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外星人…”坐在威廉身邊的傑克想到始祖那恐怖的體型和充滿智慧的眼眸,內心不知爲何突然對國防部長的推測升起了認同的想法。

如果有那麼萬分之一的可能,或許國防部長的推測並沒有錯。

“沒錯,威廉先生。”

在國防部長說話的同時,屏幕上的畫面一變,已經從之前的照片資料變化播放起了另外一段視頻資料。

“各位,之前核彈發射的目標地點,浣熊市已經出現了我們誰也沒有預料到的變化…”

只見在畫面中數量繁多的洲際導彈拖拽着令人膽寒的尾焰呼嘯着衝向了地表一片林立的城區,當這一幕完整的出現在會議室的衆人眼前時。幾乎所有的人都驚叫了起來,他們只以爲是一枚核彈發射到了浣熊市的地界,就像是當初戰爭的時候他們對其他國家所做的那樣,但是沒有想到核武器庫的所有失蹤的核彈竟然都被髮射向了這個城市。

其他的人,就算一向玩世不恭的威廉,冷酷理智的傑克,也全都忍不住眯起了眼睛,或者挑動起眉毛做出了微弱的額表情變化注視着視頻上足以令人絕望的一幕。

隨着鏡頭的拉近,他們更加清晰的見到了洲際導彈上代表着核武器的標誌,但是隨後讓所有人都啞口無言,更加難以置信的一幕出現了。

只見一小部分噴射尾焰的洲際導彈突然像是失去了動力一樣不受控制的向下跌落下去,消失在了雲端,但是更多的洲際導彈都在即將墜入城市的瞬間開始出現了扭曲和變形的預兆。

就像是有一隻無形的大手在揉捏一樣,所有的導彈都被聚攏在了一起,無數團爆發的火光被輕鬆的壓縮匯聚了起來形成了一個宛如熔岩翻涌的炙熱光球。

會議室內政府的頭頭腦腦們,全部都傻傻地看着屏幕,如同在見證神話的誕生。

浣熊市被上帝拯救了?

不…絕對不是!

傑克看着視頻上出現的漆黑天體突然握緊了拳頭。 在場的所有人哪怕是單純的坐在會議室內觀看視頻,他們都可以想象出洲際導彈表面的鋼鐵被壓縮擠壓融化後發出的刺耳響聲,這在所有人眼中是宛如神靈一般的恐怖力量。然而現在最讓他們感到恐怖的是,他們仍然不知道做出這個舉動的東西或者生物到底是一個什麼樣的存在。

當漆黑的太陽從半空之中沉入浣熊市之後,在場所有的人都陷入了短暫的沉默之中,沒有任何人有多餘的動作出現。

直到視頻徹底靜止下來,整個會議室內才重新響起了喘息的聲音。注視着已然陷入一片漆黑的屏幕,沒有人說話,也沒有人做出動作,所有人都用陰晴不定的神色看着屏幕中漆黑太陽消失沉落的情景,默默不語。

核反應堆的爆炸反應被通天徹地的偉力凝聚化爲漆黑的太陽沉落進城市的深處,雖然在場的衆人無法理解可能出現的敵人內心的想法和做出此種行爲的意義。

甚至所有人在見到這種突破正常人想象力極限的能力出現在視頻當中都會油然的升起一種荒謬絕倫的感覺,只覺得自己活在了神話傳說之中或是看到了虛假的視頻,但是知曉國家絕對不會在這種事情上做出欺騙的他們在瞭解了真相之後卻完全不知道說什麼是好。

但是就在這一片沉默之中,阿美利肯國防部長因爲在早已重複觀看過影片多次之後提前經受過刺激擁有了抗性,最早的從震驚的情緒裏恢復了過來,只聽見他站在臺上用冷靜的語氣道:“我們已經和保護傘公司位於浣熊市周圍的黑色守望部隊的殘存勢力達成了聯絡,後續的部隊會迅速的朝着浣熊市的方向進發查清楚到底在浣熊市內發生了什麼。”

作爲保護傘公司現在最高領導人的傑克聞言贊同的點了點,在見識過古蛇人間體的恐怖真容之後,他其實比國防部長更早恢復冷靜的心態,但是擁有遠超超人的能力並不意味着傑克作爲一個科研人員就需要把自己的底牌全部泄露出去,適當的保持神祕和自主性才能在之後的行動裏獲取更多的利益。

“就像是國防部長之前所說的那樣,那位外星人,我姑且將這個宛若神靈隱藏在幕後的傢伙稱之爲外星人,擁有足以摧毀一切的力量,信手就可以碾滅所有核彈的力量甚至將其的性質完全轉化成不同的形態並加以利用。”傑克雙眼微微眯起淡淡的發言道。

“那麼他的目的到底是爲了什麼?交流還是交易,威懾還是控制,他是想要奴役藍星獲取政權還是僅僅需要浣熊市的一小片區域進行某些不爲人知的計劃?”

“這些都需要更進一步的情報。”

“沒錯,傑克博士說的很對,我們需要儘快的獲取後續的情報並且密切關注浣熊市內部發生的一切,知道城市內部到底發生了什麼。” 重回八零:你好,首長大人! 威廉聽到身邊傑克冷靜的話語終於從之前的神話場景中回過神來,嚥了口唾沫用沙啞的語氣道。

似乎是從之前的場景中聯想到了什麼,威廉再次從藥瓶中倒出一顆淡粉色的藥丸倒入口中眼神中露出神采奕奕的神色:“甚至我們能夠和外星人達成溝通建立聯繫,哪怕是不能夠獲取他的幫助,利用外星人恐怖的力量掌控世界我們也可以從和他的交易裏幸運的獲取一鱗半爪的科技或者關於力量的運用方法。我們甚至可以在之後通過這些獲取的好處使得阿美利肯獲得更進一步的發展。”

啪啪啪!

身邊的傑克看起來非常贊同威廉的建議,忍不住的鼓掌讚歎起來,“我認爲威廉代表的想法非常正確,建立聯繫,獲取情報和第一手資料的確是我們的首要目標,消滅和敵對不是最關鍵的要素,無論對方是人是鬼,是外星人還是不可知的神靈,我們最終的目標都是——利益。”

就在此時他的雙眼裏莫名的神色閃過,在所有人都無法觀察到的幕後,一雙淡漠的漆黑豎瞳隱藏在傑克的眼底觀察着眼前的一切,將所有人的表情和細微動作都收入眼中。

在有人提到關於白遠的信息的時候,他就已然從虛空中悄然降臨,來到了這裏。

人從未有權力可呼喚神的名,些許的想象甚至間接的溝通聯繫都會讓擁有邪神本性的白遠清晰的察覺,其中的有效性只在於他是否有興趣降臨於世而已。

而現在很顯然白遠對六角大樓內的祕密會談很感興趣…

就當在場的衆人以爲事情暫且告一段落的時候,意外的情況突然出現了,就像當初強森基因崩潰是時出現的情況一樣,源於虛空的意識從外界降臨驟然佔據了傑克的身軀。

對於這個一直以來的棋子,白遠已經沒有什麼地方需要傑克的幫助或者掩飾了,伴隨着時間的流逝,現在解析規則更加完全甚至開始壓制世界意志的白遠更希望用更加簡單直接的辦法來解決問題。

既然迂迴和掩飾只會讓時間浪費,那麼通過壓迫和暴力讓人類的意志屈服直接達成目的也未嘗不可。

只見坐在人羣當中的傑克的身體一陣輕微的顫抖,眼中的眼球突然爆開流出一股股漆黑的漿液,覆蓋在了傑克的整個身體表面。

純淨的白芒從傑克空洞幽深的眼底亮起,在所有人驚恐,畏懼的注視之下,原本坐在椅子上的傑克突然全身覆蓋着漆黑的溶液化爲一道模糊不定的扭曲黑影從位置上緩緩站起。

這個在會議室的頭頭腦腦們看起來宛如鬼影一般的不詳物體突然操縱着原本傑克的身體發出了與之前傑克完全不同的森冷話語。

“我想你們已經知道了浣熊市上空所發生的一切,但是我現在才突然發現浣熊市內的人類數量實在是太少了。”

這道代表着白遠的漆黑光影緩緩的走到國防部長的正對面。

儘管白遠站在臺下,儘管他不是處於衆人中間,但是當白遠用充斥白芒的陰冷目光掃視在場的衆人的時候,所有人的注意力都像是磁石一般被白遠所吸引,聽到他淡淡的道:“將人類驅趕向浣熊市的位置,讓他們接受黑霧的饋贈,讓這個世界誕生出最強的個體拯救整個世界。”

“在世界源力的加速作用和世界意志的‘配合’之下…”白遠擡眼看向光潔的天花板,宛如穿過厚實的牆體看到遙遠的天際,看到了浣熊市內怪物層出不窮的現狀,看到了基因能量融合進化的變數。

“我可以給你們七天的時間。”

“如果七天之內沒有足夠數量的人類接受改造以至於基因能量的缺失導致最強變異個體誕生的失敗。”

站在原地的白遠單手握起就像是在宇宙虛空裏所做的那樣緊緊的向內攥緊發出了森然的誓言。

“我就毀滅整個地球。” “接受我的禮物,然後更好的在這個世界上生活下去,誕生出最強的個體到達基因血脈道路的極限來嘗試殺死我阻止世界的滅亡。”

白遠緊握的手掌中心緩緩出現了一團扭曲不定的星雲氣團,密密麻麻的星辰閃爍在他的手掌四周,讓白遠整個人宛如身處宇宙羣星的包圍之下。

“你到底想做什麼?”

“最強的個體是什麼意思?你想製造出什麼樣的東西?”

“還說你僅僅只是爲了讓我們殺死你?”

國防部長雙手勉強撐住桌角的邊緣發出了充滿憤怒與不滿的詢問,生死被一人操之於手的感覺對他們這樣能夠在國家內部呼風喚雨的人來說實在是太過糟糕,但是也正是因爲這個原因,讓在場的衆人深切的明白能夠在國家力量的碾壓下毫髮無傷並且憑藉一己之力扭轉核彈的男人的想法絕對不是常人可以揣度的。

所有的人從椅子上站起,逐漸站到了白遠的對立面,一臉戒備和疑惑的看向殺死傑克之後突然出現在場中的白遠和他詭異令人不安的動作。

謀天毒妃 似乎感受到在場官員頭腦們內心深處的敵意和恐懼,白遠滿不在乎的伸出另外一隻手指向身邊陡然出現並向外彌散的星河:“看到這些璀璨的羣星了嗎?雖然現在在我的影響下你們的星球被我從宇宙中剝離無法再通過正常的觀測手段觀察到天空的羣星和天體。”

“但是沒有任何光明陷入黑暗的世界會逐漸變成我一手締造的地獄。”白遠用手掃過周圍的璀璨光點將他們從密集的狀態下揮舞散開。

“所以現在我通過銜尾蛇的時空傳遞性將原本星球受到太陽,月亮等天體照射的影響完全還原,地球磁場的變動保持過去的模樣恆定不變。”

眼中淡淡的白芒從眼角溢出化爲一條朦朧的光帶,在場的衆人彷彿聽到面前的男人發出了一聲意義不明的笑聲。

“你們仍舊可以感受到太陽的溫暖和月光的溫潤,但是那些都是我帶給你們的。那麼事實真相又如何呢,如果我停止保護的措施又會如何呢?”

聽到白遠的話,國防部長勉強保持住了鎮定,雖然對白遠的話仍然不是十分確信但是看着面前男人不似說謊的話語和他神乎其神的手段,國防部長依然用顫抖的話語詢問道:“那麼這位先生,你所說的真實又是什麼呢?”

聽到國防部長的詢問,現場議論紛紛由於白遠的話語發出嗡嗡噪音的衆人也都重新陷入了安靜,的確就像國防部長所問的那樣,既然眼前出現的男人在殺死了傑克之後用話語來對他們進行威懾,通過他所描述展現的真相說不定可以稍稍揣測出眼前男人的真正實力,從視頻上見到的神乎其技的力量畢竟距離在場的衆人太過遙遠,還有一小部分的人內心深處有着不真切的感覺。

如果可以通過話語誘導讓眼前的男人展示出真正的力量,那麼自然會有參謀團對阿美利肯後續的動作做出規劃和謀算,到底是敵對展開反抗還是順從的服從其威勢成爲人類的叛徒現在仍然還是模棱兩可的答案。

“真相?”白遠保持握起姿勢的手掌微微一動,扭過頭來在場的阿美利肯高層特別是一直站在首位的國防部長可以清晰的感受到一股漠然的視線掃過他的身體,然後迅速的越過自己。

“既然你們你想要知道隱藏在背後殘酷的真實,擁有敢於面對真相的勇氣,那麼讓你們真切的見識到發生的一切當然沒有問題。”

站在首位的國防部長似乎恍惚的從白遠的視線裏感受到了輕微的讚歎,憐憫還有種種隱藏在光影之後的微妙情緒,但是這種微弱的徵兆只是一閃而逝,因爲所有人都在白遠隨後的動作裏陷入了更加震驚的情緒裏。

握緊成拳頭的手掌之間散發出一團扭曲不定的虛幻光線,在無數璀璨光芒的照射之下,整個會議室內部的環境完全出現了變化,原本只是環繞在白遠身體周圍半寸之內的星辰開始向外界擴散,會議室內部被無盡的星雲所籠罩,讓所有人宛如身處宇宙之中。

四周的景象如同老舊電影一樣開始出現了一幀又一幀的變化,衆人身邊清晰的出現了原本太陽系內部的一切天體恆星,藍星,火星,月球,甚至是炙熱的太陽都像是真正的出現在了衆人的周圍散發出真實不虛的氣息。

“我分割了宇宙的虛空和藍星的必要聯繫,然後意識到原本的星系仍舊處於無意識的運動中就太過於浪費了。”

然後在白遠的話語中,代表着太陽的炙熱火球開始逐漸縮小化爲了一團周圍躍動着光焰的火球落在了白遠的手心,“這怎麼可能?你一定是像魔術師一樣通過視覺的變化在欺騙我們!”

“沒錯,我絕對不相信這是真的!”

突然看到太陽化作小球被白遠抓在手中的衆人發出了難以置信的驚呼和質疑,但是這些完全沒有影響到白遠接下來的動作將太陽懸浮在手中,整個圓球的內部突然開始了輕微的塌陷和扭曲,如同黑洞一般將四周除了藍星之外的無數天體逐漸吸入其中。

“維持時空的穩定循環仍舊需要能量,而整個太陽系的星體所匯聚的能量足以支撐到一切演變的結束。”

稍微放開磁場限制的白遠讓在場的所有人都感受到了大地輕微的震動和窗外天際的光影變化,在衆人的視線中彷彿整個天空都驟然陰暗下來然後才緩緩重新恢復了光明。

“所以我留給你們七天的時間,這七天可以是我完全粉碎吸收星系的能量的時間,也可以是我放開束縛讓藍星重回宇宙的時間,但是無論是哪一種,世界都會毀滅。”

白遠無視對面衆人難看陰沉的臉色,揮手散去了會議室內部的宇宙投影。

“接下來我還會聯繫你們,盡全力適應最後的時間,用盡一切的可能去適應時代的趨勢,來殺死我阻止星系的崩塌吧。”

“另外我注意到在教會的教義中上帝用七天創造了世界,有意思的是首先在第一天就是光的誕生。”

虛幻的光影逐漸消失在了原地,但是白遠的話語仍然留在了所有人的心中。

“爲了讓你們真正的感受到壓力和威脅,加速進程。那麼在滅世的第一天,藍星逐漸失去的應該也應該是光纔對。”

伴隨着飛散的光點從會議室內消逝,天邊原本溫暖的陽光和象徵着太陽的光球正在緩緩的消逝化爲虛無的幻象,一層淡薄幾乎不可見的灰霧從遠方向下涌動灑落代替了太陽。

“太陽也應於此時沉落。” 之後在白遠的力量威脅之下,保護傘公司的剩餘勢力迅速和阿美利肯官方的軍隊有機的結合在了一起開始在部分普通人不知情的情況下將他們朝着浣熊市的方向驅趕而去,這裏面首當其衝的就是大量在押的囚犯和犯罪份子,作爲廢物利用的首要選擇,阿美利肯在和白遠結束交談的數個小時之後就從六角大樓向外發佈了最爲嚴格的關於掃黑除惡的指示。

近乎三分之一的軍隊分別被派往阿美利肯各地的城市之中對當地的頑固黑惡勢力進行徹底的掃除,動用非殺傷性武器將這些原本活躍在國家之中的蛀蟲,害蟲紛紛活捉之後將其有條不紊的送往浣熊市外圍黑霧擴散的區域。

在這個星球上最強大的國家開始運作起來的時候,所有的人都感受到了他們的決心和意志力,既然憑藉現有的武力沒有辦法對抗白遠的威脅,那麼用廢物垃圾的生命來填補完成白遠提出的交易自然就是能夠利益最大化的結果。

請你死心吧 在沒有具體研究清楚黑霧的副作用的時候,他們暫時還不會親身犯險也不會允許自己的國家內部出現由於異化而出現的動亂。

在和其他附屬或是建交的國家透露出部分情報,信息共享之後,阿美利肯更是開始從其他國家收取被關押在監獄之內的罪犯,並統一的將其送往黑霧異化的範圍內部,以減少人口的損失。

而與此同時,白遠所承諾的第一個預兆也降臨在了世間,太陽的光輝逐漸消失在天空之上,取代陽光的是一層宛如灰霧散發朦朧光澤的霧氣籠罩全球代替了太陽的作用,好在由於阿美利肯事先和其餘國家通過氣的原因,這樣的情況驟然爆發除了短暫的引起了一小部分國家的混亂和主權更迭之外並沒有引起更大的惡果。

在大部分國家的內部,由於信息的共享和流通,所有民衆引起的混亂都被迅速的鎮壓了下去,但是現在各個瞭解到情況的國家高層都想要知道浣熊市的後續情況。

不過因爲信息的交流,一些語焉不詳的信息也隨之泄露向了社會當中,除了關於末日降臨的謠言四起,關於浣熊市周邊的黑霧和外星人想要通過競爭製造出最強個體的傳言也在普通羣衆的內部流傳着,吸引着很大一部分不怕死的人成羣結隊的朝着黑霧範圍內趕去。

而黑霧的包裹範圍也隨着時間的流逝不斷的擴大,逐漸超越了阿美利肯的勢力範圍朝着其他國家的國界內擴散開去,越來越多的人深陷其中成爲怪物,但是也有着越來越多的人從黑霧中得到詭異莫測的能力,朝着進化的終極方向狂突猛進,一股進化的潮流誰也無法阻止的悄然興起了。

每分每秒都有新的能力和個體出現,每分每秒都有人因爲基因崩潰,無法適應而死去,每分每秒同樣也有人因爲基因的融合吞噬而變得更加強大。

在一些人的眼裏這可能是一個最好的時代,也是最壞的時代。

他們失去了太陽,失去了熟悉的陽光,但是他們暫時性的獲取了夢寐以求的力量和長生的權力。



直到四天之後。

在阿美利肯黑霧擴散區域邊緣的軍事警戒區域內部的某棟高樓內的房間裏。

坐在辦公室內手持雪茄的威廉看着屋內昏黃的光線嘴中吐出一口淡淡的煙霧對面前的好友道:“你們不會是想要從黑霧中獲取利益吧?”

“我們當然不會那麼蠢。”同樣作爲某個大型財團代表的鮑勃通過保護傘公司內部現在的重新組構之後安插的人員瞭解到了足夠的信息,這也是他有信心從黑霧中得到好處的原因。

只看到鮑勃端起桌子上的高腳杯自信的道:“保護傘公司的科研員因爲是最早接觸始祖基因的人羣之一,現在他們已經研究出黑霧和始祖基因有着密切的聯繫,如果能夠從始祖基因的強化中得到進化,那麼再進入黑霧的範圍內就會使得基因進化速度進一步的提升。”

“雖然沒有融合始祖基因的人類在進入充滿惡性輻射的黑霧範圍內以後會迅速的異化成爲怪物,但是他們的身體內部同樣擁有了小部分精純的基因能量,如果能夠僥倖的保持住一小部分的理智或者從吞噬的本能中重新恢復神智那麼就絕對會在之後掌握超能力成爲超級英雄一般的存在。”

“而如果在進入黑霧之前已經接種了始祖基因,那麼就可以輕鬆的保持神智並且從殺戮嗜血的本能裏恢復過來進行有計劃的強化,殺死其他的個體,奪取體內的基因能量。”

“你的意思是?”威廉臉上露出了一絲感興趣的神色。

“這是一個製造超級英雄的機會,也是一個讓我們自己掌握超能力的機會,在第一階段的實驗裏我們發現雖然暫時無法從黑霧的範圍內脫離出去,但是隻要距離浣熊市的中心區域越遠身體上出現異化肢體的概率就會愈發降低。”

“但是憑藉黑霧越來越快的擴散速度,現在整個阿美利肯的區域已經以浣熊市爲中心被包裹進去了幾乎一半,而現在僅僅過去了兩天的時間而已,既然總要陷入其中,爲什麼不提前進入獲取機會呢?”

鮑勃將杯中的紅酒一飲而盡對眼前的威廉道:“這其實也是另一種意義上的白手起家而已,你也知道通過參謀團對那個出現在六角大樓的男人的精準分析,他在事後摧毀人類社會的可能性很低,之後的社會必然是人人出現異化的結局,我們無力改變也沒有可能改變。”

的確,白遠不會主動的摧毀人類世界,那完全是對力量的一種浪費,將力量單純的放在摧毀和破壞上是最不明智的一種行爲,人類潛藏於心底的自毀特性會在之後自己摧毀自己,他們有時所欠缺的只是一個機會而已。

完全不知曉白遠內心想法的鮑勃用火熱的目光牢牢的盯住眼前昏暗的提燈,他就像是撲火的飛蛾一樣眼中露出了熱烈的神采。

“那就去接受他,接受世界的改變,然後就像是當初我們父輩所做的那樣,通過現在的積累讓我們繼續成爲人上人,愈發強大的力量和基因能量那些科研人員已經再三向我們所有人確認過。”

鮑勃的身體前傾因爲過度放縱稍顯陰沉蒼白的臉上一根青筋劇烈的抖動着,“現在有一個機會被別人擺在了我們的眼前讓我們會有機會比過去活的更加長久,不再是依靠藥物的力量,僅僅憑藉我們自身就可以獲得長生不老和掌握在自己手裏的強悍力量。”

“甚至在最後我們能夠憑藉自己的能力殺死他!” “可這種被脅迫的感覺真是讓人煩躁,雖然通過後續的溝通讓滅世的時間暫時延遲到了半個月之後,但是參謀部的心理專家和微表情專家們的推測真的沒有錯嗎?看那個男人的樣子可不是一個會言而無信的人。”

“最強的個體,能夠殺死他的個體到底是什麼樣子的,我們真的會成功嗎?”

聽完鮑勃狂熱的勸導,威廉坐在位置上顯得有些躊躇不定,坐立不安,他顯然仍然對於鮑勃宛如被洗腦一樣的狂熱神色顯得有些不適應。

黑霧的影響因爲白遠自身邪神本性的原因除了惡意輻射的極致感染力之外還在不斷影響着世界之內的人類體內的慾望,這種源於血脈基因源頭渴求生存的慾望哪怕是世界意志也無法消除,在白遠的壓制之下,甚至連世界意志本身都隨着銜尾蛇在外圍固定時間循環而無法抵抗白遠的侵蝕而逐漸放開了世界源力的限制。

現在與其說是世界意志本身想要催化出世界之子來對抗白遠,使得白遠的侵略失敗不如說是在掌控了一部分世界主權之後,在脫離世界之前白遠想要通過整個世界的力量製造出一個個體來驗證基因血脈道路的極限。

只聽得房間中理智不斷降低,行事愈發偏激的鮑勃繼續說道:

“如果威廉你想要加入我們,現在還有機會,哪怕是到最後我們依然願意給你機會。”

在昏黃的燈光下鮑勃低垂眼簾用陰柔的話語低聲道:“起碼在現在的阿美利肯,在完全融入保護傘公司共享了他們不再隱藏的技術之後,財團會給予我們所有繼承者應有的機會。”

說完這句話之後鮑勃頭也不回的走向門口的位置,打開房門朝着門外走去,“但是錯過現在的機會,你作爲舊時代的人類甚至會成爲新時代的首批犧牲品,就像是那些仍舊頑固不化,不肯接受風險的人們一樣。”

“機會放在你的眼前,作爲我的朋友之一,威廉,我希望你能夠抓住機會,而不是怯懦的放棄它。我更希望能夠在半個月之後看到你的身影出現在我的面前,世界不一定會毀滅,最強的個體甚至會出現在我們之間。”

“基因的進化速度在黑霧的籠罩範圍內被加快了無數倍,完全打破了緩慢進化演變的鐵律,這是從天而降的禮物,只是需要你親手去接住它。”

聽完鮑勃自信熱烈的話語,坐在椅子上坐視鮑勃走出房間的威廉緩緩起身端起鮑勃使用過的酒杯用凝重的表情看着杯口殘留的淡褐色液體陷入了沉默。

“你已經開始注入並且適應始祖基因了嗎,鮑勃?”威廉注視着杯口在燈光映射下顯現出七彩光澤的褐色液體心底暗自想道。

那麼我呢?

威廉內心的某些想法和慾望在早已代替太陽的所有功能出現在全球的灰霧之下蓬勃的生長蔓延就像是雜草一樣迅速佔據了威廉的腦海。

進化?

進化!

從書桌抽屜的最底層緩緩的拿出一個透明玻璃瓶的威廉將瓶子裏唯一的一顆漆黑宛如水晶的藥丸倒在了桌面上,看着圓潤光滑的藥丸在高精度的密封之後在燈光下顯露的誘人光澤終於抹去了自己心底最後的一絲猶豫和擔憂。

威廉就像是遵循着自己內心不可抑制的本能一樣將他的手逐漸伸向正在桌面上滾動的藥丸將其緊緊的攥在了手心。

這既是希望,也是機會。

既是惡魔的誘惑也是生存強大的唯一機會。

伴隨着一聲細微的吞嚥聲,房間內最後一抹燈光也緩緩消失,從外界向房間內逐漸滲透的無形灰霧充斥在書房的內部,原本平靜的氣流陡然涌動呼嘯起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