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顏若水搖了搖頭,不再解釋,其實她內心還有一種感覺,不過太過嚇人了沒敢說出來。她某一刻內心有種悸動,蕭浪的成就或許將來會在完顏家族之上…

她姐姐體質很特殊,所以修鍊速度年輕一輩無人爭鋒,作為一母同胞,完顏若水其實也有一種很神奇的能力,那就是…看人!

這也是她無比相信蕭浪的原因,也是昨日和蕭浪做朋友,甚至尋求他幫助的原因。這種感覺很奇妙,說不清道不明,但她相信自己的判斷。

完顏如玉已經離去了,完顏若水還在沉吟之中,良久之後她走出外面開始布置。其實她現在開始布置,為期過早,沒有蕭浪帶的援軍,一切都是水中月鏡中花。不過她這一刻死心眼了,選擇了無條件相信蕭浪…

蕭浪坐在房間內,倒是有些糾結,不是因為完顏家的事情糾結。而是因為空間戒內的那隻狻猊獸屍體,他知道這是好東西。問題他不知道具體怎麼用啊?這事也不敢去問完顏若水,甚至不敢去問她拿些資料。

異獸的屍體,要麼就是用來製造神兵,要麼就是煉丹,或者直接煉化。蕭浪也不敢取出來查探研究,這異獸雖然死了,但神威太強大了,他怕引起完顏家強者的注意。

「嗯,去軒轅山了要想辦法找找這異獸資料,說不定還能讓我實力強大很多!」

蕭浪打定注意,繼續煉化紫聖石。不過他紫聖石不多了,完顏家也沒有半點表示,怎麼說救回他們家小少爺,送個百萬紫聖石不為過吧?

三日之後!

完顏若水滿臉紅光的走進來,那明媚如玉的樣子看得蕭浪怦然心動,連忙別開目光。完顏若水卻根本沒有在意,很是興奮的說道:「蕭浪,梅家來消息了,梅夫人說了梅家附近有五位神祖後期強者,將會在一月內悄然潛伏進城!聽候你的命令。」

「梅夫人講究啊!」

想起那個俏寡婦蕭浪內心感慨,他很清楚梅夫人能調動更多的神祖強者,但這事是介入完顏家內務,梅家肯定不會同意,估計是她悄然動用自己影響力做的。蕭浪幾次拒絕加入梅家,現在梅夫人還清楚他是神之棄體,一個傳訊立即派人了。如此信任和看重,蕭浪感覺有些無以為報了…

「我去軒轅山了!」

蕭浪站了起來,是該去軒轅山的時候了,了卻這事他就終於可以回天州了,想到這事他內心火熱起來。那四位最愛的美嬌娘,他已經離開她們太久太久了。

「嗯,我讓高河保護你!早去早回,就算借不來人,有梅家的五位強者,我們也有一拼之力!」

完顏若水點了點頭,一招手高河立即閃現,很是恭敬的對著蕭浪拱手道:「大人!」

蕭浪虎軀一震,被一名神祖實力的強者叫大人太彆扭了,連忙回禮道:「叫我蕭浪吧,高河大人!」

高河點了點頭,內心也很是感慨,前一段時間蕭浪還被白麻子等人追殺的哇哇叫,卻沒有想到此刻一個傳訊可以調集五名神祖後期強者?而且聽說實力都能力抗神君了?這少年果然不是普通人。

高河帶著蕭浪和毒龍朝外面走去,三人換上了一身黑袍,走的是後門,一路抵達完顏城廣場。卻沒有去軒轅城的傳送陣,反而朝西方的秋雨領主城秋雨城傳送而去。

蕭浪知道這是障眼法也不多說,果然去了秋雨城后,高河帶著兩人以最快速度進了一個傳送陣,直接抵達了軒轅城。

望著不比完顏城小的軒轅城,蕭浪感慨良多,還不等他感慨,他空間戒內一陣黑光閃耀,一道黑霧瀰漫而出,凝結出天宇大神的樣子。

「軒轅城,天宇終於能在魂飛魄散前,回到這裡!」

天宇大神不能流淚,但卻一臉的喜悅和悲傷。喜悅的是能回來,悲傷的是他顯然不能永遠的看到這座城池了…

「什麼人?敢在軒轅城大呼小叫?」

天宇大神殘魂的嚎叫,引起了廣場內無數人的不滿,一名神祖帶著一群神君護衛飛了過來,就要呵斥。

然而——

當那名神祖看清楚天宇大神的樣子后,竟然撲通一聲跪在地上,失聲大叫起來:「小少爺,我是老商啊!您居然失蹤了這麼多年回來了?您怎麼變成殘魂了?是誰?老奴要殺了他!你們這群蠢貨還站著幹什麼?還不立即通報天心大人和族長?」

「撲通!」

一群人全部下跪,很多人第一時間傳訊起來,廣場遠處的一個古堡,沒過一會無數人影飆射而起,赫然竟全部是神祖強者。

「小宇,是我的小宇嗎?」

一道震天大吼突兀響起,把蕭浪都差點震得一屁股坐下去了。伴隨著那洪亮的聲音,一股比高山還要強大百倍的氣息籠罩了整個軒轅城,所有的人連動都不能動。

「父親,是小宇,是小宇回來了!」

半空中的天宇大神更加激動了,半透明的殘魂差點直接魂飛魄散了。

「靠!天宇大神的父親竟然是天尊?」

蕭浪被那氣息壓的一口鮮血湧上喉嚨,他卻顧不上壓下去,眸子睜大不敢置信的望著半空中突然凝結的一個老者。

軒轅天尊!

……

【作者題外話】:五章到! 天宇大神和蕭浪只是說過他是軒轅山的人,蕭浪還是通過般若掌才知道他是軒轅家族的直系子弟,卻沒有想到他竟然是軒轅天尊的小兒子?

這有點不和邏輯,天尊的兒子怎麼才大神境?怎麼會被人追殺,殘魂怎麼會逃到了天州去?很多事情蕭浪不知道,不過他知道軒轅天尊非常喜歡天宇大神。

因為軒轅天尊看到天宇大神是殘魂狀態,整個人的氣勢再次強大了整整一倍。廣場上所有人,包括蕭浪全部人被那強大氣息壓的跪在了地上,蕭浪和毒龍壓著的一口淤血再也忍不住狂噴而出。

「轟!」

軒轅天尊暴怒的一掌劈在廣場中央,一陣地動山搖,整個廣場都顫動起來,那恐怖的氣息是蕭浪這輩子遭遇過的最強威壓,沒有之一!


「是誰?是那個混蛋乾的?我要把他全家撕碎,是誰把我家小宇傷成這樣了?啊啊啊啊!」

軒轅天尊仰天狂吼,白髮狂舞,聲音中帶著無盡的悲傷和暴怒,讓聽者傷心,聞者落淚。

「父親,你冷靜點,小宇的殘魂別給震散了!」

一名高大神祖強者飛了上去,小聲的對著軒轅天尊說道,他眼中也是虎淚縱橫,那兄弟情深的作態不是偽裝出來的。

軒轅天尊醒悟過來,連忙收斂氣息,朝天宇大神招了招手道:「對!對!小宇,小宇,你別怕,父親一定會復活你!不惜一切代價給你凝塑真身,小宇快到父親這裡來!」

「父親,孩兒不孝,您別太傷心了,也別去想辦法了!小宇能看您一眼就很滿足了!」天宇大神搖了搖頭,臉上都是愧疚之色,並沒有朝軒轅天尊飛去。

「你別說了,你先進鎮天塔裡面去!父親立即去求修羅大人,就算任何代價也要把你救活!相信父親!」

軒轅天尊冷靜下來,心思立即活絡起來,他空間戒內一亮,一座藍色小塔立即出現,迎風而漲,很快變成幾百米高,塔下一個洞口冒出一股吸力把天宇大神的殘魂包隴進去。

「好吧,父親,小宇能回來,都是這少年幫忙的,你好好照顧他!」

天宇大神顯然知道軒轅的脾氣,他指了指地上的蕭浪交代一聲,殘魂這才緩緩的被吸了進去,消失不見了。

「唰唰唰!」

廣場上無數目光鎖定蕭浪,高河的眸子立即亮了,天宇大神這句話太給力了,蕭浪以後怕是在軒轅山能橫著走了。

「好,天心你安排下這個少年,我要立即去毀滅海見修羅大人!」

軒轅天尊對著蕭浪點了點頭,身子突兀的消失在半空中。蕭浪內心也火熱起來,去見修羅大人?能被軒轅天尊喊大人的,怕是只有毀滅之地的霸主,修羅至高神了。

草藤魅兒背後那個殘魂曾經說過,要想復活歐陽冷煙,必須修鍊到至高神的境界,動用輪迴之力才能復活!至高神蕭浪是不想了,不過要是能和至高神拉上一點關係,是不是可以像軒轅天尊這樣去求他幫忙啊?

就在蕭浪沉吟之中,那個名叫天心的神祖飛了下來,滿臉喜色和親切的望著蕭浪說道:「少年,你叫什麼名字?嗯?這位是若水小姐的護衛吧?」

「天心大人!」高河行禮,卻並不解釋蕭浪和完顏家的關係。

蕭浪也行禮道:「大人,在下叫蕭浪,來之天州域面,天宇大是我從天州域面帶到神域的!」

「走,進府說去!」

天心聽懂了蕭浪的潛台詞,他並不屬於完顏領,頓時親熱了幾分,拉著蕭浪的手帶著朝遠處的古堡飛去。

高河和毒龍也被幾十名神祖強者圍著朝古堡飛去,幾乎軒轅城的所有大人物都到了,如此規格,怕是只有完顏家的老祖宗才能這麼被接待吧?

進了古堡最奢華的大殿內,天心讓一群人招呼高河和毒龍,他卻帶著蕭浪去了旁邊的偏殿,明顯想詢問一下事情的來龍去脈。

果然!

一群侍女上了最上等的茶水之後,天心迫不及待的問了起來:「蕭浪,能都把小宇的事情和我詳細說說!」

蕭浪也不客氣,喝了一口茶水,開始詳細講述關於天宇大神一切事情。神域大家族內很殘酷,比如完顏家。但在軒轅山,蕭浪感受到真摯的父子兄弟之情,他本身也是很重感情的人,此刻自然不會有絲毫的保留和隱瞞,也沒有誇大其詞。

天心一直安靜的聽著,沒有任何錶示,不過眸子內的光芒有些冷,顯然是動了殺心。他並沒有和蕭浪解釋什麼,只是聽完之後,站了起來和蕭浪笑了笑道:「蕭浪,你先在這住下,有任何需要和侍女說,我去安排點事,遲些再來見你!」

天心匆忙的走了,蕭浪被侍女帶到了一座別院內,毒龍也被帶來了,不過高河卻被安排在其餘的房間。天心沒有問蕭浪和完顏家的關係,卻有意想讓蕭浪撇開和完顏家的關係。

到了夜晚,天心大神又帶了一群神祖來了,擺了一桌豪華酒宴,熱情的不得了,讓蕭浪和毒龍高河都有些受寵若驚。

酒宴完畢天心把蕭浪拉到了偏殿內,開門見山的說道:「蕭浪,你進軒轅家吧!完顏家那邊我會給解釋的,在這裡你就當做自己家,你的待遇和大統領同級!」

「大統領…」

蕭浪很清楚大統領同級代表什麼,那是神祖級別啊!意思他在軒轅城呆著享受的待遇將和神祖強者一樣。軒轅家族作為毀滅之地前十的大家族,天心這句話的分量非常足,怕是這話要是傳出去,蕭浪這名字瞬間能在毀滅之地聲名鵲起。

蕭浪沉吟起來,他這個人一向很倔強,認定的事情就不會改變。所以此刻他還是沒有動心,依舊想幫了完顏若水這一次,立即返回天州。

既然要拒絕,那總得有個說法,否則天心面子上過不去是吧?



他思考了一陣,這才恭敬的說道:「大人,其實之前梅家和完顏家都招攬過我,不過我都拒絕了!並不是我傲嬌,不識抬舉。而是我…是神之棄體,這輩子註定沒有太成就,所以我還是不要浪費軒轅家資源的好。天宇大人對我有恩,我做的事情微不足道,你們如此厚待,讓我很是惶恐和感激。」

「神之棄體?」

天心目光在蕭浪身上一掃,很快發現了蕭浪體質果然很傳說中的神之棄體相似,不過他卻並沒有太在意,很堅定的說道:「你把小宇帶回來,對於你是小事,對於我們是大恩,不用多說了!以後這裡就是你的家,你是我們家的大統領!」 蕭浪蛋疼了!

這天心很講究啊,認為蕭浪把天宇大神帶回來了,軒轅家必須給予重謝。而蕭浪卻不想要這個待遇,問題是這不好拒絕,卻又不能不拒絕。

最終蕭浪決定坦白一切,他很鄭重的把自己拒絕梅夫人的事情,甚至包括準備幫完顏若水向軒轅家借人,還有他本身想回天州安穩過一輩子,不想捲入神域是非的事情全部說了一遍,最後還非常認真的說道:「大人,不是我駁您的面子,我這人並無大志,讓您失望了。」

「這樣啊…」


天心沉吟起來,他長相和天宇很類似,不過看起來正當壯年,而且實力比高山還要強大一些,顯然以後很有希望突破天尊的。

他沉吟了很久,最終點頭道:「人各有志,我也不強求了,這樣吧,你既然能在梅家擔任客卿,就也在軒轅家掛個客卿之位吧!這是令牌你拿好,至於完顏家的事情,我得稟告一下父親,畢竟介入完顏家內務了!」

天心丟給蕭浪一塊令牌,蕭浪接了過來一掃,身子一震。令牌的確是客卿之位,問題是這是一等客卿…

神域任何東西都分為九等,九等最低,一等最高!這一等客卿蕭浪不知道有什麼權利,不過估計調動一群神君顯然輕鬆吧?軒轅家這禮送的有些厚了。

投之以桃,報之以李!

蕭浪突然開口道:「天心大人,我在來神域的路上融合了一種神技,不知道你們家族是否融合出來了?」

「什麼神技啊?」天心並不在意,蕭浪實力太弱了,神體都不是,他看重蕭浪的是恩情,並不是他的實力。

蕭浪也不廢話,運轉能量開始凝縮般若掌。

「嗡!」

般若掌一出,天心眸子陡然亮了。這東西他太熟悉了,是軒轅家的成名絕技,軒轅家族一些子弟都感悟不了,這小子居然感悟了?

接下來的事情,讓天心整個人都戰慄起來。他看到般若掌開始變小,威力卻逐步提升,當般若掌整整小到十分之一后,威力卻整整提升了兩倍后,他的眸子亮的嚇人,大喝道:「好東西!」

蕭浪被這一大吼嚇的身子一顫,差點把千機般若掌直接打出去了,他緩緩般能量揮散,旁邊的天心卻是一把飛射過來,緊緊抓住蕭浪的手道:「奇才啊,小宇果真沒有看錯人!蕭浪,你這融合神技是否可以告訴我秘訣,任何條件都好說。」

「唔…」

蕭浪沒有料到天心反應這麼大,按理說這千機般若掌威力還湊合,但也不用那麼大驚小怪吧?

他哪裡知道,千機般若掌在蕭浪手裡威力不大,但在神君神祖手裡威力就非常恐怖了。比如天心此刻運轉般若掌,能力壓很多神祖強者,要是融合了千機般若掌,怕是能橫掃神祖境了,非實力變tai者不能為敵。

般若掌和千機爆都是天宇大神給的,蕭浪自然沒有可隱瞞的。他開始和天心闡述起融合的秘訣起來,但天心卻聽得雲里霧裡,眉頭緊鎖。

在蕭浪說完之後他陷入了沉思,整整思考了小半個時辰之後,才問道:「蕭浪,你是不是有什麼特殊的狀態?如此複雜的融合技巧,以你的靈魂強度根本融合不了啊?」

「狀態?」

蕭浪想到了靈魂出竅狀態,也就隨口說道:「嗯,是有那麼一回事,我靈魂能出竅,靈魂出竅狀態下,一切事物運轉似乎都慢了幾分,而且我腦海內能模擬出一些線條畫面,因為這狀態我融合了幾種神技吧…」

「什麼?」

天心眼珠子都要掉出來了,連忙喝道:「你立即釋放一下這種狀態給我看看?」

「大驚小怪,神域人傑地靈難道沒人感悟這狀態?」

蕭浪很是奇怪,內心念叨一句,隨即閉關了,開始靈魂出竅。

「魂…魂游!」

天心眼中的火熱差點都要把蕭浪融化了,他呼吸變得急促起來,好半天才一拍大腿搖頭苦嘆道:「天妒英才,天妒英才啊!蕭浪你竟然能感悟流火天尊的魂游狀態?卻偏偏是神之棄體,這,這太可惜了!」

蕭浪已經收回了靈魂出竅,有些好奇的問道:「大人,什麼是魂游啊?流火天尊是那位大人啊?」

天心無語的翻了翻白眼,解釋起來:「流火天尊是毀滅之地修羅大人之下第一人。錯了…應該說是三大終極域面內,至高神之下的第一人!他的終極神技除了至高神外,無人可擋!而讓他變得如此強大的原因…就是魂游狀態,也就是你這種靈魂出竅狀態。」

「這…」

蕭浪懵了,他沒有想到當初在冰雪海隨意感悟的一種狀態竟然這麼牛叉?他迷糊的眨了眨眼睛道:「大人,您沒判斷錯?」

「這麼可能有錯?」

天心無比肯定的說道:「每個天尊都仔細研究過這種狀態,很多家族都想讓他們子弟感悟魂游,但十多萬年來,除了流火天尊外,只有你感悟了!對了…你憑藉魂游或許能成為流火天尊的關門弟子,要不我們舉薦你去見一見?」

「這不用了吧?我是神之棄體。」

蕭浪被嚇到了,至高神之下第一人,想想都覺得壓力很大。而且他一個神之棄體註定沒有前途的,就算拜流火天尊為師估計也不能改變什麼吧?

槍打出頭鳥,人一旦出名了,卻沒有與之對應的實力,怕是死的更快啊…

「也是!」

天心無奈一嘆,眸子一轉,再次鄭重其事的問道:「蕭浪,你真不考慮加入我們家族?待遇我可以給你更高一點,和小宇一個級別怎麼樣?以後你就是我弟弟了!」

「……」

蕭浪眨了眨眼眼睛,也不說話,只是苦笑搖頭。他一個神之棄體沒有遭人嫌棄已經很不錯了,現在卻變成香餑餑了。

天心看到蕭浪為難的樣子,哈哈大笑道:「那算了,我不勉強你,你就做客卿吧!不過以後別叫我大人了,直接叫大哥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