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姐,你這說的什麼話,這塊地能賣多少錢,即便是瓜長得快一些,也見不得其他的東西長得好啊!”陳逸瞧這姐姐露出欣慰的笑容。

這可是他用了靈氣的功勞。

倘若之後種了小麥或者水稻的話,這不能經常用。

不然的話,人家纔開花剛剛開始,他要是交了淋雨的話,都已經開始收割了,豈不是讓人產生懷疑。

“說的也對,這些錢都是賣瓜的錢嗎?這麼多?”陳春蘭恰恰恍惚的回過神,從口袋中掏出了這幾張紅票子,簡單的數了一下,整整有600多塊錢。

平時這一畝地賣一趟西瓜兩三百,就已經很不錯了。

陳逸終於找了個藉口糊弄過去:“對,你看我們這地的西瓜結的又大又圓,他們嚐到西瓜口感後都說不錯,所以一次性收購了還翻倍呢,聽說像我們這種西瓜都會去大城市,在那高檔的超市裏賣給有錢人。”

“確實,不過話說回來,我還沒有嘗上我們地裏的西瓜呢!”陳春蘭神色有些惋惜地看了一眼地裏的瓜。

陳逸忍不住笑出了聲:“姐,經過上次水蜜桃的事,我可不敢再亂揪西瓜了,所以也不敢留一個西瓜,免得再被你揪着耳朵罵!”

神色故作誇張,想起上次不過是多摘了幾個桃子,就被姐姐一頓責罵。

陳春蘭精緻的面孔,一閃而過的羞澀:“臭小子,竟拿你姐尋開心,我不說吃,也不知道給我留一個。”

“放心,我摘西瓜的時候特意看了一眼有幾個快成熟了,明後天就可以吃,回頭摘給你。”

陳逸輕笑一聲安慰道。

畢竟天天忙的賣西瓜也來不及回家,本來打算今天賣瓜的時候留一個,可商販出價不錯,就一起賣了。

陳春蘭聽到後滿意地點了點頭:“可以,那我明天過來摘個西瓜吃。”

她原本聽信了這村裏的謠言,誤會弟弟心中有些自責:“剛剛的事是我誤會你了,對不起,弟弟是我的錯。”


“以後可別再聽別人胡言亂語,這村子上的謠言還少嗎?連你弟弟都不相信,你相信誰呀?”

陳逸語氣中帶着幾分無奈,僅憑別人的一句話就讓陳春蘭心中猜疑,換做是誰恐怕都不開心。

陳春蘭輕輕地點了點頭,又望了一眼:“以後絕對不會出現這種事了,明明是我們地裏的西瓜長得好,他們羨慕嫉妒就算了,卻偏偏說是我們的瓜出了問題。”

“可不就是嘛!好啦,我們也回家吧,我忙了一天,連口熱乎飯都沒吃,就帶着你來地裏看了。”

“好,姐給你做好吃的。”

陳逸驚歎了一口氣,撫摸着飢餓的小腹,就準備回去。

當兩人回家時,遇到了在地裏除草的喬寡婦。

遠遠的就看到她挎着一個籃子在地裏,蹲在地上除拔草。

“你一個人在地裏幹活啊?”陳春蘭看到喬寡婦的身影后,招呼了一聲。

喬寡婦聽到熟悉的聲音,擡起頭看去,打了聲招呼:“嗯,對。” 兩人關係一向不錯,陳春蘭因爲喬寡婦身世悲慘,對她也多了幾分關愛,兩個人久而久之就產生了友誼。

“春蘭姐,你們這是在地裏,幹什麼活呢?”喬寡婦一雙水靈靈的眸子,看了陳逸一眼,神情羞澀,轉而關心地詢問陳春蘭。

攻妻不備:老公大人別太壞 ,無奈地推了一下弟弟:“還不是因爲這臭小子,摘了個西瓜,弄的滿村的流言蜚語,我也有些奇怪,就跟着過來看一看。”

“原來是因爲這件事情啊,你別聽村子裏胡說八道。”

喬寡婦放下手中的籃子,打了打身上的灰塵,無奈地說着:“更何況,一些雞毛蒜皮的事,傳來傳去弄的都是流言蜚語,不足爲奇的。”

“就是呀,我就是感到奇怪來地裏瞅一眼,看看有沒有他們傳的這麼誇張。”

陳春蘭一說到這裏,嘆息一聲直搖頭。

陳逸默默地站在一側,看着兩個人相談甚歡。

一陣討論後,他一個大***在女人旁邊,很是尷尬。

他更不知道說些什麼,無奈看着正前方,時不時還有一兩個村民走過,對他指指點點。


喬寡婦注意到陳春蘭的氣色,比前兩日好了些,關心的詢問。

“春蘭姐,我看你最近心情不錯,就連着氣色都好了,小臉紅潤了,是不是塗了什麼滋潤的,也給我推薦推薦。”

“哎呀,你就別跟我開玩笑了,我在家裏還欠着債呢,巴不得早點還完,哪還有功夫買這些護膚品。”

陳春蘭說着下意識撫摸着臉頰光滑的手感,確實皮膚比前兩日好了些了。

畢竟女人嘛,都喜歡別人誇獎,被這發誇讚後心情大好,方纔的煩心事一掃而光。

喬寡婦眉毛一閃而過的笑意,又緩緩地將目光轉向陳逸,快速的收回:“小逸,現在長大了,沒有事情讓你操心,所以呀,你這沒有煩心事,心情自然而然的好了。”

“你這麼一說,確實有些道理。”

陳春蘭聽到後,認可的點了點頭。

這段時間弟弟一直幫襯着地裏的農活,能不讓她插手的都不讓她幹。

若不是今天賣瓜的事鬧得沸沸揚揚,也不會特意來地裏瞅一眼。

陳逸經過喬寡婦這番提醒,也注意到姐姐這張精緻的小臉越發的紅潤可人,水潤有光澤。

看着兩人相談甚歡,有一句沒一句的聊着,他一個大男人只能直愣愣的站在一旁陪着。

過了片刻,天色漸晚。

陳春蘭看着喬寡婦地裏大半塊地的草還沒除掉,也不好意思拉着她聊天,抱歉地說:“行了就不和你說了,你快點幹活吧,幹完活早點回家。”

“春蘭姐,那你們路上小心,我幹完活,也早點回去了。”喬寡婦笑着點了點頭,目送他們離開。

陳春蘭回去的途中,神色有些憂心:“她也是可憐,是個苦命的女人,好好的年紀就守了活寡,以後有什麼能幫到的就幫到一些。”

“姐我知道了,你放心,他有什麼忙活都幫着點。”陳逸認可的點了點頭。

兩人談話間已經回到了家中。

陳逸這忙活了一天,身體疲憊的靠在躺椅上,有一下沒一下的搖晃着。

陳春蘭看着弟弟今日一直忙活,不忍心打擾他,獨自去了廚房,簡單的弄了兩個小菜。

陳逸昏昏沉沉的靠在躺椅上,看似是在休息,實則是在看老者留給他的古籍。

這些書籍深深的印在他的記憶中,可他只會背誦,更無法理解其中的意思,這一段段話像古文似的。

更何況他已經大學畢業,這書內容文言文可都是初中高中學的早,就忘得一乾二淨了,理解起來着實費勁。

就這樣,他一字一字的琢磨,不知過去了多久。

忽然聞到空氣中散發出的肉香,猛然驚醒。

陳逸快速地坐起身,正巧碰到姐姐,從廚房出來,被這小子嚇了一跳。

“陳逸,你醒了是不是餓醒了姐剛做好菜,快起來洗手吃飯吧。”陳春蘭輕柔的聲音關心道。

陳逸看着晚上姐姐又做了大菜,舔了舔脣角,積極的去洗手。

“陳逸,今天辛苦你了,忙前忙後的,多吃點,補補身體。”陳春蘭說着,看着碗中的肉,夾了幾塊放入他的碗裏。

陳逸被姐姐這般關心,有些不好意思地撓了撓頭:“謝謝姐。”

陳春蘭神色一閃而過的狐疑:“你這今日不需要去看病嗎?”

“這樣她現在狀態不錯,還能撐幾天,我心裏有譜。”陳逸吃了一口紅燒肉,漫不經心地回了一句。

陳春蘭聞言,若有所思的點了點頭:“嗯,想不到你小子還是有兩把刷子呢。”

“那是當然,你弟弟現在有出息了,還不相信我呀!”

陳逸故意挑了挑眉毛,笑着迴應。

姐弟倆有說有笑的談論着飯後,他主動去刷碗收拾,看着姐姐已經回房休息。

陳逸回到房間,上牀盤腿而坐,他剛剛坐下,思緒冥想,只覺得身處在黑暗中,身體懸浮着。

古書一頁一頁的飛旋在半空中,將他圍繞成一個圈。

書籍上的字體散發着金色的光芒,更加深了他的記憶。

經過這幾日,每日上山修煉,已經小有功力。

可以他如今的能力畫一個平安的福,簡單的法陣,綽綽有餘,稍微複雜些的就無從下手。

陳逸懸浮在幻境中,緩緩地擡起手,隨着散發出金色光芒,順着紙上的筆,記一筆筆的畫下。

可無論如何,他剛剛落筆,空中懸浮着的金色大字,瞬間像是被燃燒殆盡的職業,飄落在空中,無影無蹤。

他一連試了幾次,體內的靈氣,也隨着消散。

爲了看透這其中有何不對,刻意看了這部書中的五行八卦與奇門遁甲。

五行八卦分爲陰陽五行與八卦理論,心中默唸口訣,緊接着身下出現了八卦陣法。

陳逸目光微隨,看着身下的陣法散發出淡淡的藍光,在漆黑的冥想中顯得異常醒目。

這一切只是剛開始,他只是通過這幾本古籍,獨**索,只能靠着,憑藉感覺一步步前行。 一夜過去。

陳逸盤腿而坐修煉,等待他睜開雙眸時,恰恰聽到院子的雞鳴聲。

他雖是一夜未睡,卻絲毫感受不到疲憊。

當他睜開雙眸時,一閃而過的精光很快的消失殆盡。

陳逸伸了一個懶腰,直接從牀上蹦了下來,神清氣爽,感覺渾身已經充滿了力氣。

他心情大好,便騎着車子直接去了鎮子

陳逸剛剛來到蔣家,遠遠的就看到郭雲鵬這小子開着跑車停下來,還沒進門就被門衛攔住了。

再愛我一次 你們幾個什麼意思啊?都給我讓開!”

郭雲鵬因爲心情很好,手中捧着鮮花,卻被兩個不知死活的門衛攔住,臉色一變,怒吼道。

門衛相互對視一眼,神色有些難看,卻依舊守着大門不肯開:“抱歉,郭少爺,我們這是按照命令行駛,你不要爲難我們。”

“爲難你們?我看你們是想爲難我吧,知不知道我是誰?”郭雲鵬冷不下兩聲,不顧及周圍的人,一把拎住門衛的領子將他提了起來。

門衛下的會捂着雙手,卻不敢反抗。

梟霸嬌妻 ,引來了前面幾人的注意。


郭雲鵬聽到後方有人,迅速地推了一把門衛與他們保持距離,整理一下凌亂的衣服,卻沒想到是這小子來了,臉色瞬間大變。

“怎麼是你?你居然還有臉來!”

他可是想起,那日想帶着人去教訓這臭小子,卻被他故意刁難。

不知道這臭小子到底使了什麼妖魔霸氣,竟然讓地頭蛇對他言聽計從,甚至把他帶到荒郊野嶺外,一頓教訓打的鼻青臉腫。

現在好不容易養好了,這纔過來見蔣心怡,卻被人攔住。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