家族之中有著大長老及二長老在,足以鎮壓主持族內一切事宜,對此,夏凡並不擔心。

真正讓夏凡擔心的是在軍營中的那六百多屬下的修練,以及後續勢力的發展計劃,卻是需要夏凡重新布置。

·····

安南城,南越國的都城,以安定南荒之意鼎立南荒大陸,當第一次遠遠看到這座王都時,夏凡整個人都已經獃滯了。

「震憾!」

這是夏凡對南越國的王都安南城的第一印象,炎桑郡內的炎桑城、定吳城等幾座為戰爭而修建的堡壘城市與其相比,卻是有著本質上的差距。

「看那人,穿的好土、好臟,獃獃的站在那裡,好傻哦!」

「哼!有什麼好看的,不過是一個鄉下土鱉!」

····

夏凡在王都前大路上的失態表現讓路過的許多路人議論紛紛,一陣諷刺笑話,這些話語讓夏凡很快從失態中清醒過來。

夏凡雙眼四下一看,打量著周圍人群的穿著,卻個個都是華服著身,貴氣迷人,而自身的樣子,夏凡卻不用去看,這十數天的趕路,早已經是一身灰塵,形象狼狽。

對此,夏凡並不在意,也沒有在意周圍人群的指指點點,他到是希望有個什麼二世主兒能跳出來,與他大戰一場,讓他能了解一翻王都青年一輩的戰力。

可惜,他夏凡不是主角,雖然別人鄙視他,卻並沒有人來找他的麻煩,就是進城之時,城門守衛也沒有故意阻攔他,反而在問明夏凡來意之後,對他尊敬有加。

王都學院在人間雖然名聲不顯,不僅不如頂級宗派越女劍宗,就是連上品宗門猿公劍派、三千甲士營都有所不如。

但是,對於普通凡人與中低階武修士來說,王都學院卻仍然是一個高不攀的巨人,是人人嚮往的聖地,而夏凡竟然是王都學院的學生,如何能不令他們尊敬。

走進都城,夏凡看了看自身的形象,想到就這個樣子去學院,確實有些不尊重。

求學是一種高尚的行為,如是衣冠不整,那即對學院的不尊重,也是對自己的不尊重。

因此,夏凡在進城之後,並沒有立馬去學院報到,而是在城內找了一間客棧,好好的洗了個熱水澡,換了一身乾淨清爽的衣裳,方才向學院走去。

·····

「夏凡,炎桑郡人氏,現年十三歲,高階武修士,····,現推存其為王都學院學員!」

一間寬敞明亮的辦公室內,夏凡正端正的站在辦公室內的正中間,在他對面,一個三、四十歲的中年男子端坐在辦公桌后,他是王都學院接見夏凡的負責人。


此時,這個中年男子正一邊看著手中推介信內關於夏凡的詳細介紹,一邊打量著眼前這個身材高大的少年,臉上漸漸露出一絲笑意。

「還真是一個奇才啊,擁有這樣的身體,竟然能在十三歲就突破阻礙,達到高階武修士!」中年男子心中感嘆著。

「歡迎加入學院,夏凡學員!」

「呃!加入學院?不需要入學考試嗎?」夏凡疑惑的問道。

「不需要,以你的經歷和現在的境界,完全符合我們學院的入學標準!」中年男子說道:「何況,你還是沈丹鳳院長推存的學員,自然不需要考試了。」

「好了,現在我帶你去你的宿舍」中年男子從坐椅上站起身來,領著夏凡向屋外走去:「可惜院長還在外地,我們暫是無法給你開慶祝宴了。」

「謝謝您!老師!」

「老師?」中年男子失聲笑道:「哈哈哈,夏凡學員,我可不是學院的老師!」

「您不是老師?那您是····」夏凡疑惑的問道。

「當然,我當然不是老師,我同你一樣,是學院的學員,你可以叫我袁海學長!」中年男子袁海微微笑道:「因為院長外出,我才暫代院長臨時主持學院的接待工作。」

「實際上,我們王都學院除了院長之外,根本就沒有老師存在!」

「沒有老師?」聽到袁海的介紹,夏凡不由得有些發愣,沒有老師,還能叫學院嗎?

「不錯,夏凡,以你的修行經歷,你認為你還需要老師嗎?」袁海笑著反問道。

夏凡聽明了袁海話中之義,初時覺得不可思議,但是仔細一想,卻又覺得袁海之語卻非常在理。

別人夏凡不知道,但是,夏凡對他自己卻是很清楚,只要有著足夠多的資源與知識,他根本就不需要老師來教導,因為他已經習慣了獨自思考問題,獨自解決問題。

而作為王都學院的學員,夏凡從沈丹鳳院長那裡已經得知,所有王都學院的學員都是如他這般,在修練之中有著極大的困難與阻礙,被他人判定為廢才的人。

他們的經歷與夏凡自己非常相似,經過自己不懈的努力,方才突破自身的瓶頸,成為高階武修士,被王都學院錄取,因此,他們也不需要老師。

因為,夏凡與他們都已經習慣了沒有老師存在的修行。 南越國的王都安南城面積極為龐大,只從它能容納越女劍宗、猿公劍門、三千劍士營這三大宗派的駐地於城內,就可知安南城之廣。

要知道,身為南荒大陸頂級以及上品宗派,越女劍宗三大宗派的駐地可不小,那是遍及數個山頭的面積。

而王都學院也位於安南城內,不過,相比三大宗派,王都學院的佔地面積可謂是少的可憐,只在安南城城西一片森林山水之中,座落著數棟古樸無華的殿宇,顯示著王都學院的悠遠歷史。

夏凡來到王都學院已經有二天時間,在這二天之中,夏凡並沒有急於修練,而是先將安南城、王都學院內的一些情況都大致打聽清楚。

雖然突破瓶頸,成就高階武修士,但是夏凡知道的很清楚,他不過是剛剛成就高階而已。

人外有人、天外有天,在這天地間,有著太多的強者,那遠不是現在的夏凡可以抵抗的了的。

而作為南越國的中心,安南城內更是強者如雲,不說南越國三大宗派高手林立,就是南越國的王族也有著無數的強者存在,只是這些強者不為常人所知罷了。

與其相比,王都學院的勢力則表現得非常之差,百十來個學員就是整個王都學院的人員總數。

但是通過這兩天的觀察,夏凡可以肯定,他的這百十來個學長絕對是恐怖的存在,因為夏凡完全看不透這些學長們的修行境界。

夏凡可以肯定,至少他夏凡現在就絕對不是學長們的對手。

明白這一點后,夏凡將內心深處衍生的一絲驕傲收起斬滅,然後走進王都學院的藏書樓內。

王都學院內所有的修行資料與秘法秘笈都珍藏於藏書樓內,那是王都學院的根本所在,學院內的學員們可以任意的觀看這些秘笈與資料,這是與郡府學院不同之處。

在王都學院的藏書樓內,是沒有中低階秘笈與資料的,那是郡府學院藏書樓的收藏。

王都學院的藏書樓內的擁有的全是與高階武修士有關的書籍與資料,畢竟這裡是教授高階武修士的王都學院。

而這些高階書籍與資料正是夏凡所需要的,凡是與高階武修士有關的資料,夏凡都非常感興趣。

在進階成為高階武修士之後,夏凡已經發現他在之前八年裡收集的各種與武修士有關的信息已經沒有多少作用了。

因為以夏凡的條件,所能收集到的信息只限於中低階的武功秘笈與資料,對於高階武修士的信息,夏凡是無法接觸到的。

即便夏凡是擁有炎桑秘境的傳承也不行,炎桑秘境是一種極為神奇、極為特殊的傳承,反而對於這些鍊氣武道中的常識並不注重。

何況,如果連這等常識都不能以自身的能力獲得,也就不配成為炎桑秘境的傳承者了。

因此,當沈丹鳳院長推介夏凡進入王都學院時,夏凡對沈丹鳳是極為感激的,除了沈丹鳳的識人之明外,這能獲得大量知識的機緣,也是其中之一。

·····

藏書樓內,夏凡站在一排書架前,手中拿著一本書籍,看得聚精會神。

這本書籍是夏凡進入藏書樓內看的第一本書鍊氣總綱,那是一本描述鍊氣武道總綱的書籍。

鍊氣武道三階九層,皆為真氣之道,初階聚氣、納氣、鍊氣,引氣入體,引天地靈氣進入肉身經脈之內,將之煉化為真氣,這是真氣第一次的凝鍊。

到了鍊氣中階時,真氣則再次凝鍊,鍊氣凝液,真氣凝聚,化為液態,到這一階段,武修士體內真氣凝厚百倍,劍氣刀芒隨手可發,不懼真氣的隕耗。

而到了中階之後,武修士的靈魂精神力也開始凝聚,衍化出神識,即所謂的精神化識。

以上這些信息是夏凡並不太觀注,畢竟那只是一些與低中階鍊氣武道有關的信息,在郡府學院之中,夏凡早已經全部了解的一清二楚。

真正吸引夏凡的是書本中關於鍊氣高階的描述,那才是吸引夏凡目光的內容,也是夏凡所急需知道的。

當真氣第三次凝鍊時,則是武修士進入鍊氣高階之境,此時,真氣凝液歸元,化為固態細微顆粒,其凝厚程度更是在液態真氣百倍之上。

「鍊氣高階,凝液歸元,化為真元,真元凝聚為固態,比之液狀真氣強大百倍!」

這是鍊氣總綱對鍊氣高階真氣的描述,也是夏凡體內經脈之中那一線真元的真實寫照。

除此之外,總綱內還描述了御器飛行這一高階武修士最具代表性的強悍能力的祥細特徵。

御器飛行,是鍊氣高階武修士所具有的一項頂級能力,按夏凡前世神話傳話中的描述,御器飛行是陸地神仙級的人物才具有的能力。

不過,御器飛行需要武修士以氣御器,氣為根本,而這恰恰是夏凡的最大缺陷。

夏凡體內細小的經脈與狹窄的丹田空間無法為夏凡提供足夠的真氣、真元,以夏凡體內經脈所能容納的真氣量,根本就無法支持他御器飛行。

可以說,夏凡自身的缺陷讓他失去了高階武修士最大的一項優勢,這一點,夏凡在來王都的路上已經驗證過了,當時的結果很讓他失落。

而夏凡現在首先要解決的問題就是這個,否則在夏凡的修行之路上,這個缺陷將成為夏凡最大的短板,一個致命的死穴。

何況,夏凡在書中總綱最後一段,還看到三階九層並不是鍊氣武道的終極,在三階九層之上,還有凝結元丹一說,這元丹就是真元之丹,由一身真元凝聚而成。

合上手中書籍,夏凡皺著眉頭陷入沉思之中,可惜,夏凡對此毫無頭續,夏凡太明白自己的身體了,擴展經脈,增加真元力,根本就無法辦到。

思考了半響過後,夏凡決定暫時放棄真氣積累這個頭痛的問題,先將煉玉訣第三階段煉髓修至大成之境,同時還兼修的還有煉神訣。

煉髓大成是一個怎樣的情況,夏凡並不知道,在前世,夏凡只不過是一個有些宅的上班族,對於國絡上見過,對其真實情形,夏凡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慨念。

不過,這並不防礙夏凡對其的修練,因為煉玉訣的第一、二階段已經給了夏凡極大的好處,夏凡相信這煉玉訣第三階段也必能給予他極大的好處。

不過,煉玉訣的修練需要大量的鐵血煞氣,這鐵血煞氣只有戰場上才有,在這王都之中,卻是無法得到,因此,夏凡真正能馬上修練的只有煉神訣這一門專修神識的功法。 煉神訣乃是專修神識靈魂的功法,是夏凡從炎桑秘境傳承得來,是夏凡得到的最好的修練神識的功法,當然,也是他得到的唯一一套修練神識靈魂的功法秘笈。


鍊氣武道的秘笈在南荒大陸上是很珍稀的,但是相比起鍊氣武道的功法秘笈來說,專修神識靈魂的秘笈卻更為稀少,至少夏凡在郡府學院內並未曾見過,也未曾在這王都學院的藏書樓內找到。

此時,在夏凡的住宅之中,靜室之內,夏凡盤膝而坐,體內煉神訣運轉不休。


夏凡體內經脈之內那一股股細小的真元在煉神訣的轉化之下,過任督二脈、十二重樓,直入識海,在一種極為玄奧莫名的力量下轉化為一絲細微的神識,融入神魂之中。

這就是煉神訣的功效,可以主動煉化體內真氣,化為神識,壯大神魂。

只不過,夏凡修行這煉神訣的效果卻是與他人有些不同,那被轉化而來的神識並不是老老實實的融入夏凡神魂之中。

只見在夏凡的上丹田灰濛濛的識海之中,一小團瑩瑩白光浮於其中,這是由百餘條細小的神識組成的神識團,正夏凡在進入鍊氣中階之後,本身自動生成的神識。

因此,當夏凡那經過煉神訣煉化產生的神識進入識海之後,突變產生了····

「砰、砰、砰····」

炸裂聲接連在夏凡識海之內響起,那是由煉神訣新生神識與識海之內原本神識相衝產生的炸裂聲。

新生神識與原本神識雖然都為夏凡本人的神識,但是兩者之間卻有著一個根本的區別。

夏凡體內的原有神識乃是夏凡進階鍊氣中階時所衍生,是煉化天地靈氣而得。

而這新生的神識卻是夏凡以煉神訣煉化體內真元而得來,這真元又是夏凡以鐵血煞氣為根本所化。

兩者雖然皆為夏凡本身的神識,但其根本不同,且這新生神識的本質蘊含不屈戰意,至精至純,不容他物,兩者相遇,自然相衝,更別說融合了。

於是,夏凡那灰濛濛的識海之內就熱鬧了,而一陣陣的劇痛也隨之而來,自夏凡的靈魂深處傳出。

面對著這一切,夏凡卻面色沉靜,絲毫不亂,這次修練煉神訣所發生的一切變故早在夏凡的意料之中,畢竟夏凡知道自己體內真元的根本是來自哪裡。

來自於鐵血煞氣中那不屈的戰意在接觸到識海內的原神識的那一剎那間,就暴發出至強的攻擊力,將原神識斬碎、轟破。

破碎的原神識在夏凡識海之內爆散為無數光點,並開始漸漸淡去,但是,那新生的神識卻橫掃一切,一氣吸納,將那些爆散的神識光點鯨吞而空。

頓時,新生的神識暴長了一截,取代了原本神識在夏凡識海中的位置。

這道新生神識不再是原本神識一般的圓團光芒,而是夏凡以煉神訣新煉化出來的第一道神識,這道新生神識雖然細小,遠不如原神識龐大,但卻不屈,挺立如龍,於灰濛濛的識海之內盤旋斬擊,散發出無盡的戰意。

只可惜,夏凡體內經脈太過於細小,至使真元不足,一身真元也不過只能煉化出一道細小的神識,就消耗一空,至使煉神訣再無法煉化出更多新生神識。

「好強的神識!好強的煉神訣!」夏凡暗自感嘆不已,雖然早知煉神訣很是不凡,但是它的強大仍然出乎於他的意料之外。

要知道,在鍊氣中階之時,夏凡體內的液態真氣雖然很少,但卻也足可以化生三道神識。

而現今夏凡達到鍊氣高階,其體內真氣凝化為真元,比真氣強上百倍,但在煉神訣下,卻只能衍生一道細新的神識,如何能不令夏凡感慨與驚嘆。

「我體內所有真元現今已經全部煉化,要想得到更多的戰意神識,就只能進入戰場,吸納鐵血煞氣了」夏凡皺眉思索道。

因為新生的神識之中蘊含著戰意,為了與原神識相驅別,夏凡將這新生的神識稱之為戰意神識。

······

夏凡從自家住宅之中閉關出來,向藏書樓而去,在夏凡閉關前的一個月中,夏凡在幾乎是住在藏書樓內,翻看著藏書樓內各種武功秘笈以及高階資料。

夏凡是想從中找出幾套適合自己的高階武技秘法,但只可惜,除了了些關於高階武修士的秘聞資料外,夏凡竟沒有找到任何適合自己的功法。

非是王都學院的藏書不豐,王都學院藏書樓內的高階武功秘笈何止成百上千,絕不遜色於南荒大陸上的各大頂級宗門,甚至於其涉及面更廣。

但是這些武功秘笈的修行條件不管難易,無一是夏凡能滿足的。

修行這些高階武功秘笈的條件除了悟性之外,唯一必須具有的條件就是雄厚的真元。

鍊氣武道本就是以氣為核心的武道,作為高階武技,自然必須要以真元來推動武技的運轉,而這恰恰是夏凡所無法擁有的,以夏凡體內那微弱的真元,根本就無法推動高階武技的運轉。

因此,在尋找無果之後,夏凡方才閉關修練煉神訣,以此來找尋突破瓶頸的道路。

那藏書樓的各種武功秘笈即然對自己沒有作用,那麼就是無用之物,夏凡自然不會再看,今次夏凡去藏書樓,卻是想找尋一些關於大型戰場的資料,以滿足自身修行的需要。

不過,在通向藏書樓的路上,夏凡就迎面碰上了其學長袁海。

「哈哈哈,雷凡學弟,你可出關了!」遠遠一看見夏凡,袁海就哈哈大笑著說道:「我可是找了你好幾次了!」

夏凡這次閉關雖然只煉化出一道戰意神識,但卻也消耗了足足三天時間

「袁海學長!」夏凡微笑著回應著袁海:「不知學長找我有何事?」

袁海此人為人極為熱情,當日夏凡進入學院之時,幸有袁海相幫,方才免去許多麻煩,因此,夏凡對袁海也是極為尊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