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天傲那邊能拖住將屍,這個計劃絕對可行。

冷哲凌沒有說話,凝眉思考着,大概過了兩分鐘之後他面色嚴肅的看着我,“我答應你們,只是到時候現場的安保肯定很嚴格,你們不要聰明反被聰明誤,如果柳霜霜覺察到我有二心,一定會提前做好準備的。”

“如果那樣的話,就只有硬碰硬了,再拖下去,不知道有多少無辜的人要受傷害。”

“好,今天回去我會盡量說服柳霜霜,你回去等阿奴給你信息吧。”

“不僅如此,你還要想想如何除掉柳霜霜,所謂擒賊先擒王,柳霜霜現在也是骨幹成員了,她一死,下面的人一定會方寸大亂。”

“你讓我殺了她?”呆序大弟。

“怎麼你捨不得?她現在已經不是那個愛跟在你後面的小女孩了,她殺的人做的孽,簡直數不勝數,死有餘辜!”

“這個容我再想想。”

“還有什麼可想的,就當是你親自爲她解脫吧。”說完,不給冷哲凌任何拒絕的機會,我打開車門直接跳了出去,外面正好是天橋,跳出去之後我直接用蠶絲三棱梭纏住對面的大樓,躍至大樓頂上。

這裏視野正好可以看見環宇集團的標誌性建築物寰宇大廈,大廈不遠處就是環宇集團旗下的沃爾斯酒店,如果舉行婚禮的話,應該是那裏吧,反正現在時間還早,先去偵查一下地形。

沃爾斯酒店比之前我和哲凌結婚的酒店還要高一個檔次,柳霜霜之前在那邊受辱,肯定會選擇這裏。

將所有樓層摸了個遍,離開的時候我還弄了一份酒店各樓層平面圖。

回基地之後鄭凱和陳赫都誇我聰明,我大手一甩,就把平面圖鋪在了桌子上,“大家都來看看吧,我們現在人少,首先要預防的就是自投羅網,先分析作戰計劃,然後想一條安全的撤退路線。”

“夢夢你打算在他們婚禮的時候動手?”陳赫一下子就看出來了。

我點點頭,可他眉頭緊蹙着擔憂,“如果婚宴消失大批的人,肯定會引起懷疑的。”

“正是因爲是婚宴纔不會被懷疑,喝醉的人什麼的提前離場再正常不過了。”回來的路上,我已經把這點給想到了。

“要是陳珂在就好了,肯定能研製出一種東西,讓屍鬼喝下之後感覺自己微醉,我們就能趁此機會下手了。”鄧凱又想起陳珂了。

之前雖然已經給他們解釋陳珂是因爲和三哥出去辦事被將屍的人誤殺,但他們畢竟不知道陳珂的惡行,所以對她的死充滿了可惜。

“這個你放心,我會想辦法解決的,現在我們來討論一下如何動手吧。”

這個世界上並不是只有陳珂一個博士,聶崢的實驗室大把的,說起來已經有好久沒見聶崢了,趁此機會去海通看看他,順便看看我父母。

如果他聽到我們的計劃,一定會大吃一驚的!

只還有三天的時間了,事不宜遲我第二天就去了海通,還帶着兩個孩子,頑戊還沒見過他的外公外婆呢。

齊玥還是第一次出遠門,要下車窗看着外面的世界,好奇的視線就像是看不夠似得。

“把車窗關上吧,你不冷呀!”頑戊渾身哆嗦,現在快入冬了,加上海通是海邊,越靠近目的地,溫度也隨之下降。

“不要嘛,我要看,這樣看的清楚些!”

齊玥說着把身上的衣服脫下來扔在頑戊身上,頑戊沒好氣的給他丟回去,“沒見過世面的鄉巴佬,等媽咪事情辦完了,我們帶你去泰國,那邊的風景可比這裏美上千百倍。”

“泰國是什麼地方?”

“……”

頑戊簡直不想和他交談下去,乾脆倒頭就睡,我從後視鏡裏看着兩個孩子,心頭滿滿的溫暖,要是天傲在就好了,不知道他現在在首都怎麼樣了,去了這麼久也沒來個電話。

剛剛進海通聶崢已經開車在高速路出口等我了,見我的車來了,他要下車窗和我打招呼。

“你怎麼來了?”

聶崢臉上帶着萬年不變的紈絝微笑,“我們心有靈犀,所以我知道你來了。”

“別沒個正形,我這次來找你是有要事!”我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你不來找我我也會來找你的,這麼久纔來,就算不來看我也該來看看你父母吧。”

聶崢開着車和我並排行駛着,一聽他提及我父母,我臉上的笑意立即凝固了,取而代之的是滿滿歉疚,“他們都還好麼?”

“呵呵逗你玩呢,岳父岳母有我的照顧,當然很好。”

“你別這樣!”我趕緊看了眼身後的孩子,“還有孩子們在這呢,你這當叔叔的嚴肅點。”

“真拿你沒辦法,那等孩子不在的時候,我們再親熱吧!”他說完一踩油門直接開走了,我無奈的搖了搖頭,這個男人真是的,老是這樣讓我壓力山大呀。

“媽咪,這個人喜歡你?”齊玥睜着大眼睛。

“當然了,喜歡媽咪的人多了去,只是媽咪心裏只有爹地一個人。”頑戊原本在睡覺,被聶崢給吵醒了。

聞言,齊玥眉開眼笑,“我也喜歡爹地呢,媽咪不要喜歡別的男人,和爹地在一起就好了。”

“什麼跟什麼呀,你們兩個小屁孩趕緊做好,馬上要到了!”

孩子有一個還好,兩個真是費精神呀!!

就算到了醫院,兩熊孩子也是不停的鬥嘴打鬧,之前這裏很多人都見過我,聽見他們叫我媽咪都忍不住差異,尤其是聶崢那個不怕事大的傢伙,竟然在大門口等我們,一見到我就熱情上來擁住我的肩膀,還揉了揉孩子的頭。

齊玥這孩子佔有慾極強,當即用力一掌推在聶崢身上,如果聶崢不是屍鬼的話,肯定被他一掌給震飛了。

“齊玥!不準動手!”

“媽咪,你是爹地的,不準和這個男人在一起!”

天,這哪是在一起……

我趕緊拿開聶崢的手,“看到了沒,你以後再在我跟前沒個正形可不行了,我孩子可不答應。”

聶崢捱了一掌臉色有些難看,又聽見齊玥叫我媽咪,疑惑的皺着眉頭,“這孩子不是陳珂的麼,怎麼叫你媽咪了?” 162 不謀而合

“這件事說來話長,我們進去再說吧,這裏很多人都看着我們呢!”我尷尬的低下頭。現在可是在醫院大堂,樓上樓下全是些花癡聶崢的小護士。

聶崢掃了那些小護士一眼,滿不在乎。

“這裏所有人都知道我喜歡你,只是不知道你已經結婚了,而且還有這麼大兩個兒子,就算要尷尬也是我吧,居然愛上有婦之夫,傳出去丟死人了。”

他話是如此說,可臉上一點也沒尷尬的樣子,如果不是開玩笑的話。他的臉皮已經練到了銅牆鐵壁的境界了。

反正衆目睽睽我是呆不下去了,也不是第一次來這裏,我直接上樓朝着父母的病房走去。

一打開門,發現裏面竟然有兩個陌生人,可能是第一次看見我的原因,那兩個護士打扮的小美女趕緊站起來,一見到我身後跟來的聶崢才放鬆警惕。

“這兩個是我爲你請來的新護士。是我比較信任的人。”說完他又對着兩個護士說道,“這是劉夢夢,以後見了她就等於是見了我,這兩位老人正是她的父母。”

那兩人一聽我名字立即笑了起來。欣喜的跑到我跟前,“你就是夢夢姐呀,聶總老說起你。”

“他都說我什麼了?”我挑眉看着聶崢,肯定不會是好話。

那兩個小護士嘻嘻的笑起來,聶崢立即臉色鐵青,“出去,這裏沒你們什麼事了,讓夢夢和她父母待會。”

“我看是你想和夢夢姐獨處吧!”一個小護士不怕死的調侃,趁着聶崢還沒暴怒飛快的逃走了。

我還是第一次見到聶崢臉紅。連我都忍不住調侃他了,“你在這的生活還真滋潤呢,我是不是來打擾你了?”

“別說這些沒用的,我也是剛從美國回來。”聶崢雙手插在兜裏,搖晃着身體有些不耐。

看來真的被刺激到了我也不想繼續在兩人曖昧的話題上打轉,趕緊轉移話題,“我原來的護工呢,你給弄哪去了。”

“給了她一筆錢讓她離開了。在我這裏還是用自己人好些。”

“多疑!”

這樣也好,她幫了我這麼多年,連自己的父母都沒有照顧,也算是我給她的一些補償吧。

“媽咪,這個就是外公麼?”齊玥已經站在我爸的牀邊了,伸手指了指我爸已經兩鬢斑白的頭髮。

我點點頭,推着頑戊走到我爸的牀邊,“頑戊也看看外公,你們學着媽咪的樣子給外公做按摩好不好?”

等兩個孩子點頭之後,我轉身到我媽的牀邊,拿起她的手給她做按摩。

雖說像這樣的肌肉按摩護工每天都會做,但我每次來的時候都會給他們再做一遍,現在被那些雜事纏身,我唯一與他們相處的時間,恐怕就是這一套按摩操了。

齊玥和頑戊非常懂事,一人拿着我爸的一隻手臂按摩起來,聶崢見此情此景,轉身悄悄離開,還體貼的爲我們關上房門。

等做完按摩操,我讓兩個孩子在房間內玩耍,獨自去了聶崢的辦公室。

聶崢顯然已經等我很久了,一見我進來趕緊掐滅手上的煙。

“你居然會抽菸?”

“呵呵,一個人久了,不會抽菸的話,要怎麼打發時間。”聶崢笑了笑,起身給我衝咖啡。

“說的就跟自己多寂寞是的。”

“我本來就很寂寞,這冰冷的身體,就算美女在懷怕也要把人給嚇跑吧。”

的確,除了我之外,所有的屍鬼身體都是非常冰冷,那是因爲他們是死後才變成屍鬼的原因。

“總會遇到不嫌棄你是個冷血動物的人,也許有人天生滾燙,需要你這個大冰塊。”

“好了不說這些了,來給你看看我這次去美國弄回來的東西。”聶崢說完,拉開抽屜拿出一把手槍,槍膛比一般電視中看到的手槍要長,前面還加了消音裝置。

他揚了揚就把手槍朝着我丟過來,我趕緊小心翼翼接住,“這槍裏沒子彈吧?”

“有,就算你現在開槍,外面也聽不到任何聲音,而且子彈非常小,穿過腦袋的威力卻比其他子彈還要厲害,我已經試過了,只要對着屍鬼的頭。”

他說着用手比了個手槍的姿勢對着我,然後,“砰!”

“屍鬼就死了?”

聶崢點點頭,我還一直以爲要暴力爆頭才行呢,沒想到這樣也行。

這手槍小巧精緻,我拿在手裏愛不釋手,“這東西還有多少,我們三天後有個計劃,也許能派上大用場。”

“什麼計劃,該不會我們想到一塊去了?我這麼急趕回來,也是聽到了冷哲凌和柳霜霜要結婚的消息。”聶崢臉上恢復了嚴肅。

“那看來我們想到一起去了,我們打算在他們結婚的時候動手。”

“我也是這麼想的,這武器是美國黑幫最討喜的暗殺工具,一槍爆頭之後創口只有筷頭大小,而且還不會流血,只要對準頭髮部位,神不知鬼不覺的解決對方都是可行的,更何況我這次去僱傭兵軍團找了不少的狙擊手。”

“沒想到你想的這麼周全,柳霜霜身邊的冷哲凌是我們的人,你動手的時候可千萬不要傷到他了,多虧他的幫忙,婚禮應該會提前到兩天後,你這邊能來得及準備麼?”

“呵呵,時刻準備着!”聶崢說着站起來,“既然我們想到一起去了,那不如立即現在動身回去吧,路上咱們邊走邊商量。”

“也行,我那邊有酒店的佈局圖,我們回去再研究,把你那些僱傭兵聚集起來。”我跟着起身,可突然想到一個重要的問題,趕緊拉着聶崢的手腕,“僱傭兵那邊,我們的身份沒暴露吧?”

“當然不會,那些人只認錢不認人,更專業的不會問除了任務之外的其他事情。”

“這樣就好。”我心頭還有點小小的震驚,沒想到傳說中冷血無情的僱傭兵真的存在,“把你實驗室研究出來的那個檢測屍鬼的電子儀器帶上一些,恐怕會用得着。”

“恩,已經批量生產出一些了。”聶崢說完帶着我朝實驗室走去。

已經快兩個月沒見了,大夥見到我都特別熱情,只是一聽說我們準備除掉屍鬼的時候,嶽婷臉上的笑意慢慢散去,就連整個實驗室都靜下來了。

我知道他們今天能聚集在這裏,都是爲了研究成爲屍鬼的血清,而我們卻要去殺他們做夢都想讓親人變成的屍鬼。

“你們別灰心,還記得之前被我丈夫不小心打死的小白麼,她現在已經成功復活成屍鬼了。”

小白可是大家都認識的,聽說小白成了屍鬼,所有人又燃起了希望。

“天啊,夢夢你怎麼做到的?”

“夢夢,是你做到的麼?”

一個個全都伸長着脖子等着我回答,我趕緊擺擺手,“不是我,是我們那邊的一個研究員,只是她已經死了,不過實驗室還在,我回去看看能不能找到一些能用的數據,到時候發給你們。”呆序坑技。

“夢夢你帶我一起去吧,我一直負責這個項目,對數據很敏感,我去一定能發現什麼的!”嶽婷一把抓住我的手,激動的都快哭了。

我轉過頭看了看聶崢,他沒有拒絕。

看着所有人期待的視線,拒絕的話我怎麼也說不出口,只能點點頭。

惡魔烙印:纏愛雙面嬌妻 晚飯過後我們就動身會l市了,回去換成了聶崢開車,我坐在副駕駛上,兩個孩子在後座一直嚴肅着臉色看我們,特別是齊玥,連車窗外的風景都不看了,一直嚴肅的注視着聶崢的一舉一動。

“我怎麼感覺這兩個孩子不怎麼友善?”

“呵呵,他們一直都這樣,他們兩個曾經可都是差點要了我的命,你可要小心點,規矩些。”我只能尷尬的笑了,那兩個孩子肯定是怕聶崢把我給搶走了。

“這麼說來他們也是不可多得的戰鬥力,這次計劃你會讓他們去麼?”

“不會。”我斬釘截鐵。

“媽咪,我要去!!”兩個孩子幾乎是異口同聲說出來。

這一路上他們沒少偷聽我和聶崢說話,原來心裏早就準備一起去冒險了。

我從後視鏡裏嚴肅的看着兩人,“不是媽咪不讓你們去,是媽咪有更重要的事情吩咐你們去辦,除了你們媽咪再也想不到其他人了,你們會幫媽咪的吧。”

猛然想起天傲之前讓頑戊去拿cd的事情,如果不讓他們去,他們肯定也會偷着去的,還不如把他們給支開。

一聽說只有他們兩個才能完成的任務,兩小屁孩對視一眼之後激動的看着我,“媽咪,什麼任務呀?”

“這個可是非常重要的任務,要暫時保密。”

難捨毒愛:惡魔前夫,放了我 “哇,好酷!”

已經成功把兩個孩子的注意力轉移了,我終於鬆了口氣,聶崢是發現我的用意了,在一旁憋笑道不行,我沒好氣的瞪了她一眼。

要是敢揭穿的話,我和你沒完!

聶崢開車比較快,天黑的時候我們已經到基地了,聶崢把他的計劃一說,陳赫和鄧凱兩人齊齊上前和他擁抱一下,“英雄所見略同,我們來部署一下戰局吧。”

“你們先研究,我帶嶽婷去陳珂的實驗室看看。” 163 誤入危險

嶽婷沒有說話,只是期待的眼神出賣了她的內心,我也理解她救丈夫的心情。反正以後她如果那陳珂的研究去做害人的事,我絕對不會放過她。

“這就是陳珂的實驗室了,裏面的東西基本沒有動過,你看看有什麼有用的沒。”我一邊推開實驗室的大門,一邊說着。

嶽婷激動的點點頭,一進去就迫不及待的翻看陳珂的電腦,然後查看陳珂之前培育的病毒。

我本不想打擾她的興致,可有些話不得不說在前頭。

“嶽婷,我很理解你們那些人爲了救親人的苦心,可是屍鬼本不應該存在於世上。就連我也一樣,所以希望你不要把陳珂的研究泄露給任何人,不然下場可就會和陳珂一樣了。”

嶽婷對我的話並沒有多少震驚,看着我嚴肅的點了點頭,“你放心,除了救研究室那些朋友的家人,我不會把病毒用在任何人身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