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只能將就著,點點頭。

杜海平放開她,抹著她的淚。

雙眼裡,全是柔情。

「不哭了有晴!不哭了!別這麼激動嘛!」

「你再哭,搞得我也想哭呢!」

「沒想到,我杜海平,要當爹了……來,我感覺一下,孩子動沒,跳沒……」

說著,樂的跟小孩一樣。

趴下,低頭,貼肚子去,要感受一下。

蘇有晴啊,真是欲哭無淚。

輕推了他一把,「這才不到兩個月啊,能感受到什麼啊?」

「呵呵……也是,也是……」

杜海平笑笑,摳摳腦袋。

倒下來,撫著蘇有晴的肚子,喜不自勝,「嘿嘿……今天真是喜事連連呀!我老杜家的孩子,哈哈……呵呵……」

簡直,跟失心瘋一樣。

蘇有晴,難受得很。

卻,只能強忍,裝著開心的樣子。

「看你啊,跟個孩子似的……」

「呵呵,我高興嘛,老婆!你等我啊,我去了德國回來,我們會更幸福的啊!」

蘇有晴點點頭,已經無法預想未來。

明天,檢查一下之後,再作決定吧!

畢竟,這不是他的孩子。

也許……可以不要?

想辦法?

意外,流產那種?

可是,心軟的她,想想都可怕。

杜海平翻起來,抱著她,「哎,有晴,說說看,你怎麼知道懷孕的呢?」

這傢伙,興緻盎然。

蘇有晴只好說:「是宋三喜給我把的脈,把出來的。他說,是個男孩兒……」

「我靠!」杜海平差點跳起來了,「這怎麼可能?三喜兄弟,他還是老中醫嗎?我的天,真的是男孩兒嗎?我的天,我老杜家,也有傳宗接代的了,哈哈……」

驚疑,驚喜,激動。

蘇有晴點點頭,「是的,沒想到,他的醫術還很厲害。今天晚上……」

她,把相關的事實都講了出來。

杜海平,呆若木雞。

驚到無以復加。

打死不敢相信,宋三喜還會醫術。

可,妻子不是說謊的人啊!

最終,他還是信了。

搖頭,感慨:「我這三喜兄弟,也太厲害了!炒股,做飯,賺錢,治病救人,中醫西醫都會!」

「我的媽呀,居然沒發現,他還是個天才,完美男人!」

「以後,誰說他敗家,說他人渣,我跟誰急!」

「這兄弟,我太感謝他了!感謝他一輩子啊!」

杜海平說著,捏了一下拳頭,「嗯,明天,一定得請三喜兄弟好好吃個飯,喝個酒。他說是兒子,我就信了,嘿,還就真信了。有晴,你說是不?」 1、穿越成為布娃娃

夕陽穿過破舊的窗戶,照射進了狹小髒亂的房間。

角落裏堆積著各種各樣的垃圾,空氣中瀰漫異味,蜘蛛織結了大量的蛛網。

太陽快要落山,天也即將進入黑夜。

而在破舊狹小的房間里,在正對房間門的那堵牆上,懸掛着一隻小丑模樣的布娃娃。

布娃娃的的形象酷似一個小丑,原先,它可能幹乾淨凈的,倍受人喜歡。

只不過可惜的是,現在這個小丑娃娃已經變得極為骯髒,多處具有縫補的痕迹。

尤其是它的臉上,原先的布料可能是破損了,用一塊不倫不類的布給縫上了。

給人的感覺,就像是臉上多出了一道恐怖的疤痕。

不知道為什麼,此時的小丑娃娃,居然透露著一絲詭異,給人一種驚悚的感覺。

「我這是轉世了……?」

木然幽幽地蘇醒過來。

前世的記憶其實已經模糊不清了,生前遭遇過什麼,經歷過什麼,都變得模糊。

「這不是原來的世界了…」

入目的場景,是一個稍顯得昏暗的雜亂房間。

這並不是他所熟知的場景,沒有絲毫印象。

而直覺告訴他,他可能轉世了。

而在接下來,他駭然地發現,自己居然變成了一隻布娃娃!!

「布娃娃???」

木然腦袋頓時發懵!

簡直五雷轟頂!

他怎麼也沒有想到,自己轉世居然成為了一個布娃娃!

就算是轉世成為一個普普通通的人,哪怕是個殘廢,甚至是被無數人嘲笑嘲諷的廢物,也都可以讓人接受。

畢竟那也是人啊!

可是轉世成為布娃娃,這又是什麼鬼?

難以接受!

「恐懼系統綁定中,請宿主稍候…」

不過就在這個時候,他的腦海之中,突然出現一道冰冷的聲音!

木然愣了愣。

這是啥?

系統?

吃驚的同時,木然又有些興奮。

轉世重生這種事情都有可能發生,獲得金手指,擁有一個系統,不算太過分了吧!

隨後系統就載入出了大量訊息,一股腦的湧現在他的腦海之中。

……

半個小時之後,太陽已經變得通紅,再過個十幾二十分鐘,就真的要天黑了。

這時候,木然也對系統有了一定的了解。

「系統!」

他心中默念著。

隨着他這一道意念升起來,在他的視線範圍內,憑空出現了一個屬於個人的屬性面板。

【姓名:木然】

【等級:0級】

【恐懼值:0】

【技能:無】

【0級可學習技能:猩紅之眼(學習需要5點恐懼值);惡魔低語(學習需要5點恐懼值)】

「想要提升等級,學習技能,只有一個辦法……獲得恐懼值!」

木然隱隱感覺到,這個世界似乎並不是那麼簡單。

不像是前世的地球一樣,完全是普通人的世界。

他猜測,這個世界很可能存在許許多多的未知力量。

而他想要擁有自保能力,就需要源源不斷地獲得恐懼值,提高自己的等級,增強實力。

「我現在一點自保能力都沒有,甚至都無法動彈。」

「一把小小的剪刀,一個小小的火花,就可能讓我死無葬身之地。」

「現在的我,還是太弱太弱!」

木然心中感慨。

然而更多的則是一種緊迫感,以及危機感。

在這個完全陌生的世界,成為一個這樣毫無自保之力的非人存在,一不小心就可能萬劫不復。

但是,他應該怎樣獲得恐懼感呢?

木然深感無力,只能耐心等待機會了。

…………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