城主府大廳,文武百官集聚一堂,此時大家都已經就坐,而前面的四個位置還沒有人。

“水元帥,護國大將軍到。”這時一箇中年將軍在前稟報,說完中年將軍就退了出去。

看到羅烈與水霸天等人進來,文武百官都起身微微鞠躬。畢竟兩人可是肩負着紅星帝國的存亡,自然也受到了百官的敬重。

大廳中間是一片紅地毯,將近三四米之寬,兩邊是食案,一個人一個小桌子。

“水元帥,羅大將軍,兩位夫人請就坐。”看着走近的幾人,黃天虎微微的笑了笑,示意幾人入座,自己也坐了下來。

而羅烈幾人入座,宴席也正式開始,接着很多侍女紛紛上菜,然後就來了一羣舞女開始表演,歌舞昇平,宛如太平盛世。

舞女們的表演,文武百官看得那是有滋有味,完全忘了下午剛剛結束了一場慘絕人寰的戰爭。

“陛下,聽說紅都春滿樓,曾經有一位花魁名爲舞千尋,那舞姿可謂冠絕天下,而今就在水府當中,不如讓水元帥請上這位舞千尋姑娘爲陛下獻上一舞。”席間,一箇中年文官提議。

聽到這話,在場的人都陷入了沉沒,黃天虎也是沒有說話,氣氛瞬間顯有些尷尬。

“羅烈哥哥,這個妖妖不喜歡吃。”接着趙妖妖起身,把一塊肉放到羅烈的碗中,如若四下無人,又給羅烈夾了幾塊:“還有這個,這個。”

看着趙妖妖的樣子,舞女們也停了下來,看向趙妖妖與林嫣兒,畢竟這可是百官齊聚,在場除了斟酒的侍女以外,就只有趙妖妖與林嫣兒兩個女人。而且兩人還坐在高位之上,在這種男尊女卑的時代,可見兩人的地位非同一般,很多舞女眼中都露出了羨慕的神色。

因爲連年征戰,在滄瀾大路不缺女人,而在經過這一次的大戰,女人地位自然也會更加貧賤。

“好了,妖妖回到位置坐好。”看着衆人的目光,羅烈說了趙妖妖一句。

“陛下,這次大戰,我軍已經所剩無幾,而且丟失數十城,還請陛下先做決斷。”水霸天這時站了起來看着黃天虎。

“衆人都下去吧。”黃天虎看向衆舞女,很快衆舞女與侍女都紛紛退了出去。

"那水元帥,以爲眼下應該如何應對?"看着離開的衆人,黃天虎再次問到。

“老臣認爲,現在應該立即徵兵佈防,乘勝追擊,派出一隊人馬收復失地,以免多生變故。”水霸天一臉正色。

“羅大將軍你認爲呢?”黃天虎看向羅烈。

“水元帥所言不錯,現在三個帝國兵力空虛,但很有可能會再次進犯,只有收復失地,才能徵到更多的士兵進行對抗。”羅烈也認同水霸天的做法。

“那收復失地的任務,就勞煩水元帥與羅大將軍了。”黃天虎點了點頭。

“老臣領命。”水霸天點頭,而宴會也到此結束,接着衆人離開。

然而看到羅烈與林嫣兒打算也離開,黃天虎急忙叫住了羅烈:“羅將軍與兩位夫人請留步。”

“陛下還有何吩咐?”羅烈有些不解的看向黃天虎。

“羅將軍可否給朕看看,朕體內病症已經復發,十分難受。”此時的黃天虎面色已經開始變得有些蒼白。

“哦?”羅烈打開通透眼查看了一下,黃天虎體內果然又出現了很多黴蟲。

一滴螭龍蛟的血液滴落,然而這一次黴蟲雖然有些減少,但也平沒有多大作用。感受一陣灼熱與順暢,黃天虎迅速去了一趟茅廁。

“風行,把朕的甜點拿來。”當黃天虎在次回來時,已經猶如一個癮君子。

很快,一個三十多歲左右的中年男子,拿來了甜甜齋的甜點,黃天虎看着甜點,二話不說開始狼吞虎嚥。

“陛下這是?”看着黃天虎的樣子,羅烈有些不解。

“大將軍有所不知,朕這病數月前就已經復發,痛苦萬分,食不下咽,只有這甜甜齋的甜點才能入口,減輕痛苦。”黃天虎解釋。

“那羅烈就先行告退,不打擾陛下用膳。”黃天虎這病,羅烈也無能爲力,所以羅烈打算離開。

“大將軍,那朕這病?”黃天虎看向羅烈。

“陛下,這沒有萬年火蓮心,羅烈也沒有辦法。”羅烈也是實話實說。

現在的黃天虎,不但身上黴蟲復發,而且已經對螭蛟龍的血液產生抗體,還中了無解之毒,可以說非常棘手。


羅烈是可以用水之力化解掉這無解之毒,但如果這樣做,黴蟲就會加劇擴散,所以羅烈現在也沒有任何辦法。

“羅烈哥哥,這黃天虎這麼壞,我們幹嘛還要幫他?我們繼續過着無憂無慮的日子不就好了,想去哪就去哪。”回來的路上,趙妖妖有些不解。

“呵呵,妖妖既然已經選擇了立場,那就要把事情做好,不能半途而廢。”羅烈也是無奈的搖了搖頭。

怎麼護國大將軍,羅烈並不在乎。只是因爲羅烈現在不過聖階九品初期,所以還沒有把握戰勝董長卿,贏不了董長卿,就無法擺脫董長卿的威脅。

第二天一早,羅烈與水霸天就向洛河城進軍。一路走來那是順風順水,畢竟月神國與星雲國目的是伐滅紅星帝國,也沒有留下餘兵守衛。

青城山,這裏是青城派的所在地。

因爲青城派參加景陽城之戰,幫助月神國與星雲國對抗紅星帝國,所以水霸天第一個目標就放在了青城派,很快大軍就圍住了青城山。

羅烈也想着知道這是怎麼回事,江雲天爲何要幫助月神國與星雲國對付自己,更重要的是這是江若離的家。

所以這一趟,勢在必行,江若離一路都沉沒不語。

“來者何人?”羅烈幾人剛上山,就被幾個守山的年青人給攔了下來。

“江掌門可好?就說羅烈前來拜訪。”羅烈笑了笑。

“江掌門,江掌門他……”聽到羅烈兩個字,幾人面色凝重,支支吾吾就是沒有說個所以然。

“我爺爺怎麼了?”江若離看着幾人。

“若離師姐,江掌門他死了。”幾人聞言一愣,看向一邊的江若離。

“怎麼?我爺爺好好的怎麼就死了?這是怎麼回事?”江若離兩眼微紅,有些不可置信。

“大概是一個月以前,我們也不知道這是怎麼回事,就是聽二長老說的。”幾人也不敢隱瞞只好從實招來。

“一個月以前?"

“對。”

& 校花女友初長成 ?”羅烈問。

“是二長老,我們青城派一直都是二長老做主。”幾人看了看一邊的江若離老實回答說到。

“那景陽城戰役,也是你們二長老的主意?”

“正是,那都是一些靈階以上的師兄參與可沒有我們的事。”

一個大廳裏。


“掌門,水霸天現在已經集結人馬來到山下,我們如何是好?”一箇中年男人看向一位灰衣老者。

“二哥,你說這事要啥整?你不是說紅星帝國現在國力空虛,無暇理會我們嗎?”一位老者看向爲首的灰衣老者。

自從傳來月神國星雲國戰敗的消息,灰衣老者就坐立不安,而青城派也是鬧得沸沸揚揚,沒想到還不到一天,水霸天就已經率軍前來。

“別急,水霸天帶來了多少人馬?羅烈在不在其中?”灰衣老者一臉陰沉的看向中年男人。

水霸天,老者不怕,唯一讓老者害怕的只是羅烈,羅烈是化境強者,而老者也是與羅烈交過手,那是一種接近絕望的無力。


“這個到是沒有,我們只是看到了水霸天與很多將士。”中年男人搖了搖頭。

“那就好辦,只要羅烈不在,就這些殘兵還不能把我們青城派怎麼樣,再說他們還要面對月神國與星雲國,勢必不敢怎樣,最多也就是假借威勢,向我們討個說法。”白衣老者聽到中年男人的話,卻是笑了笑。

“那是現在,要是讓他們緩過神來,早晚會來收拾我們青城派。”一個老者站了起來。

“就是,當時要是聽掌門師兄幫助紅星帝國,我們也不至於這麼被動。”又有一個老者站了起來。

“現在別提大師兄,當時決定對大師兄下手你們也同意,這也有你們一份。所以現在只希望紅星帝國戰事再起,我們在伺機而動。”

“怎麼?你還不死心?”又有一個老者站了起來。

聽到這裏,江若離明顯有些激動,拔出了手中的長劍。

突然大廳裏,微微沉寂了一會,緊接着一個老者就如鬼魅般,出現在了羅烈的面前。

“你們是怎麼人?”老者有些驚訝,畢竟羅烈幾人都太過於年輕。

而羅烈幾人早已來到門外。因爲聽到爭論,於是就在外面停頓了幾分鐘,本還打算繼續聽下去,結果江若離比較激動,就暴露了行蹤。 青城山,青城派,長老閣。

看到老者出現,江若離二話不說,一把長劍直接刺向老者。

老者大驚,急忙躲了過去,但在觸不及防之下,還是被刺傷了胳膊,接着消失在大家的視線當中。

羅烈身形一動,瞬間對着空氣就是一掌,緊接着一個老者就吐血飛出。

“五師弟怎麼回事?”聽到動靜幾個老者急忙趕了出來,結果就看到了躺在地上的那名老者。

畢竟江若離已經出手,所以羅烈也沒有猶豫,能先解決一個算一個,但羅烈也沒有下死手的意思。

看到幾位老者出現,羅烈在次出手與其中的兩人對上一掌,兩人瞬間口吐鮮血,飛入了大廳。

而剩下的三名個老者迅速消失,羅烈沒有給他們出手的機會,對着空氣就是一重重的腳,那人立馬就吐血飛出,然後對着空氣又是一抓,直接抓住了一個老者的脖子。然後在老者的丹田上又是一掌,那老者就飛入了大廳。接着羅烈又直直的向着一個角落走了過去。

“你們是怎麼人?”這時大廳裏又走出來了一箇中年男人與一個灰衣老者。

聞言羅烈回頭,而就在羅烈回頭的時候,角落裏一把長劍對準羅烈就刺了出來,羅烈身形一閃,抓住老者的手臂,接着用力往地上一咂,地上厚厚的石板瞬間碎裂,老者也是口吐鮮血。

“好久不見。”羅烈看向灰衣老者。

“羅,羅烈,你是羅烈?”老者面色凝重。

“哇哦,羅烈哥哥好威武哦,一下就解決了六個。”趙妖妖一臉得意。

“羅老大威武。”歐陽明月也是跟着起鬨。

其實這些人的修爲都不弱,都是聖階八品以上,但是幾人就知道躲,而羅烈又是出其不意,幾人這才被個個擊破。如果被幾人聯手,或是幾人打法比較剛烈的話,羅烈還真不好應對。

還有就是幾人因爲身法可以與環境融合的關係,所以在羅烈的眼中更是漏洞百出。

“關淮安,我殺了你。"看到灰衣老者出來,江若離再次出手。

老者面色陰沉,然而還沒等老者出手,中年男人先一步出手了,經過一次接觸,兩人都迅速消失。

然而再次出現的時候,中年男人已經被一劍封喉,倒了下去,身上沒有多餘的傷口,乾淨利落。

“好狠毒的女娃娃,你敢。”看到這一幕,關淮安兩眼通紅,接着身形消失,然後就出現在了江若離的面前,一隻大手直取江若離脖子。

“關掌門,這是要幹嘛。”然而就在關淮安打算對江若離下手的時候,卻硬生生的被羅烈給抓住了。緊接着關淮安就飛了出去。

大廳裏幾個老者面色鐵青,面面相覷。

羅烈直接就找了一個位置坐了下來,除了死去的中年男人,其他幾人雖然是受了重傷,但也不算致命,所以就被葉隨風等人帶了進來。

“幾位長老爲何要在景陽城之戰中對我們出手?還有江掌門是怎麼回事?”羅烈看着幾位老者,而此時幾人都已經被封了穴道,根本就翻不起怎麼浪花。

“小賊,想殺便殺,無需多言。”一個老者卻是不買賬。

“呵呵,幾位死了那可能無關緊要,比較已經這般歲數了,但是幾位長老的家人,可都還在這青城派之上吧?”羅烈直接選擇要挾。

“小賊,你好卑鄙。”

“不敢,我只是想知道原因而已,如果幾位長老不配合我也不介意,想必你們也知道水元帥已經帶兵前來。”

“羅烈你也不用多言,告訴你也無妨,幫助月神國與星雲國,還有殺害江雲天這都是我的主意,畢竟月神星雲同時聯手,眼看看紅星必敗無疑,而江雲天竟然還要拉上青城派,去給你們做墊背。這些年來,江雲天從未管過幫派之事,十幾年了,因爲他孫女的病,不斷調動幫會資源卻毫無建樹,這次還想拉青城派去給你們墊背,爲了青城派我錯了嗎?青城派大大小小的事務都由我來做,而他就是一個甩手掌櫃,他憑怎麼做這個掌門?”關淮安看了看一邊的江若離怒到。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