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樓前,停着兩輛車,一輛是掛着武警牌照的越野車,一輛是警車,門口處,兩名兵士持槍站崗,堅挺的腰部如是矗立的標杆,一身正氣,精神抖擻。

徐剛上前,揮手敬禮,一行人,步入了小樓之內。


軍區的樓舍,總是那樣的整潔與乾淨,白刷的牆上,一塵不染,樓道內,潔淨的地磚上,能夠照出人影,四人沿着樓梯直接上了二樓,轉過彎角,便是一間偌大的會議室。

會議室的大門,此刻敞開着,幾道爭吵聲,傳了出來。

“李瑞峯,我告訴你啊,到你那,就是埋沒人才,你別在這裏瞎摻和。”

一道雄渾的聲音響起,中氣十足,霸道非常。

“怎麼,難不成到你那就十全十美了,還不是一個樣,半年擦不出個火花來……”

回答的聲音,不急不緩,然而,卻是帶着冷哼,很是不滿,言語上,沒有一絲一毫的退讓。

“放屁!”

似乎是被戳到了痛處,那一道雄渾的聲音,當即便就爆出了一口粗話。

“你看你,你看你,素質,素質……”

聽到這裏,徐剛的額頭上,不由生出幾根黑線,在一陣無語的同時,趕緊上前。

“報告!林上校到!”

徐剛立正敬禮,大聲道,似乎是生怕再不提醒,這幾位首長,不知道又要爆出什麼驚人的言語來。

“是林峯來了啊,請進,請進!”

會議室內,響起了彭敬德的聲音,同時,那兩道爭吵的聲音,也在這一刻,銷聲匿跡了去。

“彭副司令!”

林峯走進會議室,先是給彭敬德敬了個禮,然後上前幾步,握了握手。

對於彭敬德,林峯還是十分感激的,可以說,彭敬德是林峯迴到華夏後,第一個接觸到的,軍區副司令級別的實權人物。

“來,林峯坐,夏宇、葉擎是吧,也一起坐。”

彭敬德招呼着林峯坐下,同時,揮手示意夏宇、葉擎隨便坐。

對於夏宇、葉擎,身爲華南軍區副司令的他,怎能不知道兩者的身份,特別是夏宇,當年可是在金陵特種兵部隊駐留了好幾年。

“彭副司令!李局長、王指揮!”

夏宇上前,先與彭敬德握了握手,又與李瑞峯、王大琦招呼了一聲,以前夏宇在金陵特種部隊呆過,上尉軍銜,所以,大家也都算是熟識。

至於葉擎,倒是隨意,毫不客氣的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

對此,林峯釋然,畢竟,葉擎不是體制中人,警衛員是一個特殊的存在。

徐剛在給林峯等人泡了幾杯茶後,便就離開了會議室,應該是有着什麼事情,需要他去處理。

“林峯,我先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金陵警察局李瑞峯局長……”

待到大家入座後,彭敬德便就向着林峯開口介紹道。

“老哥託個大,林老弟,客氣話我老李就不多說了,這一次要不是你的果斷決策,後果真的是不堪設想,我李瑞峯代表金陵所以全體警察、市民向你致敬。”

說着,李瑞峯站起身,唰的一下,就給林峯敬了個禮。

“李局長客氣了!”

見狀,林峯連忙起身回了一個禮,這個大帽子可是扣的不小。

來金陵的目的,林峯只有一個,就是爲了杜月、杜雨,當然,這個前提,是建立在剿滅銀狐的基礎上,所以,林峯可不覺得自己有多麼的偉大,至少,在那一刻,林峯並沒有聯想那麼多。

同時,林峯忽然有着一種感覺,這李瑞峯對於自己的態度,是不是有些太過於的殷勤了。

畢竟,對方可是金陵的一局之長,手握大權,真正的一方把手。

“另外,我看林老弟年輕有爲,若是能夠加入我們金陵警隊,我想,我們金陵的社會治安,必然能夠更上一層樓,當然了,以林老弟的俊才,擔任一個副局長,那也是處處有餘的。”

李瑞峯連連道,甚至還當場允下了承諾,不得不說,這一招,手段那可是相當的火候。

若是換做是別人,在這一捧一利之下,十有八九,都會心動。


就連毫不在意的葉擎,此刻,那目光也是變得有些異樣起來,副局長!有些人,窮其一生,恐怕都無法觸及,然而,如今,這李瑞峯局長卻是一句話允諾給了林峯,要知道,林峯的年齡可是比自己還小,如此年輕的副局長,恐怕整個華夏國,都未曾有過先例吧。

一時間,葉擎倒是有些感嘆,不得不承認,峯少的魅力,到哪,都是那樣的驚人。

然而,林峯不是普通人,他有着屬於自己的堅守和追逐,如若不是這樣,他也不可能一路的走到現在。

“喂,我說李瑞峯同志,你挖人,也不能這麼挖的吧,好歹先聽聽人林老弟的意見。”

結果,林峯還沒開口,那邊,王大琦可就不幹了,吹鬍子瞪眼的打岔了道,他可不能就這麼被李瑞峯給搶了頭籌,佔了優勢。

“對吧,林兄弟?”

不過,下一刻,王大琦的態度,便就來了一個三百六十五的大轉變,向着林峯,眨眼問道。

“呃……”

對此,林峯那是一陣無語,今天這,到底是在演着哪一齣?

林峯,算是糊塗了。

“我說,老李、老王,你們兩人也都別爭了,這事,我做不了主,你們也做不了主,誰說了都不算,明白嗎?”

一旁,彭敬德實在是有些看不下去了,這兩個老小孩,較起勁來,就沒完沒了,若是再不阻止,真不知道要鬧到什麼時候。

“切,你當然無所謂了,誰不知道,林兄弟,如今可是你華南軍區的人。”

這一句,李瑞峯、王大琦那是回答的,出奇一致,異口同聲,還十分的齊心協力,矛頭直指彭敬德。

“那個,彭副司令,這到底是怎麼一回事,我可是聽的迷惑了。”

見到三個大老爺們,頃刻之間,燃起了戰火,似乎這個事情,還是因爲自己,於是,林峯忍不住開口詢問了道。

身側,夏宇輕抿着茶,怡然自得,臉上帶着微微的笑意,似乎對於這樣的場面,已經司空見慣,見慣不怪了。

“這麼說吧,一大早我就接到了他們兩人的電話,美其名曰,聽說你要回去了,過來想與你道個別,表示一下感謝,可結果,到了這裏,我纔是知道,原來這兩個老傢伙,是項莊舞劍、意在沛公,他們此行的目的,就是想把你拉入他們的陣營。”

彭敬德開口,緩緩說道,這事,他也是剛纔,才知道,若是早知道他們是這麼一個心思,彭敬德死活都不會告訴他們與林峯見面的地點,不過,彭敬德也明白,即便沒有今天這個見面,這兩個傢伙,也會主動的,自己去找上林峯。

畢竟,誰也不想錯過這麼一個機會,雖然明知希望不大,但是,依然還是要爭取一回。

“原來是這樣,林峯何德何能,怎能讓兩位李局長、王指揮如此厚愛,再者,林峯也有自知之明,我並不是那塊璞料,當然,若是以後有什麼需要,用得到我林峯的地方,林峯自然不會推辭!”

林峯恍然大悟,開口道,言語間,慷慨陳詞,同時,婉言謝絕了其中的好意。

“也好,能夠有林兄弟這麼一句話,我老李也知足了。”

聽到林峯把話說到這個地步,李瑞峯倒是見好就收,開口了道,其實,李瑞峯也知道,若是真要論條件優勢,他根本就比不上王大琦的武警部隊,畢竟人家老王,可是手握着實權實的裝備力量。

“林兄弟真的不再考慮一下,哪怕來我武警部隊兼個職,掛個名也好?”


王大琦似乎還不願就這麼放棄,竭力的邀請道。

不過,當他看到林峯那堅毅的眼神時,王大琦知道,此事,定然是沒戲了。

“那好吧,若是林兄弟以後有時間,還請來我金陵武警部隊,給我的那些崽子們,在槍法造詣上指點一二。”

最後,王大琦也只能退而求之,看向彭敬德的目光,那是羨慕嫉妒,這傢伙,揣着這麼一塊寶玉,也不通知一聲,實在是可惡,可恨。

“對對對,還有我們金陵警隊。”

一旁,李瑞峯也是急急附和道,生怕錯失了機會。

WWW⊙ Tтká n⊙ c○

要知道,在法醫官對那些被擊斃的銀狐成員,進行屍檢時,發現了一個驚人的現象,其中,有半數以上的目標,均是被一槍斃命,這等槍法,不得不讓人驚震,這一數據,足足讓他們兩人,研究了一晚,最後,無疑,他們的目光,全部聚集在了林峯的身上。

而這,也是他們想要竭力邀請林峯的原因之一,因爲他們很難想象,這麼一個四十多人槍法精準的團隊,林峯是如何訓練出來的。

“槍法?”

聞言,林峯有些意外,不過,隨即,便也釋然,經過這一次的境外特別訓練,每一位魔鬼訓練營的成員,各項機能、潛力,都得到了前所未有的開發與提升,自然而然,在射擊方面,精準度會得到很大的提升。

但是,林峯的這種特訓方法,並不是適合羣體,而且,也無法去特意創造那麼一個環境。

一時間,倒是難住了林峯,不知道該如何應答。 “這麼說吧,槍法這種事情不可能一蹴而就,這一點,我想大家都明白,實話跟大家說,我的這些魔鬼訓練營成員,滿打滿算,訓練的時間,也才一個多月,甚至可以說,他們也是在最近一段時間,才接觸到真正的槍支,我只能說,他們現在的這種射擊精準度,完全是一種身體機能、潛力在得到開發後所帶來的附屬效應,而並不是從某種意義上說,是在經過特別的射擊訓練所帶來的成效。”

片刻後,林峯緩緩說道,槍法射擊,拋開天賦一說,在訓練中,是成長速度最爲緩慢的一項,而且,每一個神槍手的鑄造,都是建立在大量的財力供給上,就說彭敬德的華南軍區,全軍區,能夠稱得上神槍手的人,也就寥寥幾個。

“確實,這一點,我老彭也深有體會,槍法射擊,一直是一個訓練的難題。”

聞言,彭敬德十分贊同的開口道,這個狀況,也是各大軍區,普遍存在的一個現象。

不過,彭敬德的話雖是這麼說,但是,此刻他的眼神,無疑,也是帶着一臉的希冀。


同樣,李瑞峯、王大琦兩人的目光,也是有些異樣,那是灼熱、是亢奮。

從剛纔林峯的話中,他們捕捉到了太多重要的信息。

一個月,造就這麼一個實力強勁的團隊,這是一種什麼樣的訓練方法,他們不可想象,也想象不出。

此時,夏宇、葉擎的心中,也是有些不淡定,在地下通道阻擊的時候,心中想的只有擊殺對手,然而,現在回想起來,那個時候的自己,在那一瞬間,確實猶如神力加身,凡是能夠被鎖定的目標,幾乎都是一槍斃敵,那種感覺,很玄妙,一氣呵成,發自於本能。

一時間,兩人的熱血,變得有些沸騰,這爲期半個月的境外特訓,對於夏宇、葉擎兩人而言,感受最爲深刻,這是他們以前在軍區所未曾接觸到的一種訓練,雖然只有短短的十四五天,但是,能夠清晰感受到自身那一種進步的神速,而這種進步,是全面的,甚至還包括心性。

就拿夏宇來說,如果說,以前他的信念,是想要成爲了一名警衛員,那麼如今,此刻的他,目光已經落在了兵王二字上。

不過,冥冥中,夏宇又是有着一些酬酌,若是某一天,在兵王與林峯兩者之間做出選擇,他或許,會更願意選擇後者。

其實,經過這麼一段時間以來的接觸,有這種想法的人,不在少數,包括葉擎、李虎等人,曾幾何時,都在心中自問過。

“我看這樣吧,槍法造詣訓練上,我確實沒法幫不上什麼大忙,但是,在機能、潛力開發方面,我可以提供一套比較有效的訓練方法,這套訓練方法,結合了米國及北俄等諸多國家特訓的精髓,只要勤於訓練,假以時日,相信普遍都會有一個較大幅度的提升。”

感受着衆人的目光,林峯無奈,只能想出這麼一個辦法,至於林峯爲什麼會說的如此肯定,原因很簡單,因爲龍隱的所有成員,在前期,也都是在這一套訓練之法中成長起來的。

“好好好!”

林峯的聲音剛一落下,李瑞峯、王大琦便就急不可待的連連道,欣喜不已,臉上都是笑開了花。

反觀彭敬德,此刻,倒是一臉的平靜,坦然自若。

在彭敬德看來,這麼一套強而有效的訓練之法,絕對不可能只是說說做做那麼簡單,否則,華夏軍區的力量,早就可以推陳出新,更上一層樓了,其中,必然有着許多如今他們還無法接觸到的技術或者設備,就如黃建深那天從林峯手中得到的一枚子彈,就不是現如今,華夏所具備的技術力量。

果不其然,這個時候,林峯又開口了。

“另外,由於這套訓練之法,其中涉及到諸多各國的先進技術,所以,彭副司令,黃建深上校這位大將,你恐怕只能忍痛割愛了。”

說完,林峯的目光,看向彭敬德,繞有深意。

“無妨,無妨,爲了咱們軍區,爲了金陵的同胞同志,犧牲暫時的個我,也是爲了更好的服務大家嘛。”

彭敬德咧着嘴,說的那是義正言辭,言語間,大有一番,我不入地獄誰入地獄的救世之感。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