寸頭男無奈地看了葉無雙一眼,就從口袋裏掏出了打火機,然後在酒杯上一撩,酒杯上瞬間‘嗡’的一下子躍起了藍色的火焰。

譁!

餐館大廳一片譁然。

“天啊,他們竟然把酒點着了喝!”

“是啊,太恐怖了—-這還不把嗓子燒壞?”

“我在電視上看到過這種喝酒的方法,太酷了!”

周圍一些人的討論聲像是給了寸頭男莫大的勇氣,寸頭男知道自己今天是躲不過去了,只好狠下心來,端起杯子就往肚子裏灌下去。

火燒的液體順着喉嚨流下,像是一把鋒利的刺刀一樣從上而下穿刺着,割裂着。那股灼熱和割裂感讓寸頭男有片刻的窒息。

啪啪啪—-

噼裏啪啦,周圍響起了熱烈的掌聲。

寸頭男對着關心他的鄭大飛等人說了聲沒事後,又灑脫地向周圍的觀衆揮手致意。然後眼神挑釁地看着葉無雙,等待着他接下來的表演。

葉無雙被寸頭男的這毅然決然喝燒酒的氣勢給驚呆了!

愣了幾秒後,葉無雙纔回過神來,他不得不爲這個寸頭男點32個贊。

見寸頭男正看着自己,葉無雙對着他笑了笑,慢騰騰地端起酒杯,接過寸頭男遞過來的火機將杯子裏的酒點燃。然後在衆人的驚呼聲中將酒灌了下去。

喝完便對着寸頭男示意,等待着他下一個回合的挑戰。

寸頭男的額頭直冒冷汗,他竟然真的喝下去了,而且還這麼輕鬆。騎虎難下,只得繼續和葉無雙拼命。

“你真的沒事?要不就算了吧?我這人很好說話的,只要你答應你和你的老大給陳雪姑娘道歉,我就不和你比了,而且我也不會將你輸給我的事到處亂說,放心,我真是一個很好說話的人。”葉無雙笑眯眯的看着寸頭男,說道。

這一道爽朗的聲音傳進了在場所有人的耳朵裏,同樣也傳進了陳雪的耳朵裏。

在場的所有姑娘都羨慕那個姑娘,她們原本以爲這些男人只是爲了活躍氣氛喝的好玩而已,沒想到這個年輕俊雅,帥的一塌糊塗的男子竟然是爲了幫一個姑娘套一個公道。

在場的絕大部分都是年輕的女孩子,在她們每個人的心底深處都有一個英雄夢,她們都希望她們心目中的蓋世英雄有一天會駕着七色彩雲來娶她們,或者說是來拯救她們。


在自己危難的時候,在自己最需要幫助的時候,在自己受傷的時候,會有那麼一個人奮不顧身的站出來。

現在全場的焦點葉無雙,他也許不能腳踩七彩祥雲,他也許很普通,但是他卻是一個蓋世英雄,至少在這些年輕女孩子的心目中是這樣的。

陳雪再聽到葉無雙說的話後,一下子愣住了,她那雙水彎彎的漂亮大眼睛瞪的大大的,小嘴微張,顯然是根本沒想到葉無雙這麼拼命的喝酒是爲了幫自己討回一個公道。

想到這裏,陳雪覺得像是吃了蜜一樣甜,幸福像嫩芽一樣在心底瘋狂的生長着。

剛纔那個穿着粉色熱褲白色吊帶衫的女孩叫李薇薇,這個時候當她聽到她有好感的男生竟然是爲了一個女生才喝酒,心裏的那股嫉妒的因子正在蔓延着。

“我沒事!”寸頭男惡狠狠的說道:“想要我們道歉?沒門!來,我們繼續!”

於是,在寸頭男喝完第二杯後,葉無雙也跟着喝了。

周圍的觀衆越來越多,掌聲也越來越激烈,寸頭男的臉色越來越難看,可葉無雙卻仍然神態自若,還和何志偉配合着說了幾個猥瑣的冷笑話。

當寸頭男喝到第四杯的時候,可能是灌的有些急了,‘噗’的一聲,將正要入肚的酒給噴了出去。

鄭大飛感覺跑上前去扶着他,輕輕拍着他的後背。

寸頭男蹲下身體劇烈的咳嗽着,咳着咳着就開始大口大口的吐血。

寸頭男大口大口的吐血,表情猙獰恐怖。

周圍的圍觀羣衆驚呼出聲,鄭大飛着急的喊人叫救護車,餐館老闆也慌忙的跑了出來探問,腸子都悔青了,怎麼大傢伙都不知道勸一勸,要是有個三長兩短,那自己這個餐館也就開到頭了。

餐館裏亂作一團,何志偉吳不凡等人都是一臉擔心地看着葉無雙。

葉無雙以一挑二,喝的酒比所有人都多,他們怕他也會出現這種不良反應。

“葉大哥,你沒事吧?要不要去醫院看看?”吳不凡擔心地問道。

“沒事,我這不是好好的嗎?”葉無雙笑着搖了搖頭。

“我靠,雙哥,現在可不是你逞英雄的時候。趕緊的,咱們也去醫院檢查檢查,這是胃出血了,燒着的酒也能往肚子裏灌嗎?”何志偉說話也是直來直去的,但不難聽出話語裏面的關心。

還有那羣小美女們也是滿臉擔憂地看着葉無雙,那個中途跑過來幫葉無雙擦嘴的女孩子李薇薇這次是主動站出來,來到葉無雙身邊,關切的問道:“你沒事吧?有沒有覺得不舒服?”

一邊說着還一邊拿出紙巾幫葉無雙擦拭着嘴角的酒漬和額頭。

葉無雙很是尷尬的從李薇薇的手裏接過紙巾自己擦了起來,他不希望和這個女孩有什麼交集,自然是不能表現的太過親密。

可是葉無雙和李薇薇的推推搡搡卻被站在一旁的陳雪看到了。

陳雪幽怨的看着兩人好像在打情罵俏的模樣,無奈的搖了搖頭,丟掉了手裏早已經揉成一團的紙巾。

不過這個時候有兩道冷若冰霜的眼神像寒冰一樣射了過來。

葉無雙似乎有所察覺,於是擡了擡眼皮,一下子呆住了,因爲他看見餐館門口正站着兩位亭亭玉立的絕世佳人,兩位佳人正是唐魚雁和凌洛楓。 對於唐魚雁和凌洛楓突然間的出現在餐館門口,葉無雙感覺很奇怪。

難道說自己的行蹤被兩位姑娘發現了?

可是再想想,葉無雙很快便否定了這個答案,因爲在放學後,他根本就沒見過兩位姑娘,可能是碰巧吧,葉無雙在心裏這麼想着。

其實這真的是碰巧而已,由於今天一放學,唐魚雁和凌洛楓就去停車場等葉無雙,可是等了老半天都沒見到人影,這可把兩位姑娘給氣壞了,很是埋怨葉無雙的不稱職。

畢竟哪有做人家保鏢的總是一天到晚不見人影的呢?

唐魚雁都氣炸了,不過凌洛楓倒好點,畢竟她和葉無雙相處的時間比較長,所以她也知道葉無雙肯定很忙,至於究竟忙什麼,她也說不清楚,所以當唐魚雁發飆的時候她只是在一旁呵呵傻笑外加添油加醋對葉無雙一陣數落。

由於兩位姑娘都不會做飯,而且兩人都吃慣了葉無雙這位堪比大廚所做的美食,所以自然是堅定不移的放棄了回家叫外賣和吃泡麪的想法。

因此在兩人的共同商議之下,一致決定去離學校不遠處的‘七里香’餐館吃飯。

可是讓她們沒想到的是—-竟然在餐館看見了葉無雙,更讓她們兩不能接受的是,葉無雙竟然和一個不相干的女人在打情罵俏,還拉拉扯扯的。

這一下可算是點燃了兩位姑娘心中的**,所以現在凌洛楓也不站在葉無雙這邊了,兩人準備聯起手來討伐葉無雙這個花心大蘿蔔。

唐魚雁拉着凌洛楓向葉無雙這邊走過來,凌洛楓轉過臉看了看唐魚雁的臉色,隨即好看的殷脣微微上揚,那模樣就像一隻狡猾的小狐狸。

凌洛楓趕緊衝上前,然後向前面一插,恰好就用自己的身體把李薇薇給擋在了外面。

李薇薇很是不悅的皺了皺眉,不過當她看見唐魚雁和凌洛楓的時候心裏都止不住驚歎,世上竟然真的有這麼漂亮的女孩子,雖然兩位姑娘穿的都比較普通,但是那股氣質卻不能讓人忽略。

李薇薇本來就是一個心眼很小的女孩,很是以自我爲中心,由於出生于靖海市,家裏比較有錢,所以在靖海市藝術院校很有名,至少在李薇薇自己看來自己是很受歡迎了。

所以在她看來只要是自己主動出擊,那麼她喜歡的男孩子一定會臣服在她的石榴裙下。

可是事實卻並不是這樣的,因爲她看到了比她更漂亮的女孩子,李薇薇在驚歎的同時也有嫉妒,不過更多的是不屑,畢竟唐魚雁和凌洛楓都不是高調的人,所以在穿着上並不挑,所以平時兩位姑娘穿的都很普通。

這樣一比較,李薇薇又放心了,至少自己比她們有錢。

唐魚雁板着小臉看着葉無雙的眼睛說道:“葉無雙,難怪說我們怎麼找不着你,原來是另有約會啊,只不過你可是我的保鏢,要是你喝醉了,壞人來了我怎麼辦?”

這句話雖然是責怪葉無雙的失職,但是卻已經點明瞭他對自己的重要性。她這樣心高氣傲的女人,總是不願意自己赤果果的關心被外人窺破的。


葉無雙愕然了,他感覺今天的唐魚雁有點反常,平時他覺得這位大小姐並沒有那麼在乎自己啊?今天到底是怎麼了?

葉無雙是情場小白,自然是不知道女孩子的玲瓏心思。

“我既然敢這麼喝,就證明我知道自己不會醉。”葉無雙瞥了唐魚雁一眼,然後看了一下正在吐血的寸頭男,說道:“要是不想讓這傻缺交代在這,那就趕緊去醫院吧。”

“好小子,這事不會這麼算了,你等着!”鄭大飛惡狠狠的說道。今天是他做扛把子以來最衰的一天,竟然頻頻栽在這個小子面前,不過現在最主要的是送寸頭男去醫院,他已經將葉無雙惦記上了。

寸頭男眼神陰狠的盯着葉無雙看了一會,然後在鄭大飛等人的攙扶下衝出了餐館。

剛纔唐魚雁說的話在李薇薇聽來,那意義可就不一樣了,女孩子的第六感是很強的,從剛纔唐魚雁的話中她聽出了唐魚雁對自己欣賞的男孩子有好感,她感覺到了強烈的危機感。

唐魚雁見葉無雙正以一種奇怪的眼神看着她,瞬間小臉變的有些微紅,說道:“葉無雙,你可別多想,我對你沒有什麼意思,我只是想告訴你,你是我的保鏢那就必須盡職盡責。”

要是唐魚雁不解釋還好,這樣一解釋,就算葉無雙這個小白也似乎有點明白了。

莫非大小姐喜歡自己?葉無雙在心裏這樣想着,然後苦笑着搖了搖頭,心道,這是不可能的。

李薇薇繞過凌洛楓的身體站在唐魚雁的對立面,然後微笑着對唐魚雁點了點頭,隨即看着葉無雙說道:“這位帥哥你好啊,剛纔聽她說,你是她的保鏢對吧?”

葉無雙表情平靜的點了點頭說道:“是的。”

“即然這樣的話,那我請你做我的貼身保鏢怎麼樣?”李薇薇微笑着看着葉無雙問道。

這個問題一出來,在場的所有人都驚呆了!

何志偉從來沒有見到過這麼多極品美女,今天一下子竟然全部見到了,而且有兩個還是帝豪中學的校花,何志偉還以爲自己真的醉了,可是事實告訴他沒有醉。

最讓他小心臟受打擊的是,這些美女竟然都是因爲葉無雙纔出現的—-

站在一旁的不管是男人還是男孩都留着哈達子羨慕葉無雙的桃花運。

他們很是不解,葉無雙只不過是比他們年輕一點,皮膚比他們白一點,喝酒比他們厲害一點,除此之外還有什麼比他們強的呢?

男同胞們都暗自感嘆,這麼多鮮花竟然同時插在了一坨牛糞上面。

這是多麼讓人羨慕嫉妒恨的事。

唐魚雁和凌洛楓也呆住了,她們沒想到竟然有人敢當面挖牆腳!

凌洛楓不樂意了,很是生氣的站出來像一個小潑婦似的看着李薇薇說道:“葉無雙是我們的保鏢,他憑什麼要做你的保鏢?你哪點比我們強了?比胸部你有我的大嗎?我的至少有36D,你呢?我看連36A都很難說吧?比漂亮你沒我漂亮吧?更何況和我姐比,你說你哪點比我們強?只要是葉無雙沒摔壞腦子他就會做出正確的選擇,他憑什麼放着兩個大美女不保護,而去保護你啊?”

唐魚雁聽到凌洛楓這麼直白的話,臉色變得更紅,要是地上有個洞,她想她會毫不猶豫的鑽進去。

何志偉等牲口一邊聽着凌洛楓驚世駭俗的話,一邊在凌洛楓,唐魚雁和李薇薇三人身上掃來掃去,尤其在重點部位比如胸部,大腿,屁股等處做了詳細的比較,最終得出的結論是的確還是自己學校的校花更勝一籌。

葉無雙也愣住了,他沒想到自己還真的有做保鏢的潛質,看來自己可以考慮往這個反面發展。

不過更讓葉無雙吃驚的是,凌洛楓竟然有這麼霸道的一面,而且水人不帶髒字的功夫一流!

“你—-你瞎說,我明明有36B。”李薇薇結結巴巴的反駁了一句。她從小嬌生慣養,聽慣了所有人的好話,還從來沒有聽過這麼激烈的壞話,所以一時間不知道怎麼反駁,只是強調了自己並不是只有36A。

“哪呢?哪呢?我怎麼看不到,就算是,那和我比起來還是不行,你out了!”凌洛楓很是不屑的搖了搖食指,說道。

“我—-我—-你—-你,我比你有錢!”李薇薇憋了半天才說了這麼一句話。

“有錢了不起啊?本小姐要是想要錢那可是一堆一堆的,你和我比?”凌洛楓再次補刀。

跟着李薇薇過來的幾個女生和男生有點受不了了,因爲李薇薇平時很大方,不管是吃飯,唱k,還是玩,都是主動請客。

所以現在李薇薇受到攻擊,他們自然是要站出來了。

一個穿的花枝招展的女孩子,很是不客氣的指着凌洛楓說道:“你這姑娘真沒教養,真不知道你爸媽是怎麼教的。”

“你們纔沒有教養,你們全家都沒教養!”凌洛楓氣呼呼的反駁道。


凌洛楓從小就沒見過自己的母親,她是父親帶大的,所以她不希望別人提到她的母親,一旦提到,她就會炸毛。


果然,凌洛楓的這句話算是把李薇薇那邊的所有人都給得罪了,有一個正在追求李薇薇的男孩子怒氣衝衝的站了出來擋在李薇薇身前,擡起手準備一巴掌向凌洛楓扇過去。

那個男孩子身材高挺,很有一股棒子國偶像氣質,凌洛楓見這個男子站出來,正準備開罵的,可是她沒想到這個看起來斯文的男子竟然直接朝她動手,一下子嚇的愣住了,都忘記了怎麼躲避。

早在這個男子站出來,葉無雙就已經盯上了他,本來以爲這個男子只是準備站出來說幾句話而已的,沒想到一出來就直接動手,葉無雙頓時怒了,一個閃身便站在了凌洛楓面前,左手一擡,像鐵鉗一樣死死抓住了這個男子的手腕。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