒和梅利莎感覺了一下,也沒有神明在這裏,看來,就算是古爾丹,也不可能在每一個部落都給予一個神明。

這裏有一個半神級的強者,易寒走了兩天,心中早已經憋了一股氣無處發泄,看到面前的邪惡獸族,他再也忍耐不住,立即衝了上去,幾個箭塔發現了易寒,一支支長槍向着易寒擲射過來,易寒把帝魂揮動了幾下,幾道巨型劍氣把幾個箭塔全部摧毀了。

易寒怒道:“把你們的首領叫出來,我有事要問他!”

下面的邪惡獸族根本不聽易寒的話,仍然向着空中的易寒攻擊,但是他們也沒有巨魔在,只有掠奪者的能量網能夠讓易寒落到地面,但是易寒一看到掠奪者,立即發出一道劍氣。

“哥哥!”小狐狸追了上來,只聽她道:“哥哥,這些獸人並不會我們的語言,所以他們根本聽不懂你的話!”

易寒皺眉道:“怎麼可能,古爾丹還有祖曼拉和布萊克漢,都會我們的語言啊!”

小狐狸點了點頭,她道:“是的,不過,這是古爾丹用祕術讓他們能夠說我們的語言!”

易寒疑惑道:“你怎麼會知道這事的?”

小狐狸指了指下面的一個神級的邪惡獸族強者,道:“我剛纔讀取了他的記憶,我明白了很多,也學會了他們的語言,這片大陸和我們身處的大陸不同,這裏叫做艾爾澤斯大陸,這裏本來的生物都已經被這些邪惡獸族消滅了,這些邪惡獸族的首領就是古爾丹,古爾丹擁有很強的力量,受到所有邪惡獸族的崇拜,他們的部落叫影子部落,而且,他還有召喚傳送門的力量,讓他們能夠入侵其它大陸!”

易寒打斷小狐狸的話,他搖搖頭道:“這些都與我無關,我只是想知道,有沒有方法回到原來的大陸?”

小狐狸點點頭,她道:“方法是有的,古爾丹的部落那裏,有能夠回去的傳送門,而且,還可能會有回去人類國度的傳送門!”

易寒一高興,激動地抱住小狐狸,不過很快,他就清醒了,他連忙放開小狐狸,道:“梅利莎,你說的是真的嗎?”

小狐狸臉上浮現一片紅暈,讓易寒看得一陣眼眩,小狐狸點了點頭,易寒道:“梅利莎,謝謝你!”放開了小狐狸之後,易寒道:“那麼現在古爾丹他們在哪裏?”

小狐狸指了一個方向道:“就是那邊,不過,好像那裏離這裏有好一段距離!”

“好吧,我們走吧!”易寒道。

不過,這時,一道黑色的能量向着易寒射來,易寒右手一動,帝魂立即把這道能量擊散。

對易寒發動攻擊的,居然是一個半神級的邪惡獸族步兵,他怒視着易寒,口中說着亂七八糟的話,易寒根本聽不懂。

“他問我們是什麼人,爲什麼會出現在這裏,有什麼目的!”小狐狸翻譯道。

易寒一笑,他根本懶得解釋,帝魂揮動幾下,三道金色劍氣向着這個半神級強者擊去,他身體一閃,人已經消失了,這名半神級強者連忙躲開易寒的劍氣,但是,一道寒光出現在他背後,這寒光一閃而過,這個半神級強者的頭顱已經飛了出去了。

“走吧,梅利莎!”易寒道。

“好的,哥哥!”說着,小狐狸已經跟了上去了,她心道,哥哥的實力好像比以前更強了,但是好像又不是,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想不通,小狐狸也不想了。

易寒和梅利莎又走了五天,終於到達了古爾丹所在的部落,這裏是一個巨大的部落,這裏有近五萬人,一排排的箭塔在他們的外圍。還有強大的邪惡步兵和邪惡掠奪者在巡視。


“哥哥,現在我們要怎麼辦?”這一段路程,小狐狸都聽衆易寒的話。

易寒想了想,道:“我們現在必須先收集一下這裏的信息才行,你一次能夠控制多少個邪惡獸人?”

小狐狸道:“如果是神級以下,我可以一次控制十個以上,如果是神級以上,我只可以一瞬間控制五個!”

易寒道:“好,那麼,我們先找一個小隊伍下手!”

……

在這個部落的另一個方向,一個人類和一個獸人站在一起,讓人覺得非常奇特的組合,而在兩人的面前,是三個被制服的邪惡獸人,這個人類說着奇怪的語言,彷彿在向着面前這個邪惡獸族問着什麼一樣。

那名獸人道:“阿瑞斯,裏面的情況怎麼樣?古爾丹是不是在裏面?”

阿瑞斯點了點頭,道:“古爾丹就在這裏面,他們的不過,這一次的失敗,讓古爾丹的聲望降了不少!”

格羅姆一臉獰笑道:“那好吧,我們就在一天之後發動攻擊,到時候,就是最後的時刻了!”

阿瑞斯疑惑道:“什麼最後時刻?”

格羅姆道:“沒有什麼,雷克薩和你的兩個朋友不知道來到這裏沒有,或者,可能他們已經——死了!”格羅姆的語氣陰沉。

阿瑞斯決定不管這個瘋子,靜靜地休息,明天,就要再次戰鬥了!格羅姆也不管阿瑞斯,他也要把身體調整到最好,劍刃風暴的消耗已經回覆了,不過,也許明天還要使用這一招,格羅姆已經準備好了明後天的生死戰。

……

在另一個方向,還有一個高大的獸人,這名獸人的上空,還有一隻巨大的戰鷹,他冷冷地看着面前這個巨大的部落,在他的身邊,已經有三具屍體了,在他的背後,還有一隻巨大的熊和一隻豪豬。

這個獸人道:“米紗,明天,就是任務的結束時間了,不知道我們能不能完成呢,還有格羅姆和那個神奇的小子有沒有來這裏?”


“吼!”米紗發出一聲低吼,彷彿在回答雷克薩的話。

雷克薩聽到米紗的聲音,臉上出現一絲微笑,道:“是嗎,你也這麼覺得啊,不過,那個小子的實力太弱了,我想他活下來的機率不高,明天,還有三個超級強者,也不知道這些力量會不會把這片空間擊碎呢!”

“吼!”米紗再次低吼。


“也對,這裏沒有空間禁制,但是,我不認爲這裏可以使用回城卷軸,算了,這些還是明天再想吧!現在我們要好好休息一下,準備明天的戰鬥!”雷克薩道。

“吼!”

……

“古爾丹主人,我聽說了,那幾個混蛋已經進入了這片大陸了,不如我出去,將他們殺死吧!”布萊克漢揮舞着大刀道,他本來的大刀已經沒有了,現在的只是替代品,不過,由於有了古爾丹的能量加持,他的這把大刀比之前的還要厲害。

“切,就憑你?你也不看看,當初誰被那個雷克薩擊敗!”在布萊克漢的旁邊,祖曼拉諷刺道,不過他轉念一想,自己也輸給了雷克薩,不禁住口了。

古爾丹並沒有理會兩人,這兩個人只在一起,吵架幾乎是絕對的事,而現在這個時刻,古爾丹也沒有時間理會兩個,他正看着面前的這個東西,古爾丹感覺一下面前的這一聲紫色的光球,臉上不禁露出了一絲笑意。

布萊克漢和祖曼拉看到古爾丹的微笑,古爾丹本來就長得不好看,現在他臉上的笑容更是異常猥瑣,落入兩人的眼中,布萊克漢和祖曼拉彷彿看到**的笑容一樣,兩人的臉上出現疑惑的笑容,難道這顆寶石還有裸體美女在裏面不成?

祖曼拉道:“古爾丹主人,這個是什麼東西?爲什麼你對着它淫……呃,微笑?” 古爾丹撫摸了這面前的紫色寶石一下,兩個再次想到,難道自己的想法是真的?古爾丹道:“這可是傳說中的禁神神器,封印之石,和我身上神之護盾一樣,都是稀有神器,不過,它的作用更加驚人,它能夠把一個神的靈魂封印在裏面,除了主神之外,誰也不能夠掙脫它的封印!”

祖曼拉和布萊克漢的眼睛中同時露出不信的神色,他們都不相信這東西會如此強悍。

古爾丹看到兩人神色,他陰險地笑了一下,把封印之石對着祖曼拉,祖曼拉只感覺到了一陣寒意從他的內心傳了出來,他的頭上不禁冒出冷汗,他驚恐地看着四周,但是什麼也沒有發現,突然,在他的腳下,一雙手出現,這雙手非常巨大,一左一右在祖曼拉的兩邊出現,兩隻手掌就要合了起來,祖曼拉一驚,身體立即飛了起來,而這雙手卻居然變大,祖曼拉怎麼也逃脫不了這雙手掌。

啪,一聲,這雙巨手合在一起,祖曼拉被這兩隻巨手夾着,巨手與祖曼拉一起,化作了一個白色光球,向着封印之石衝了過去,封印之石發出耀眼的光芒,當光芒褪去的時候,布萊克漢再次看向這個封印之石時,發現封印之石的裏面,祖曼拉正在不停的掙扎,但是卻怎麼也出不來。

“古爾丹主人,祖曼拉他,居然在這個封印之石裏面,這……”布萊克漢已經被驚得說不出話來,祖曼拉的巨大,布萊克漢早就知道了,兩個傢伙沒有少對打,但是幾乎都不分勝負。

“沒事,這個封印之石只會困住人,但是不會傷害到他,所以不用擔心!”古爾丹仍然笑着說道。

在封印之石裏面的祖曼拉,不停地說着什麼,但是卻沒有人聽得到,白光一閃,古爾丹手中的封印之石裏面再也沒有東西,祖曼拉出現在兩人的面前。

祖曼拉一出來,就立即道:“尊敬的主人,您的力量實在是太強大了!”

古爾丹也沒有理會祖曼拉,他道:“可惜,這個封印之石也只能夠封印一個靈魂而已!”

布萊克漢心中道,封印一個靈魂已經很變態了,如果還能夠再封印幾個,這不就是天下無敵了嗎?

……

易寒道:“梅利莎,怎麼樣,有沒有什麼發現?”

梅利莎的眼睛緊緊地閉上,彷彿沉睡的公主一樣,但是就算是這樣,也沒有影響到她的美麗,她輕聲道:“沒有什麼特別的,不過,好像最近這個部落的邪惡獸族失蹤了好幾個人,現在這裏的邪惡獸族正在調查這事,而且,三天之前,古爾丹和布萊克漢還有祖曼拉三人的傷勢已經康復了,現在他們正在城裏!”

易寒低頭想了一下,他道:“古爾丹三人已經回來了,而且還康復了,這樣就不能夠直接進去了,我想我們還是偷偷地溜進去好了!”

小狐狸的眼睛仍然閉上,她道:“哥哥,這樣也不行,因爲這裏有好多結界,有的結界根本沒有任何作用,而有的結界也沒有什麼痕跡,越靠近部落中間的邪惡獸族大廳,那裏的結界就越多!”

易寒的眉頭皺了起來,這樣的話,根本不能夠離開啊,那要怎麼辦呢?易寒突然擡頭一看,居然發現一隻巨鷹在天空,易寒的眼睛一亮,右手伸了出來,一道金色的火焰出現。

天空的巨鷹看了看下面,降落在易寒的身邊。

……

雷克薩看着影子戰鷹帶回來的信息,笑道:“他們居然全部都來了,不過,現在也沒有時間來聚在一起了,那不如分開戰鬥吧,在獸族大廳中有能夠回去的傳送陣嗎?”

天空中,影子戰鷹不斷的來回了好幾次。

一天之後。

轟轟轟……強烈的爆炸聲不斷傳來,一批又一批的自爆犀牛衝擊着這個部落,地面因爲這些犀牛的跑動,不停地震動,邪惡獸族們只看到一羣犀牛向着自己衝了過來,閃躲不及的獸族都被直接撞飛,如果這些犀牛撞到了房子中,就立即發生爆炸,其它邪惡獸人看到這些犀牛如此強悍,立即逃走。

而且,在另一個方向,也冒起了熊熊的大火,這些火焰居然是金色的,一般的水也不能夠把它澆滅,這些火焰的溫度也非常高,只要一觸碰到它,不管是什麼東西,都立即燃燒了起來,這裏的居民都亂成了一團,他們的慌不擇路地逃走。

古爾丹三人立即衝了出來分別向着三個方向離開,但是當他們到達目的地時,三個小隊也離開了原地了。

而這個時候,金色火焰再次在另一個地方出現,不禁如此,在別的地方,也出現了火紅的烈焰,這種烈焰溫度不如金色火焰,但是溫度也極高,一時間,這個部落陷入了一片火海之中,邪惡獸族發出一聲聲的慘叫聲。

古爾丹閉上雙眼,他感覺到,四個方向,都有人,也就是說,他們分成四隊行動,古爾丹把自己的目標鎖定好,他的目標就是其中的一個,格羅姆。

見識過格羅姆的強大力量之後,古爾丹已經把他當成一個強大的敵人了,他自己也沒有信心能量下面擊敗他而且,那個恐怖的風暴,也讓他記憶猶新,他可不想再試一次這陣風暴。

感覺到了,古爾丹的雙眼猛地張開,他的身體立即向着一個方向飛去。

而這時,小狐狸和易寒聚合在一起了,兩人不停地釋放着火焰,一些不長眼的邪惡獸人向着兩人衝來,但是被火焰一燒,立即變成了一堆焦炭。

突然,一把聲音向着兩人道:“好了,小朋友們,現在遊戲要結束了!”一個邪惡獸族步兵出現在兩人的面前,他手中的巨斧,出現了淡淡的黑光。

雷克薩擡起頭,一個人正在空中冷冷地看着他,雷克薩看到躺在了地面,在血泊當中的影子戰鷹,他的雙目是無限的怒火,死死地盯着空中的邪惡掠奪者。

轟轟轟……一陣陣的爆炸聲不斷的響起來,易寒帶着小狐狸立即逃走,他的原地只留下了一個殘像,易寒的身體內,青色的寶石閃爍着光芒,易寒的速度發揮到極致,但是還是不能夠擺脫後面的傢伙,這個傢伙,怎麼還不死心啊!


祖曼拉也很鬱悶,明明面前這個男人只是一個半神,但是自己卻不能夠接近距離,而且,這個混蛋也太能躲了吧!

易寒一邊走一邊讓小狐狸噴火,周圍的房屋都立即燃燒了起來,易寒拐過一個彎之後,居然遇到了阿瑞斯,兩人同時被嚇了一跳,同時道:“我後面有人,快逃!”兩人同時向着一個方向逃走,一邊走,阿瑞斯一邊把剛纔的事說出來。

剛纔阿瑞斯還和格羅姆一起的,但是古爾丹居然突然出現,他的身上突然光芒大盛,阿瑞斯還以爲他在放什麼大招,就在準備着,但是古爾丹居然突然扔出一個紫色球體,那個球體一接近格羅姆,格羅姆的臉色立即變了,他還沒有來得及動作,地面上就出現了一雙巨大的手掌,那手掌一合起來,格羅姆就被捕捉到了,然後就被這個紫色球體吸了進去了。

阿瑞斯向着這個球體發出了一道槍芒,但是卻被古爾丹擋了下來,阿瑞斯無奈,只好逃走了,到了這裏,就遇到了易寒。

兩人的實力都不強,根本不能夠與祖曼拉和古爾丹對抗,那麼,也只剩下一個雷克薩了,兩個抱着最後的希望,到達了雷克薩在的地方時,雷克薩已經倒在地面了,在他的周圍,所有的房間全部崩塌了下來,地面滿目瘡痍,這裏彷彿地震了一樣,在雷克薩的附近,米紗的胸口出現了一道巨大的傷痕,它再也站不起來了,嘭,狂暴豪豬正被布萊克漢擊飛出去,發出一聲哀嚎,吐出了一口鮮血,也不能夠站起來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