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外魔尊與三長老一左一右夾住天神帝,「我管是什麼天神帝,你跟我們沒什麼兩樣,出賣師尊,讓我們殺掉六大長老,這些事情要是讓神界知道,你還能做得了天神帝嗎?」

天神帝額頭冷汗涔涔,咬了咬牙,「好,我再幫你們一次,如果你們再殺不了雷辰,不要再來找我,那是你們太無能了。」

天外魔尊與三長老陰惻惻地笑了,「好,一言為定。」

天神帝眼珠一轉,「我知道雷辰有個心愛的女人,叫歐陽子嫻,他們有兩世情緣,我可以將其騙來神界,你們以她心愛的女人要挾他,他會痛不欲生的,你們想對他做什麼,他都會乖乖做的。」

天外魔尊與三長老一起狂笑,「天神帝你真夠毒的,這種計策也想得出來。」

轟,全場暴發出咒罵聲,看到這裡,雷辰的手在顫抖,他真想一掌劈死天神帝。

不用雷辰動手,五長老已經衝上來,要殺天神帝,但被司圖他們拉住。

五長老恨得面孔都扭曲,「兔崽子,大長老三歲收養你,從修真,入仙,成神,一共三百六十年如一日,教你武技,教你做人,沒想到卻被你害死,你身為天神帝,還殺了二哥,四哥,六妹,我們在你小時候都照顧過你,你真是畜牲不如的東西。」

天神帝愣愣地看著半空中的影像,似乎不太相信那就是自己,他撲通一聲跪倒,五長老的話勾起了他的一些回憶,內心中被仇恨妒嫉邪惡埋沒的良心,象一道火花從黑暗的心房中閃過,讓他看見了一些東西,值得回憶的東西。

雷辰輕嘆,「你這種人渣,怎麼可以做得了天神帝,讓神界蒙羞。」

天神帝看著憤怒的尊神們,眼中的憎恨,兇殘褪去,閃爍出隱約的淚光,五長老的怒喝令他僅有一點良知佔據心靈。

天神帝向眾尊神磕著響頭,向雷辰,向五長老,但是他的做法並不能值得大伙兒的原諒,他沉默了,袖中一柄屠神匕晶瑩閃亮。

天神帝向天長嘆,自己一直專於心計,不知道用了多少計謀,害了多少人,才做到今天的天神帝的位置,他的心裡只有權力,權力還是權力,為了權力不惜將有如慈父的大長老殺掉。

「對不起,我錯了。」

天神帝知道自己罪孽深重,不死不足謝天下,手腕反轉,血光迸射,鮮血光涌,天神帝緩緩倒下,神心飄浮於半空,並沒有及時逃走,而是在等待眾神的審判。

雷辰握緊的手鬆開了,與五長老對望一眼,天神帝自盡,他的神心是否可以轉世重生?

不知道誰說了一聲,「給他一絲改過的機會,也許下一世,大長老會教育好他。」

眾尊神沒有毀掉天神帝的神心,但是心裡很沉重,沒想過一個受眾神尊敬的天神帝會如此陰險,歹毒,與天外魔尊為舞。

忽然,一名神仆驚惶失措跑到雷辰面前,「夫人被兩個人捉走了,他們留下了紙條。」

紙條上寫著,你們都要死,天外魔尊。

雷辰覺得頭腦嗡地一聲,感覺手腳冰涼,差點摔倒。


這才有人發現,剛才抬金櫃的八名大漢,有兩人不知去向,那兩人正是天外魔尊與三長老。

他們借眾尊神審判天神帝的時候,綁走了歐陽子嫻。

雷辰急得要發瘋,司圖安慰雷辰道,「冷靜,你有乾坤搜神大法,就算找不到天外魔尊,找到歐陽子嫻並不難。」

五長老調動全神界的神將,立即四處搜索天外魔尊的行蹤。

剛才吵吵嚷嚷熱鬧非凡的七彩雲殿,只留下雷辰,司圖,等人,大多數人去尋找歐陽子嫻了。

雷辰有了一種失落感,裝飾精美,寬闊舒適的七彩雲殿,沒有了女主人,變得黯然失色,失去了美感。

南北魔帝拍著雷辰的肩膀,安慰道,「我們知道你會救出小妹的,不管她是歐陽子嫻,還是魔仙兒,都是我們的小妹妹,你要好好待她,我們回魔界了,神界的事情,我們插不上手。」

仙帝與向雷辰告別,「要不要我去次仙界將雷神找來,多一個人,多一分力量。」

雷辰搖搖頭,弱弱地笑道,「不用了,讓他跟宋大娘好好過二人世界。」

仙帝無奈,「神界的事情,我無能為力,天外魔尊是個兇殘的傢伙,小心點,歐陽子嫻聰明過人,吉人天相,不會有事的。」

雷辰輕輕地坐下,排除所有雜念,開始以乾坤搜神大法,搜尋歐陽子嫻的行蹤,然後猛地驚醒,「不好,他們帶著歐陽子嫻去了神庭。」

司圖懷疑道,「神庭,他們想下到仙魔界,不過有兩萬神將守,他們無法通過的。」

雷辰聳聳肩,「他們早就與天神帝計劃好了,有了天神帝的批文,可以進入神庭。」

火佛急道,「那我們趕緊去追。」

火佛,司圖,天機老人,雷辰四人向神庭飛去,路上還遇到了匆匆回趕的五長老和莫石。

到了神庭,一打聽,有兩個戴著草帽的尊神,帶著一位美女從神庭下到了魔界,因為他們有天神帝的批文,神將們沒有阻攔。

雷辰深深地自責,當時從鏡花水月鏡的母鏡中看到天外魔尊與天神帝的對話,第一反應並非是歐陽子嫻的安危,而是抓住了天神帝的把柄。

雖然讓天神帝得到了處罰,卻也讓歐陽子嫻陷入了危險,這一切都是自己的錯。

雷辰四人從神庭回到了魔界,雷辰以乾坤搜神大法,發現了歐陽子嫻與天外魔尊在一座魔情城之中,全力趕到了魔情城。

魔情城的小酒樓中,天外魔尊、三長老帶著歐陽子嫻正在吃飯,他們綁架了歐陽子嫻,奇怪的是歐陽子嫻一點也不緊張,冷靜,安靜,順從地跟著他們,偶爾還聊上幾句。

他們對歐陽子嫻也不是太苛刻,以天外魔尊的身手,歐陽子嫻想逃根本逃不掉,喊救命,就算南北魔帝親臨,也無法將她救走。

「你們綁架,是不是想讓雷辰痛苦?」

天外魔尊白了歐陽子嫻一眼,「不錯,我是想這麼做。」

歐陽子嫻笑得很美,「你做的是對的,不過人天生有遺忘痛苦的能力,你們殺了我,他會痛苦一段時間,不過他風流居性,很快會找到了替代我的人,會遺忘關於我的事情。」

三長老性情風流,似有所悟,覺得歐陽子嫻的話並非虛假,點頭道,「說的也對,他有好多女朋友嗎?」 「你們說的那個藍月神姬,我的表姐烏鳳,在天雲大陸的許雙雙,珊瑚,都是他的情人,女人的直覺,我可沒說謊。www.」

天外魔尊產生了興趣,「你是要我把她們都抓來處死?」

三長老聽得哈哈大笑,歐陽子嫻也撲哧笑了,「難怪你鬥不過他,你的智力有點問題。」

天外魔尊勃然大怒,將酒杯摔得粉碎,不過見歐陽子嫻笑得那麼美,並沒有太發作,「小丫頭,你敢說我智力有問題,幾千年來,你是第一人。你再說我智力有問題,我一掌劈死你。」

「我是想說你的思想混亂,不要太激動,學下三長老處事沉著冷靜。」

三長老聽歐陽子嫻誇他,心花怒放,他對自己的英俊很有自信,歐陽子嫻又是難得一見的美女,不免垂涎三尺,伸手摸了下歐陽子嫻的玉手,「妹子,你可真了解我。」

三長老感覺歐陽子嫻的手玉潤光滑,更是痒痒得受不了,這些日子,跟天外魔尊東躲西藏得,平日那些相好的,都無法再見,遇到了歐陽子嫻,見其美貌,窈窕,心如貓抓一樣難受。

天外魔尊雖然兇殘,但是他卻不淫邪,從來不思男女之事,認為那種事情會壞事,也不願讓三長老這麼做,拍了拍桌子,提醒三長老不降低慾火,不要太衝動。

三長老不情願地將手縮了回去。

「你們要帶我去哪兒?千里迢迢的,還要穿越神界,來到魔界,讓我死也死個明白啊。」

三長老動了憐花惜玉之心,「你聽說過魔界之淵?」

歐陽子嫻心中閃過一絲不妙的感覺,「聽說那是里魔界形成的最初之地,在那裡,任何仙力,神力都不起作用,是一塊詛咒之地,只有魔力才會起作用。」

天外魔尊得意大笑,「不錯,雷辰那小子,好幾次都勝了我,我分析了原因,都是我沒挑好地點,魔谷是布達魔神的地盤,那傢伙與司圖是好兄弟,我忘記這點了,所以這回我要選一個沒人能插手的地點,在魔界之淵,任何神力都沒有用,誰也不會插手,我憑藉上古魔元,發好跟他打一架。」

「沒用的,你永遠也鬥不過他的,他有那麼多兄弟幫忙,你只有三長老一人,你還不信任他,真替你可憐。」

歐陽子嫻語氣不以為然,但是心裡卻萬分緊張,真的擔心雷辰會來魔界之淵救她,正中了天外魔尊的計策。

雷辰如果去了魔界之淵,混元神力將不起作用,只能以自身的魔核力量、上古魔元與天外魔尊戰鬥。

天外魔尊可是萬年老魔,他自身的魔力與上古魔元,肯定強過了雷辰,這樣一比,天外魔尊佔了一半了勝算。

天外魔尊冷道,「好了,到時候,你見到雷哥哥死在你面前,可別哭鼻子喲。」

三長老道,「我們快走吧,估計他肯定用乾坤搜神大法,發現了我們的蹤跡,從這裡轉過一個山峰就是魔界之淵,他肯定會乖乖跟來的。」

一圈鐵柵欄將魔界之淵方圓十里圍住,提醒魔族人,這裡是禁地,非常危險。

魔界之淵在一座山谷底下,四周是高聳入雲的山峰,光禿禿的山峰,寸草不生。

鑽入山谷,有一道深淵深不見底,只能看見飄渺的黑霧,給人一種錯覺,那不是深淵而是一個天空。

早在幾萬年前,就有尊賢者下去探險過,他們並沒有上來,只是憑藉意念傳遞過信息,魔界之淵里,什麼也沒有,是一個虛無空間。

在魔界之淵方圓十里之內,只有魔力可以施展,仙元,神力,甚至冥界力量都不能使用。

雷辰趕到了魔情城的小客棧,魔界進入了黑夜。

客棧從夥計那兒得知,天外魔尊帶著歐陽子嫻來過,他們還淡到了一個叫魔界之淵的地方。

對於魔界之淵,魔情城的人可不陌生,魔界之淵是魔界一大奇景。

夥計將魔界之淵的地點,告訴了雷辰。

司圖不僅聽過魔界之淵的故事,而且對魔界之淵有過研究,進入魔界之淵的魔賢者中,有一位是司圖的好友,後來再也沒有那個人的消息,他們一去不復返。

雷辰明白,天外魔尊是想利用魔界之淵特殊的環境,限制混元神力的使用。

天機老人,火佛沒有魔核,無法進入魔界之淵,只有司圖與雷辰有魔核可以進入。

雷辰與司圖進入魔界之淵,跨過鐵柵欄,遠遠看見山谷中的空地上,歐陽子嫻一身白衣,在黑夜中,分外顯眼,她的身後,站著三長老與天外魔尊。

雷辰一臉焦急,「子嫻,對不起,我來遲了。」

歐陽子嫻雙手被束,嘴裡也被塞入布團,不能說話,只能苦笑地點頭。

雷辰對天外魔尊道,「有什麼沖我來,綁架一個女人,算幹什麼本事。」

天外魔尊冷笑,用手掌在歐陽子嫻的脖子上比劃一下,「你不要逞強了,你乖乖地跳入魔界之淵,我就放了你女人,否則,我就手起刀落。」

雷辰深吸口氣,雙拳緊握,卻不敢出手,歐陽子嫻是他的一切,天外魔尊這回真的找到了他的弱點。

雷辰為了歐陽子嫻,情願跳入魔界之淵,但是雷辰明白,天外魔尊凶神惡煞,沒有信用可言,就算他跳入了魔界之淵,天外魔尊仍然會殺了歐陽子嫻。

「你先放了她,我就跳。」


天外魔尊冷笑,「你敢跟我講條件?」

天外魔尊一掌狠狠地擊在歐陽子嫻的胳膊上,痛得歐陽子嫻發出悶哼,因為嘴裡面有布塞著,叫不出聲,但是從她慘白的臉色上看,非常痛。

這一擊雖然是打在歐陽子嫻的身上,卻是痛在雷辰的心上,雷辰臉都綠了,「不要,不要傷害她,我什麼都願意。」


天外魔尊狂笑,「雷辰啊雷辰,幾千年前,我的分身被你所滅,我一直想找你報仇,我要你受到比死亡還要難受的痛苦,今天,總算如願,給我跪下。」

雷辰不敢違抗,撲通一聲,跪在了天外魔尊面前。

幾千年來,一直憎恨的敵人跪在自己的面前,天外魔尊得意狂笑,在空曠黑夜中,彷彿夜梟的嚎叫。

歐陽子嫻搖著頭,無法出聲,只能嗚咽著,淚浪滿面,她不忍看雷辰因為自己受盡委曲。

天外魔尊折磨雷辰,見其痛不欲生,覺得這是一種從來沒有過的享受,臉的肌肉因為興奮而扭曲,「三長老,你不是一直喜歡這個小妞,我要你當著雷辰的面,幹了她,聽明白了沒有?」

三長老喜出望外,一路上早就垂涎三尺,奈何天外魔尊不允許,他再色,也不敢違背天外魔尊的意思,現在得到了允許,三長老高興地差點要蹦起來,趕緊去扯歐陽子嫻的衣服。

歐陽子嫻掙扎著,雷辰睚眥盡裂,怒吼道,「不要,你怎麼對我都行,你要碰她,我會讓你死無全屍。」

天外魔尊見雷辰痛苦萬分,更是得意,笑著前合後仰,感覺十分過癮。

夜晚的黑暗是隱藏行蹤最好掩飾,忽然,一道黑影閃過,一個巴掌大小的小龍,出現在歐陽子嫻的肩頭,龍界的新龍神小藍。

三長老色迷心竅,興奮過頭,哪裡看見歐陽子嫻肩頭上趴了一隻藍色小龍。

罪惡之手伸向歐陽子嫻的肩頭,小藍的龍頭隨風見漲,將三長老的手整個吞進了腹中。

咯嚓一聲,在黑夜裡特別清脆。


傳來三長老撕心裂肺的痛叫,小藍的龍頭一拱歐陽子嫻,將歐陽子嫻頂在背上,別爬坡它只有巴掌大,駝著歐陽子嫻快如閃電,向黑夜中飛去,乍看上去,象是歐陽子嫻自已橫著飛行一樣奇怪。

三長老捂著斷手慘叫,鮮血狂噴,歐陽子嫻怪異的飛走了,一直處於興奮狀態的天外魔尊愣了,當他明白過來是,小藍已經將歐陽子嫻帶到了雷辰身邊。

小藍親切地伸出舌頭,舔了舔雷辰的臉頰,雷辰鬆了口氣,拍著小藍的龍頭,「謝謝你,你救了我的命。」

一直在旁邊著急,束手無策的司圖趕緊將歐陽子嫻鬆綁,歐陽子嫻與雷辰緊緊擁抱在了一起。

雷辰與歐陽子嫻激吻著,忘記了時間,忘記了痛苦,只能聽見兩人在一起時,彼此的心跳。

「傻子,你不是有那麼多女友,何必為了我受這麼多苦?你真的要為了我跳魔界之淵?」

「那當然,不過那是最壞的打算,我會抱著你一起跳下去,要是沒有你,我活著還有什麼意思?」

「傻爪,不准你這麼說。」

歐陽子嫻一臉幸福與驕傲地向發愣的天外魔尊笑道,「我就說過,你打不過他的,現在你信了嗎?」

雷辰一臉苦笑,慶幸自己安排好一切,以自己吸引天外魔尊,讓小藍借著夜幕,營救歐陽子嫻。

天外魔尊恨得咬牙切齒,「臭丫頭,你腦子才有問題,敢嘲笑我。」

三長老在一旁痛苦的呻吟,天外魔尊嫌他太吵,拎起三長老,扔下了無盡的魔界之淵,三長老的慘叫越來越遠,後來消失不見。

黑夜的冷風吹過,令人泛起一股寒意。

雷辰笑著對司圖道,「司圖大哥,你帶著歐陽子嫻先走,我跟小藍解決了天外魔尊,隨後就到。」

司圖看了看雷辰,雷辰的眼中了充滿了自信。

歐陽子嫻抱著雷辰深情地吻別,「老公,我在外面等你,我相信你,你一定能打過那個老妖怪的。」

司圖與歐陽子嫻離開了,小藍也趴在了歐陽子嫻的肩頭,跟著他們離開。

他們知道雷辰要與天外魔尊決一死戰,在雷辰旁邊,反而會引起雷辰分心。

雷辰向天外魔尊走去,輕嘆,「你千方百計陷害我,想看我痛苦,剛才我已經滿足了你,你有什麼心愿?」

天外魔尊冷笑,「我的心愿就是看你死,你沒有了混元神力,看你怎麼跟我斗,別以為耍了個小聰明,救走了你的女人,就勝利了,你放心,等我殺了你,我就會讓她下去陪你,你們還會在一起的。」

雷辰的天雷錘因為一直貫注混元神力,此時再拿它與天外魔尊戰鬥,會受到了魔界之淵環境的影響,雷辰將九脈神針取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