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辭的眼睛里只剩下了那一個男人。

眼淚,不自覺地落了下來。

一周多的時間,兩人沒有再見了,現在孟辭滿腦子都是這個男人。

身形高大的男人逐漸靠近,乾淨利落的短髮之下,一張完美到極致的臉龐上帶著淡淡的凜冽的含義,目光冷漠且強勢的在全場掃了一圈,最後將眼神定格在了發言台上的女人身上。

他的女人,果然,難纏。

孟辭快步下台,保鏢及時讓路。

霍庭深站在了原地,張開雙臂,等待孟辭扎進了他的懷裡。

「你怎麼才回來呀!」

早點回來,她就不至於一個人面對這麼多事情。

孟辭習慣了強勢,但是當霍庭深真的沒有在他的身邊,他才發現,這個男人早已經深深的刻進了她的生命里。

只要他不在,她就沒有精神。

孟辭哭的很厲害,這麼多天的擔憂,在這一刻,徹底消散。

所以,他沒有察覺到,霍庭深身體微僵,面色有些蒼白。

「太太——」

霍里想要說話,結果被霍庭深一記冷眼阻止了。

霍庭深反手抱住了孟辭的腰肢,眉眼溫潤:「對不起,我回來晚了。」

孟辭嗚咽著,手指緊緊地抓住了男人的衣襟:「以後,不許再離開我。」

霍庭深點頭:「好。」

雖然他很樂意看到孟辭服軟的模樣,但是很明顯,現在不是一個好時機。

「乖,等會再說你有多想我,嗯?」

這男人,就沒有正經的時候。

孟辭抬頭,眼睛濕漉漉的,宛若不經世事的小鹿一般。

「三爺,您現在是剛剛回國嗎?那麼請問你知道網上的新聞嗎?」

之前那個女記者再次站了起來,一臉正義。

「如果三爺你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情,我建議你最好去看看新聞,不要被有心人蒙蔽了視線!」

「新聞上的報道都是真實的,現在孟辭懷孕了,這肚子的孩子是您的嗎?您真的不懷疑嗎?」

這裡的有心人,很明顯指的就是孟辭。

甚至,在質疑孟辭肚子里孩子的身份。

聞言,霍庭深的臉色頓時沉了下去,鬆開了孟辭,看向了那個女記者。

「霍里,記住他的名字,準備好起訴資料!」

「誹謗!」

霍里也知道這個女記者是真的觸及到了霍庭深的累點:「是,少爺。」

「霍三爺,你這是在妨礙媒體自由!」

「你再繼續叭叭叭,我能妨礙你的人身自由!」

孟辭愣在原地,看到霸氣側漏的男人,心跳加速了幾分。

男人擁著孟辭的腰走上了發言台,十指緊扣。

「各位,我是霍庭深。關於這次的新聞,我已經全部知悉。」

「之前接受媒體採訪,誣陷我妻子的各位,請做好打官司的機會。」

「另外,我和我太太是彼此的初戀,我們是彼此的唯一。」

這話,無疑是在打女記者的臉,更是替孟辭撇清了那些不實傳言。

還有記者想要說話,但是看到霍庭深那一張臉,頓時說不出話來了。

孟辭聽到他的話,心裡灌入了一股暖流。

雖然早知道霍庭深不會懷疑自己,但是他的話,無疑是最好的證據。

霍庭深牽著孟辭的手走下發言台,孟辭跟在身後,模樣乖巧。

「霍里,處理好後面的事情。」

作為霍庭深的心腹,這麼點小事,霍里自然能夠處理的很是完美。

「是。」

保鏢們圍著孟辭和霍庭深走向車子,剛一上車,霍庭深吐出了一口濁氣。

「你怎麼了?」

孟辭這才發現男人額頭上布滿了汗珠,唇瓣呈現出病態的蒼白。

他不舒服的樣子太明顯了。

孟辭剛剛很激動,所以沒有發現,現在看到男人這麼難受。

孟辭直接上手,摸到了胸前,一片濕潤。

「你受傷了?」

孟辭顫抖著解開了男人的襯衣,眼淚一直在掉。

解開襯衣的扣子,孟辭看到那一片白色紗布覆蓋的區域:「這裡是怎麼回事?」

「遇到一點小事,被扎了一刀。」

「小事?」

孟辭差點炸毛,又是生氣又是心疼。

「那你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你是不是剛剛醒來,就回國了?」

這哪是什麼小傷勢?

這麼嚴重的傷勢,這男人是怎麼堅持了十幾個小時的飛行的?

而且,剛才那麼多人,他一點都沒有表現出來。

「我擔心你。」

霍庭深伸手扣上了扣子,車子緩緩開動,司機升上了擋板。

「你知道的,我不能讓人欺負你。」

熨貼的話,全部帖在了孟辭的心口,濕漉漉的,同時熱騰騰。

孟辭目光閃閃,拍了拍男人的腿:「這裡受傷了嗎?」

「沒有。」

孟辭趴在了男人的身上坐著,動作慢吞吞的。捧著霍庭深的臉,吻了下去。 這麼好的待遇,霍庭深自然不會拒絕,反客為主。

一時間,兩人親的很是纏綿,許久之後,孟辭推了推男人,「以後不許離開我。」

「好。」

孟辭看著男人有些不自在的臉色,清了清嗓子:「什麼時候回來的?」

「昨晚。」

「那為什麼不告訴我一聲,你知道我很擔心你。」

孟辭聲音沙啞,「而且你知道,我不是那麼菜,我能解決好這件事的。」

「我知道你很棒,但是我的女人,我來保護。」

「撲通」兩聲。

孟辭聽到了自己的心跳聲加快了,心口處一片熨帖。

霍庭深帶了不少人來華鎣酒店,回去的時候也是浩浩蕩蕩的。

當車子到達半水灣的時候,霍老爺子等人已經站在了花園裡。

低調的法拉利停了下來,車門打開,最先落入眾人視線的是一雙筆直修長的雙腿,擦得鋥亮的皮鞋輕輕地踩在了地面上。

霍庭深下車之後,孟辭跟著下車。

傅寒霄眼帶暖意:「回來就好。」

霍老爺子不住的點頭:「既然回來了,早點休息吧。」

老爺子知道霍庭深受了傷,倒也沒有多說。

兩人回到卧室,霍庭深的嘴角一抽:「小辭。」

「怎麼了?」

孟辭正在關門。

「我好像該換藥了。」

孟辭連忙扶著霍庭深在沙發上坐了下來:「你先坐著別動,我去拿醫藥箱。」

孟辭一溜煙兒的跑出了卧室,再次回來的時候,手裡拎著一個醫藥箱,半跪在了霍庭深的面前,手指顫抖。

「要不,我還是叫醫生吧。」

孟辭看到男人胸前的傷口,紗布下是一片濃濃的血色。

孟辭越看越心疼,拿著碘伏的手微微顫抖。

「不行。」

霍庭深蹙眉:「現在還有記者在盯著我們,要是我受傷的消息傳了出去,公司里的人只怕會不安分。」

孟辭抿唇,小心翼翼的掀開了之前的沙發,儘管力道已經很輕了。

但是孟辭還是聽到了男人倒吸一口涼氣的聲音。

就連身體都緊繃了。

紗布下面,幾厘米長的傷口已經縫合完畢,但是有些許的拉傷,鮮血淋漓。

孟辭之前學過一點點護理知識,簡單的消毒之後,包紮上了新的紗布。

「你先別亂動,我等會把你扶到床上去。」

……

主卧大床上,光裸著上半身的男人躺在那裡,眉眼淡漠。

他的目光停留在了站在窗戶邊的女人身上。

孟辭正在和醫生打電話,再三確認不會出現感染的情況之後,這才滿意地掛斷了電話。

「問了一下醫生,需要吃一點葯,等會我讓傭人幫你去拿。」

孟辭坐在了床邊,看到男人面前的紗布,還有些難受。

「到底是怎麼回事?」

「二叔身邊的心腹想要搞事情,利用父親騙我去了M國,不過幸好,事情已經解決了。」

霍庭深省略掉了雲想想的事情。

一是不想孟辭多心。

二是不想提起那個女人。

實在是……恬不知恥!

「老九呢?」

霍庭深這次回來,身邊只有霍里,老九卻不見了蹤影。

「老九要負責收拾殘局,後期會回來。」

霍庭深很不滿意孟辭關心別的男人,伸手拉住了孟辭:「你很關心她?」

她要是敢點頭,這輩子,老九都別想回來了。

孟辭噗嗤一聲笑了出來:「你別多想,你知道的,我只關心你。」

「晚上要不要吃點東西?」

孟辭看著男人蒼白的臉色,實在是有些不放心。

心裡琢磨著應該讓管家準備點葯膳或者大補湯,畢竟受傷的位置還挺危險的,萬一……

後面的事情,孟辭不敢想。

她不知道,這一句話直接點燃了男人胸口的情慾。

「寶寶!」

孟辭渾身一酥,這男人故意壓低聲音的時候,實在是有些抵擋不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