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七說:“那就不找了嗎?”

諸葛十三說:“你說怎麼找?”

眼看着兩個人說話越來越衝,我和導員急忙把他們拉開。

我對諸葛十三說:“龍爺說了,合則生,分則死。這樣爭執只會讓情況越來越糟,根本不能解決問題。”

諸葛十三多小七說:“老三不是我不想救老二,咱們根本就不知道他在哪?如果你真的現在就想找老二,你就用對講機把假的老二叫過來,如果他真的是鬼,或者什麼東西,他一定會知道我們在哪裏,你就直接告訴他我們在墓門前面。”

小七轉過身用對講機對羅大舌頭說:“你在哪裏?我們在墓門附近,聽見的話趕快過來。”

導員說:“你們是不是想借助假的找到真的?”

諸葛十三說:“對面是個什麼東西咱們不知道,安全起見你們兩個人一會靈活點,站在我們的身後,情況不對就跑。”

我點了點頭說:“恩。”

不一會果然有個人過來了,和羅大舌頭一模一樣。就連揹包和手裏拿的鬼頭刀都是一模一樣。

看見我們就對我們說:“你們走到這裏了,走的可真快,剛纔可摔死我了。”

諸葛十三開門見山的說:“老二在哪裏?快說,不然弄死你。”

羅大舌頭說:“啥老二,誰是老二,我又不認識你問我幹啥?”

小七說:“你是誰?”

羅大舌頭說:“你們怎麼了,怎麼連我都不認識了,我是羅大舌頭啊,這才分開多一會,你們就不認識我了。”

導員說:“想活命最好抓緊該死我們人咋哪裏?別在這裏裝糊塗。”

羅大舌頭說:“我越來越聽不懂你們在說什麼了,到底在表達什麼啊?”

小七直接上前衝着羅大舌頭的面門就是一拳,羅大舌頭就像斷了線的風箏一般往後飛出去好遠,躺在地上不動彈了。

小七看着自己的拳頭說:“不對啊,怎麼可能會這樣?我沒用多少力氣,怎麼跟紙糊的一樣?”

我們急忙過去查看,這一看嚇的我雞皮疙瘩都起來了。這衣服揹包確實羅大舌頭的,可是衣服裏面的人卻是一個白紙人 ,煞白的臉深紅色的嘴脣帶着一絲笑意,似乎是在嘲笑我們傻。

小七翻動着羅大舌頭的揹包和衣服說:“看來羅大舌頭這會光着屁股了,連襪子都被紙人穿了。”

諸葛十三說:“這裏怎麼會有紙人,不可能啊,剛纔我不可能看不出來啊,就算我看不出來大哥還看不出來嗎?”

小七說:“這是一種仙術,紙人成兵的故事你們沒有聽說過嗎?”

諸葛十三說:“紙人成兵,沒聽說過。”

小七說:“事情發生在明朝的時候,當然只是一個傳說,大軍師劉伯溫機緣巧合之下得到了一本鬼谷子所著的天書。

從天書上習得了這摺紙成兵的仙法,話說有一隻這劉伯溫被朱元璋召見。這明太祖朱元璋爲了奠基大明的江山,殺盡權臣,炮轟了慶功樓。大將軍藍玉和這開國軍師李善長都沒有放過。

藍玉爲朱元璋南征北戰多年,戰功無數。李善長正不是一般人,在朱元璋還是一個草頭將軍的時候,那個時候朱元璋也就幾十個人。

李善長說了九個字送給朱元璋,可以說這九個字成就了朱元璋,成就了大明朝。”

導員說:“哪九個字?”

小七說:“高築牆,廣屯糧,緩稱王 ”

諸葛十三說:“這就是讓朱元璋忍辱負重,不要圖一時的得意。”

我說:“爲什麼要緩稱王?”

小七說:“那個時候諸侯四起,遍地狼煙。勢力最大的有兩個,就是陳友亮和張士誠。這兩路諸侯稱王較早,所以和當時的朝廷斗的你死我活的。

而朱元璋只積蓄勢力,表面上依附朝廷,實則是在等待時機。陳友亮和張士誠還有朝廷斗的兩敗俱傷之時就是朱元璋稱王奪天下之時。

果然後來,朱元璋剛剛稱王就消滅了陳友亮和張士誠還有當時的朝廷,從而建立了大明王朝。

可以說這兩個人是文武百官之首,一文一武輔佐朱元璋多年,就連這兩個人都被朱元璋給殺了。這劉伯溫是什麼樣的人物,肯定知道自己也快了。但是人哪有想死的,死在戰場不可惜,可是現在戰事已經平息,死在自己的主子手裏那就冤屈了。

劉伯溫一直都在推脫不肯接手朱元璋賜給自己的高官厚祿,一心想要歸隱田園。而朱元璋則怕劉伯溫輔佐他人來奪自己的江山,所以乾脆一不做二不休,先殺之而後快。

可是這劉伯溫也不是想殺就能殺的,插上毛就是猴,扒了毛比猴精。他深知自己要遭遇不測,所以事先摺好了紙人放在轎子裏面,就連擡轎子的轎伕和一路護送的兵丁也都是紙人所折然後穿上衣服。

果不其然劉伯溫的轎子擡到宮門口的時候就有軍隊出來把轎子圍住,想要圍殺了劉伯溫。可是這劉伯溫卻操控着紙人保護自己,圍殺劉伯溫的兵丁見劉伯溫的下人保鏢一打就變成紙人還以爲遇到鬼了。

哪還有人敢靠近,古代人都比較迷信,紙人是上墳的時候燒給先人。看見紙人保護劉伯溫還以爲劉伯溫可以調出陰兵陰將,當然是怕的不得了。後來劉伯溫才得以逃脫隱退山林,也就是現如今的青田。”

我說:“這也太懸乎了吧?怎麼可能會有這種事?”

小七說:“可能是後人杜撰出來的,許多事情是科學無法解釋的,比如咱們面前就站着一個從地獄逃出來的惡鬼。”

我說:“別打岔說正事。”

諸葛十三扒拉着羅大舌頭的衣服和鞋子說:“有沙子,看來和咱們剛纔的遭遇差不多。”

小七說:“你的意思是二哥有可能在前面那段路的某一個陷阱裏。”

諸葛十三說:“應該是的,我在想怎麼能夠找到他?”

小七說:“二哥如果掉坑裏指定是出不來,他又沒有裝備食物和衣服,咱們掉下去的時候是陷板,比較幸運,有大哥在咱們還可以出來。可是二哥就一個人就算是掉進陷板自己也出不來。但是咱們回去找的時候根本就沒有看到有坑,有可能二哥掉進翻板裏面了。”

諸葛十三說:“對啊,掉下去板子一翻就出不來了,弄不好如果隔音效果好吆喝咱也聽不見。”

導員說:“關鍵是還遇到這個紙人扒了他的衣服,誰知道紙人會不會順手抹了他脖子。”

諸葛十三說:“我覺得事有蹊蹺,突然有一個想法,你們聽我說一說。”

小七說:“你說說看。”

諸葛十三說:“假設有兩條並排的路,咱們走着走着觸發機關羅大舌頭掉下去了,又走了一段路不知道什麼時候觸發機關使隔壁另一條與原來的路相鄰的路滑動過來,咱們發現羅大舌頭不見了就是回去找,但是咱們由於剛纔的緊張忽略了地上是否還有劉洪天留下的血跡。

不知不覺的就走進了另一條路,而另一條路是通往哪裏的這個就不知道了,所以說現在老二可能還留在隔壁的一條路上的陷阱裏面。”

小七說:“我明白了,原來是這麼回事,接下來咱們怎麼辦?”

諸葛十三說:“往回走,邊走邊敲牆,我剛纔探路的時候發現順着牆根走是不會觸發機關的,所以咱們順着牆根走。邊走邊敲牆,如果是空心咱們就想辦法看看能不能撬開。”

我走到牆角敲了幾下石磚,果然聲音不對,運氣這麼好。 又敲了敲周圍的石磚,發現周圍一圈的石磚也是空心的,總共九塊石磚。 悶騷總裁霸道愛 小七用兵工鏟翹了幾下發現石磚貼合的非常緊密,根本就沒有一點縫隙。

我又往周圍一圈的石磚上摸索了一番在這九塊石磚的正下方有一塊石磚是可以摁進去的,因爲我的手摁上去的時候這塊石磚稍微朝裏縮了一下。

由於剛纔遇到機關吃了點虧所以這次我反應的非常快,覺得不對勁立馬就把手縮了回去。

諸葛十三說:“你們往後撤,我來。”說完把我們往後推。

諸葛十三回頭確認了一下了我們是不是在安全的位置以後,緩緩的把手磚摁了進去。果然有機關,剛纔那空着的九塊石磚突然彈了起來,差點打着諸葛十三的鼻尖。

原來上面有兩個合頁,這九塊石磚是一體的,怪不得一點縫隙都沒有,原來根本就沒有任何縫隙。

裏面是空的,最中間有一塊金屬板,是橫着插在最中間的。諸葛十三用手使勁往外一拔就拔了出來,這個小暗格寬也就半米多一點,這個金屬板的寬和暗格是一樣寬。深度大約二十公分,可是諸葛十三拽出的金屬板卻有半米多長。

隨着金屬板被拔出來從暗格之中傳出沙子掉落的聲音,大門突然慢慢的向兩邊打開。

諸葛十三說:“原來如此,大門的機關在這裏,拔出金屬板沙子就會往下落,沙子越來越多往下壓着觸發機關從而慢慢的把門打開。”

小七說:“這個設計太有才,利用了重力原理,古人的智慧真的是非常卓越。”

導員說:“咱們回頭找大舌頭還是進去看看?”

小七說:“先回頭去找二哥吧,恐怕拖延的時候太長了不好。”

剛轉身就聽見後面傳來“稀里嘩啦”的聲音,導員說:“什麼聲音?”

諸葛十三說:“是盔甲,盔甲的聲音。

我們急忙轉頭一看,一個穿着盔甲的士兵臉上罩着青銅面具,身上穿着青銅盔甲。

那個朝代的重機甲兵渾身上下都是青銅盔甲,從頭盔,到身上的護甲,到鞋子全都是青銅做的,在戰場上這些多是騎兵。因爲盔甲又厚又重,人穿着奔走非常吃力,所以需要馬來代步。在戰場上可以說是所想披靡,無堅不摧,因爲一般的武器根本打不傷他們。

可是他們也是有缺點的,由於盔甲厚重如果攻擊他們的馬,讓他們從馬上摔下來估計得摔的半死。

可是這個左慈墓是三國時期的墓,如果裏面殉葬的士兵還活着那得活了多少年。這個殉葬士兵離我們越來越近,盔甲的聲音越來越響。

諸葛十三說:“女人往後靠,老三咱們上。”說完兩個人拿着我買的兵工鏟就衝了上去。

那個殉葬武士還沒反映過來就被兩個人用工兵鏟拍倒在地,倒地之後就傳來:“哎呦,我去。”

四個人都愣了,這傢伙成精了吧,怎麼會說話。關鍵這個聲音怎麼這麼熟悉,我去,這不是羅大舌頭嗎。

我和導員急忙跑過去,小七和諸葛十三蹬着羅大舌頭的肩膀把羅大舌頭頭上的面積給剝了下來。羅大舌頭一看是我們急忙坐起來說:“媽,媽呀,可特麼折,折騰死我,我了。你,你們下,下死手啊,把,把我這小,小心臟都,都給拍成軟,軟柿子了。”

小七說:“到底是怎麼回事?”

羅大舌頭說:“我,我走着,走着突,突然就,就掉,掉一坑,坑裏了。然,然後我,我就暈,暈來,醒,醒過來連,連雙襪子都,都沒有了,可,可凍,凍死我了。”

導員說:“你說重點。”

羅大舌頭說:“我在,在坑裏摸,摸到一,一個洞,在洞,洞裏找,找到一個發,發光的石,石頭。我,我就拿,拿着石頭往,往前走。然,然後就,就來了這,這裏,我,我尋思光着屁,屁股去,去找,找你們不,不大雅,雅觀就四,四處找,尋思找,找個布,布一類的東,東西把,把自己裹,裹上。在地,地上就,就發現了這,這身盔,盔甲,穿,穿上還,還挺,挺合身,但是這盔,盔甲上的面,面具一,一扣上就,就打,打不開了,也,也看不見。”

諸葛十三說:“老二你剛纔說是洞,什麼樣的洞?”

羅大舌頭說:“跟,跟個耗,耗子洞,一一樣,鑽進去一,一點空,空間都,都沒有,我是蹭,蹭着過,過來的。”

諸葛十三說:“看來你走的是個盜洞。”

小七說:“怎麼可以確定是盜洞?”

諸葛十三說:“你看看羅大舌頭的體型,他可以鑽過來,一般的人就能鑽過來。其次還有可能是工匠逃生的洞,但是工匠把逃生的洞挖到陷阱裏面,這個並不科學吧。”

古代帝王將相,死了以後爲了不把自己陵墓的位置暴露給世人都會把任何知道陵墓位置的人都殺死陪葬,除了自己的子嗣。有些甚至把工匠直接封在墓裏活活憋死或者餓死。有些聰明的工匠打了注意,會偷偷的挖一條小洞,如果他們沒有被殺死會從小洞逃跑,順帶着會帶上那麼一兩個陪葬品出去變賣。

羅大舌頭說:“對,對呀,跑到陷,陷阱底,底,地下幹,幹啥,不,不如直接挖,挖一條路跑,跑到外,外面了。”

小七說:“這樣分析也不假,這裏如果被人濾過會不會有水沒王八?”大意就是光剩一座空墓,沒有我們要找的湛盧寶劍。

導員說:“站在門口了,進去看看,萬一有收穫呢,有可能這個洞是袁天罡打的。”羅大舌頭說:“那中,咱進,進去看看,你,你們勻,勻件衣,衣服給,給我唄?”

諸葛十三和小七都笑了,我指着後面說:“都在那,一件不少。”

我們都回避,羅大舌頭去穿上衣服,背上揹包說:“累,累死我了,這幾十斤青,青銅快,快把我的腿壓,壓折了。”

小七站在門口說:“大哥,我擔心的是那個洞如果不是袁天罡打的,會不會是什麼動物打的。”

諸葛十三說:“一會咱們注意點就好了。”

幾個人又以背靠背的姿勢往裏走,隨時準備應對突發狀況。剛纔站在門口沒往裏看,這會纔看見裏面和外面一樣也是一條是磚砌成的通道。只不過旁邊散落着一些盔甲兵器一類的東西。

就跟剛纔羅大舌頭穿的盔甲差不多,不過讓人感覺奇怪的是隻有盔甲卻沒有一具陪葬的屍體。

羅大舌頭說:“奇,奇了怪了,左,左慈怎麼找,找了一些衣,衣服來守,守墓。奇,奇怪。”

諸葛十三說:“恐怕是逃跑了吧,盔甲這麼沉當然脫下來不要了。”

小七說:“他們會跑去哪裏呢?”

導員說:“應該是跟着工匠逃出去了吧。”

我把手電轉到牆上,發現牆上刻着一些字。這種文字我並不認識,於是讓諸葛十三來讀,諸葛十三看了以後皺皺眉頭慢慢讀了出來。

入此道者必死,株連九族。仙師法力無邊,可殺人於無形,來者必殺。

小七說:“又是詛咒,忽悠人的。”

諸葛十三說:“快走吧,別在這裏耽擱時間了。”

往前面走盔甲越來越多,幾乎成堆,這麼多盔甲卻不見一具屍體。牆上依然寫着擅入者死的標語。

可是我們已經不在去理會了,這些標語在我們眼裏就跟農村牆上刷的:要想福就中蒜,要想發就養豬的標語一樣沒有任何吸引力。

終於手電筒已經照到另一個門了,只是多了一些東西讓我們覺得毛骨悚然。這次擋在我們前面的恐怕是這些盔甲的主人,守墓的兵丁。

屍體數量之多,讓人咋舌。不算很寬的墓道里面堆着上百具乾屍,他們都保留着死前的驚恐。

羅大舌頭說:“到,到底是,是什麼原,原因讓,讓他們抱,報團死,死在這裏。怎麼看,看着都,都是被嚇死的。”

諸葛十三說:“恐怕這裏有恐怖的東西。”

突然一個東西從屍體堆裏伸出來,還沒看清楚就已經纏住了我的腰,就覺得一股巨大的力氣把我往屍體堆里拉,我急忙掏出工兵鏟想要去打那個東西,可是身體被拉扯着怎麼也用不上力氣。我只好放棄工兵鏟用手去拽那個纏住我的東西。

此刻他們四個人正在往我這邊跑來,可是速度好像有些慢。我摸到那個東西的時候心裏突然驚了一下,軟軟的,還特別溼。第一個想到就是蛤蟆,一隻大蛤蟆在用舌頭捉蚊子。而我就是那隻倒黴的蚊子,也就是說我即將被吞掉。

此刻屍體堆開始劇烈的晃動,好像有個什麼東西要從裏面跑出來。眼看我就要和離我最近的屍體親密接觸了,突然什麼東西扯住了我的腳,回頭一看是導員,她用繩子在危機時刻套住了我的腳。

他們四個人拽着我的腳,那個不知道是什麼東西的東西拽着我的腰,感覺好像要被撕裂一般,諸葛十三很像上來幫我,可是四個人的力氣剛好和裏面的東西平衡,只要一鬆手我就會被拽過去。 再這麼拉扯我非得讓他們給分了屍不可,可是眼下又能怎麼辦呢?工兵鏟已經被我丟掉了,突然我靈機一動,火可克萬物。

兜裏剛好有一個塑料的酒精防風打火機,是我沒收諸葛十三的。這時候剛好派上了用場,這種打火機的火苗是直着往上躥的。對準纏住我的東西玩命的就燒,起初只是鬆了一些。可仍然是纏着我不放,燒了大約三秒鐘它就受不了了,猛的收了回去。由於後面的人一直在拉扯我,他猛的一鬆我就被拽掉了後面。四個人也往後仰倒在地。

諸葛十三羅大舌頭還有小七三個人各自拿了兵刃站在前面迎着剛纔纏住我的怪物。怪物可能是吃痛有些生氣了,直接從屍體堆裏跳了出來。

果然我猜的沒錯,這是一隻大蛤蟆,趴在地上足有三米多高。兩隻眼睛通紅通紅的,渾身長着黃褐色的大疙瘩,十分噁心人。老話講癩蛤蟆怕腳面上,不咬人它膈應人。

這麼大個一個蛤蟆站我們面前,一般人還真受不了。

這大蛤蟆的頭頂長着一塊大疙瘩,足有人頭那麼大,仔細一看還真有幾分人頭的意思。這癩蛤蟆頭頂長人頭,得多稀罕。關鍵是這麼大個一蛤蟆,就已經非常稀罕了。

我突然想起生物課本上說青蛙看不見不動的東西,這癩蛤蟆和青蛙是近親應該也一樣吧。

我對他們講:“你們不要動,蛤蟆看不見不動的東西。”

羅大舌頭說:“這,這個是蛤,蛤蟆嗎?這,這特麼。”後面的話還沒說出口大蛤蟆一吐舌頭直接纏住了羅大舌頭。

諸葛十三和小七反應迅速,一把拽住羅大舌頭的兩隻胳膊,可是兩個人沒法跟大蛤蟆較勁,被直接扯到大蛤蟆嘴邊。看的清清楚楚大蛤蟆頭頂的肉瘤之上有一張嘴,跟蚊子嘴一樣。

這個蚊子的嘴由六個部分組成,四隻用於固定在人的皮膚表面。一隻用來刺破皮膚探測血管,最後一個用來扎進血管吸血。蚊子比較小,用肉眼是無法觀察的。

這個大蛤蟆頭頂的類似人頭的肉瘤伸出的嘴有一隻圓珠筆那麼長,非常細。羅大舌頭衝到旁邊的時候已經分成了六個部分,眼看就要往羅大舌頭胸口裏面紮了。

小七和諸葛十三此刻剛回過身一個拿着刀子,一個拿着工兵鏟要去攻擊大蛤蟆的頭。不知道羅大舌頭哪裏來的勇氣,直接用手攥着肉瘤上的那張蚊子嘴,使勁往外一扯。

大蛤蟆疼得爪子都抓緊石磚裏面了。

於此同時小七的刀已經到了,一刀削掉了大肉瘤。大蛤蟆似乎有些發瘋了,直接一甩把羅大舌頭甩出去好遠裝在石壁上又摔了下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