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九狸盯著男子的臉看了半天,並沒有在記憶中找到一點熟悉的影像,讓她對於自己救他的事情,越發的不解了……

之前在外面的時候,自己分明感覺到,心裡有一種強烈的念頭,不想看到他死在自己的面前,難道之前是錯覺不成?

算了,反正也救了,不管那麼多,大不了救活了丟出去就是了……

墨九狸心裡囧囧的想著……

然後,墨九狸拿出一個精緻的小箱子,打開之後,裡面各種各樣的手術工具一應俱全,這些都是她沒事的時候,為自己煉製的……

除了各種手術刀之外,她還給自己煉製了一套金針,畢竟在這裡手術刀什麼的,很少有人見到,不到萬不得已的時候,她也不好總是拿出來用……

但是金針就不同了,這個世界的人,雖然對金針不太熟悉,但是多多少少也是知道一些的……

所以,五年下來,墨九狸將現代醫學,和這裡的醫學相結合,領悟出一套獨屬於她自己的針法,自己為其起名為墨魂針……

這一套陣法行醫時可用來救人,行兇時可用來取人性命……

她一共煉製出兩套墨魂針,一套金色的金針自己用來行醫和防身用,還有一套墨色的毒針在女兒墨寶寶身上,用來防身和殺人用的……

墨九狸將男子的衣服解開,露出他滿是傷痕的胸膛,上面大大小小的傷口,新的舊的傷口,堆積在一起,顯然是長期經過虐打造成的……

很多傷口都結痂了,然後上面從新被落下更加嶄新的傷口……

真不知道這個人類,為何會跟那些獸族有那麼大的仇?

墨九狸微微凝眉,不再去猜想別的,專心開始為他治療……

救人時的墨九狸是認真的,是美麗的,是沒有任何人和事情能夠打擾的……

男子外在的傷口並無大礙,真正致命的傷在他的心脈位置,因為他的肋骨斷裂,橫刺在他的心臟位置,如果不趕緊處理,他也就沒救了……

今日他如果不是遇上墨九狸,不管誰救得了他一時,要不了多久,他還是會一命歸西的……

墨九狸利落的用金針刺中男子周身大穴,讓他的身體暫時處於麻醉狀態……

然後用手術刀切開男子的胸膛,所有動作行雲流水,一氣呵成…… 一個多時辰過去了,墨九狸才終於完美的將男子體內的障礙物取了出來,將他的傷口利落的縫合之後,墨九狸用玄氣烘乾他身上的衣服,不得不說這男人身上的衣服不錯,看起來應該是一件品級不低的護體鎧甲……

如果不是他長期被人虐打,但是憑藉他身上的這件衣服,也不會傷重至此……

看了眼男子依舊昏迷和蒼白的面容,墨九狸輕嘆一聲,拿出一粒金色的丹藥,掰開男子的嘴巴,塞了進去……

又運行玄氣將丹藥幫助他煉化,墨九狸才收回手,坐在一邊等待男子醒來,按照她的丹藥效果,男子應該馬上就會醒來……

只是,時間一點點過去了,整整比墨九狸預計的時間過去了一個多時辰,地上的男子仍舊沒有任何的起色……

墨九狸不由得好奇再次看了眼男子,伸手搭在他的腕上,墨九狸的臉色也隨著把脈的時間,變得有些難看起來……

原本服下她一粒回玄丹,就算是死人也會有起色的,可是這男人竟然生機不斷的流失著,他身上的傷口已經被自己處理乾淨了……

只是他的生機卻沒有恢復,反而在以著緩慢的速度流失著,說白了就是自己的丹藥,在他體內根本就沒有起到作用……

墨九狸看向男子異常慘白的嘴唇和臉色,就連他的身體也不似一般人重傷昏迷般的蒼白,那是一種不健康的蒼白……

墨九狸恍惚記得在哪裡自己曾經見過這種人,忽然腦海中靈光一閃,驚訝的看著地上的男子,伸手輕輕掰開他的嘴唇,果然見到她預想中的兩顆異於常人的牙齒……

這男人,竟然是吸血鬼一族,也就是傳說中的殭屍……

可是據她所知這個世界似乎並不存在殭屍的,吸血鬼殭屍還是前世的時候,她曾經無意中見過一個吸血鬼家族的小女孩兒……

之前她在空間中的書籍中,也見過一些簡單的記載,不過那也似乎說的是遠古時代的事情了,現在早就不存在了才是的……

可這個男子的癥狀怎麼看,都是吸血鬼殭屍一族的人沒錯。一時之間墨九狸猶豫著,是否要繼續救下去了……

一個不該存在的人出現在這裡,救了這人會不會給自己帶來麻煩呢?墨九狸一時糾結了……

可是眼睛觸及到男子的胸口,哪裡是自己剛剛縫合完畢的傷口,難道要救一半就算了?算了,既然遇見便是緣,她墨九狸絕對不允許自己救了一半的人,在自己眼前掛了……

再次看了眼地上的男子,墨九狸無奈的輕嘆一聲道:「希望,我救了你,你不會讓我失望……」

說完,伸出自己纖長的手臂,輕輕一劃鮮血順著蓮藕般的玉璧流了下來……

墨九狸用另一隻手,輕輕掰開男子的蒼白的嘴唇,讓自己的鮮血不浪費的流進男子的嘴裡……

小書和墨寶寶玩了一圈回來時,剛好就看到自家娘親和主人的手臂留著鮮血,然後那殷紅的鮮血直接流入地上一個男人的嘴裡……

墨寶寶的小臉瞬間就黑了,該死的男人,竟然敢吸娘親的血……

小手中的黑色火焰直接就丟向地上昏迷的男人身上,火焰落到男子的身上,那堅硬無比的護體鎧甲瞬間就著了起來……

墨九狸一驚,立即喊道:「寶寶,別鬧!娘親沒事……」

「娘親?」墨寶寶這才回過神來,見自家娘親真的沒事,才心不甘情不願的收回火焰,大眼睛不滿的瞪著地上的男人……

墨九狸見寶寶收手,這才放下心來。真怕女兒一個不爽,將自己費勁救回的人給滅了……

片刻之後,男子的臉色隨著墨九狸的血液入口,之前服下珍貴丹藥都毫無起色的臉色,也慢慢的好了起來……

墨九狸見狀又繼續讓男子喝了一點自己的血液,才緩緩收回手臂,墨寶寶立即拿出一瓶綠色的藥膏,輕輕的給墨九狸敷上……

冰冰涼涼的藥膏敷在墨九狸的手臂上,舒服無比,不多時墨九狸手臂上面的傷口就消失不見了,連一點傷口和痕迹都沒有留下,這要是被外面的人見到了,絕對會震驚大陸的……

墨九狸寵溺的看著女兒不滿的小臉,知道自己又讓女兒生氣了。這小丫頭什麼都好,就是看不得自己受一點的傷和委屈,絕對是24K純金孝順好女兒……

就在墨九狸剛想跟寶寶說自己沒事時,她和地上男子的身上忽然被一陣紅色的契約陣法包裹了起來……

墨寶寶和小書驚訝的看著契約光芒中的墨九狸,搞不清楚這是怎麼回事?

「小書,這是什麼契約?怎麼是紅色的呢?」墨寶寶好奇的看著經久不散的紅色契約。

「我也是第一次見呢!好複雜的契約陣紋……」小書搖搖頭說道。

這還是它第一次看到這麼複雜奇怪的陣紋,一般的契約陣紋,顏色都是白色的,從來沒有見過這種紅色的……

不過想到之前墨九狸契約那顆蛋時的金色契約陣紋,小書也就釋然了,自家主人就是個妖孽,契約也不一樣也沒什麼的……

許久,契約陣紋才緩緩消失……

墨九狸獃獃的看著地上的男子,原本她不過是用自己的血想要救活這人,卻沒有想到機緣巧合之下,自己竟然將他給契約了……

這時,地上昏迷的男子也微微睜開了眼睛,狹長的鳳眸中閃過一抹紅光,隨即又變成了常人的黑色……

看著眼前的墨寶寶和小書,眼中有一瞬間的迷茫,不明白這是哪裡……

隨即,看到身邊的墨九狸時,眼睛閃了閃,嘴巴張了張,然後輕聲的喊道:「娘親……」

墨九狸石化了……

直接被男子的娘親兩個字,給劈的外焦里嫩,毫無反應了……

……

好半天,墨九狸才機械系的回頭看了看,發現身後並沒有人,再看向眼睛盯著自己的黑衣男子,墨九狸覺得自己整個人都不好了……

「那個,我不是你娘親……」墨九狸硬著頭皮解釋道。

「你是娘親……」男子堅持道,眼中是無比的堅定……

「混蛋,娘親是我的!才不是你娘親……」不等墨九狸說話,墨寶寶第一個不幹了。 “你有沒有搞錯啊 ?他還那麼小,你叫他去對付屍王?你特麼在逗我?還是說你有病?”我氣憤的問道。

邊霆的臉上還是帶着波瀾不驚的笑容,“夏小姐,你不要這麼激動好嗎?難道你不相信你兒子的能力?”

我要怎麼相信?我兒子的能力現在我不太清楚,就算很厲害,保不齊什麼時候會犯病,那火焰蛇毒發作起來的時候,可能會要了小驚鴻的命的!

“邊大師,你覺得這樣對待一個小孩子真的君子嗎?”我忍住怒氣,問道。

還有說到這個屍王,我唯一想到的竟然是叮噹,從我那次自殺後,我就再也沒有見過叮噹和丁菱了,也不知道這個兩個傢伙現在過得怎麼樣?

不過此刻我最擔心的是,無論是屍王還是小驚鴻我都非常的擔心,我擔心屍王是叮噹。

“夏小姐,您要對您的兒子充滿信心,我讓他去取屍王的內丹出來是因爲信得過他。”邊霆輕飄飄的說道。

想了想,我問邊霆,“告訴我地點。”

邊霆笑眯眯的對我說道,“在城西的一個廢棄的玩具工廠旁邊。”

我怎麼就覺得這個傢伙這麼的卑鄙呢?我始終有個感覺,這個叫做邊霆的傢伙在算計我,可是對於這樣的算計我卻完全沒有辦法,真是讓人感到糾結。

“如果我兒子有什麼事情的話,我是不會放過你的。”我冷聲的對邊霆說道,我沒有將殭屍牙和黑靈珠給帶走了,我可不想在我沒有兒子的情況下也沒有殭屍牙和黑靈珠。

“誒,你把殭屍牙和黑靈珠留下啊!”我的身後傳來 了邊霆略微有點震驚的聲音。

我又不是傻子,會把殭屍牙留下,不過只要我平安的將我的兒子帶回來,這殭屍牙和黑靈珠我是會給他的,反正這東西留在我這裏也沒有用。

我和陸梵音馬不停蹄的朝着邊霆所說的地方趕去,只希望能趕得及!

來到城西邊霆說的位置,我遠遠的就看見了孤零零立在中間的廠房,這廠房的四周都長滿了雜草和堆積着一些垃圾,在離廠房大概幾百米的地方纔有其他的建築物。

而還沒有接近我就看見了這整個廠房的周圍都籠罩在一層藍色的淡光中。

又是結界,看來小驚鴻一定在裏面,而屍王也一定在裏面,如果屍王沒有在裏面的話,那這廠房的周圍是不會佈下結界的!

我和陸梵音相互對視了一眼,陸梵音對我說道,“我們進去?”

“當然進去!”我狠狠的點頭。

於是我和陸梵音一頭栽進了這個結界裏,進入這個結界裏,我才發現這廠房是真的很久,而且到處都會黑漆漆的,似乎是被火燒過一樣。

我不明白屍王爲什麼不在荒郊野外,而躲在這廠房裏,這廠房在市區了,很引人注目的!

還在沒有進去廠區裏,我就聽到了打鬥聲音,我和陸梵音兩人趕緊朝着發出聲音的地方跑去!

我用最快的速度來到了廠房的三樓,果然看見兩個身影在空蕩蕩的車間裏打鬥,一個小小卻無比敏捷的聲音,另外一個的聲音比那個小小的聲音要大好幾倍。

現在是白天,兩人的面貌我都看得非常的清楚。

這個小身影正是我的兒子小驚鴻,而另外一個身影我也看得清清楚楚的,屍王,的確是叮噹!

“叮噹!小寒!你們快住手!”我趕緊大聲喊道。

聽到我的聲音兩人同時一愣,小驚鴻看到是我,愣神的瞬間被先回過神的叮噹給一掌打在了胸口上!

小驚鴻的身影一下子就倒飛了出去,他小小的身子狠狠的裝在了牆上,眉頭一皺,小驚鴻竟然吐出了一口鮮血!

我的心在這一刻差點停止了!小驚鴻被叮噹這麼一擊,肯定受傷了,都吐血了!

“梵音你幫我看看驚鴻,我來對付屍王!”

說完這句話,我擋在了叮噹的面前,而叮噹看我的眼神就像是看一個陌生人一般,眼眸中除了嗜殺還是嗜殺!

叮噹怎麼會這個樣子的?他好像不認得我了?

“叮噹,你還認得我嗎?我夏絃樂姐姐啊,你還記得嗎?對了,這裏怎麼只有你一個?丁菱姐姐呢?”我輕聲的問道。

現在情況不明,我只能先探出點東西。

可是叮噹還是非常的陌生看着我,而且歪着腦袋,面色猙獰,眼眸中只有殺意,他完全不認得我了!

“叮噹……你真的不認識我了?”我難過的說道,“丁菱呢?”

說到丁菱兩個字的時候,我明顯的看到了叮噹眼中閃過一絲的異樣。

只不過這一幕只持續了一秒後,叮噹的眼神又變了,他的眼神中燃燒着濃濃的怒火,朝着我撲了過來。

我一驚,趕緊後退,叮噹這是要殺我的節奏!

我後退了幾步,雙掌靈力上涌,我將靈力形成了一個靈網朝着叮噹罩去,結果叮噹輕而易舉的就破開了我的靈網,屍王不愧是屍王,只是一招就破了我的靈網,破開靈網之後,他繼續朝着我撲來。

“梵音,你幫我帶着驚鴻離開,我要和屍王好好的打一架!”我趕緊對着陸梵音說道。

陸梵音擔心的看了我的一眼,然後抱着小驚鴻離開了廠區,看到他們走了,我這才鬆了一口氣,現在我得和叮噹打一架,然後將叮噹制服!

“叮噹。”

我難過的喊了他一聲,他卻沒有任何的表情,只能朝着我進攻!

我將體內的魔力釋放,魔王力量一出,磅礴的氣勢將叮噹給震懾到了,他愣在了原地,我使用魔功千幻魔雲手封住了叮噹身體上的幾個重要的穴道,這封印的可以持續三天。

果然被我封住了穴道後,叮噹再也不動了,看到叮噹不再動了,我一把扛起他就朝着廠區外跑去。

陸梵音抱着小驚鴻在外面等我,我扛着叮噹也來到了外面。

“你怎麼把他給扛下來了?”陸梵音奇怪的問道。

我說道,“叮噹和丁菱對於我來說都像是家人一般的存在,我沒有辦法放任他不管,他是我一手從江西帶回來帶大的,我無法看到他做錯事。”

陸梵音擔心的看了我一眼說道,“可是很明顯,他已經不認得你了,對了,你不是還有一隻血屍嗎?”

我難過的搖頭,“在我揮劍自殺之前,我就讓他們各自離去了,我也不知道現在她去了哪裏,其實我很擔心她。”

陸梵音也沒有再說什麼,而我和陸梵音兩人,一人抱着小孩,一人扛着屍王在大街上招搖過市,倒是挺引人注目的,所以我們趕緊叫了一輛黑車。

在車上,驚鴻臉色蒼白卻還帶着笑意對我說道,“漂亮姐姐,又是你救了我,我都不知道該什麼感謝你了。”

我愛憐的摸了摸小驚鴻的臉蛋,“不用謝我的,姐姐非常的喜歡你,救你是應該的,現在我送你回家,好嗎?”

驚鴻在我的懷裏溫順的點了點頭,“好。”

不知道當翩若和驚鴻知道其實我就是他們的母親的時候,他們會是什麼樣的表情?

我真是非常的期待那個時刻!

一路上,我們都在和小驚鴻說話,並沒有看到這黑車的行駛方向,直到時間過去了差不多兩個小時,我們才驚覺,從城西到聖山道觀下山的話,那也不會開這麼久的車啊 !

“師傅,你是不是走錯路了,去聖山道觀的路不往這邊。”我看了看車窗外,忍不住對開車的男人說道。

而在前面開車的男人並沒有理我,依舊開着車,意識到這一幕我才知道有這司機有問題!

難道現在我們要帶着兩個人跳車?

我狐疑的看着前面開車的男人,難道這個男人就是像最近電視新聞裏放的那樣,專門搶劫的黑車司機?

我去,很有可能是這樣,這個黑車司機肯定是認爲我們兩個女人,又帶着小孩和一個不會動的男人,這個黑車司機纔會這麼大膽的!

我看向陸梵音,而陸梵音也正好看向了我,我們都心照不宣,如果這黑車司機真有什麼歹心的話,那他這次就算是搶劫錯了人。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