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他是個完美主義者的話,現在一定會興緻勃勃的把注意力從獵取二星生物,轉移到冒險搜集三星生物的基因上,畢竟母巢完成第二次進化后,雖然馬上就可以自然而然的創造出生物等級三星的生化怪物。

但想要其『造物』足夠多樣和強悍,還是必須要有大量自然進化的三星生物作為藍本,而現在母巢吞噬的三星生物基因,卻只有搶劫『星火馬戲團』時那幾種被馴化的表演性動物,以及從強助公司專營店購買的,寥寥無幾的三星生物助手卵。

但現實中的張木子卻是個平常信奉安全主義,只有在情緒暴怒時才會發瘋的人,因此覺得在他和母巢製造的生化怪物的生物指標沒有達到三星之前,最好還是不要去主動招惹那些自己可能無法抵抗的兇悍野獸。


在這種情況下,由於奮鬥許多時日的願望已經達成,又暫時沒有了新的目標,張木子那遠超常人的生命力帶來的旺盛精力也難敵其心中不自覺泛起的那種,心滿意足的疲倦;

再加上十幾天生活質量糟糕至極的緊張探險,累積下來的負面情緒漸漸爆發。他坐在泡在泥水中的朽木上休息了一會站起身來時,突然覺得周圍的一切都變得難以忍耐起來。

「天上還是沒有戰艦出現。『阿森柯』中央政府的軍隊都是廢物嗎,」孤身一人的叢林生活讓張木子養成了自言自語的習慣。此時仰望著藍天,他突然莫名火起,緊皺著眉頭低聲吼道:「這都幾天了,怎麼還是一點動靜都沒有。

或者是我錯過了什麼,其實政府軍已經收回了前沿基地,也許,也許我該偷偷回基地去看看,或許一切都恢復正常了也不一定,到了基地我就能坐飛船回到文明社會…」

想到回歸文明社會。熱水澡、乾淨內衣、舒適的床鋪等等一切以前張木子根本不會在意的東西,帶著一種無法抗拒的吸引力在其腦海中不斷回蕩,讓他此前打定的不等到『阿森柯』政府軍的艦隊出現,絕不靠近91244基地的主意蕩然無存。

於是東張西望的辨別了一下方向,張木子不自覺的朝著失陷基地的方向大步走去。

時間流轉,由白晝到黑夜,又由黑夜變為白晝,在無心繼續收集生物基因的情況下,十幾天的路程只用了兩日張木子便走了大半。途中他雖然因為匆忙趕路遇到了幾次危險,卻都靠著母巢之力輕而易舉的化險為夷。

到了第三天正午,張木子走進一片谷地,突然發現自己已經重新回到了團隊曾經選擇的宿營地中。

站在河谷中央。回憶起那隻以火焰為羽翼的恐怖巨鳥,即便身上灑滿了燥熱的陽光,他禁不住打了個冷戰。行動間不由自主的小心了許多,前進時的腳步放緩。目光也謹慎的向四周張望了起來。

就在這時,一個氣息虛弱的嘶啞女聲。突然在不遠處響起,「張同學,看來這麼多天的孤身探索並沒有讓你變得聰明起來呀。

在資源星,時刻保持警惕的心理才是正確的做法,你不應該因為回憶起可怕的往事,才突然變得小心翼翼。」

這出人意料的聲音讓已經數百個小時沒有見過一個同類的張木子身體一僵,瞬間朝著話音傳來的反方向一躍十幾米遠,俯身在了一顆百米多高的巨樹,凸出地面,高高隆起的根莖后。

就在他蜷縮著想要具現出『日有神』,偵查一下周圍動向,講話者是否懷有惡意時,那女聲再次幽幽響起,「你現在這種把智慧生物當成野獸來對待的方法也是錯的,張同學。

缺乏智力的動物也許會因為你躲藏時表現出的異常敏捷的速度,變得猶豫,不知道是否該進行一場可能一無所獲的捕獵,但有敵意的人類在這種情況下卻有一半的可能性會直接攻擊躲在樹根底下的你。」

「艾橘麗小姐,你對資源星探索懂得可真多,可我什麼從聲音聽來,狀況卻比我糟的多呀。」從最初的驚駭中冷靜下來,聽出了那乾澀、沙啞的女士出自於誰的口中,張木子撇撇嘴站起身來,順著聲音傳來的方向漫步走到另一顆五、六人伸展雙臂才能合圍的大樹底下,低聲說道。

他話音落地,巨樹樹根和樹榦連接處的一大塊樹皮被一隻髒兮兮的手掌揭開,從一個樹洞中探出了艾橘麗蓬頭垢面的臉龐,「那是因為我的運氣實在不好的緣故。

你難道不知道從事任何種類的星際探索活動時,壞運氣都是最可怕的敵人嗎?」

「這話聽起來很有道理」張木子撇撇嘴道:「看起來你的運氣的確不好,呃,臉色慘白、四肢無力,是哪裡受傷了嗎?」

「遭到火鳥襲擊的那天晚上,我和泰力坦一起逃亡,好不容易脫險后,緊接著就遇到了十幾隻群居獵食的,生物等級二星高等的猛獸,不得不分開再次逃走,」艾橘麗苦笑著說道:「也就在那一夜我受了重傷。」

聽到這話,張木子吃驚的說道:「是嗎,那這些天你是怎麼,怎麼…」,不等他把話說話,艾橘麗便笑了笑,指著身旁爬滿潮濕蘚類植物的樹根道:「你是想問我怎麼活下來的嗎。

從那天開始我就一直躲在這裡,靠吃樹皮上的綠蘚和兩管『高能營養棒』補充水分和養分,一直堅持到現在。」

「這麼說的話,那麼多天除了我之外,團隊里就沒有其他人返回過這個河谷嗎?」張木子隨後問了一句,之後反手拉開防護服自帶的背囊,摸出幾塊烤乾的褐色長條肉塊遞給艾橘麗,「這是我自己烤的肉乾,口味雖然不怎麼樣,但應該比苔蘚好多了。」

「謝謝。」艾橘麗顯得和以前冰冷態度完全不同的接過肉乾,一邊小口咀嚼著,一邊說道:「從我們被那隻四星火鳥襲擊起,我就一直計算著時間,十四天以來你是我見到的第一個人類。」

「那戰艦呢,」張木子想了想道:「艾橘麗小姐,這些天你看到過戰艦嗎?」

艾橘麗搖搖頭道:「現在『阿肯亞綠星』上的情況很奇怪,按道理講,中央政府的艦隊早就應該出現了,可現實卻恰恰相反,十四天來連一隻政府軍的『浮橇』都沒看到。」

「我也是這樣,」張木子皺皺眉頭說道:「所以才會等的實在不耐煩,打算潛近91244前沿基地看看,情況到底怎麼樣了。」

「能帶我一起去嗎?」遇到這話,艾橘麗突兀的問道,張木子微微一愣,仔細想了想,實話實說道:「艾橘麗小姐,你那麼聰明應該知道,在現在這種一切都不明朗的情況下,接近實現的91244基地是件很冒險的事。

以你現在的情況跟我一起去的話,一旦遭遇了危險,恐怕很難活著逃掉。」

「可我留在這裡一樣是死,」艾橘麗苦笑著說道:「你覺得一個人類,即便是個生物指標達到二星高等的人類,在傷口開始發炎,高燒得不到治療的情況下,靠吃綠蘚和營養棒能活多久呢?」

「這樣吧,我把食物全都留給你,」聽到這話,張木子沉吟了一會說道:「然後自己一個人潛近基地,不管情況怎麼樣都會再回這裡來找你。」,把背囊里的所有肉乾都取了出來,放到了艾橘麗的面前。

看到樹根上一大堆長短不一干硬的肉塊,艾橘麗目光中閃過一絲驚異之色,「看來我小看了你的實力呀,張同學。

在資源星上逃亡,獨自一人生存了十四天之後,還可以這樣毫不可惜的丟給別人這麼多食物,可是件不常見的事情。」

「是這樣嗎,」張木子不置可否的笑笑說道「「但你不是別人,而是我的同伴呀,艾橘麗小姐。」

「既然我們是同伴,那你就叫我艾橘麗好了,」艾橘麗沉默了幾秒鐘說道:「以後我也直接稱呼你木子。」

從未想過面若冰霜的艾橘麗竟然可以露出如此燦爛的笑容,張木子心間莫名一顫,笑了笑問道:「這算是一種遲來的認可嗎?」

「你覺得是什麼就是什麼吧,木子,」說話間,艾橘麗捧起面前的肉乾,把身子縮回了樹洞,「別忘了自己的承諾,快點回來。」,重新用樹皮把自己隱藏了起來。

看到這一幕張木子好奇的仔細打量著眼前的樹木,見絲毫都看不出藏人的破綻臉上露出讚歎的表情,嘴巴里不自覺的『嘖嘖』了兩聲,轉身朝著91244基地的方向繼續前進。 墓宮記 未完待續。。)

… 離開艾橘麗藏身的樹洞后,張木子穿行在森林中前進良久,隨著距離淪陷的前沿基地越來越近,發現自己遇到的動物越來越溫和、無害。

感覺在這種情況下,魅力向的進化能力漸漸失去作用,他想了想機靈的在背後具現出『日游神』的虛影,折射光線將身形隱藏的起來。

之後的事實證明張木子這一隨機應變的行為十分必要,才剛隱身幾分鐘的時間,便有一艘直徑百米以上的銀灰色碟狀飛行器,自體緩緩旋轉著從他頭頂飛了過去。

那飛船的底部布滿了像是猛獸棱形眼珠的純白晶體,掠過林立的巨樹時,只因為草叢中有幾隻不知名的小獸躥動,便發射出十幾道密集的激光束,將方圓接近十平方米的綠地變成了一片焦土。

反應不及的站在一顆百米大樹旁,驚駭的目送飛行器走遠,覺得鼻端滿是焦臭味道的張木子這才發現自己前方的林地上,竟滿是一塊塊的焦黑斑點。

感覺自己如果不是心血來潮及時隱身,現在可能已經變得了一具焦屍,他咽了口吐沫,滿腔的焦急瞬間冷卻下來,嘴巴里喃喃自語著,「看來我自己一個人接近失陷的前沿基地,實在是太冒險了,還是回去吧…」想了想,返身朝河谷的方向走去。

萬沒想到的是,當張木子隱藏著身形從一顆大樹下跳到另一顆樹下,小心翼翼的前進了二、三百米之後,他在縱身時突然覺得雙腿無法離地。本來因為召喚『助風神』上身後變得羽毛般輕盈的身體,猛然間也變得像是鐵塊一樣沉重。

連續幾次嘗試還是如此。 無上丹尊 。面色鐵青、疑神疑鬼的環顧四周,見沒有異狀發生,便深深吸了口氣,用盡全力的再次彎腿向上一躍,身體卻仍然一動都不能動,漸漸全身的寒毛都豎了起來。

「誰,是誰在搞鬼,想幹什麼?」未知的才是最可怕的,全身僵直的張木子四下張望一無所獲。忍不住聲音乾澀的朝著周圍的的虛空發問道。

話音剛落,竟真有回答的聲音傳進了他的耳朵,「再問別人是誰之前,不是應該先表明自己的身份嗎,你又是誰呢?」

聽到作祟者願意和自己溝通,張木子心情稍稍放鬆了一些,略一沉吟,實在想不到兩全的答案,把心一橫。實話實說的開口道:「我是從地球到『阿森柯特星』晨曦城的阿特維斯大學遊學的學生…」,把自己的身份以及為什麼出現在『阿肯亞綠星』,最近這段時間遭遇了什麼,一五一十全都說了出來。

耐心聽完他滔滔不絕的講述。十幾秒鐘后,距離張木子不過兩三米遠的林地上,突兀間像是一塊碩大的布幕被人掀開一般。十幾個高矮胖瘦、年齡性別、衣著裝備各不相同的人影一下子奇迹般閃現了出來,其中一個全身緊緊包裹著深青色。光華的皮質衣服;

身材竹竿般高瘦的中年男人,望著張木子笑嘻嘻的說道:「年輕人。以低等文明星球的原住民基因標準看,你的進化天賦算是超乎我的想象,可惜運氣不好,第一次來資源星探索就遇到了這麼嚴重的意外,差點死掉。」

「是嗎,先生,呃,我已經說出自己的身份了,」聽那人講話的語氣中沒有透露任何惡意,張木子心中一塊大石落地,乾笑著說道:「能不能請您也表明一下,你們是隸屬於『阿森柯』中央政府軍的特勤人員吧?」

「怎麼,你覺得我們像是官方打手嗎?」高瘦男人把臉一本,厲聲問道。

「好了諾維斯,這次任務雖然輕鬆,但工作就是工作,現在可不是亂開玩笑的時候。」他話音未落,站在身旁的一個鼻樑上帶著眼睛,雙手古怪的端著一面直徑大約一尺長圓鏡子,面孔的樣子像是十七、八歲,口吻卻異常成熟的女人,皺著眉頭突然說道。

之後那女人望著張木子說道:「我們是受一群『西銀河聯盟』議會雇傭,解決『阿肯亞綠星』問題的星際傭兵。

在受雇期間,你也可以把我們看成是『阿森柯』中央政府官方人員。


張木子同學,剛才我檢索了資料庫,發現了你的身份記錄,對你現在的遭遇非常同情,這樣吧,如果你願意跟隨我們一起行動的話,收復了淪陷的91244基地后,我可以安排我們的補給飛船帶你離開『阿肯亞綠星』。」

「啊,那真是太感謝了,不過『阿肯亞綠星』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怎麼會突然之間出現了能夠攻陷前沿基地的強大匪幫…」聽到有希望回歸文明世界,張木子激動的說道,話沒說完便被那手拿圓鏡的女人打斷道:「關於『阿肯亞綠星』上發生了什麼,回到『阿森柯特星』后你自然可以從新聞報道上了解,現在嗎,什麼都不要問,明白了嗎?」

「噢,是。」有求於人,根本沒有反駁餘地的張木子急忙答應著,想到還在河谷樹洞中等待自己的艾橘麗,猶豫了一下說道:「嗯,是這樣女士,我有一個同伴受傷后躲在前面一個河谷里…」

「張木子同學,我們在『阿肯亞綠星』的任務只有一個,那就是清除入侵的武裝分子,」手端鏡子的女人再次打斷了張木子的話,面無表情的說道:「之所以打算救你脫險,完全是因為你剛才講述的遭遇中包含著一些對我們非常有用的情報。

至於擱置工作,浪費時間去救你的同伴是絕不可能的。」

「那如果我自己去河谷呢,」想到自己對艾橘麗不久前做出的的承諾,張木子遲疑了一下,硬著頭皮道:「你們現在不是要去收復91244基地,不管用什麼手段總要花些時間吧,這段時間應該足夠我帶著同伴去前沿基地找你們了,可以嗎?」

「這樣倒可以,不過你要考慮清楚,兩種不同的選擇所冒的風險也是完全不同的,還有記住我們不會等你。」手拿圓鏡的女人肅聲說道。

「我當然知道現在就跟你們一起行動自己會更安全,可是女士,作為一個男人總不能眼睜睜的放任自己的同伴等死吧。」張木子嘆息著苦笑說道。

聽到他的話,端鏡子的女人皺了皺眉頭卻沒有多說什麼,突然間身體和周圍的同伴一起變得虛幻起來,最後像是破碎的泡沫一樣消失的不見的蹤影。

與此同時,張木子就覺得雙腿瞬間一輕,恢復了行動能力,急忙朝著河谷的方向飛縱而去。

人有了急於達成的目標和希望之後,行動不知不覺就會變得急促許多,幾十分鐘后,只用了去時大約一半的時間,張木子出現在了艾橘麗藏身的那顆大樹底下,焦急的低聲嚷道:「艾橘麗,艾橘麗,是我,張木子,快出來,快,快…」

話音剛落,就見一塊樹皮被人輕輕掀開,艾橘麗探出了慘白的面龐,皺著眉頭問道:「木子,你怎麼會這麼快就回來了,發生什麼事了?」

「時間緊迫,我們在路上邊走邊說好了…」看到艾橘麗出現,始終召喚著『助風神』在身的張木子直接攬住她的肩膀,藉助元素力量輕而易舉的把艾橘麗拎了起來,一邊轉身狂奔;


一邊把事情的原委說了出來。

本來被張木子半強迫的拉出樹洞時,艾橘麗表情不易察覺的閃過一絲緊張之色,但隨後聽到張木子的講述,她迅速鎮定了下來,說道:「木子,我們前進的速度不用這麼快,這樣太危險了。」

「可是我們的時間應該不多了,艾橘麗,」飛躍在百米大樹之間,張木子搖搖頭道:「我想來想去,覺得那些雇傭兵很可能是生物等級很高的星際強者,他們那麼自信,收復91244基地一定用不了太多時間。」

「你的猜想很對,木子,」艾橘麗虛弱的笑了笑說道:「但越是高生物等級的強者執行任務時就越謹慎。

也許你遇到的那些傭兵,有實力在很短的時間內剿滅入侵91244基地的武裝分子,但為了不出意外卻一定會花費大量的時間去偵查敵情。

你仔細回憶一下他們的行為,再想想我的話是不是有道理。」

「嗯,的確是這樣,他們要是不謹慎的話,剛才也不會用超能力禁錮我之後,問我問題了。」張木子腳步不覺放緩的點點頭道。

「所以我們的時間其實很充裕,」艾橘麗輕聲說道:「不過即便如此,我還是對你非常感謝,謝謝你能回來找我。」

「我們不是一個團隊的同伴嗎,救你是應該的。」張木子笑笑道。

「道理是這樣沒錯,但我們其實總共才認識了不到二十天的時間,相處的時間更是只有十幾個小時而已,你就能冒著失去逃生機會的風險救我,可有些認識幾年的人…

算了,有些事情真是不想再提,」艾橘麗嘆息一聲,有氣無力的說道:「總之你的行為非常難得,我會一輩子都記得(未完待續。。)

… ps:抱歉了大大們,昨晚和今天半天在醫院替老媽值班,雖然能用筆電碼字但沒有網路上傳,剛回家就發上來了,下一章已經碼了兩千個字,睡一會繼續碼。

不多說了,真是精疲力竭,這世上有一句俗話真是至理名言,『有什麼別有病』,現在豬豬覺得只要自己和家人能健康真是別無所求了…

眼前給人一種柔軟感覺的艾橘麗,和張木子記憶中那個始終冷冰冰的智者形象差別太大,令他一時間也不知道該用什麼樣的態度面對,隨口不自然的應付了一句,「一輩子記得也太嚴重了,我其實沒做什麼,你不需要感動到這種程度。」,便不再開口講話。

而艾橘麗見張木子沉默下來,將精力都用在了趕路上,出於安全考量便也沒繼續出聲,兩人就這樣無聲的急速穿越在叢林之中,隨著時間的推移,冒險一點點的不斷接近著91244基地。

等到距離失陷的前沿基地差不多還有五十公里左右的距離時,根據不久前才積累下來的經驗,張木子腳步不停的在身後將『日游神』具現出來,隱藏住了自己和艾橘麗的身形,之後前進的速度增加了接近一倍。

與此同時,被他攬住腰肢,許久時間沒有開口的艾橘麗猶豫了一下,突然問道:「木子,你知道進化能力理論中的『幻想種』猜想嗎?」

「知道。」聽到這句話,身上背負著許多秘密的張木子。心頭一顫,沉吟了片刻。低聲答道。

「那你也應該知道自己控制光能的力量,其實並不是天生的進化能力。而是來自於對『幻想種』的操控吧?」不知出於什麼目的,艾橘麗又問道。

張木子面無表情的點點頭。反問道:「知道,那又怎麼了?」

「關於『幻想種』的猜想雖然直到目前為止在學術界還只是一種支持者很少的假設,但一些本來就性格獵奇的星際傭兵、探險者卻對此確信不疑,」艾橘麗輕聲告誡道:「甚至延伸出了許許多多的傳說。

其中最有名的一個就是擁有『幻想種』的進化者潛力無限,只要不中途夭折,必然會掌握生物等級五星以上的超自然力量,而人性險惡,這樣的幸運兒必然非常容易惹人嫉妒。

所以以後如果你再有機會進行星際探險,在一般情況下。最好不要施展操控光能的力量、明白了嗎。」

「竟然還有這種事,」張木子不禁放下心來,錯愕的笑著說道:「那麼說這次來『阿肯亞綠星』進行生物基因採集我還是碰到好團隊了,都沒有一個人嫉妒我了。」

聽到這話,艾橘麗笑了笑糾正說:「不是沒人嫉妒你,而是除了我之外,團隊里的其人都沒看出你是靠操縱著『幻想種』控制光能的,說到底他們再出色也只是一群學生而已,有些人說不定連『幻想種』的理論都沒聽過。」


「你不一樣也是大學生嗎。艾橘麗。」一路暢行之下,心情越來越舒暢的張木子撇撇嘴道,他話音落地,艾橘麗臉上露出傲然表情。正想要說些什麼,突然敏感的感覺到一陣微風從四面八方盤旋著掠過自己的身體,心中一下浮現出不詳預感。急聲喊道:「木子,你先停下來。快停下來。」

「怎麼了?」張木子心裡覺得莫名其妙,卻還是停下腳步。問道。

「風,風流動的方向不對…」艾橘麗含糊的解釋著,環顧周圍雜亂倒伏的草叢,辨別了一會風向,之後仰起頭來看了看漸漸風雲變色的天空,突然急切的高聲嚷道:「後退木子,趕快後退,找一片四周沒有樹木的空曠地帶卧倒!」

「為什麼?」張木子愣了一下,疑惑的又問道。

「沒時間解釋了,快,快,快…」艾橘麗急聲催促著,聽她聲音緊張到發顫的地步,張木子不再多話,匆忙轉身向四周張望,急切間,幸運的看到西側數百米之外,巧好有一大片被激光掃平的焦黑空地,急忙沖了過去,和艾橘麗一起伏在了地上。

就在他縱身行動的短短几秒鐘之間,頭頂的天空突然昏暗了下來,一團團的雨雲被呼嘯的大風推動著翻滾匯聚,密密麻麻布滿了整個蒼穹。

從未經歷過如此驟變的極端天氣,背脊向上的平躺著身體仍然覺得自己似乎馬上就要被狂風颳走的張木子,張口似乎想要對艾橘麗問些什麼,卻被灌滿嘴巴的大風哽住。

與此同時,空中翻騰的烏雲中,無數銀蛇般時隱時現的閃電因陰陽電荷的交融滋生出來,在雲端恐怖的攀爬、蔓延,竟將整個大地映照的時明時暗。

緊接著突兀間,方圓上百公里林地由輕微到劇烈的震動起來,溝壑橫生的地面上由於地殼擠壓運動,一座山峰竟憑空升起,直衝蒼穹,赫然將峰頂矗立著的一座金屬城市,送入了已是雷暴頻生的厚厚雲層之中。

而在『造山』過程中,遠遠可見成百艘各式各樣的武裝飛行器像是受驚離巢的飛蟲一樣,從金屬城市中分散逃出,可惜飛行速度卻出奇的緩慢,搖搖欲墜的飛不了多遠就被劃破天際的雷霆擊中,化為一個個爆燃的火球,墜落在了地上。

極目遠處燦爛的火雨,親眼目睹在短短一兩分鐘時間內一座高山神奇無比的拔地而起的張木子目瞪口呆的張張嘴巴,有些語無倫次的說道:「那,那是什麼艾橘麗。

我,我不是出現幻覺的吧,應該不是,呃,你也看到那座山了對嗎?」,絲毫都沒有察覺周圍的颶風已經在極短的時間,驟然停住了下來。

而他話音落地的極短時間,遠方新生的高山卻彷彿經歷了無數歲月的侵蝕一樣,整個腐蝕風化為了塵土,只留下峰頂早已失去動能的金屬城市帶著巨大勢能從雲端直落地面,砸出了一個碩大無朋的隕坑。

即便倒卧在數十公裡外的焦土之上,可當金屬城市和大地接觸的一瞬間,張木子還是感到胸口像是被人用鐵鎚重重擊中一般差點嘔出鮮血。

而距離他數百米外的叢林中有許多同樣受到這強力衝擊波的波及,樹榦被蟲蝕的有些腐朽的樹木竟紛紛攔腰斷裂,轟然倒地。

從彷彿天崩地裂的震撼中,頭昏腦脹的久久才緩過氣來,張木子茫然的搖晃著腦袋,突然想到身邊的同伴,連忙望向艾橘麗,這才發現她竟早已昏厥了過去。

「艾橘麗、艾橘麗,你沒事吧,醒醒,醒醒…」慌張的挺起身子,攬住艾橘麗的脖頸,探了探鼻息,發現她的呼吸雖然微弱卻還平穩,張木子暗暗鬆了口氣,輕輕拍打著艾橘麗的面頰呼喚道。

他費了好一陣功夫,同伴才終於有了反應,眼皮翻動了幾下,緩緩睜開雙眼,吃力的笑著說道:「在野外處理失去知覺的傷員應該用冷水刺激額頭,喚醒神智,哪有直接扇耳光的道理。

木子,你是不是覺得我以前對你的態度很差,所以趁機報復啊。」

「現在這種情況下你竟然還有心情和我開玩笑,艾橘麗,以前有沒有人告訴過你,你的性格很怪啊。」張木子扶起艾橘麗眺望著四周像是剛被風暴、地震侵襲過的森林,有氣無力的說道。

看著他驚魂未定的側臉,艾橘麗臉孔一本,認真的安慰道:「別擔心了木子,我敢斷定,我們現在已經脫險了,接下來只要到91244基地附近找到那群星際傭兵,很快就能回到『阿森柯特星』。」

「那,那,你的意思是說,剛才的一切都是那些,那些雇傭兵做的了!」心中本來隱約有些預感的張木子聽到這話,不由瞪大眼睛,驚駭的說道。

「是的,」艾橘麗臉孔上異常罕見的露出敬畏的神色說道:「我推測,不我可以斷定,三個生物等級六星或者六星以上,分別擁有著操縱風元素、地元素以及雷電力量的超級強者,聯手毀滅了淪陷的前沿基地以及裡面所有的武裝暴徒。

那群星際傭兵來頭看樣子一定比我預想中還要大,難怪對你能操縱『幻想種』這種事都毫不在意,問都不問一聲。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