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地這是怎麼了,難道就允這些忘恩負義之人存在嗎?

既然如此,那我何不斬盡他們!? 林淵的目光忽然變得森寒,通紅的眼睛鎖定住面前的各宗門之人,心中殺意已決!

「林家族長你又何苦如此呢?我們知道你實力高強,大家要斬殺你恐怕需要付出極大的代價,但如今潛龍大將軍和神龍金甲軍都在此,你就算殺了我們全部也逃不出去,與其最後讓神龍金甲軍殺死,不如死在我們手上,這樣大夥保住活命,此生定謹記林家族長的恩情……」

人群注意到林淵的目光,竟被那可怕的仇恨光芒弄得有些畏懼,一些人下意識相勸道。

「好!好得很!好個反正都逃不出去,何不死在你們手上保全你們的性命!你們的命都是我和師父救的,如今你們卻要逼死我,哈哈哈,這就是你們對待救命恩人的態度嗎?」

林淵瘋狂大笑,此刻他只覺得他和師父救下的是一群白眼狼,血屍教之亂如果不是他和師父出力,這群人全部都要死,一個都活不下來!

而如今,他和師父剛剛救下這群人,這群人反過來就要為了苟活逼死他!

一群畜生!

「我們也是被逼無奈,還請林家族長原諒。」

人群不敢跟林淵的目光對視,但不要臉的是他們一個個拔出武器,緩緩包圍了過來,看那模樣顯然是決定林淵不自絕,他們就要拚死圍殺林淵了。

「你們還是人嗎?」

就在人群包圍林淵的時候,一聲憤怒的嬌斥突然響起。

「姜琳!」

李開陽等幾名風雲谷門人看到身旁走出去的姜琳,頓時神色大變,連連去拉住後者。

這一刻誰要是敢上去替林淵說話,或者幫助林淵,毫無疑問會成為所有人的敵人,到時候肯定會被圍攻,且不說在這圍攻之下姜琳根本沒辦法保命,就算保住性命了,一會兒司馬無敵會放過她嗎?

人人都知道事情的危險,然而這一刻的姜琳卻是怎麼都不顧李開陽等人的勸阻,毅然走了出來,攔在眾人之前,怒視著人群道:「圍殺林淵,你們還是人嗎?是誰救了你們?又是誰滅了血屍教?別忘了你們能活下來是因為誰!如果不是林淵和他師父,你們現在已經全部都變成了活屍!是林淵和他師父救了你們,你們竟要恩將仇報,真是豬狗不如!」

姜琳毫無顧忌直接是罵了出來,言語雖粗魯,但卻是字字誅心。

的確,這些人貪生怕死,恩將仇報,豬狗不如!

「少他媽廢話,他和他師父救我們是他們自願的,跟我們有什麼關係?今日他不死,死的就是我們!他姓林的一條命就是命,我們這些人的命就不算了?我們也是為了活命,要怪就怪他自己蠢,包庇聖門罪人,得罪潛龍大將軍,實在是死有餘辜!」

人群中,一名宗主高聲叫道。

這人不是別人,正是九星門何沖,當日他兒子慘死與林淵手上,他還為此付出五百顆散功丹,他便已經發誓,一定要想辦法殺了林淵,如今好不容易逮到機會,他如何能放過?


「不錯,此人該死!別跟他廢話,殺了他!」

他的話,很快得到了幾名宗主的附和。

這幾人基本都是與林淵有仇之人,包括羅鐵門宗主羅通,雄獅宗宗主朱龍霸等等,他們也是抓住機會想要公報私仇。

而在幾人的帶頭下,很多其他宗門的宗主以及弟子念頭也堅決起來。

神龍帝國素以嚴苛聞名,潛龍大將軍司馬無敵已經開口了,他們就唯有殺了林淵方能活命,否則違抗命令,絕對是被金甲軍屠戮的下場。

殺!

各宗宗主眼神對視一番,皆是從對方眼中看到主意已決的意思,很快他們再度朝著林淵逼近。

「你們……你們簡直不是人!」

看得眾人再度相逼,姜琳早已經激動得說不出話來,這些人太沒良心了,而她卻不願意後退,已經決意保護林淵。

「小丫頭還不快滾開,要是敢擋在前面,今日連你一起殺!」


看著姜琳攔在路上遲遲不動,何沖便是冷然一笑,喝道。

「小玲。」

姜琳憤怒地張嘴正要說什麼,一個溫和卻充滿力量的聲音在她身邊響了起來。

姜煥不知何時已經來到了她身邊,一手按住姜琳的肩膀,道:「你讓開,保護林淵的事交給我,我姜家必須留一個血脈下來,大伯老了,就由你留下。」

「大伯!」

看著身旁的中年人,姜琳哭了。

而姜煥則是猛然一推,將她推了開來,隨即毅然取代對方的位置,向著逼來的各宗修士喝道:「今日我姜煥在此,誰要殺林淵,就從我屍體上踏過去吧!」

「找死!」

人群暴喝,對於攔路的姜煥毫不留情,一瞬間上百招對他攻擊而來。

恐怖的勁氣,就算初入神勇境的強者來了恐怕也要皺皺眉頭。

然而姜煥悍不畏死,雖然他現在都才暴氣境巔峰,連通武境都不到,反倒是攻擊他的大部分都是通武境高手,但他怡然不懼,沉聲一喝舉起手中的劍迎了上去。

「雖死無憾!」

姜煥大喝著,手中的劍卻已經折斷,可怕的勁氣來到他面前,眨眼間就要將他斬成千段萬段。

「走開!」

危機之際,一聲大喝陡然傳來。

影子閃爍,一個身影突然出現在姜煥身前,手中寶刀橫刀一斬。

唰!

可怕的星光刀氣好似無堅不摧的利刃,眨眼間竟將所有的攻擊化解。

「林淵?」

死而復生的姜煥震驚地看著面前的青年。

「你走,你的恩情我記下了,但你救不了我。今日,我林淵要獨自迎戰他們!」

林淵頭也不回地對身後的姜煥道。

姜煥愣在原地,一時間卻並沒有動作,讓他走,他的心做不到,不走,卻是死!

心更重要,還是活著?

「族長,還有我們,我們也能保護你!」

這時候,一個個林家人包圍了過來,紛紛是圍在林淵左右,有三長老林龍天,四長老林海川,五長老林煥,林孤城,林風,林開山……甚至包括林明月,一個又一個的林家子弟都來到了林淵身邊,守護住林淵!

「有意思,螻蟻之家竟也有這麼多願意為他人赴死之人,既然如此我就看著他們將你們一一斬絕!讓這世上再也沒有這螻蟻之家!」

天空中,司馬無敵看到這一幕冷笑道。 「要殺我族族長,就先殺我們!」

以林家幾名長老居首,突然出現的一大群林家人令得原本都已經準備出手的各宗武者略微吃了一驚。

「先殺我們!」

這些人一個個嘶吼著,所有人都是滿目通紅,目光之中全是悍不畏死之色。

「一群通武境都沒有達到的廢物,以為擁有一件玄器就很厲害了?好,既然如此就連你們一起殺!」

何沖看到這一幕,冷然一笑,第一個沖了出去,同時大喊道:「所有人跟我一起殺啊!殺了這群姓林的垃圾!」

然而其他人還未動作,就聽得一個冰冷至極的聲音響起。

「殺?就憑你這個垃圾也想殺人?」

冷漠無比的聲音,話音剛落,人群就見得一個渾身被星光籠罩的身影突然自林家人群之中閃掠而出,頃刻間來到何沖面前。

唰!

一抹璀璨星光當頭落下。

然而那不是真正的星光,而是一種可怕的力量!

彷彿億億萬束星光融合在一起,才能帶來這樣可怕的力量!

吼!

距離最近的何沖首當其衝,一瞬間便是被一種絕望之意侵入心海,讓他撕心裂肺的咆哮,同時卻又被寒意鎖住,無法動彈,


太可怕了!

那星光不僅蘊含著恐怖的能量,還融入了令人絕望的刀意,在這一刀之下,何沖感覺到自己和一個暴氣境武者並沒有什麼太大的差別。

「啊!」

凄厲的慘叫聲響起,何沖身體直接被星光一分為二,兩段殘屍倒栽出去,看上去無比凄慘。

這一幕,令得所有準備出手的宗門武者都呆住了。

通武境二重面對通武境後期,卻只一刀,何沖,死!

恐怖如斯!

一時間現場響起無數倒吸冷氣的聲音,人群的心此刻劇烈顫抖著。

「還有誰要殺我林淵的,上來!」

沉聲一喝,林淵張狂的聲音震動當場,更是令得一干宗門宗主連連色變,不敢再上前半步,所有人都被林淵的實力所震懾。

太可怕了,通武境二重一刀秒殺通武境後期,試問還有誰敢沖?

「怎麼,就是這樣的力量便讓你們畏懼了嗎?他若不死,今日你們全部都要死!」

天空中,司馬無敵看著這一幕神情冷漠無比,繼而他揮了揮手。

嗖嗖嗖!

無窮無盡的金甲士兵受他旨意調動,從虛空戰艦之上飛了下來。

很快,整個廣場被團團包圍,地上,密密麻麻的金甲士兵繞成一個又一個的圈,無人可以通過。

「完了,金甲軍已經包圍這裡,如果不殺了這姓林的,我們全部都要死!」

「殺!」

各宗武者已經沒有了退路,如今唯有一條路,斬殺林淵,他們方有活命的機會。

「殺啊!他實力再強也架不住我們這麼多人的圍攻,何況他只有通武境二重,我不信他體內的真元不會耗盡!」

雄獅宗宗主朱龍霸大吼一聲,帶領門人一起沖了出去。

其他各宗宗主也是再不猶豫,手一揮,所有人拚死朝著林淵殺去。

「林淵……」

姜琳看到這一幕,忍不住哭泣了起來,因為她看到很多風雲谷的門人甚至也朝著林淵撲去,要殺了林淵!

她心中無比悲痛,卻無法阻止,徹底的大亂斗就在這樣的情況下開始了起來。

「保護族長!」

林家兒郎心中的血性被徹底點燃了起來,紛紛悍不畏死撲了出去,雖然他們的實力不夠高強,雖然他們的人不多,但是這一刻每一個人都願意為了保護族長不懼身死!

這些人中不僅有林家原主脈之人,更有支脈之人,但現在他們不再有支脈主脈之分,都是林家人!

這才是真正的林家,一個徹底團結的家族!

「殺啊!」

「殺!」

雙方的人接觸在一起,林家幾百子弟根本不是宗門武者的對手,雙方的實力差距太大了,很快就有林家子弟隕落。

一個……

兩個……

一個個林家子弟倒了下去,再也醒不過來。

看著一個個族人倒下,林淵第一次感覺這些族人與他是如此重要,與他是如此關心,他不能再看著族人赴死!

「走!你們都給我走,我來斷後!」

林淵大吼道,呲牙欲裂。

「不,你是我們林家最有天賦的人,只有你活著才能報仇,你走!」

沒有人願意走,相反他們更加不要命地衝擊,企圖為林淵創造生路。

看到這一幕,林淵哭了。

蒼天啊,為何要讓林家因我而隕,我不過是這個家族的一個棄子!

司馬無敵要殺的是我,他們不該因我而死!

轟!轟!轟!

林淵仰天怒吼,這時候,體內好似有什麼東西被激發了。

最初是丹田內的真元神龍開始咆哮,滾滾雷音在林淵體內響個不停。

繼而,他腦海中開始出現三幅畫,虎,蛇,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