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很確定他昨天並沒有發現她,他應該不會懷疑到她的頭上才是。

她抬頭目光溫柔的看著龍司昊低喚一聲,「司昊……」

龍司昊斂緊狹眸,目光深沉的睨了她一眼,便走近她,攤開了手,沉聲問:「這是你的?」

艾莎的目光落在戒指上后,眸底快速的閃過一抹慌色,隨即她抬頭看著他,故作不知的問:「司昊,這是你送給我的嗎?你是在向我求婚嗎?」

龍司昊目光銳沉的睨了眼故作不知的她,拿起了那枚刻著她名字的男戒,薄唇勾出冷戾的弧度,「下一次想陷害我,別在上面刻上你的名字。」

話落,他目光一寒,將戒指扔到了她的跟前。

而艾莎看著龍司昊扔到她跟前的戒指,這才明白問題出在了哪裡。

她只想著要陷害龍司昊,刻意在定製戒指的時候要求刻上她的名字,她是想讓黎曉曼知道還有她艾莎的存在。

但是她只想著陷害,卻一時大意忽略了在戒指上留下了她的名字,就等於是留下了破綻,以龍司昊的睿智和縝密的心思,他自然會聯想到是她在陷害他。

她這次真是偷雞不成反蝕把米。

她抬眼看向龍司昊,眼裡露出愧疚,「司昊,我……我不是故意陷害你的,你別生氣,我這樣做就是希望你能來看看我們母子,我們母子可以不要名分,只要你能記得我們,偶爾來看看我們就行了。」

龍司昊目光沉沉的看著還在他面前裝的艾莎,很想此刻就撕下她的人皮面具,但為了通過她引出那個神秘人,所以他沒有過多的去追問她是誰。

他沒有理會艾莎,牽起小龍熠的手便進了廚房去。

「司昊……」

艾莎見狀,則是立即跟上去,但她還沒靠近廚房的門,便被龍司昊關在了門外。

她伸手拍打著廚房的門,喊道:「司昊,你關著門做什麼?讓我進去好不好?司昊……」

廚房裡的龍司昊正在給小龍熠做早餐,完全當門外的艾莎不存在。

小龍熠則是見龍司昊進了廚房就開始忙碌,他小小的狹眸中盛滿了笑意,「爹地,我幫你。」

龍司昊看著小龍熠溫和一笑,「好,幫爹地把這個洗一下。」

「嗯!」小龍熠看著龍司昊笑著點了下頭,乖乖的去洗。

——萱萱有話說——

明天的章節,龍少就帶走哥哥了哈!艾莎哭去吧。 廚房門外,艾莎的左耳正緊緊的貼在門上,聽著裡面的動靜。

當聽到裡面傳來切菜的聲音,她那雙眼眸中滿是笑意,並得逞的勾起了唇角。


看來她猜沒錯,男人都喜歡兒子,她的司昊也一樣,他能來這裡親自為龍熠下廚,就說明他非常喜歡龍熠。

只要他喜歡龍熠就好,這樣她就可以利用龍熠把他從黎曉曼的手裡搶過來了。

現在最令她疑惑的是他為什麼不像昨天一樣追問她是誰了?

她現在的這張臉是他不認識的,依照他的性格,他應該會懷疑龍熠的身份才是,即使是他看到了那份DNA親子鑒定報告,他也至少會追問她龍熠是怎麼來的,可他為什麼沒有?

難道他已經知道她是誰了?

如果他真的知道了,她也不覺得意外,畢竟他心思縝密,又那麼睿智,早晚都會發現她的真實身份的。

而她之所以要易容成別的女人的樣子,並不是真的想在他面前隱藏身份,她只是不想他一開始就認出來她是誰,然後不相信龍熠是他的兒子。

她就是要他對她心生疑惑,這樣他就會把心思和注意力放在她的身上,而不是整天把全部的心思和重心都放在黎曉曼的身上。

她一直在廚房外等著,以為龍司昊做完早餐就會自己出來,以為她可以有幸吃到他親手做的飯菜,但她沒想到龍司昊做好早餐后直接就在廚房和小龍熠吃了,將碗筷留給她去洗。

「去把碗洗了。」

龍司昊開門后,面無表情的扔下這句話,便牽著小龍熠走向客廳,然後沒做停留,徑直往房門外走去。

艾莎見狀,立即追上前,神色有些驚慌的看著他問:「司昊,你要帶Allen去哪?」


龍司昊腳步微頓,轉身目光銳沉的看著艾莎,聲音沉冷,「Allen是我的兒子,我帶他出去逛逛還需要你同意?」

艾莎見龍司昊自稱小龍熠是他的兒子,她有些驚訝,雙眸有些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他接受了Allen,是不是代表著也接受她了?

如果是這樣,那她離把他從黎曉曼手裡搶回來就不遠了。

在她欣喜之時,龍司昊便帶著小龍熠離開了。

她是聽到「嘭」的關門聲,才從自我陶醉的喜悅中回過神來。

當見到房門被關上,龍司昊已經帶著小龍熠離開了,她眼裡閃過慌色,立即上前打開了房門,卻沒有看到龍司昊和小龍熠的身影。

她是完全沒想到龍司昊竟然會帶走小龍熠,也就沒有做好防備心。

她快速跑到電梯前,見電梯已經到了底樓,她又立即返回房裡,找到手機打給了昨天才來過的神秘人。

電話一接通,她便急忙說道:「Allen被司昊帶走了,不知道會帶去哪,你快想想辦法截住他,他剛下樓。」

電話那頭的神秘人聽到她說小龍熠被龍司昊給帶走了,他的聲音極為的陰冷夾雜著怒氣,「你是怎麼看Allen的?怎麼讓龍司昊帶走了?」

「我……」艾莎拿著手機正在找借口怎麼跟神秘人說,那邊神秘人便掛斷了電話。

而此時小龍熠已經坐進了龍司昊的車裡。

「爹地,你要帶我去哪裡?」小龍熠好奇的看著正在替他細心繫安全帶的龍司昊,不解的問。

龍司昊替他系好安全帶后,才直起身看著他,目光溫柔,「爹地帶Allen去一個叔叔家。」

話落,他給凌寒夜打了個電話,便開車將小龍熠送去凌寒夜那。

他把車直接開進了凌家別墅大廳外,由於他提前給凌寒夜打了個電話說要帶一個很重要的人去他那裡,因此,出於好奇的凌寒夜和凌黛娜就在他們還沒到之前就等在了大廳外。

龍司昊和小龍熠一下車,凌寒夜和凌黛娜自然就看見他們了。

「司昊哥,我盼星星盼月亮,終於把你盼來了。」凌黛娜暫時忽略掉了龍司昊身旁的小龍熠,直接奔向了龍司昊。

龍司昊見狀,則是牽著小龍熠走向了凌寒夜。

此時凌寒夜的目光正落在被他牽著的小龍熠的那張和龍司昊極為相似的小臉上。

他棕色的雙眸中溢滿了震驚,伸手指著小龍熠,「龍……龍少,這……這是你兒子?你的私生子?」

凌黛娜聽到凌寒夜的話,這才將目光落在了小龍熠的小臉上,見他就像是龍司昊的縮小版,她也震驚的撐大了瞳孔,一臉不敢置信的看著龍司昊,「司……司昊哥,你什麼時候有兒子了?這個兒子是哪裡冒出來的?黎曉曼不是只給你生了一個女兒嗎?嗚嗚……你竟然背著黎曉曼和別的女人生孩子,你太傷黎曉曼的心,太傷我的心了。」

小龍熠見凌寒夜和凌黛娜見到他都露出震驚不已的表情,他小眉輕蹙,抬頭看向了龍司昊。

龍司昊則是看著他溫柔一笑,伸手動作輕柔的摸了下他的小腦袋,低沉的聲音夾雜著一絲寵溺,「Allen,你暫時先住在這裡,凌叔叔和凌阿姨都是好人,他們會照顧好你。」

凌黛娜不滿的嘟起嘴,「司昊哥,人家都還沒結婚,叫阿姨把人家都叫老了,要叫就叫小娜姐姐,你的寶貝女兒妍妍小可愛就是這樣叫我的。」

凌寒夜見龍司昊對小龍熠非常的溫柔,儼然就是一個慈父,他走上前,將龍司昊拉到了一邊去,才目光嚴謹的看著他,「龍少,那個小男孩真是你的兒子?你是不是糊塗了,你和你的曉寶貝好不容易才在一起,你突然冒出來一個兒子,她能接受得了?在我印象中,你可是好好男人,你怎麼也會有私生子?」

龍司昊微微斂眸,目光深邃的看著他,唇角噙著一抹深不可測的笑,「曉曉會接受Allen的。」

聞言,凌寒夜有些驚秫了,眯眼看著他,「你做夢,龍少,你可是我們男人中的好榜樣,你可別自毀形象啊!黎曉曼要是能接受你和別的女人生的兒子,我把頭切下來給你當保齡球打。」

龍司昊目光淡然的看著他,墨黑的眸底深若幽潭,薄唇輕揚,「誰說Allen是別的女人生的?」 「不是別的女人生的,難道還是你的曉寶貝給你生的?龍少,你是在自我催眠吧?我看那小子應該有五歲,五年前,你的曉寶貝可只給你生了一個女兒,而且還一出生就窒息而亡了,你哪來的兒子?」

他抬頭看著凌寒夜,半眯起狹長的眸子,勾唇一笑,伸手輕拍他的肩膀,「Allen就暫時交給你照顧了。」

凌寒夜看著他點了下頭,也伸手拍了下他的肩膀,但他的力度有些大,帶著一絲警告的意味,「既然是你龍少的兒子,我自然會盡我所能的照顧好他,不過你真該好好想想怎麼跟你的曉寶貝說這件事,紙是包不住火的,她早晚會知道,與其讓她自己發現,你還不如先向她坦誠。」

龍司昊神色自若的看著他,「你放心,我會清楚的讓曉曉知道龍熠是怎麼來的。」

凌寒夜見他一副神色自若,淡然若水的樣子,忍不住好奇的問:「龍少,你就別賣關子了,那個小傢伙到底是怎麼來的?他到底是誰給你生的?難道真是你的曉寶貝生的?」

龍司昊沒有正面回凌寒夜的話,而是語帶深意的說道:「真相你早晚會知道,照顧好他,暫時不要讓曉曉知道Allen的存在。」

見他不多說,凌寒夜也不多問了,他轉過頭睨了眼正被凌黛娜問東問西的小龍熠,隨即才又回過頭來一臉嫉妒羨慕恨的看著龍司昊。

「龍少,你女兒有了,兒子也有了,和你心愛的曉寶貝也共結連理了,你現在算是幸福美滿了,我還是孤家寡人一個,你還把你兒子往我這裡塞,你這是想嫉妒死我啊?

凌寒夜的聲音雖戲謔,但是話語中暗藏著一抹濃濃的失落。

龍司昊和他是出生入死的好兄弟,而且那種不能和心愛的女人相守的滋味他是切身體會過的,因此,他非常能夠理解凌寒夜此時是什麼心情,心裡也挺同情他的。

他斂眸,目光帶著關切的看著他,「你還沒追回林陌陌?」

凌寒夜棕色的雙眸劃過一抹失落,唇角勾勒出的那抹戲謔的笑容夾雜著憂傷,「人家都有兒子了,還追來做什麼?我可不想喜當爹。」


龍司昊深睨了他一眼,狹眸眯緊幾分,「我不覺得那個兒子是她的。」

對於這點,凌寒夜也深表懷疑,所以他才會拉著林陌陌和魏宇彬去醫院做DNA親子鑒定。

凌寒夜俊眉深蹙,「龍少,你這樣認為的根據是什麼?」

龍司昊勾起了唇角,「如果那個小男孩真是她的兒子,她為什麼一直沒有和她的未婚夫結婚?她是曉曉的好閨蜜,我相信曉曉的眼光,她深交的女人絕對不是一個隨便和別的男人生孩子的女人。」

話落,他看向了凌寒夜,語氣難得認真的問:「你很愛她?」

凌寒夜沒有回龍司昊的話,而是看著他說道:「龍少,既然我幫你照顧你的私生子,你也幫我一個忙,回去跟你的曉寶貝說一聲,讓她去林陌陌那裡套套話,既然她們曾經是好的無話不說的好閨蜜,我想你的曉寶貝總能套出幾句真話來。」

「我會跟曉曉說的。」龍司昊看著他說完,想起什麼又看著他說道:「有件事我必須提醒你。」

見他神色凝重了幾分,凌寒夜的語氣中也多了一分凝重,「什麼事?」

龍司昊斂眸看著他,目光深沉幽暗,薄唇輕抿,沉聲道:「注意神秘人,他有可能會來帶走Allen。」

「神秘人?」凌寒夜眯緊了棕色的眼眸,「你說的是一直在暗中設計陷害你和黎曉曼的那個神秘人?」

龍司昊輕點頭,目光變得越發深沉幽暗,「正是他,如果他真的來了,立即通知我,想辦法把他抓住。」

「放心,如果他出現,我會竭盡全力抓住他的。」

龍司昊和凌寒夜再交待了一些事情,便走到了小龍熠的身前,隨即蹲下身來看著他,狹長的眸子中溢滿了寵溺的笑意,「Allen,爹地有事先走了,你安心住在這裡,爹地會經常來看你。」

話落,龍司昊在小龍熠的額頭上印了一吻,便站直身坐進了他的勞斯萊斯里,然後發動車子離開。

小龍熠則是在他離開后,一雙好看的小眼眸一直看著龍司昊離開的方向看,那目光中帶著一絲不舍。

凌寒夜的目光落在了小龍熠的臉上,越看他那張小臉越覺得他像極了龍司昊。

令他始終疑惑的是龍司昊的這個兒子是哪裡冒出來的?

依照他對黎曉曼的深情,是絕對不會和別的女人生孩子的。

但如果說是黎曉曼生的,他又覺得不可能。


在他盯著小龍熠若有所思時,凌黛娜又撅嘴看著小龍熠問:「小帥哥,你都還沒告訴小娜姐姐你的媽咪是誰,快告訴小娜姐姐,你的媽咪究竟是誰?她住在哪裡,是什麼時候和司昊哥勾搭上的?」

「Dinah!」聽到凌黛娜嘴裡冒出來的「勾搭」二字,凌寒夜沉下臉吼了她一聲,「在小孩子面前,說話要注意分寸,什麼勾搭不勾搭的。」


凌黛娜看著他吐了下舌頭,「我口誤而已,你看你緊張的,又不是你的兒子,你是不是很想結婚生子了?你不是在追黎曉曼的那個好閨蜜林陌陌嗎?怎麼?還沒追上嗎?」

凌寒夜輕蹙了下俊眉,眸光暗下去了幾分,他沒有回凌黛娜的話,走到了小龍熠的身前,牽起了他的小手進入了大廳。

「Allen,凌叔叔帶你去你的房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