堂堂軍武世家家主做出這樣的事,真不知道蘇軍揚的老臉該往哪裏放。

在京城第一高中校長辦公室中,孟雨欣見到了林絕。

哭得像個淚人兒,一個勁的抽泣道:“都怪我,都是我的錯。”

校長蔡忠祥見林絕這麼快就趕來,眼皮忍不住狂跳。

“林先生,我已經報警了。這夥狂徒,居然敢動我一中的學生,簡直是該死。”

林絕臉色冰冷:“校長,這些話等事後再說。老實說,我有些懷疑你的能力。”

蔡忠祥冷汗當即就出來了。

“林先生,兩個小姐放學後出了校門才發生的事,目擊者是小孟老師,我……我也無法啊。”

校長沒想到,這個年輕人發怒起來,沒有什麼大動靜,但只是那冰寒的臉色,彷彿萬載寒冰,就讓蔡忠祥有些喘不過氣。

那是上位者的威嚴和冰冷。

反派們總想求我原諒 ,不容抵抗。

蘇若雅拉了林絕一把:“林絕,先想辦法找到若兮和露露吧。”

看到一中校長被林絕逼入死角,心下吃驚又好奇。

扮仙記

“林先生,你一定要救若兮和露露啊。”

孟雨欣擦了一把眼淚:“我是她們的老師,沒保護好她們,嗚嗚,我不是一個好老師。”

“小孟老師,這不怪你。”

蘇若雅拉着孟雨欣到一邊安慰起來。

蔡忠祥小心問林絕:“林先生,這夥人不簡單,不像一般的混混綁架,接下來怎麼辦?”

“等。”

林絕就吐出一個字。

等?

蔡忠祥一頭霧水。

人命關天,怎麼能等呢?

林絕沒理他。

他相信,蘇軍揚馬上就會聯繫上他。

因爲蘇軍揚做這一切,不外乎就是報復。

在報復沒達成之前,蘇軍揚是不會傷害蘇若兮和秦露露的。

“畜生。”

想起那兩個可愛的妹妹,林絕心頭就抑制不住狂暴。

“林猛,帶人把蘇軍揚的家人給我扣押了。”

林絕眼裏一下涌出兇狠之色。

爲了家人,他什麼都做得出來。

一輛僞裝過後的麪包車上。

蘇若兮和秦露露被束縛着。

蘇若兮張牙舞爪:“放開我們,等我姐夫來了,你們都得死翹翹,聽到沒有?”

“切,你姐夫要是厲害,也不會讓你落在我們手裏。”

蒙面的男子不屑。

他是蘇軍揚的心腹,這次綁架的謀劃者。

至於蘇軍揚,坐在後面的轎車中。

畢竟家主架子放不下,要讓他親自參與,不可能。

只要把這兩個人質帶去祕密據點,就能要挾那個林絕了。

到時候什麼要求,隨便替就是。

蘇軍揚什麼都不想要,要的是那個林絕跪下。

在他面前跪下磕頭,直到頭破血流。

他要的是狠狠的羞辱林絕。

要的是報復,找回他身爲家主被狠狠踐踏的自尊心。

誰,都別想和他蘇軍貴鬥。

秦露露眼珠滴溜溜打轉,身爲殺手,還是能入新月社天字一號那種,要脫身太容易了。

只是蘇若兮這個姐妹,得想個辦法營救。

和蘇若兮的一路謾罵不同,秦露露全程都很安靜。

她知道多說無益,現在她們在車上,很明顯是被送去關押。

那麼,逃走的機會,就在關押的地方。

一切都等到達目的地再說。

趁幾個綁票的男人抽菸打屁之際,秦露露悄悄附身在蘇若兮耳邊。

“若兮,別說了,好好安靜會兒,一會兒停下來後,我帶你逃出去。”

蘇若兮立刻就領會了。

驚喜地望了一眼秦露露,緊緊閉上嘴。

是啊,露露還是殺手呢,那麼厲害,一定能帶她逃走。

想到這裏,蘇若兮不怕了。

反而感到非常刺激,從賊窩裏逃走,這不就是電影裏演的那樣嗎?

“咦,小丫頭你怎麼不吵了。”

蒙面的男人看了一眼蘇若兮:“一路下來像個瘋婆子,嘰嘰喳喳的,突然安靜下來,大爺我的耳朵還真不適應。”

蘇若兮氣得小臉鼓鼓的。

居然被人說成是瘋婆子。


“你纔是瘋婆子呢,你全家都是瘋婆子,你祖宗十八代都是瘋婆子。”

蘇若兮潑辣起來堪比天降隕石:“本小姐是仙女,不是瘋婆子,你是不是眼睛瞎了,你瞎了就去看醫生,哦,我知道了,你一定是瞎得老火,連醫生都沒法子了。”


口水噼啪的說個不停,還奶兇奶兇的。

蒙面男人驚愕半響,非常鬱悶。

早知道就不招惹這個姑奶奶了,這一開腔,簡直要命啊。

他耳朵差點都給轟炸聾。 後面轎車中,蘇軍揚問道。

“前面怎麼回事?”

屬下尷尬道:“那兩個大小姐又在折騰了,一路上吵個不停。”

蘇軍揚臉色不悅,“兩個死丫頭,非得給你們點顏色瞧瞧,不然還以爲我好欺負。”

當他劫持這兩個小姑娘後,就感到頭疼。

居然一點也不怕,還一個勁的威脅他,說她們的哥哥林絕會救走她們的。

還要順便扁蘇軍揚這個大壞蛋。

差點把蘇軍揚氣死。

他陰森一笑:“聯繫林絕,我想他此刻應該是慌得團團轉了吧。”

屬下立刻聯繫林絕。

“你是誰?”

電話那頭傳來林絕冰冷的聲音。

蘇軍揚聽得出來,林絕似乎很淡定,聽不出驚慌。

當即就感到不爽了。

“林絕,你倒是一點不慌啊。”

蘇軍揚奪過屬下手裏的電話:“你兩個妹妹在我手上,談一談吧。”

“蘇軍揚,你這是在玩火。”

令蘇軍揚發怒的是,林絕居然不立刻求饒,或者搖尾乞憐。

紈褲王爺的王妃

這不是他要看到的結果。

冷笑道:“到這個時候,你特麼還在給我裝鎮定。你信不信,我讓你兩個妹妹暴屍荒野。”


“蘇軍揚,你不會那樣做的。”

林絕一點不慌,反而笑道:“我知道,你是想報復我。同時,你還想要錢來拯救蘇家的困局。”

蘇軍揚感到很不舒服,有一種節奏被人帶的不適感。

“別特麼廢話,帶二十個億,你一個人來。否則,你兩個妹妹休想再見到。”

再次令蘇軍揚驚訝的是,林絕沒討價還價,甚至沒猶豫:“知道了,地址給我。”

這麼好說話?

蘇軍揚悶悶地道出了地址,不耐煩掛斷。

“瑪德,還以爲能聽到這小子的求饒聲,或者是討好聲,沒想到給我穩如泰山,氣死我啦。”

他忍不住發泄大罵。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