堪稱完美的身材,反射著牛奶般的盈盈光暈,令人食慾大增。呼之欲出的某部,宛如兩個水晶球一般,隨著她歪歪斜斜的步子而震顫著,如同引動了整個星球,給人一種天旋地轉的暈眩感覺。

S曲線下最迷人的還是那挺翹的臀部,在粉紅色小褲褲的包裹下,呈現出一種炫目的圓潤。修長的大腿,似乎踩著迷幻的舞步在舞蹈一般,足以讓任何男人為之噴出鼻血!

看著美女旁若無人的走向席夢思大床,夢劍感覺自己好像又進入了自我幻想空間一般的不真實起來。

眼見幽夢就要上床繼續補覺,小昭眼珠一轉,當先發出一聲尖叫:「壞狼,不許看,不許看,否則我戳瞎你雙眼!」

「啊!混蛋壞狼,好大的膽子,我要殺了你……」

果然,一如小昭所料,自己這聲極具震撼性的尖叫,果真將幽夢從半夢半醒的狀態驚醒。

壞狼二字對美女的殺傷力無疑是巨大的,尤其是嫉惡如仇的幽夢,更是討厭壞狼,聞言豈有不清醒過來的道理?

深夜書屋 不好!」

前一秒,夢劍還在感嘆自己現在好運,果真是人一精神,艷遇就來不停,這一刻卻嚇得魂飛魄散,因為一隻腳正在眼前不斷放大。

碰!

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一個身體正劃過一道不太優美的弧線,直接跌落門外,巨大的衝力兀自不歇,使得這道人影在嘩啦一聲撞壞一盆花之後,死狗一般的栽倒在院子里。

咳咳咳!

劇烈的咳嗽聲響起,伴隨不規則的蠕動,夢劍宛如一條被人踩了一腳的蚯蚓一般在地上顫動。

一腳將一個百多斤的漢子一腳踢飛足足七八米的距離,這怎麼可能?

這真的是一名美女而不是外星人?

再劇烈的疼痛也抵不上夢劍心中的震驚,盧老頭還要本少爺照顧他的子孫後代,連一個女孩都這麼強悍了,應該是她照顧本少爺還差不多。

不過,這點疼痛和精神電擊比起來,算是小兒科了,夢劍並不在意,同時暗暗奇怪,自己受到如此重擊,居然還能像沒事人一樣的爬起來,不得不說是個奇迹。

「奇迹個頭啊!要不是本小姐看你可憐護住你,你恐怕已經進了市醫院了,這女人下手真黑,最毒婦人心這句話可要好好記住。」

夢劍頓時氣得喘氣,這小妞也太狠毒了吧!老子不就是看了一眼么?又不會少塊肉,有什麼大不了?那些模特明星還巴不得看的人越多越好呢!

要不是自己已經不是常人,這一腳豈不是要了自己老命?動輒就下殺手,這女人實在太狠了!

夢劍原本就對幽夢不是很感冒,這一下更討厭了。

雖然欣賞美女是自己的愛好,但並不表示夢劍就會為之降低自尊,去迎合討好女人。

尤其是這種自以為是的女人,以為男人都是他們的玩物和奴僕,她們憑什麼?

「咯咯咯,主人,看來我的計劃沒有錯,這裡的女人果然很討厭你,這正是鍛煉你的好機會,恭喜你,終於有了一個試驗對象。」

夢劍心中升起一股不妙的感覺來:「小倩倩,你到底想幹什麼?千萬不要亂來啊!」

「嘿嘿,主人,剛才在屋子裡看到幽夢小姐,你的氣息明顯比平常粗重了一些,而心臟的跳動,更是超過50個百分點,雄性荷爾蒙完全成倍數遞增,由此可見,在那一瞬間,你是的確有想衝上去和她合為一體的想法。」

「這……這能說明什麼?一個正常的男人看到一個辣妹不穿衣服在眼前晃來晃去,沒有反應才叫有鬼。」

「主人,你難道沒有察覺出來,幽夢小姐對你似乎厭惡到了極點?嘿嘿,讓一個極度討厭自己的女人心甘情願的愛上自己,是一個特工最基本的本事,只要你完成這個任務,就算是勉強合格了。」

「什麼?你……你沒開玩笑?這種事情,打死我也不會幹的!」

夢劍感覺心底冒出一股寒意來,要自己去討好這種女人,簡直就是一種折磨和侮辱。

「你真的不幹?確定不幹?就算是精神懲罰也不幹?」

「我……我想想,啊……好好!挑戰極限,創造奇迹,正是我夢劍大俠的本色,你就等著吧!我一定要讓她拜倒在本少爺的牛仔褲下!」

在遭受了一記精神電擊之後,夢劍滿臉笑容,含淚接下了這個艱巨無比的任務。

從來都沒想過,自己居然會因為要泡美女而痛苦得淚流滿面,那可是眾多****的終極福利啊!為什麼落到自己身上會這麼的痛苦?

房門在夢劍飛出來的同時就已經砰一聲關上,此刻卻是一片寂靜,令夢劍心中如同十五個吊桶打水一般七上八下,不知道暴龍女在醞釀著怎樣的殺機。

半個小時后,房門終於緩緩打開。

一身白領打扮,大方得體,高貴典雅的幽夢出現在門口,神色坦然,完全看不到絲毫的異樣,實在很難把她打人時那彪悍的形象聯繫起來。

越是平靜,夢劍心中越是沒底,女人心海底針啊!

夢劍超越常人的精神力,使得他極為敏感,幽夢眼角那一閃而逝的凶光,更是被他準確捕捉。

神啊!救救我吧!這分明就是生死仇人!還要本少爺以德報怨,真是太折磨人了! 夢劍心中哀嘆著,表面上還得裝出一副若無其事的樣子,掛著儒雅淡然的微笑,這完全就是兩個極端。

幸好夢劍在口是心非方面極有研究,加上精神力的掩飾,甚為完美,一般人很難察覺他心中其實很想掐死幽夢!

那些認為被美女虐待就該受著,痛並快樂,還樂此不疲的傢伙,純屬賤人!

夢劍表面一副什麼也不在乎的樣子,其實也是大男子主義,高傲著呢!

「夢劍先生是吧!不好意思,讓你久等了,你不會介意吧!」

幽夢溫柔的談吐,優雅的氣質,簡直是淑女的典範,其演戲天賦直逼夢劍,使得夢劍有著短暫的失神。

妮妹的,幻象真可怕!

「不會,怎麼會?我正好趁此機會欣賞一下周圍的環境呢!這院子不錯,久站能陶冶情操,凈化心靈,盧小姐有空應該多獃獃,這樣對心境很有幫助。」

夢劍臉上完全看不出絲毫的怨氣怒氣等負面情緒,就連眼神,都蘊含著恰到好處的笑意,看起來彬彬有禮,簡直就是英國紳士降臨。

配合著小倩倩為他精心打造的襯衫和西褲,別有一番魅力,和昨天簡直是兩個極端。

這樣的變化,也是讓幽夢吃驚不小,心中浮現出「陰謀」兩個字,同時暗自得意,這一定是某個財團的公子爺喬裝改扮故意接近自己!

瞬間,幽夢的自信心膨脹到一個可怕的地步!

哼哼!真是太好了,這次的遊戲一定很有趣,你小子要是還能完整的回去,本小姐就不叫無敵小惡魔!

這真是一個好貨色,估計無論本小姐怎樣折磨他,他都不會逃跑吧!

哇咔咔,真是太爽了!

二人各懷鬼胎,虛偽而客套的客氣了幾句,便宛如千金小姐和大少爺一般優雅的向外走去,不知道的還以為兩人是金童玉女在約會,哪知道二人都是在演戲。

小昭已經完全傻掉,以她高達200的智商,也沒能想通。

搖搖頭,二人已經走遠,小昭傻笑兩聲,亦是追了出去。

雖然不知道這詭異的情形預示著什麼,但她知道,絕沒有好事。

這樣精彩的賤男大戰暴龍女,豈能不看?

「盧小姐,不知道我的工作範圍是……具體做什麼呢!」

夢劍看她半天不提工作的事情,有點急了。

這暴龍女不會想暗中下藥將我迷倒再取膽吧!哦,不對,取膽不痛的好像是黑熊,人類應該取腎才對,唉,都是最近網上的新聞給鬧得,害得本小爺快有心裡陰影了!

「不急不急,你能來我們夢靈堂我們就已經感到蓬蓽生輝了,怎麼還好意思麻煩你做事呢!」

夢劍愣住,不會吧!暴龍女這麼好心,這麼偉大?不對,肯定有陰謀,我既然成了她的員工,拿薪水不幹活這樣離譜的事情千萬不能做,再說,本少爺現在月薪三萬,也不在乎這點蠅頭小利!

用不著欠她人情!

幽夢眼角微微一縮。

哼哼!小樣,本小姐這招欲擒故縱很到位吧!看你不中招!

「盧小姐,我堂堂男兒,言出九鼎,既然答應了過來上班,就是您的員工,怎麼可以搞特殊?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都請交給我吧!我一定會完成得漂漂亮亮的!」

我當道士的這些年 ,道:「這樣……不大好吧!我們夢靈堂不是一般地方,有些事可能……可能超出你的理解之外,你真的確定要接受最最重要的任務?」

重點終於來了!

想用這招整我,哼!門都沒有,本少才不會……不,是一定會中招的!

夢劍的眼角痙攣了一下,又恢復成一貫的清澈,但是他的手明顯很狠狠握了一下。


小倩倩,我就知道,你比暴龍女還要暴虐一萬倍!


夢劍欲哭無淚,小倩倩絕對是落井下石,甚至還嫌井不夠深,石頭不夠大。

因為,這樣才能狠狠磨礪夢劍,使他快速進步!

「小昭,帶夢劍先生去工作的地方,夢先生第一次來,就給他派個最輕鬆的工作吧!你懂的,就A1號病房吧!」

幽夢笑吟吟的對趕來的小昭吩咐道,眼色有些詭異。

「A1號病房?」

小昭這個孩子沒什麼心機,聲音頓時拔高了幾度不說,臉色也是大變。

幽夢狠狠瞪她一眼,嬌嗔道:「一驚一咋的幹嘛!我不是看夢先生第一次上班,所以想派個輕鬆點的活給他,讓他先適應適應嗎?怎麼?有問題?」

「沒……沒問題,我只是很意外罷了,夢先生這樣英明神武的好漢,應該……應該擔當重任才是。」

迎著幽夢暗中拋過來的殺人眼神,小昭只能訕笑著投降。

夢劍心中暗暗叫苦,妮妹,果然沒好事,這A1一聽就不是什麼好去處,這一點從小昭當時那一霎而過的驚懼表情就能推斷出來。

不過和他心情相反的是小倩倩,這小魔女猙獰的甜甜笑著:「讓打擊來得更猛烈些,讓危險變得更兇險吧!主人就需要這樣熱血沸騰的刺激!!」

夢靈堂果真神奇,外面的門面看起來不大,沒想到後面的面積還真有些嚇人,光憑著一塊地皮,恐怕就要值不少錢。

很難想象,位於黃金地段,居然還能有保存這樣完好的古代建築。

想必盧老頭雖然家道中落,但是底蘊還是不弱。


隨著小昭七彎八拐,宛如走迷陣一般,幾乎快把夢劍頭給繞暈,方來到一排極為幽靜的房屋前。

這是一座僅僅三層的別墅。

夢劍不由小小吃了一驚,沒想到盧幽夢竟然會在這裡建造一座別墅。

要知道,整個夢靈堂都是復古風格,亭台樓榭,無一不是殘留著古代氣息,估計稍微修飾一下就可以直接拍古裝片了。

沒想到在這裡竟然出現一座純現代化建築。

別墅看外觀倒是極為時髦,有些像歐洲古堡,尤其是坐落在這樹蔭深處,更是有一種神秘的壓迫感。

「小昭姑娘,我怎麼覺得這裡怪怪的?連個人影也沒有,怪嚇人的。」

夢劍已經大致可以確定,幽夢派小昭將自己領到這裡來,不外乎幾招,一是裝神弄鬼來嚇自己,二是派自己干粗重的力氣活,三就有些下作了,派人偷襲,或者可以用個麻袋罩住自己,一頓亂打……

看目前的形勢,估計扮鬼嚇人比較靠譜,這裡的環境,簡直就是吸血鬼再生的搖籃。


小昭的臉色果真變得有些不大自然,夢劍敏銳的捕捉到了她心中的一絲緊張。

「夢先生,請隨我來,A1就在裡面。」

小昭看了一眼陰森的別墅,訕笑著,步子為之縮短了些許,這細微的差距,一般人是絕對看不出來的,正是因為內心恐懼,所以下意識不願意走向某個地方的信號。 夢劍微笑著點點頭,道:「初來乍到,還請小昭姑娘多多關照。」

小昭猶豫了一下,道:「夢先生,你真的是為了幽夢姐而來?」

為她而來?那個人形暴龍?

夢劍真想哈啊哈大笑幾聲,以示心中的抗議,俺可是有理想有思想的新人,可不是花痴加腦殘。

不過,貌似自己現在的任務就是泡上女暴龍,而且暴龍似乎也認定了自己是為她而來,所以才變著法子整自己。

估計就算自己不承認,全世界都會以為自己來此是圖謀不軌吧!

禍水啊!

哼,既然是一場艱難的戰鬥,本少爺就要全力以赴。

當即冷哼一聲道:「原以為小昭姑娘蘭心蕙質與眾不同,沒想到也和尋常人一般的膚淺,我夢劍看起來像是那種吃飽了沒事幹,只會沾花惹草的紈絝子弟嗎?」

小昭不由暗自翻了個白眼,在心中冷冷一哼,你不是像,根本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大壞狼!

推開玻璃大門,別墅里頓時一股陰風吹拂而出,使得兩人都不由打了個寒噤。

我去,現在可是六月啊!外面風扇空調全開,太陽都能把雞蛋煎熟,可是在這裡竟然感到了寒意!

這實在太離譜了,而且這寒意還不是一般的寒意,乃是從心底散發而出,宛如從脊椎骨開始爬上來一般,令人毛骨悚然。

小昭的臉色有些發白,不大自然的笑了笑,道:「這座房子比較特殊,避暑專用,所以比較涼,你沒事吧!」

夢劍淡淡道:「不錯,環保節約,可以省下不少電費,小昭姑娘,我的任務就是看守這座房子嗎?」

「哦,不,你的任務只是負責其中一個房間而已。」

小昭徑直走進電梯。


夢劍頓時暈菜,有些傻眼。

誰能告訴我,三層別墅裝電梯有必要嗎?有必要嗎?

小昭按開電梯,招手道:「快進來啊!」

夢劍心中暗暗提醒自己,陰謀,絕對有陰謀,千萬要小心!不然僅僅三層高,為什麼不走樓梯?

小昭似乎知道夢劍在擔心什麼,露出迷人的笑容,招手道:「來嘛!你怕什麼呀!難道還怕我吃了你呀!」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