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果不是有她天生的驕傲,這魔方早就幾斧頭給砸爛了,天知道,自從拿到魔方後,就深深的陷入了進去,可是無論怎麼轉,就是轉不到一塊去,連着蘭姐姐也是親自出手。

兩個女孩躲在房間裏,和這個魔方鬥了一夜的,甚至有好幾次,感覺只差兩三個顏色了,兩女驚呼,然後轉呀轉,又回到了原地,比之前還要亂。

她可是親眼見到老王幾下就轉好的,在她眼皮底下的,她是高高在上的羣主,一心想要去闖蕩江湖,可是,一個來自江湖的魔方,卻將她難住了,這本沒什麼,最打臉的是一個僕役幾息就轉好的東西,她身爲郡主不行呀。

屬於她的驕傲和執着,是絕不允許這樣的事發生的,然後,然後她就差點被魔方給整瘋了,最後心中無聊卻又沒辦法的給哭了,連這蘭姐姐也陪她到現在。

去找老王,沒在,一問,出去到江湖給她找好玩的東西去了。

這算不算是打臉。

今天得知老王回來了,瘋一般的從第二區域躥下來,這無賴,竟然扭頭就跑。

“不是本人,老王去隔壁了!”看見那道猥瑣的身影喊出的話,氣的古婧一個踉蹌。 “過來坐吧!”蘇言怎麼也沒想到,這上官蘭早在前面的涼亭子處等他了,此刻微微笑着,看樣子很有女主人範兒,如果不是依舊有兩個黑眼圈的話,就更加完美了。

蘇言嘆了一口氣,男人沒權就是這麼可憐,主要人家修爲高,咱比不上,更重要的是,這裏是她家,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頭,蘇言硬着頭皮走進涼亭,拱手行禮:“見過小姐!”

靈氣逼人 “跑呀,你倒是跑呀!”很快,後面就傳來了古婧極爲猖狂的叫囂聲,蘇言急忙左右轉頭,最後疑惑的一指自己:“郡主剛纔是在說我?小的還以爲你在叫別人呢。”

古婧趕來,氣的一下說不出話來,長時間的用腦,加上不眠不休,現在已經讓她反應有些遲鈍了。

啪的一聲,將手中的魔方一下扣在石桌上:“給我教!”

大姐,求人也沒你這麼求的呀,好像是我理虧似的。

“郡主小姐這麼聰明,區區一個魔方想必是手到擒來,莫要開玩笑了,”蘇言靦腆一笑,一副你別鬧得神色,讓的古婧頓時一滯。

把她搞成這樣的,就是屬於她的身份和驕傲,如今被蘇言又這麼說,她頓時不知道該怎麼辦了。

上官蘭輕輕笑了笑,知道婧兒拉不下臉面,而後看向蘇言:“我想看看,你是怎麼把它復原的。”

“小姐有命,小的必當盡力的。”蘇言趕緊道,她也看出來了,這古婧還小,加上從小被寵上了天了,根本就是一個驕傲的小孔雀,這日後,吃虧就虧在自尊和臉面上。

而上官蘭就是一朵亭亭玉立的蓮花,很溫柔,沒有什麼架子,看的很開,這女孩,纔是最招人喜歡的,哪天出去找小三了,最起碼回家知道了,不會打人,賢妻良母的最佳典範呀,更何況,自己只是一個僕人,一聲命令就可以,哪像現在,這麼溫柔的說着話。

蘇言拿起手中的魔方,先看了看,然後快速的開始了轉圈。

“好了!”蘇言將轉好的魔方放在桌子上,一共六個呼吸時間。

上官蘭這次是親眼看着蘇言將魔方給轉好的,東西沒調換,而且還是這麼短短時間,她突然相信了,古婧所說的,這老王幾下就弄好的話,可是,這到底是怎麼辦到的?

古婧一把抓住魔方,看着各個面顏色一致,心裏煩躁緊繃的弦一下鬆開,但也顫抖着嘴,眼睛更紅,眼淚都要流下來了。

爲什麼,到底是爲什麼呀,堂堂郡主,竟然不如一個僕人。

“老王,你到底是怎麼轉的,爲什麼我們……”上官蘭說道此處,臉色一紅,兩個人弄到現在,差點給魔怔在裏面了,卻依舊沒弄明白其中的原理。

蘇言一笑,重新拿起魔方,瞬間打亂:“萬物都是有跡可尋的,方法其實很簡單,我們可以將各個面用字母表示:F:前面,U:上面,D:下面,L:左面,R:右面,H:水平方向的中間層,V:垂直方向的中間層,魔方操作步驟中,單獨寫一個字母表示將該面順時針旋轉90度……”

“說人話!”古婧一拍桌子,這剛開始就把自己說懵逼了,連着上官蘭也是雙眼中充滿了迷茫。

蘇言嘆息一聲,一看你們就沒好好學習過,小時候光知道玩了吧:“咱們第一步呀,就是底棱歸位,就是十字還原,我們假如選擇白色面做底面,在魔方的底層架十字……”

蘇言一步步的給她們兩人解釋,古婧最後似懂非懂,趕緊拿着魔方開始練了起來,上官蘭顰蹙着修眉,看着古婧拿着魔方,自己則空手模擬旋轉,蘇言無奈,再次從商店中兌換了一個魔方,遞給上官蘭,上官蘭見此,微微笑着接過,向蘇言點點頭。

兩個女的就這麼開始了在涼亭新一輪的轉魔方行動。

啊~~

隨着一聲尖叫,古婧終於憑藉自己,將魔方給復原了,一下子激動的舉着魔方又蹦又跳,跳着跳着就蹲下身子哭了。

這恐怕是世界上最恐怖的刑罰了,心裏素質低的人,絕對會被逼瘋的,以後誰不聽話,就將魔方遞給他,規定時間內,將魔方復原了,咱們的事就一筆勾銷了,如若不然,嘿嘿……

上官蘭也是轉好了,臉上露出一抹輕鬆,原來是這樣,太有意思了。

蘇言看了看商店內的十二面體、十四面體、球形體、柱形體、星形體等等魔方時,還是決定不拿出來害她們了,等哪一天這古婧再刁難自己時,一下子甩出一個二十面體。

“你不是學會轉魔方了嗎,有本事轉給我看呀!”

蘇言正暗自得意時,正蹲在地上輕泣的古婧一下子向後給暈倒了,蘇言和上官蘭大驚,急忙喊人,近乎兩天的不眠不休不吃不喝,魔怔似的鑽在魔方的世界,剛纔一下子靠自己解開了,心神放鬆,又蹦又跳,又快速蹲下身而哭,不暈過去纔怪。

這就是鑽牛角性格的壞處,跟強迫症似的,一件事弄不好,幹其他事就是不行,容易惦記事,你看看上官蘭小姐,就很好嘛。

上官蘭跟着僕人們離開,完了嗔怒的看了一眼蘇言。

哎,好吧,全都怪我吧!

蘇言也跑了一天了,更不用說今天還經歷過一場生死之戰,他也需要休息了,找到自己的房間,就去睡覺,反正他現在又不用幹活,很快,房間外面就出現了一個‘禁止打擾’的牌子……

蘇言再見到古婧這瘋魔丫頭時,已經是三天後了,聽說是其父親將她給接回去的,聽到這個消息的蘇言頭上冷汗蹭的一下就出來了,冀州的王呀,他很害怕,這老的護犢子似的將自己給油炸了。

可是等了兩天,啥事也沒有,就在蘇言決定先跑路,到郭浩哪裏暫借幾天時,古婧又滿臉陽光,帶着自己的驕傲蹦蹦跳跳出現在蘇言的面前。

蘇言看了看她身後,除了款款而來的上官蘭,沒有其他人拿着手銬腳鏈,這才長長舒了一口氣,心中的一塊石頭總算是落下來了。

“你把本郡主當成什麼人了,我還不至於這麼小氣!”古婧一下子明白了,氣的一跺腳。

“害我暈倒,說吧,怎麼補償我?”

“以身相許行嗎?” 蘇言在古婧張牙舞爪,撕爛了衣袖,捱了兩腳後,一下子就老實了,這丫頭連點幽默細胞都沒有,上官蘭則是掩嘴輕笑着,看着他們又撕又咬的樣子,頗具喜感。

在中州,各處的等級都很嚴格,哪怕你是超級強者,在一個勢力或者羣體中,也得乖乖低下頭,不敢有絲毫不敬,在這世家中,更是如此,所以,他們的行事都是按部就班來。

但誰能想到,上官家來了一個僕人,沒有絲毫的尊卑觀念,連這堂堂郡主都敢開玩笑,這要是讓那些世家公子小姐知道嗎,絕對會驚掉下巴,但別說,這樣真的挺好,這個老王,和其他她所見過的所有人都是不一樣的,畏首畏尾,戰戰兢兢的僕役形象,加在他身上,反倒彆扭了。

更加離奇的是,面對蘇言的越階玩笑,她們竟然都沒有生氣,奇了怪了。

將臣 “別咬了,再咬,就沒有江湖的好玩東西了。”蘇言趕緊開口,直播間的人都笑趴了,這要是在前世,我開個玩笑,搞不好還要撓撓你小蠻腰,抓抓你頭髮,甚至不經意來個抓奶十八手,但是,他害怕自己萬一給忘了,兩個胳膊待會就沒了。

古婧也跳的有些累了,氣喘吁吁,一下將蘇言的衣袖給扔了:“我還忘了問了,說,那天你不是出去到江湖上給我找好玩的東西了嗎,是什麼?”

“這次不是玩的,是吃的。”蘇言趕緊道,商店倉庫中,還有大批的新鮮蛋糕,各色樣式都有,就不信了,美食還管不了你了,這丫頭明顯精力過剩,實在不行,給一個二十面的魔方,你丫的慢慢玩吧。

“吃的?呵呵,我在王府,什麼好吃的沒吃過,還讓你跑江湖給我去找,行吧,如果是本羣主吃過的,或者不滿意,你就等着受罰吧。”古婧杏眼一瞪,拍拍手道。

上官蘭也是輕輕搖搖頭,感覺老王這次懸,說實話,冀王很疼愛古婧,從小就對她錦衣玉食,要什麼有什麼,想吃什麼吃什麼,天天山珍海味,到現在,長這麼大,幾乎每頓飯很少有重樣的。

見着被兩位女孩看不起,蘇言一笑,待會可別狼吞虎嚥的,他還沒見過哪個女孩能抵擋住蛋糕甜點的誘惑,最起碼在這個世界上還沒有。

“那就請郡主和小姐這個涼亭處稍等片刻,我這就去取美食來。”蘇言說完就走了,兩女也好奇,徑直坐到涼亭處,平常的日子早就枯燥的過慣了,突然出現蘇言這麼一個不按常理出牌的人,其實蠻好玩的,最起碼,到現在,她們兩人還沒有什麼反感之處。

很快,蘇言就空手回來了,古婧原本翹着的二郎腿一下子放下站起,疑惑道:“美食呢?”

蘇言尷尬一笑,小跑到旁邊將自己的半截衣袖撿起:“縫縫還能穿!”

古婧臉色先是一紅,然後就要下來找蘇言拼命,敢情耍我來了,蘇言撿起衣袖蹭的一下就跑了,這可是他自鬼差黃衣、雲紋白衣的第三件衣服了,雖是小廝青衣,但穿着也是舒服的。

他也想換上自己的雲紋白衣,可是,他害怕自己帥氣逼人,吸引女孩子不說,被哪家公子給看上,尤其是哪些老不死的,如果失了身,還不如早早找孟婆喝點酸梅湯,忘記前塵往事投胎算了。

一會兒的功夫,蘇言再次出現了,也不知道哪裏找來了一個小推車,上面放着兩個盤子,各自在上面蓋了一塊白布,盤子兩邊,則又是兩杯奶茶,上面插着吸管,蘇言則是圍着一個白色圍裙,帶着一個長長的帽子,頗有些五星級大廚的感覺。

這些,都是順手從商店內兌換出來的,一個字,便宜!

看着蘇言這麼搖身一變,怪異的裝束,竟然很有喜感,好奇下,就這麼看着蘇言推着小車而來。

“尊敬的兩位小姐你們好,沒有92年的紅酒,只有兩杯奶昔送上,奶昔是贈品,這兩個,纔是主要的美食,想當年,爲了找尋這兩樣東西,我踏破萬里……哎哎,我話還沒說完呢,”蘇言正準備煽情一番,古婧已經翻着白眼,一下子揭開白布,露出了兩盤精美的蛋糕。

一個黑乎乎的,上面灑滿了芝麻,而另一個則白的發亮,沿邊還有一層粉紅,上面擱着幾個草莓,兩個潔白的盤子上,各有一副銀色的刀叉。

“這是什麼東西?”

“這是蛋糕,旁邊這兩杯是奶昔,刀子是用來切的,叉子是叉着往嘴裏送的,不過我可提前說好,只有這兩盤和兩杯,其他就真的沒有了,我找到製作這家蛋糕的傳人時,他已經奄奄一息了,製作完後,他就死了,這是孤品,手藝更是失傳了的。”這蛋糕以後還得留着自己吃,要不是爲了平息她的怒火,蘇言纔不情情願拿出來呢。

古婧臉色頓時變了:“你這人怎麼回事,在吃東西時你說死人,呸呸呸,晦氣,搞得有多好吃似的,瞧把你給嚇得,到現在連個味都沒聞到,也不知道能不能吃。”古婧嗅着翹鼻子聞了聞不滿道。

“請吧!左叉右刀。”蘇言往後退了退,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裝模作樣!”古婧雖說着,但還是按照蘇言的話去做,畢竟,這可能是江湖上對於這種食物的特殊吃法,就像平常大家喝酒,都是一小杯的,書中所說的,他們可都是大碗喝酒,大碗吃肉的,沒啥顧慮,圖的就是放蕩和痛快。

掙脫身上這麼看不見的枷鎖,一直是她的目標。

上官蘭也是,拿着刀叉輕輕切了一塊巧克力蛋糕,然後放進嘴裏,只是瞬間,她的眼睛就猛地發亮了,粉紅色的舌頭舔了舔叉子上殘餘的味道,趕緊去切第二刀……

古婧同樣收不住了,太好吃了,這蛋糕怎麼會這麼好吃,尤其中間麪包和奶油夾雜在一起,放進嘴裏,是如此的美味。

看着兩人到最後不顧形象的開始吃對方的蛋糕,邊吃邊喝奶昔,更是享受的眼睛都成月牙兒了,古婧有吃有喝,滿嘴‘嗯嗯’的向着蘇言點頭,身子激動的一抖一抖,跟針扎屁股似的。

看着他們風捲殘雲一般,在最短的時間內將兩大盤蛋糕吃完,兩杯奶昔喝完,蘇言還是放棄告訴她們,這是增肥的好東西。

嗝~~

古婧毫無形象的打了一個飽嗝,露着兩個虎牙舔了舔嘴脣,顯得非常滿意,最後一指蘇言。

“本郡主宣佈,以後每頓飯都要這蛋糕和奶昔!”

上官蘭也是眼睛亮晶晶的看向蘇言。

蘇言臉皮一抽,他最擔心的還是發生了:“兩位小姐,剛纔小的已經提前說了,那位……”

“那就把他挖出來,找人搜魂,得祕方!”

“他被掘墓獸已經給吃了。”

“那就找到那頭掘墓獸,我要燉了它。”

………… 女人無理起來,你別辯解,趕緊承認,女王大人,是我錯了,勉強還有自救的可能,否則,你就等死吧。

蘇言就處理的很好:“郡主,上官小姐,其實我瞞了你們,我錯了。”

“蛋糕傳人沒死?”古婧頓時激動了,看着蘇言誠懇的態度,一把抓住蘇言的手,蘇言連忙後退幾步,古婧也發現了不妥之處,臉色一紅。

“快說!”古婧俏臉頓時一擺。

“他在哪裏?”小小的兩盤蛋糕和奶茶,瞬間就收服了兩個女孩的胃,連着一直平靜的上官蘭,也是起身詢問。

真的很好吃,連着盤子她剛纔都舔了舔,很沒素養,但真的不想放過,到現在還脣齒留香,不吃嗎,沒關係,既然吃了,並且愛上了它,又怎能不想下次再見到呢。

蘇言連忙擺手:“兩位小姐誤會了,他的確是死了,這點我保證!”

兩個女孩聽聞,臉上掩飾不住失望,古婧氣的直跺腳,很快反應過來:“那你瞞了我們什麼?”

蘇言尷尬一笑:“其實,那位蛋糕傳人,臨死前做了五份蛋糕呢。”

果然,一聽竟然還有蛋糕,兩女暗淡的眼光再次亮了起來,古婧像個麻雀似的,着急的急忙道:“那其他三份呢?快說快說。”

“請問郡主,這蛋糕好吃嗎?”

“好吃好吃,我從來沒有吃過這樣美食。”古婧連忙點頭,等着蘇言拿出另外三份蛋糕。

蘇言點點頭:“所以,我沒忍住,吃了那三份,給你們留了兩份。”

蘇言認認真真的道,兩女聽完後,頓時石化,尤其是古婧,臉色變得極度難看,隨着一聲極爲淒厲的尖叫聲,兩女直接組成了聯盟,開始對蘇言的瘋狂追殺模式。

“我說的是真的,沒騙你們,這年頭,難道實話實說也是罪嗎?”蘇言邊跑邊哀嚎着,古婧這丫頭絕對屬狗的,咬住不鬆口呀。

“你住嘴,如此的美食,被你這麼一張嘴說糟蹋就糟蹋了,你就不怕撐死你。”

“老王,我沒想到你是這樣的人。”

蘇言頓時不幹了:“憑啥呀,東西是我找到了,再者說,樹活一張皮,人活一張嘴,我有錯嗎?”

“尖嘴猴腮,安敢狡辯!”

…………

蛋頭鬼吏不經意路過,看着兩個極爲尊貴的小姐瘋了一般追着蘇言,他是瞠目結舌的,這小子,啥路數?

直播間內大家好開心,看着蘇言被兩女給追的,都說男追女隔座山,女追男隔層紗,主播大大好豔福,同時被兩個美女追。

【主播,說不羨慕絕對是假的,讓你嘴賤!】

【嗚嗚~~,換做是我該多好呀,我絕對一不小心左腳絆右腳,然後摔倒在地,讓兩大美女的粉拳捶我小胸口。】

【只可惜人家郡主未成年,否則,三年不虧!】

雖調侃多一些,但不乏嗷嗷叫着,瘋狂打賞的,不是打賞給蘇言的,而是兩個大美女的,如果能打‘噓’聲,現在不知道熱鬧成什麼樣了。

蘇言是在奔跑中,不小心從懷裏掉出來一本《神鵰俠侶》的書籍後,這才結束了這場追殺,這是蘇言在晉升七品鬼差後,商店又多了一些櫥窗,比如他們所喝的奶茶杯子和吸管都是。

蘇言也沒想到,這次出來的生活小玩意兒會這麼貼近他原來的生活,看見《神鵰俠侶》這一書時,他還以爲眼花了,花了三個魂星兌換出來,竟然真的是金庸大大寫的。

看來只要自己表現好,系統還是會開放一些他的家鄉東西,懷念思鄉之情。

只不過,這部《神鵰俠侶》分爲上中下三冊,如今被古婧撿起來的是上冊而已。

“這是什麼東西?”古婧和上官蘭停下來,撿起書籍,好奇道,蘇言連忙裝着一副大驚的樣子,一模全身,然後趕緊去搶,古婧見此,知道這絕對是老王身上最珍貴的東西,一下子轉身塞到上官蘭的胸脯處,她的小,容易滑落,蘭姐姐大呀,一下子將書繃的緊緊的。

“古婧兒!”上官蘭有些惱羞成怒,臉色發紅,一下子將書給抽出來,然後背過手去。

“兩位小姐別鬧了,快些將這部屬於江湖的,充滿了俠肝義膽,而又情義綿綿,讓人一看就深深陷入其中,無法自拔的大型武俠風的《神鵰俠侶》書還給我,爲了他,我願意做任何事,咱們這就出去找那頭掘墓獸。”蘇言一副焦急的樣子,可兩女卻是眼睛發亮,趕緊打開書的第一頁。

“越女採蓮秋水畔,窄袖輕羅,暗露雙金釧。照影摘花花似面,芳心只共絲爭亂。雞尺溪頭風浪晚,霧重煙輕,不見來時伴。隱隱歌聲歸棹遠,離愁引着江南岸。

一陣輕柔婉轉的歌聲,飄在煙水濛濛的湖面上……”

果然是一部江湖小說,光是開頭就這麼唯美,她最喜歡的就是這種江湖事了,可是蒐羅這麼久,能看的寥寥無幾,沒想到在這小子身上竟然藏了一本,絕對的好看,一個開頭就已經吸引了兩女的注意了。

“兩位小姐,這是我好不容易得到的一本天下奇書,你們不能強取豪奪呀。”蘇言一副可憐兮兮,悲天憫人的樣子哀嚎着。

上官蘭乾咳一聲,有些不好意思,可是,她也想看這本書,最後將目光看向了古婧。

古婧氣勢大盛。兩手插腰,護犢子似的將上官蘭護在身後,一副包租婆的樣子。

“我強取豪奪?你搶了我的蛋糕怎麼不說?”

“我啥時候搶你的蛋糕了?”蘇言委屈叫道。

“那我問你,你身爲上官家的僕役,本該兢兢業業的做自己分內的事,可我免除了你的雜活,讓你專門幫我找江湖之物,蛋糕就是來自江湖的,原本找到了五份,可是三份進了你的肚子,你說說,你是不是搶了本該屬於我的東西。”

聽着古婧咄咄逼人的歪理,蘇言想了想,還真是,沒毛病。

“可是,這本……”

“我倆大人有大量,以這本書作爲交換,咱們之間的帳就一筆購銷了,如何?”古婧擡高了下巴,雙手抱胸,一副給人恩典的樣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