寧浛自然地與喬慧聊了起來,完全忽略掉龍素看到她擦手時的震驚與憤怒。

“等會是回劇組吧。”

“是啊,今天不是若夭的殺青戲嗎?男主角可不能缺席啊。”

兩人相視而笑,氣氛很和諧。

倒襯得龍素越發格格不入。

“來了!”

輪船駛來,靠岸,藝人們拖着行李箱,下船,高高興興的奔向自己的經紀人或助理。

秦若夭與周舟並肩而行,前者拖着行李箱目視前方,氣場十足,後者朝喬慧不停的揮手,行李箱輪子磕的哐哐直響。

這倆人畫風真的完全不在同一水平上,但意外的還很和諧。


周舟快秦若夭一步來到經紀人面前,直接把行李箱往車上一丟,轉身對秦若夭說:“咱們坐一輛車回劇組吧。”

“也行。”秦若夭順手將行李箱交給司機,司機放上了車。

喬慧見此,忍不住扶額。

這倆一個就像職場女強人,一個就像校園傻大個。

看來得給周舟上幾節禮儀課,培養培養氣質了。

魅王寵妻:鬼醫紈褲妃 ,也笑出了聲,“周舟更率真,這樣的藝人帶着每天也多點樂趣。”

“我寧願多點事,也不想多點樂趣啊。”

“你是不理解我這個事多的人的痛苦啊,我這剛回國,感覺頭髮都要白了。”

“喂,你們倆個在交頭接耳什麼呢?總感覺在說我們壞話。”秦若夭雙手環胸打量着兩位打扮英姿颯爽的經紀人。

兩位經紀人互相對視一眼,動作整齊,弧度一致地聳了聳肩。

對面的兩位藝人也學着經紀人的動作,只是氣質對比太明顯,有些滑稽。

“費弘!你怎麼弄成這個樣子?”

聽到龍素的吼聲,喬慧望了過去,看到費弘那鼻青臉腫, 妹子帶我飛 ,都忍不住笑出了聲。

“哈哈哈!這是誰幹的?太精彩了吧!”

站在她面前的秦若夭眯眼一笑,無聲告訴她:就是我乾的! 從王奕承的這個位置,他能非常清楚的看到秦若夭燦爛的笑容。

他也微微勾脣,感覺自己好像幫了她一樣。

“她就是那個幫你接住了燈牌的秦若夭?”Nicole打量着身材姣好,氣質冷豔,容貌豔麗的秦若夭。

這樣看好像她還真是挺完美的,一看就非常適合娛樂圈。

但是她的性格吧,Nicole不敢恭維。

“以後離這個人遠一點。”

“爲什麼?”王奕承下意識就問。

這讓Nicole覺得很意外,以前不管她說什麼,讓王奕承做什麼,他都會說好,頂多說一句“考慮一下”,但結果也依舊是順着她的意思。

可這次居然說爲什麼!

“什麼爲什麼?你覺得我會害你嗎?還是說,你已經被這個妖女的僞裝給欺騙了?”

“Nicole姐,她有名字的,不是什麼妖女。”王奕承一邊整理行李,一邊說。

“怎麼了?網上那些網友都這麼稱呼她,而且都算是她半個粉絲呢,妖女也不是什麼黑稱,是誇她漂亮又性感。”

Nicole眨了眨眼,好像她真的對秦若夭沒有任何惡意。

但王奕承瞭解Nicole,她越是這樣自然的說着這些,就證明她越討厭秦若夭,甚至精神上已經在費弘那個陣營了。

“費弘不是什麼好人,走不長久的。”王奕承第一次對一個藝人的未來有了預判。

Nicole笑了笑,“看來你很看好秦若夭啊。看,他們起爭執了。”


Nicole雙手環胸靠着車門站着,含笑望着那邊熱鬧起來的雙方。

王奕承坐在車上往外看,眉宇間透着些擔憂。

“這是不是不幹的?”龍素站在秦若夭的面前,穿着高跟鞋比秦若夭還矮半個頭,就顯得氣場低了。

秦若夭雙手插兜,笑容款款,沉着冷靜的面對龍素的質問:“請問這位小姐,你有證據嗎?還有啊,你跟費弘是什麼關係?你對他這麼關心,害得我都有點八卦了。”

“你——”龍素沒想到再次見到秦若夭,會是這種樣子的秦若夭。

張揚,自信,淡定從容,好像瞬間成長了不少,這掌控大局的樣子讓龍素非常不爽。

“你知道我是誰,還是不要亂開這種玩笑了。”龍素警告道。

秦若夭點了點頭,“對啊,不然你會告我誹謗,再給我注射禁品,對不對?”

說着,秦若夭笑容加深,湊近龍素,眼底卻一片冰涼。

“你!”龍素指着秦若夭,下意識後退。

聽到秦若夭說的話,周舟都不禁皺起了眉。

“讓我想想,當時是哪隻手來着。”秦若夭看了看自己的手,“哦,是這隻呢!”

她舉起自己的左手,在龍素面前晃了晃,“當時就是你踩着我的手,注射進去的,還記得嗎?”

秦若夭的笑容越燦爛,龍素感覺到的惡意就越深。

“不過真可惜,你們的禁品好像是假的,血檢都測不出來。幸好啊,不然差點就被你給毀了!”秦若夭笑着拍了拍龍素的肩膀,爲她整理西裝。

隨後又抱住了她。

寧浛與喬慧皺着眉看着秦若夭的一系列動作,也記住了她說的話。

只怕秦若夭不會輕易饒了龍素。

“忘了告訴你,她就是這樣被你給整得半死,又被費弘給活活打死的,你以爲那個墓碑是建給誰的啊?”

陰沉的聲音在龍素耳邊響起,提起了一個讓人毛骨悚然的事情。

秦若夭又笑着鬆開了龍素,“忘了提醒你了,剛纔有狗仔偷拍,我才一直笑着跟你說話的。”

“你——”龍素下意識就朝後方看去,卻誰也沒看到。

寧浛朝司機眼神示意,意思去把東西拿回來。

“不用了,就看看記者怎麼寫吧,畢竟我表現的這麼好,也想知道記者會怎麼表揚我呢!”

秦若夭笑着朝龍素揮了揮手,還朝費弘頷首示意,然後對周舟招手道:“走,上車,回劇組!”

周舟看了一眼此時跟忠犬一樣乖巧的費弘,也上了車。

車門合上,兩輛保姆車發動,揚長而去。


龍素雙手緊握成拳,死死忍住渾身無處宣泄的怒火。

她沒想到秦若夭居然記得!

當時明明給她爲了藥,讓她意識模糊,可她居然還記得清清楚楚!還說什麼藥不好,血檢測不出來?

呵!

等你上癮了你就知道厲害了!

“走,上車,趕緊去把你這張臉處理一下!不然別想賺錢了!”

費弘默默跟在龍素身後上了車,看了眼秦若夭離開的方向,眼神也變得陰沉起來。

等着吧,你會嚐到痛苦的。

那邊,秦若夭一上車,周舟也裝不下去了,焦急地問:“你真的被注射了禁品?你確定那禁品沒用?”

“真的,都是真的。”

“龍素也放肆了吧!”周舟氣惱的吼道,“居然敢明目張膽的做這種事情,她當現在是什麼社會?可以任由她爲所欲爲嗎?”


喬慧聽了周舟這話,無奈地搖頭道:“這世上還有很多你不不知道的,爲所欲爲的人呢!若夭比你小都比你明白。”

“欸,這怎麼扯到我身上來了?不是在說小夭嗎?”周舟抗議道。

寧浛看向秦若夭,仔細打量了一下,才問:“你還記得在哪裏嗎?”

“朝海私人酒吧,我查過了,龍家的,要弄,得找機會。”秦若夭在寧浛耳邊低聲說。

她的聲音乍一聽軟軟的,啞啞的,仔細聽,卻富有磁性。

別人聽了自然會覺得迷人,而寧浛腦子裏蹦出的第一個想法就是:這個藝人或許可以自己配音,作爲一個亮點!

不過隨即,寧浛才意識到秦若夭說了什麼讓人驚駭的話

秦若夭還真是第一個說弄龍家跟說吃了早飯一樣隨便的人。

寧浛搖頭失笑,“你要弄就記得跟我說一聲,別到時候都不知道怎麼爲你擦屁股。”

“不用擔心,不會讓你擦屁股的。”秦若夭自信一笑。

“那你還有其他證據嗎?”

秦若夭搖了搖頭,伸了個懶腰說:“沒有,但龍素喜歡禁品,遲早會露出馬腳。”

“那你今天這麼一鬧,不就讓她有所防備了?”喬慧說。

“沒事,有攝像頭的地方,都逃不過我的眼睛。”秦若夭自信地說着,還朝喬慧風情萬種的來了個wink。

弄得喬慧從腳酥到頭皮,抖了兩下,捂住不停狂跳的心臟,趕緊看這面前的車輛。

妖女的魅力果然不同凡響啊!

秦若夭說的輕鬆,但寧浛還是重點關注了,打算看看檔期,帶秦若夭再去醫院檢查一次。

還要選擇季家的私人醫院。 《百妖集》的熱度攀升遠比觀衆們想象中的還要厲害,加上有廖海辰追加投資之後,服化道越來越精緻,對服裝的吐槽也越來越少了。

王依依與自己的媽媽準時守在電視機前,兩臺手機、一臺電腦同時播放還不夠,還遠程教導爸爸也要下載APP看直播。

今天的劇情會有點讓人心痛。

看預告好像是赤狐表白遭拒,還被誤會傷害了雲央,與凌晏吵了一架之後就離開了。

“也就是說夭夭的要殺青了!嗚嗚!又要很長一段時間見不到夭夭了!”王依依想着想着就捂着嘴嗚嗚直哭,但一滴眼淚都沒流下來。

“你那狗眼淚不值錢,還是別哭了。”親媽如此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