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今琳琅殿在外的總部仍然設立在大治王朝,在皇城臨近的一個小城之中。

許多宗門紛紛上前質問:“我要見你們的老闆!”

“我們老祖宗被你們琳琅殿聘請之後杳無音訊,是不是出什麼問題了?”

如今琳琅殿已經是大陸第一商會,沒有人敢造次,但如今羣情激奮,這麼多宗門一起來到,琳琅殿也不得不給個說法。

看着數十上百個宗門掌權大佬前來質問,一個夥計終於走來:“諸位請跟我來。”

“我們要見你們掌櫃的,我們要找回我們老祖宗!”

那個小夥計直接就不鳥了,琳琅殿可是多麼傲氣的存在,愛來不來。

於是有幾個宗門的大佬動了,便跟在身後,來到後面的一個小花園,這裏視野開闊,然而沒有一個人在。

宗門大佬怒了:“喂,我說你們琳琅殿搞什麼啊,我們老祖呢?”

那個夥計只負責帶路,不管問題的解答部分,特別傲氣的下去了。

一個問詢的年輕人走上前來:“諸位,你們都是哪些宗門的?”這個人正是王宣,既然把人家宗門的老祖挖了來,是得要出來有個說辭嘛,否則敗壞了琳琅殿的名聲。

王宣這麼說,無疑把所有宗門得罪了個透,你琳琅殿還不知道我們是哪個宗門的?不過現在所有的宗門勢力都不敢得罪琳琅殿,看其王宣的打扮氣度,應當不是個小人物。

有人試探道:“莫非你就是琳琅殿的幕後老闆?我們聯繫不上老祖宗了,到底怎麼回事。”

王宣說道:“回答第一個問題,我是琳琅殿的掌櫃,但不是琳琅殿的主人。再回答第二個問題,你們老祖被我們聘請過來,自然有我們的用處,之後老祖願不願意回去,那就不關我事了。”

王宣這話,直接激起了公憤,你這是什麼意思,我們要老闆出來,而且什麼叫做老祖願不願意回去?

“我們要見老祖!”每個勢力的老祖那可是根基啊,千萬不能出事,否則這些宗門大佬也不會親自前來要人。

王宣正要下令將這些人轟出去時,一個白衣年輕人又走了出來,王宣看到之後趕緊恭敬的上去:“老大你來了。”

夢星辰看着這麼多人不知怎麼回事,王宣便略微說了,夢星辰看着這麼些人,有的還是熟人呢,便嘿嘿笑了起來:”今個兒諸位來這兒幹嘛?”

“你是?”許多人看到這個年輕人之後,紛紛驚愕起來,他們熟悉各類情報,早已將夢星辰的畫像爛熟於心中,有的甚至在上次八寶山巔峯之戰中還見過。


“夢星辰!”所有人倒吸一口涼氣,琳琅殿是夢星辰的產業!是摘星府的一環?

這摘星府已經夠神祕了,沒想到琳琅殿正是這摘星府的實力之一!

紫宵天劍宗來人正是古無波,看到夢星辰後笑了笑:“摘星府主,別來無恙。” 於是這一羣人趕緊有關係的攀關係,沒關係的也要問句吃飯了沒。

看着這羣鬧哄哄的人,夢星辰無奈了笑了笑:“你們老祖在我摘星府做客,今日之後我們摘星府就不留他們了。”

這些宗門自然知道老祖們是爲了生機丹而去的,蕭玄便是活脫脫的例子,可是今日一來,這些宗門大佬一交談,發現琳琅殿這兒至少聚集了二十萬老祖宗,這可怎麼使得?

於是所有人都開始不淡定了,你聚集二十萬老祖是要做什麼啊?把無盡劍域打翻還是怎麼的?

當然他們不敢問,夢星辰現在除了老祖們沒有任何人敢對他出手或者不敬,前些日子在杏河村屠殺了整整一萬劍宗,這件事情都是聽說過的。

如今夢星辰招集了二十萬老祖,莫非是爲了要將大治王朝滅掉?

對於夢星辰的資料大家掌握得七七八八,與雲霞劍宗有**大治王朝有着不死不休的仇恨,而這些宗門就紫宵天劍宗跟摘星府比較走的近,畢竟同出一源嘛。

於是人們便將左秋白頂了出來,讓他來詢問。

左秋白無奈笑道,只好說:“摘星府主,不知我們的老祖音信全無,宗門裏挺擔心的,他們要做什麼,可否透露一二?”

夢星辰笑了笑,既然已經決定了今日全面開戰,又有什麼不敢說的呢:“既然今日已經向諸位透露出我便是琳琅殿之主,那麼我還有什麼會瞞着大家呢?”

“今日便是雲霞劍宗和大治王朝覆滅之日!”夢星辰和煦的表情讓人覺得後背發麻,感覺在他口中說的這些一切都是那麼的雲淡風輕和無足輕重。

無盡劍域多少年來都沒有發生過宗門大戰,無論是矛盾多麼激化都是忍住了的,畢竟誰也不想損耗那麼多人去爲了一些恩怨。

然而夢星辰現在組織起了二十萬老祖,這是要一舉殲滅大治王朝和雲霞劍宗嗎?

全場衆人都愣住了,夢星辰說道:“諸位勢力中的老祖都是自願的,我並無強迫,不信你們自己問他們!”

夢星辰手一招,天上的烏雲散開,竟然就是二十萬老祖在天上!

他們隱藏了自己的氣息,竟然沒有任何人能感覺到,還以爲是要下雨了的烏雲!

天!二十萬老祖聚集起來,除非超級宗門進行強強聯合,沒有誰能抵擋住這股勢力。

而且這些老祖們怎麼都年輕了許多,精力也旺盛了不少,莫非是那生機丹的作用?

上面有老祖看到了自己宗門的來人,大罵道:“你們這些王八蛋,來這裏幹嘛,還不給我滾回去!”

老祖們在雲端像下雨一般怒罵着這些宗門勢力中的後背,這些人再也頂不住壓力,趕緊四散逃去,大治王朝和雲霞劍宗勢必完蛋。

他們要趕緊將這個消息傳回宗門,這兩個巨頭消失之後,那麼便會空出來許多,就算摘星府吃掉大頭,他們也會有湯喝啊,畢竟我們老祖有出力的說!

於是一羣人精打細算,紛紛飛一般的往宗門裏跑。

看着這四散開去的人羣,夢星辰笑了一聲,呼嘯而起,站立在二十萬老祖大軍面前:“諸位老祖,幸得你們幫助我,事後除了生機丹,還另有厚報!”

“摘星府主客氣了,這生機丹已經是一份大禮了!”所有參加的老祖十分優越,許多來晚了的老祖直接被摒棄在外,眼巴巴的哭喪回去。

夢星辰微微笑着點了點頭:“無論怎麼說,我摘星府不是那麼吝嗇的人,這些日子你們也見過摘星府的繁榮,若是不介意的話,今後你們可以常來住住。”

夢星辰的話十分含蓄,這分明就是要挖人,表明態度咱不是不要你們,只要你們願意,那就留在摘星府當供奉吧。

一些老祖頓時豔紅脖子粗,呼吸都急促了起來,既然摘星府主都下了邀請函了,那之後就留在摘星府也未嘗不可,這可是會成爲無盡劍域最大勢力的派系哇,自己還是老祖,現在進去好處多的是。

於是一些老祖表面不說,但心照不宣的都想着戰後加入摘星府。

辛夷傳 ,但也不點破,畢竟很多事情說出之後都沒有意思了,老祖們叛離宗門這是很丟臉的事,但如果在戰爭中裝死進入摘星府這就沒有問題了。

老祖們這麼想的,夢星辰也是這麼想的。

於是夢星辰大呼一聲:“走,殺上大治王朝的皇宮!”

於是浩浩蕩蕩的二十萬老祖大軍開赴大治皇城!

大治皇城這邊,其實一早就嗅到了濃烈的**味,琳琅殿的身份在他們的探查下,也隱隱知道了與之前的無量寶山有關係。

隨後當得知琳琅殿要僱用老祖時,大治王室開始還不以爲意,最多認爲他們招募個十個八個的就差不多了,結果有心一探查之下,居然是整整二十萬,甚至只多不少!

這使得大治王朝十分緊張,在他們大治王朝的領土內突然聚集起這麼大一股力量,能不緊張嗎?

但是這個琳琅殿可比以前的無量寶山力量強多了,儼然有一種超級宗門的感覺,而且十分神祕,牽扯了無數利益關係,所以大治王朝便三天兩頭的派來個人,客客氣氣的問上一番:“那啥,你們要吃火鍋啊?哦……”

“什麼,今天又吃羊肉串?”

這還真沒辦法,人家完全就是用特別腦殘的理由去推辭着,管你信不信。

大治王朝這樣下來也不得不準備着,於是與雲霞劍宗一商量,乾脆將全部老祖宗喚醒,並簽訂了戰時共同進退協議,如果大治王朝被攻擊,雲霞劍宗便不遺餘力的前來救援。

天空中黑壓壓的一片老祖,宛如天兵天將,擁有着蓋世之力,整個王城都看不見了太陽。

該來的始終來了,大治王室這邊連皇帝都沒資格出面,直接是皇祖宗那一輩,也是刷拉拉的直接十萬老祖全部從皇宮下方飛出,宛如蜜蜂一般,傾巢出動。

但是對着上方這黑壓壓的一片老祖,而且人家精氣神十足,怎麼看怎麼打不贏別人。

就在此時,雲霞劍宗那邊的救兵來了,大治王朝這邊鬆了口氣,然而一看纔來了一萬老祖,這還不夠人家塞牙縫的。


夢星辰不着急,要的就是他們的全部力量到齊,省得到處去找。


當大治王室和雲霞劍宗兩個勢力的老祖們見到摘星府領頭的衆人,嚇得肝膽欲裂!原來一切是摘星府的陰謀啊! “夢星辰,就知道你圖謀不軌,你這是要翻天不成?”大治爲首老祖已經讓雲霞劍宗回去把所有人調過來,敵人是夢星辰,你不得不將全部兵力弄來,否則必死無疑。

雲霞劍宗也分得清楚,脣亡齒寒,兩家人都與夢星辰不死不休,倘若一家人滅絕了,另一家人更容易被屠戮乾淨,所以還不如聯合起來,一起抵抗來敵。

夢星辰自然知道他們的打算,不過這也正湊合他的意思,來吧,我給你時間,讓你們等。

於是夢星辰便笑道:“大治老祖,你說這話是何意,要戰便戰,說那麼多廢話如何?”

“那你敢不敢,我與你先戰上一場?”大治那邊的爲首老祖爲了拖延時間,如果夢星辰敢應戰,一舉將其殺掉那就更完美了。

夢星辰搖了搖頭,這大治爲首老祖太狡猾了,自己領着千軍萬馬,若是換做別人,定是焦頭爛額,甚至已經死了,可惜,這個人是夢星辰,雖然作爲領兵大將,遭受到對方挑釁是一定要去應戰的,可是夢星辰氣定神閒。

“來,戰便戰,你以爲我倒怕了你?”夢星辰哈哈大笑起來,破敗劍握在手中,反正自己的定位便是要將大治王朝上上下下的所有人員全部屠戮殆盡,反正等着也是無聊,便殺上一個熱熱身。

“哼,不自量力!”大治的領袖老祖心頭狂喜,夢星辰的自大或許是一個大轉機不成?

夢星辰拔出破敗劍,直接就飛上前來:“就與你戰上一場,就當開胃小菜如何?”


夢星辰並未輕敵,這種領袖老祖一般都是無盡劍域頂尖的男人,所以,夢星辰揮舞着破敗劍,第一招便是大殺招,星辰劍第一式。

大白天的天空突然暗淡了下來,白天看不見的星辰驟然亮起,這種異象使得大治王朝所有人都擡起頭看着這突然變成夜晚的天空,星辰點點,平凡百姓不懂,但劍客們都被震驚了,這是絕頂厲害的劍術所引發的天地異象!

而回到大治王城上空,夢星辰的破敗劍上已經凝聚起了無數星光,大治領袖老祖也不敢遲疑,一出手也是風雲變色,兩人的劍法極其震撼,讓雙方數十萬的老祖都震驚起來,夢星辰和大治領袖老祖終於戰在了一起,這到爆破直接將雙方震盪開來,緊接着便是無窮無盡的風往這邊匯聚,人們感覺這一塊突然被炸成了真空。

щшш• тtkan• C○

皇城的許多房屋都被震塔,普通百姓早已撤離了皇城,竟然一擊之下,夢星辰和大治領袖老祖雙方都身負劍傷。

“果然不愧是大治老祖,很厲害!” 最強異世魔帝 ,這便是他的肉體實力,還沒有使用丹藥什麼的。

大治老祖那邊不敢遲疑,迅速吞服下一粒丹藥,其實第一擊雙方無非就是探測一下對方的實力,孰強孰弱兩人心中都已經有了計較。

夢星辰的實力從各方面都比他強,大治老祖很凝重,他不知道爲什麼夢星辰能從短短的幾年成長爲如此厲害的頂尖人物,他知道今天不全力以赴,大治王朝毀之一旦。


大治領軍老祖也並非沒有任何優勢,那便是他比夢星辰更多的搏殺經驗,哪個活了幾千年的老祖,手上不是累累白骨,而夢星辰這種突然冒出的頂尖高手,經驗層面會欠缺許多,那老祖便用頂尖的熟練技巧打趴這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年輕人吧!

其實這就相當於說,一個小孩拿了一把劍,的確可以殺掉一個成年人,前提是成年人自己願意站着被殺,但若是這個成年人突然反抗,很輕易便能奪下這個小孩子的劍並將其反制服,至於具體是不是這樣,大治領袖老祖反正想得樂觀。

夢星辰很快又與大治老祖戰在了一起,他發現與這些巔峯人物戰鬥能迅速提高他的領悟並不斷完善,劍道之路,終其來說,領悟是不夠的,只有不斷的戰鬥纔會成爲最完美的開悟。

夢星辰氣勢如龍,大治老祖也散發着生命的最後餘熱,兩人纏鬥在一起,一會兒天上地下,一會兒水中雲裏,所到之處,什麼東西都無法阻止二人的劍氣。

大治領袖老祖發現自己錯了,這個夢星辰根本不是那種用丹藥或者天材地寶生生催生的頂尖人物,而是完完全全的則由自己經驗堆砌而成的,夢星辰最開始的出道到現在的不足五年,能夠比讓這種幾千年的老怪物還要老道。

大治老祖再也忍不住了,詢問道:“你究竟是如何做到的?”

夢星辰一劍將大治老祖劈開了一里遠,隨機一個閃身又貼身上去:“你又不是我的徒弟我怎麼會告訴你?”

大治老祖憤怒又心驚,只好集中全部精力與夢星辰戰鬥着,他現在考慮到了事情的真正嚴重性,不得不放低了身份:“夢星辰我知道,一開始你與大治王朝並無仇怨,只是由當今皇室招惹了你,我代他們賠個不是,如果你真的需要,我甚至會親自出手將這一代皇室全部除去。”

的確,大治的皇帝和太子等人得罪了自己不假,但這並非夢星辰想要的,大治王朝是該換了,已經不再屬於自己的個人恩怨,而是整個蒼生的恩怨。

在那些被奴役的礦工當年就活生生的被這些人遺棄,毫無懸念的被他們用來作爲了交易籌碼,大治王朝能不知道嗎?不可能。

然而他們卻選擇睜一隻眼閉一隻眼,這是對百姓的不公,對民衆的不負責任。誠然你們這些王侯貴族可以不用體諒民衆疾苦,那麼也要做好被屠滅的準備。

“大治老祖,雖然不知道你的名字,你想知道蒼生的意思嗎?受我一記蒼生劍吧!”夢星辰並沒有直面回答大治老祖的請求,而是如此說來,話音剛落,凝聚蒼生萬民的劍光已經揮舞而來。

這名大治的領袖老祖看見那包含無數黎民百姓的聲音的劍光卷舞而來,老祖心都涼了,這邊是我大治王朝百姓的聲音嗎?從來沒有聽聞過他們的聲音,沒想到居然對王室是這樣的憎惡。

大治老祖也在一瞬間明白了夢星辰的意思,那就是所有皇室,必定除盡,其實大治老祖那麼說只是嘗試一下,畢竟對於夢星辰這樣的人來說,根本不可能,而且殺了這一代龍子龍孫,相當於就掘了他們的根,就算領袖老祖願意,其他老祖也忍不下這口氣,仍然會不死不休。

所以大治老祖也沉下了心來,若是能躲過這次危機,我大治王室必將心繫天下!

然而註定只是美好的願望而已,做了錯事就必須付出代價,那些死囚臨終前的覺悟終究不能免其一死。

而大治王朝也是這般,夢星辰只是順應天道行事,早些年因爲夢星辰的遭遇比較悽慘,所以他自詡爲逆天而行,結果發現仍然只是在天道順應之下在做着自己的事情,人們走不出那磅礴的天道之力,涵蓋萬物衍生無窮,夢星辰對於道的領悟已經到達了一個極高的境界,該殺者必殺,不僅僅是順應天道,也是順應本心。

蒼生劍對於帝王將相有着莫名的震懾作用,大治老祖也不例外,雖然這蒼生劍並非破敗式最強的殺招,但卻讓大治老祖傷得最終,因爲這不僅僅傷了他的人,還傷了他的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