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不起啊可可,我剛剛不是那個意思,我只是……。”

“我知道。”可可打斷她的話,不禁笑了一下,“我知道你的擔心我,但是我真的沒事。其實就算是歐陽撤真的在外面有女人,我也不能和別的男人。第一,男人和女人不一樣,在

感情上不能隨便。再來,我現在還接受不了其他男人。”

歐陽撤給她的感覺那的強烈,強烈到自己無法忘記。

顧小美看着她,無奈的嘆口氣,知道自己說什麼也用了,她根本是不會聽的。

算了,她知道自己說什麼也無濟於事,很很事情還是得當事人自己來決定。

顧小美不在說什麼,開開心心的和可可吃起東西來。

而可可也努力的讓自己開心一些,畢竟大家開開心心的出來玩。

整整一天,可可都很開心,時不時的看着小美和修恩拌嘴,然後周全會上來個自己說幾句話。這樣一天結束了。

晚上的時候,他們在附近找了一間民宿,是之前他們在網上定好的。

可可有些疲憊的回到房間裏,開開燈走進去,就看見屋子裏的人,不禁呆住了。

可可看着歐陽撤,根本沒想到會看見他。

“你……你怎麼來了?”她心口有着異樣的感覺,想不通這個男人怎麼會在這裏。

歐陽撤眯着眼睛,走到她的面前。

“你今天玩的很開心?”低沉的聲音有着明顯的不悅。

“我……我只是和小美一起出來散心。”

“是嗎?”歐陽撤捏着她的下巴,“看來你的日子過的很舒適,還懂得散心。方可可,你是我的妻子,我不喜歡你到處亂走,你就應該好好的在家。”

方可可難以置信的看着他,緊緊咬着脣。

“我是你的妻子,但我還是一個人,我去哪裏是我的自由。”她不懂這個男人爲什麼發脾氣。

她在不知道爲什麼這個男人會出現在這裏,也不懂他爲什麼發脾氣。如果他是來見自己,是不是應該開心一些呢?

“你知道你是我的妻子就好,所以你最好給我安分一些,不要和別的男人勾三搭四的。”冷漠的無情的話落下來,狠狠的擊中了她的心。

“你在說什麼?我什麼時候勾三搭四了。”

“難道沒有?今天和你主動說話的那個男人是誰?”歐陽撤冷漠的問着。

今天修恩打電話給自己,才知道這個女人才一起出來散心。原本他是不在意的,可是知道她的來的地方是曾經來過的,他的一顆心就不安起來。

思緒不停的想這個女人,最近一段時間不止一次想着她。

該死的找了魔一樣的想着這個女人。

他刻意對這個女人不聞不問,可是即便和海兒在一起的時候,腦子裏也不停的想着這個女人。

到底是爲了什麼?爲什麼這個女人總是出現在她的腦中?

他不喜歡這種感覺,好像自己的心被控制了一樣。

可可迷迷糊糊的醒來,看見歐陽撤在自己身邊,他赤|裸的上半身躺在自己身邊,眼中確實冷漠。

她不知道自己怎麼昏迷的,只覺得渾身痠痛。

“怎麼樣?我做的滿意嗎?”無情冷漠的聲音緩緩的落下。

可可的心一緊,看着歐陽撤冷漠的樣子,她覺得很陌生。

“你就這麼討厭我?”可可低沉的問着。

“你覺得呢?”

聽着他的話,方可可無奈的笑了一下。她深深吸了一口氣,看着歐陽撤。

“如果你這麼恨我,不如我們離婚吧。”他痛定思痛,想了很久才覺得要離婚的。

她割捨不下這份感情,但是很多事情都沒辦法,她不能這樣一直下去,想到剛剛歐陽撤的行爲,她的心就開始顫抖。

但是她不知道,這句話深深惹怒了歐陽撤。

他一把不客氣的抓住方可可的手臂,用力捏緊。“方可可,你當我是什麼?你說結婚就結婚?你說離婚就離婚?我告訴你看,別想和我我離婚,你嫁給我就要當我一輩子的妻子,就算是吃苦,也是你自找的。”

他的話冷硬霸道又無情。

一輩子的老婆?

如果是平時聽到這句話,一定會很開心的,這話聽起來多麼想情意綿綿的情話啊。可是經由他說出來,他的語氣,好像就不是那麼回事了。

可可看着他,眼中有着痛,有着說不感覺。

“你不愛我是嗎?”

“你想我愛你?那是一輩子不可能的事情。”歐陽撤冷漠的說。

“是的,我知道,我也不奢望不能喜歡我。而且,你不是已經和韓海兒在一起了嗎?”他能和韓海兒一起坐下來吃東西,應該算是誤會解除了吧。

歐陽撤眯着眼睛,“我和海兒的事情不是你能過問的,你知道記住你的我的妻子,以後別再讓我聽見離婚兩個字。”他語氣透着一絲不耐煩。 該死的女人,她居然敢提出離婚?

他絕不允許!

她以爲自己是誰?說結婚就結婚? 爸爸去哪兒了 說離婚就離婚?

總裁的女人(全本) 看着她的樣子,他一把掀開被子,身子再次附上她的,

可可被嚇壞了,看着他的樣子,他不禁有些驚慌。

“別。”

“你沒有資格拒絕我。”

“不是的,我現在懷孕了,我怕傷到孩子。”

一場無愛的歡愉正在上演着……

結束了兩天的假期,可可回到了家,出乎意料的是,歐陽撤也回來了,並且在家中逗留了三天。

這天下午,可可正在看着一些店面,她打算弄一個小花店來打發時間,不想把時間浪費到等待一個男人上。

沒想到接到了歐陽撤的電話。

“你在哪裏?”低沉的聲音有力的傳來。

“我……在外面。”

“詳細地址。”

“xx路xx號。”

“站在那裏不要動,等我。”

可可站在那裏,半個小時之後歐陽撤出現,她上了車子,有着不解。

“有什麼事情嗎?”

一不小心就成了王座 “去奶奶那裏。”

原來是這樣?怪不得這個男人這麼和顏悅色了。

“有什麼事情嗎?”可可再次問道,是不是奶奶想她了?

歐陽撤看了她一眼,沒好氣的說,“月月回來了。”

月月?

歐陽月月嗎?

歐陽撤的妹妹?

她想開口問她怎麼回來了,可是絕對不妥,於是開口問道。

“月月她好嗎?”

歐陽撤看着前方,深沉的目光看着千萬。他沒有說一句,不過可可可以看出他此刻的心情卻不怎麼好。

他是不是還在內疚呢?

那年月月發生那樣的事情是誰都無法改變的。

可可咬着脣看着他,“你別擔心了,我想月月一定是好轉了纔回來了的。”

歐陽撤趁着紅燈聽下來看着她,他什麼也沒說,居然知道他的心情如何。

這個讓歐陽撤有些意外。

雖然她平時馬馬虎虎的,看起來笨笨的樣子,不過有的時候她看起來也聽聰明的。

wWW● тт kǎn● ℃o

一路上,歐陽撤都沒說話,二十分鐘之後他們到達了老宅。

因爲月月回來,家裏的很多的人都回來。

可可一進來就看見了歐陽浩,他上來就給可可一個大大的擁抱。

“親愛的小鹿,好久不見了。”歐陽浩滿臉喜愛殺人的說。

可可笑了一下,每次她都這麼熱情,害得她有些受不了。

“歐陽浩,我看了你最近的新戲,感覺很好呢。”可可說着。

“真的?謝謝你小鹿,有你這樣的粉絲我真的很開心。”

可可皺了一下眉頭,“可是我不是你的粉絲啊。”

她以前只是知道歐陽浩這個名字,但是卻不喜歡他。不過,他最近的新戲很好看,並不是因爲故事的主角,而是很喜歡劇情。

她誠實的話深深打擊了歐陽浩,他一臉幽怨的樣子看着她。

“小鹿,你也太誠實了吧。”

可可不禁笑了一下。

一邊的歐陽撤眯着眼睛,有着一絲的不滿。

“歐陽浩,你該改口叫嫂子了。”低沉的聲音緩緩的想起。

歐陽浩愣了一下,不光是歐陽浩,還有可可……

看着他酷酷的樣子,她心口居然有些甜蜜蜜的,那種感覺無法說出來。

他這麼說是認可她嗎?

歐陽浩看着可可,笑了一下,“小鹿現在已經是我嫂子了,但是我還是喜歡叫你小鹿,你不介意吧。”

可可搖搖頭,“我怎麼會介意呢。”

如果歐陽浩叫他嫂子,她纔不安呢。

歐陽撤極爲的不爽,“該叫什麼就叫什麼,做事要有規矩。”他低沉的聲音剛剛落下,從二樓下來三個人。

可可看去,一個是奶奶,一個是沐澤管家,還有一個酷似苗苗的人。

那應該是月月了吧。

“撤和可可來了。”歐陽老夫人說着。

“奶奶。”歐陽撤看着奶奶,接着看着一邊沉默的女孩,眼中不禁有着疼惜。

她剪了短髮,雖然和正常人看不出什麼區別,可是她臉上卻有着一絲憂傷,看着很教人心疼。

歐陽撤走到她的面前,摸着她的頭,“月月,你好嗎?”

緩緩的,歐陽月月擡起頭看着他,恍惚間覺得很陌生,可是卻感覺到很熟悉,好一會,他纔開口。“大哥。”

歐陽撤看她點點頭,“回來就好,以後大哥常來,可以經常陪你。”

歐陽月月點點頭,接着看着對面的可可,平靜的臉上看不出任何感情來。

“大哥,她是誰?”

被這麼一位,可可不禁緊張起來。她還來不及開口的時候,歐陽撤拉着可可的手。

“大哥結婚了,她是我的妻子,可可。你應該叫大嫂。”

可可有些意外,看着他握緊自己的自己手,心裏有些甜蜜在滋生。她看着歐陽月月,如果不是她梳着短髮,她一定會把她當做苗苗的。

不過,和苗苗的不一樣,她似乎安靜了很多。

“你好月月,其實你可以叫我可可。”

歐陽月月看着她,又看看歐陽撤,最後的目光落在可可的身上,“大嫂。”

她只是禮貌叫了一身,接着做到一邊沙發裏。

可可看着,不知道可以說什麼,而此時,歐陽夫人拉過可可,眼中有着一絲疼愛。

“可可,你怎麼瘦了?最近不愛吃東西嗎?”

“是嗎?我沒有啊。”可可不禁摸着自己的臉,覺得沒什麼啊。

“你啊,要多吃東西,不然你肚子裏的孩子會不健康的。”歐陽老夫人關心的說着。

可可點點頭,“我會的。”

歐陽老夫人笑了一下,而這個時候沐澤端來一碗湯。“少夫人,這是老婦人早上讓我頓的湯,特意給你準備的,你一定要喝了。”

可可有些小小的感動,心口有着一絲說不出的感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