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泉敬二嚇得跪在地上:「就…就算你是夜天子,我…我也不會背叛大東陽帝國的天皇陛下,就算你折磨我,我也不會告訴你是天皇陛下讓我做的……」

說完,小泉敬二對葉天連連磕頭:「求求你不要折磨我,不要啊,求求大人留我一條活口,我對大人您根本構不成威脅,求求大人您放了我。」

「不行!」

連衣裙小女孩站出來,用手中布娃娃狠狠砸在小泉敬二的臉上。

「你折磨我的時候怎麼不這樣搖尾乞憐呢?你這個壞人,魔鬼!」

「善惡終有報,天道好輪迴。不信抬頭看,蒼天饒過誰。」

「壞事做盡,就算我想放過你,天都不讓!」

葉天看向小女孩:「他的生死掌握你的手中,你讓他生則生,你讓他死則死。」

「我…我……」

小女孩猶豫不決的看著小泉敬二。

小泉敬二對著小女孩連連磕頭:「求求你放了我,只要你放了我,我…我就給你錢,要多少錢給你多少錢,這樣你就可以住大房子,穿漂亮衣服,買無數的玩具,每天打扮成芭比娃娃一樣。」

「錢?」

小女孩想到自己不富裕的家庭,父母為生活而本破勞累,自己從來沒穿過好衣服,不由一時間有些猶豫不定。

就在這時,葉天的聲音響起:「錢是好東西,但自己賺來的才會花的心安理得,用自己的身份和尊嚴換來的錢,你花著也不會舒服。」

小女孩眼神出現了決絕,轉回身看都不看小泉敬二,對葉天道:「大哥哥,他太壞了,只要他還活著,就會有無數和我一樣的老百姓受害。」

「所以你沒有選擇錢?」

小女孩點了點頭,隨著葉天甩手一道黑光發出,傳來小泉敬二的死前慘叫,小女孩嚇得渾身發抖,但還是努力控制自己不害怕,對葉天擠出一絲微笑。

「大哥哥,謝謝你,我會記住你的話,我永遠不會為了錢去妥協,任何違背良心的事。」

葉天讚揚地輕輕拍拍女孩腦袋。

殊不知,今天葉天的一番話,改變了小女孩的一生。

三十年後,稱霸整個非洲,在全球都有話語權的一代女總督,總說的一句話,我一生只對一個人說過謝謝,也只崇拜一個人,他就是,夜天子!

很快二百多名蛇頭幫人販子大部分都被斬殺,躲在角落的幾名不是幫派的工作人員,跪在地上朝向葉天連連磕頭。

。 「開門!快點開門!以為躲在裏面就沒事了嗎?再不還銀子,我上衙門告你們!」

砰砰不斷砸門的聲音,終於將楚沁喚醒。

她睜開眼看向四周,一間茅草土胚房,牆壁烏黑斑駁,靠牆的位置是一張木板床,除此之外什麼都沒有了,可謂是家徒四壁。

奇怪,作為二十一世紀的醫學博士,她明明是在醫學實驗室進行研究時不幸被致病菌感染,怎麼沒有在ICU接受搶救,而是出現在了這裏?

「砰」地一聲,原本就搖搖欲墜的院門,一下子被人踢開了。

穿得好像古代人一樣的中年婦女氣勢洶洶地走進了屋,一手叉腰,一手指著楚沁的鼻子罵道,「欠了我們家三兩銀子,打算拖到下輩子再還是不是?楚沁,你要不要臉!」

楚沁不禁疑惑地皺起了眉頭,「你認識我?」

「廢話!你以為裝失憶就不用還錢了?」

婦人沖着地上啐了一口,「是你們家江霜寒說自己要去省城趕考,讓我們看在親戚的份上借給他盤纏,誰知道他現在腿摔斷了,武舉也沒希望了,那你們還不趕緊把銀子還回來?」

江霜寒……

這名字怎麼這麼耳熟?

楚沁忽然想起來,她曾經有個女學生很喜歡看小說,還給她看過一本,那本書里的大反派就叫江霜寒,大反派還有個早逝妻,名字就叫楚沁。

當時她還跟那學生開玩笑,說書里的角色跟她重名了,卻沒想到竟然有一天,她會穿越到一本書里!

楚沁眼前一黑,恨不得就此暈過去。

「你是不是想賴著不還?」

那婦人看她不說話,還以為她怕了,更加不依不饒起來,撕扯着她的衣裳,「快來人看看啊,堂堂秀才公欺負老百姓,欠債不還,仗勢欺人啦!」

「二嬸!」

忽然,一道清冷的聲音,從門簾后響起。

婦人頓時眼前一亮,推開楚沁,朝着門簾後走了過去。

同樣破敗不堪的房間,一張木板床,一張木桌,一個水缸,幾乎就是全部設施了。

面容清瘦的男人躺在床上,左腿被杉木皮綁緊固定,一雙凌厲的丹鳳眼帶着少年的倔強,修長的手指緊握著一個布包,「銀子在這裏,二嬸若有急用,就儘管拿走吧。」

江二嬸眼神一喜,一把將布包奪了過來,打開看了一眼,確認一點沒少,才露出笑臉。

「霜寒,你也別怪嬸子,咱們整個鎮上就你和小風兩個武秀才,今年你去不了了,他一準能中舉,過兩天肯定擺宴,嬸子這不得提前準備禮錢么,回頭你堂弟要去童試,說不定還得托小風說和說和呢!」

江二嬸口中的小風,應該就是原書中的男主了。

按照書中的故事線,原身與江霜寒和男女主一起長大,原身一直喜歡男主,用盡各種手段接近男主,最後都在女主的阻撓下失敗,還被女主設計成了全村人的笑柄。

原身不甘心,想以跳崖威脅男主娶自己,不料男主根本不在乎,最後反倒是江霜寒救了她,但她也害得江霜寒摔斷了腿,錯過了鄉試。

男主順理成章通過了鄉試,即將前往京城參加會試,原身又不安分去追,結果被女主安排的山賊侮辱殺害,江霜寒去晚了一步,眼睜睜地看着原身死了,最後黑化墮入魔教,成了大反派,將京城攪個天翻地覆后,被男女主聯手殺死。

想到這裏,楚沁不由得出了一層冷汗。

原來看書的時候,她還覺得這女主雷厲風行,十分瀟灑,可現在自己成了女二,她卻只覺得心驚肉跳。

現在距離鄉試還有一段時間,或許她可以直接跑路,只是……

原身跳崖時確實摔死了,她才會穿越過來,也就是說,江霜寒也算是她的救命恩人,她總不好就這樣將他扔下,見死不救吧?

算了,不如先將江霜寒治好,還了這個人情,再與他談和離,想必也能更順利些,到時候她就遠走高飛,省得與這些人糾纏在一起,再丟了自己的小命。

思考間,江二嬸已經拿着錢高高興興走了,楚沁打定了主意,便轉頭看向江霜寒,想替他檢查一下傷勢,可誰知道她的手剛伸出來,男人就好像看見什麼髒東西一樣,眉頭緊皺。

「誰允許你碰我?」

楚沁被噎了一下,有些無奈,「我只是想看一下你的傷勢。」

「用不着你假好心。」

江霜寒眉眼充滿諷刺地盯着她,「我腿斷了,不是正合你意?少了我這個強大的競爭對手,那男人就能高中解元,這不正是你的目的么?」

「……你還真自戀啊。」楚沁不禁好笑道。

她雖然不是專業研究古代醫學的,但是也曾聽說過,古人會用衫木皮做骨折后的小夾板固定,看江霜寒傷處的處理手法,幫他處理傷處的人,應該也是一位很有經驗的老大夫了。

只是光有固定手段是不夠的,還需要內服藥物進行輔助,才能讓傷處好得更快。

楚沁不理他的陰陽怪氣,直接問道,「銀子在哪兒?」

江霜寒看她的眼神更加諷刺了,「怎麼?又想去找他?你別以為我腿斷了,就阻止不了你,只要我不放過你,下輩子你也別想逃出我的手掌心!」

楚沁徹底無奈了,也不打算再指望他,自己翻箱倒櫃地找了起來,費了半天勁,最後只在床底下的一個小匣子裏,找到了一弔錢。

「這是家裏所有的銀子了。」

江霜寒冷眼瞪着她,面色如寒冬般冷鷙,還透著股狠意,「姓楚的,你若敢走,就再別回來。」

「你管不著。」

楚沁故意氣他,拿起角落裏的竹籃挽在臂彎,再將那一弔錢放在籃子裏,然後哼著歌開開心心地出門了。

江霜寒死死盯着她的背影,恨不得立刻追上去,攥緊的雙拳骨節泛紅,努力地想要坐起身,可最後還是無力地癱倒在床上,仰望着破敗的屋頂,薄唇冷冷勾起自嘲的弧度。

果然,即便他為她豁出一條命去,在她心裏,也比不上那個男人半分。

楚沁雖然在書里看過村子的大概佈局,但此刻身臨其境,還是有些迷糊,轉了好久,才找到村子裏唯一的赤腳大夫。 「相信我,我會保護好自己!」蘇簡最怕一堆人跟著,讓自己更顯眼容易被鎖定,低調些總沒錯。

陸盛翰看她堅持,臉色不覺冷了幾分,目光轉回眾人:「你們去忙吧!記得各個領域都要密切關注,不放過任何蛛絲馬跡,隨時彙報!」

看著蘇簡敢捋虎鬚,膽子不小,有志一同的互看一眼,和他們告別陸續離開了,暗夜跟暗影知道他們夫妻有話說,也離開先去車上等著。

其餘四人走到停車場,王韜攔著他們問:「你們了解這個女人嗎?什麼來路?就這麼放心讓她留在大哥的身邊?」

楊明拍拍他的肩膀說:「放心吧,我已經查過了,僑城醫院院長的養女,執業醫師,曾和大學的學長結婚,男方是僑城的勛貴,經營著家族企業,和一個千金小姐有了手尾,她選擇了離婚,經營有合伙人公司,勢頭最旺的是西餐廳,短短時間內,火爆的很,已經發展到了二十多家分店,大有繼續擴展的趨勢,不過出品是真的好,尤其是咖啡!你們改天應該去嘗嘗……呃跑題了!她有勇有謀,有自保能力,並沒有明顯的仇家,其他的都很正常。」再多的,他也不敢再透露了,那可是涉及到國家機密。

「就這麼多了?她怎麼和大哥開始的?在一起才多久,就牽涉到柬國的毒梟,還有義大利的黑手黨?單這二個就夠喝一壺的了!我絕對不相信也不放心!陸豐,你怎麼說?」

「明哥的已經足夠詳細了,我知道的也差不了多少,對了,上次的槍傷,後來是嫂子幫他醫治的,應該是從那時候開始,大哥才對她上了心的。」陸豐與陽明口徑一致,他知道的還是楊明交給他的。

「那些事都是突髮狀況,我問過影和翼,他們挺信任她的,以我和她的幾次接觸和調查,我相信大哥的眼光,也尊重他的選擇!走了!」楊明揮揮手,走向他的愛車。

「且看吧,日久見人心,大哥也不是那種會被愛情沖昏頭的人。」雷諾拍拍王韜的肩膀,回身也上車走了。

留下的王韜沒得到更多的消息,暗自思量,還是打算找人調查一下那個女人的身份,以免有人心懷不軌。目光落在後面出來的暗夜跟暗影身上,攔著暗夜逼問:「夜,蘇簡什麼來頭?確實不會威脅到老大?」

「不會!」留下簡短的二字,退開身形越過他走了。

「……」王韜知道他是悶嘴葫蘆,恨恨的看了來路一眼,上車走了。

他們走後,房間里只剩下陸盛翰夫妻二人後:「蘇蘇,我不會讓任何可能威脅到你安危的情況再發生,所以安保的事情,你必須聽我的,否則的話,你連大門都出不了!」

「翰!暗中跟隨的我可以不管,但身邊我帶影一人就足夠了!」

「你確定?!」

「確定!你看柬國的毒梟巢穴都走過一趟了,我像是那種沒腦的人嗎?相信我!」其實還有比這些更危險的,蘇簡沒敢說出來而已。

。 顧念其實有很多忠粉,都是被她的才華所吸引,雖然比不上娛樂圈的大明星,但是在小眾的設計圈,她的原創和藝術天賦還是受到了很高的評價。

由於正主親自發糖,公佈了結婚領證消息,於是這一天,cpf的基地都熱鬧的開花了。

【等了好多年,終於等到了這一刻。】

【我很早就關注了他們,比你們都早,有一年江總離婚消息上熱搜,我扒到了他前妻是誰,那時候就莫名希望他們和好,現在終於撒糖了,好開心~~】

【今天是過年了嗎,江總和念念一定要好好的在一起啊,才華橫溢的大設計師和事業有成的商界精英,真的很般配。】

顧念告訴了江亦琛這件事。

江亦琛一開始不明白。

顧念於是和他解釋就像是和追星一樣,他們的cp粉希望他們一直感情好好進行下去。

很多明星的cp粉每次塌房子都會撕心裂肺哭天搶地。

江亦琛懂了。

他說:「那他們可以放心入股,不用擔心房子塌了。」

顧念深吸一口氣,抱着他說:「我這幾天心情大起大落,都差點不行了,真的,悲喜交加,那種複雜體會過一次再也不想體會第二次,我和你這麼些年來,我都是這樣過來的,這是自己的選擇,我認了,但是我還是想說,江亦琛,給我穩穩的幸福,以前年輕還能經得起折騰,但是現在奔三了,就想要粗茶淡飯歲月靜好。」

江亦琛額頭抵着她說:「嗯,我握住你的手,就不會再放開,我有你和晚星,也不會如同當年那樣冒險激進,被你這樣一說,忽然發現自己也不再年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