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說了,今天晚上的秦承宇手氣都背到家了,再玩下去也不會贏,既然他那麼想送錢給他花,不成全他,就說不過去了。

加耀很是得意的點點頭,道:“好,今天我就陪你玩到底,看看咱們誰是慫貨,你給老子等着!”

別人贏錢,都是拿着籌碼來換現金,可他倒好,越是贏錢,結果卻一直都在倒貼。

可經理說啥都不答應了,還說了句:“加公子,你見好就收吧,都已經贏了那麼多了,你這是圖什麼啊?”

加耀可不聽這些,道:“你懂個屁,老子今天就要贏死秦承宇,你也看到了,他今天的點被我壓的死死的,再玩下去,他也是個輸,你再給我拿八千萬的籌碼,等我贏了這二貨,我給你十萬的小費!”

經理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似的,道:“別說八千萬了,就是八萬你都別想,我說加公子,算了吧,面子沒那麼重要,你就是認個慫,也不能掉塊肉,何必呢?”

這混蛋還急眼了,道:“我他嗎今天就不認這個慫,你跟禹嘉佑說,我把這條命放在這了,就問他值不值八千萬?”

那還用問嗎?這個時候,就是不值也值了,而且還值得更多。

但他自己都說了,要把這條命都壓上,那楊曉紀還能說啥了?

給他八千萬的籌碼,而且還讓他自己拍了個視頻,內容是,他要賭錢,從賭場拿了九千萬的籌碼,如果輸了,他的命就是禹嘉佑的了。

當他把籌碼拿回賭桌的時候,圍觀的人是越來越多了。

越是如此,加耀就越是能裝幣,還對秦承宇說:“老秦,別說我欺負你,既然咱們都玩到上億了,那底錢咱們就加到一千萬如何?”


秦承宇直接拿起一個籌碼,扔在了桌子中間,道:“跟我比錢,你還嫩點!”

簡單點說,他們玩的是梭哈遊戲,秦承宇拿到的是‘10,J,J,K’,而加耀拿到的是‘Q,A,A,5’,現在都想知道這倆人的底數是什麼?

而從面兒上看,加耀是大過秦承宇的,但是他的底數,只是一個2,所以,他不得不考慮秦承宇手裏是不是有兩對?

大小姐的全能保鏢 ,秦承宇忽然喊來了經理,很是自信的說:“再給我拿兩億的籌碼,我要一次就弄死他!”

秦承宇把一個銀行卡扔給了經理,跟着又對滿是驚愕的加耀說:“別看你的面兒大過我,但是我就賭你手裏不是兩對!”

加耀的確是有點混亂了,甚至都想不清楚秦承宇是偷雞,還是真的有兩對,反而滿鬧子都是那兩個億。

賭場這邊,已經是不可能是再給他拿籌碼了。

而秦承宇把買來的兩億籌碼,都扔到了桌上,直接梭哈,還說:“加耀,你不是能耐嗎?你就說跟不跟?”

現在已經是卡到那兒了,加耀不跟也不行啊,那一個億的籌碼現在還扔在桌上呢,如果真的是賭輸了,那也能說得過去,可如果是因爲籌碼不夠了,跟不起而輸的話,那可就沒臉見人了。

想到這裏,加耀冷哼一聲,道:“你以爲自己是誰啊?我就不信,你手裏能是兩對?”

說這話的時候,加耀明顯的注意到秦承宇的目光裏,忽然閃過一絲驚訝。

由此,他更加的堅信自己的推測了,秦承宇最多就是J一對,怎麼可能大的過他的A一對?

至於籌碼,加耀也不找經理要了,而是直接把整個花城唱片公司,壓在了這場賭局上。

秦承宇冷哼一聲:“你他嗎看好了,老子面前可是貨真價實的籌碼,你空口白牙的一句話,就值兩個億?你跟我這開玩笑呢是吧?”

連經理都說:“是啊,加公子,你這麼玩,不公平啊!”

周圍都是陣陣的笑聲,把好面子的加耀給刺激的臉紅脖子粗,支支吾吾半天沒說出一句話。

而一直在看戲的楊曉紀,覺得是時候開始他計劃的最後一步了,於是讓禹嘉佑命令經理,給他兩個億的籌碼。

不過這條件還是有的,那就是得把花城唱片壓在兒。

加耀想都沒想就答應了,因爲他相信一定會贏,他一定能讓秦承宇的錢變成他的,從此,他也成爲一個資產過億的富豪,到時候過神仙一樣的日子。

越想越覺得美,兩個億的籌碼,直接推倒了賭桌的中間。

跟着,他把自己的那個2,翻了過來,還很自信的說:“老子是A一對,完全碾壓你的J一對,你他嗎拿什麼跟我鬥啊?哈哈!”

也不等秦承宇說話,加耀起身就要去拿籌碼,心裏還喊着:“美好的生活,從現在開始了!”

可就在這時,秦承宇卻忽然喊了聲:“等等!”

加耀就是一愣,道:“怎麼,你還不認輸?”

秦承宇笑了,道:“你的A一對的確是大過我的J一對,可你看清楚了,我是JK各一對!”

說話的時候,秦承宇把手裏的那張K,重重的摔在了桌面上。

加耀低頭一看,腦袋瓜子是嗡的一聲巨響,當場就癱坐在地,臉上嚇的毫無血色,甚至連眨眼的力氣都沒有了。

一起投胎我卻成了豬 ,連花城唱片都輸掉了,他還能冷靜?怎麼可能? 楊曉紀如果親自去跟加耀玩,那畜生就不會這麼痛快的上當了,就算是勉強能玩幾次,可最後梭哈的時候,加耀也不會往上衝的。

就讓秦承宇跟他賭,以加耀那種裝幣的性格來說,絕對不可能想到,這場賭局,是專門給他設的局。

不僅一分錢都沒花,就拿到了花城唱片公司,還把加耀的命給握在手裏了。

連禹嘉佑都說楊曉紀的這個計劃,真的是完美。

雖然做局,並不光彩,可對加耀這種畜生,根本不用在乎手段。


經理叫人把加耀給拖走,癱在那兒,都影響別人的心情。

當然,楊曉紀現在還不想對他怎麼樣?等拿到花城唱片,讓他徹底變成一無所有的時候再說。

這時,秦承宇也走進辦公室,非常客氣的跟楊曉紀問了聲好。

他可是這場局的關鍵人物,沒有他的演技爆發,加耀怎麼可能上當?

楊曉紀很是滿意的笑道:“老秦做的不錯,那3億的籌碼,就當是我入股寰宇藥業了!”

秦承宇激動的說:“謝謝楊總,謝謝楊總的賞賜,其實那個加耀是真的該死,早就聽說這五毒公子不是個東西,這次教訓了他,我這心裏也爽的很!”

說到這時,楊曉紀忽然想到個問題,就問禹嘉佑:“昨天我玩輪盤賭的時候,怎麼可能買的那麼準?說21點就出21點,別跟我說,你們沒耍什麼花招!”

禹嘉佑也是一臉的疑惑,道:“楊總,實不相瞞,這賭場裏的每個遊戲,都是可以控制的,昨天我明明讓出17點,可最後還是出21點,說起這個,還真的很邪門啊!”

昨天楊曉紀他們離開後,禹嘉佑還翻來覆去的把當時的場面看了十幾遍,可卻看不出絲毫的破綻。

老實說,禹嘉佑並不迷信,可有的時候,不信也不行。

但楊曉紀可不這麼認爲,當時是他一個人在玩,周圍的人都沒有靠近桌子的,可還是扔出21點,那麼只有一個解釋,那就是有高手,故意想讓賭場輸錢。

仨人有把當時的場面,仔細的看了幾遍,尤其是站在賭桌周圍的人。

禹嘉佑都能叫出這些人的名字,而且也知道這些人的身份,不可能存在所謂的高手。

越看越迷糊,最後還是秦承宇說了句:“其實想想看,並不一定有高手,或者就是楊總的手氣好呢,或者是扔球的那個失誤呢?這些都是有可能的!”

超級貴公子 ,可這並不具備說服力。

而且現在也不用浪費腦細胞去想這些,幾個人研究了一番,楊曉紀就先離開了。

秦承宇就對禹嘉佑說:“出手就是上億,比財神爺都有錢,嘉佑,你沒去摸摸他的底嗎?”

禹嘉佑低聲的說:“有些人,看臉就知道幾斤幾兩,可有的人是深不可測,楊總的底,我可不想去摸,越深越可怕,想跟着他賺錢,就別有什麼鬼主意,否則人家隨便扔個幾億出來要你的命,那都是輕而易舉的,所以,別問,別看,別說就可以了!”

而楊曉紀纔來到大廳,忽然站住了腳步,因爲他又看到了一個熟人,阿妮。

此時的阿妮穿着旗袍,顯然是當了這裏的服務員,可她沒有看到楊曉紀,正在跟客人介紹這裏的娛樂項目。

等她忙完了,楊曉紀才喊了她一聲。

自從上次幫了她,阿妮就一直想再次的見到楊曉紀,表示自己的感謝,可楊曉紀當時回帝都了,她上哪兒見去?

所以,看到是楊曉紀叫她,阿妮特別激動,急忙笑道:“我的天啊,楊哥,我可算是見到你了,這段時間,你去哪兒了啊?我還想着要請你吃飯,感謝你的幫助呢!”

少年笑道:“我回帝都了,這幾天纔來的花城,你在這裏當服務員多久了?”

其實阿妮也不過是才上班一個多月而已,因爲她的身高,身材,長相都很不錯,就安排她在大廳做招待,每個月的工資五千塊,省點花,還是可以的。

正說話呢,經理也來到了大廳,一看楊曉紀也在,就想過去拍個馬屁,結果被楊曉紀一個眼神,給阻止了。


這經理還以爲楊曉紀看上阿妮,正泡馬子呢,於是笑着點點頭,就離開了。

楊曉紀現在還不想讓阿妮知道他的身份,否則阿妮肯定有壓力。

畢竟阿妮只是個普通人,楊曉紀的高度對她來說,就是地面跟天空,夠不到,摸不着。



正好還有五分鐘,阿妮就下班了,說什麼都讓楊曉紀等她,要請他吃宵夜。

看阿妮那麼激動,興奮,楊曉紀也點點頭答應了。

在一處很普通的路邊大排檔,阿妮點了個清蒸魚,芹菜臘腸,炒河粉,還有一盤燒鵝,兩瓶啤酒。

別看這大排檔簡單,也不怎麼衛生,可菜做的還是可以的,阿妮一個勁的夾菜給楊曉紀,倆人邊吃邊聊天,楊曉紀覺得阿妮是個性格很好的姑娘,偶爾還會跟他開兩句時尚的玩笑,感覺特別的有朝氣。

當然,阿妮也說了自己的夢想,因爲她喜歡跳舞,就想去學跳古典舞,然後成爲一個舞蹈家。

楊曉紀最喜歡聽的,就是別人的夢想,因爲他的夢想還在追求着,而別人的夢想,會讓他覺得,這個世界,還有很多顏色。

就在這時,楊曉紀偶然的一眼,忽然發現在隔壁大排檔的兩個男子,總是在看他。

要是阿妮這樣的美女,多看幾眼都能說的過去,可阿妮是背對着他們,那他們看楊曉紀,難道還是因爲他帥嗎?

於是,楊曉紀不動聲色的拿出電話,給鏟子發了個消息,讓他們立刻趕來大排檔。

鏟子他們正在別墅的後院,吃烤肉,喝啤酒呢,看到消息,鏟子立刻喊了聲:“老闆叫我們去大排檔,速度!”

沒喝完的啤酒直接扔掉,幾個人以最快的速度衝了出去。

而楊曉紀這邊,其實飯都已經吃的差不多了,但楊曉紀不確定離開人聲熱鬧的大排檔,是個好主意,等鏟子來是最好的。 本來跟阿妮吃的挺不錯,可楊曉紀卻發現那倆陌生的男子,帶着殺氣看着他,根據以前的經驗來看,這倆人不是殺手,都見鬼了。

楊曉紀的猜測非常的正確,就在楊曉紀的目光再次的看向他們時,這倆人掏出明晃晃的匕首,就奔他們過來了。

要說不害怕那是不可能的,可現在怕也沒用,最主要的是,要想着怎麼脫身?

所以,在殺手往上衝的時候,楊曉紀拿起盤子,就往倆人的身上扔,倒是阻止了倆人幾秒鐘。

阿妮根本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頭都沒回,就被楊曉紀拽着,衝出了大排檔。

兩個男子藏起匕首,也追了出去,緊緊的跟在楊曉紀的後面。

大排檔來往的人特別的多,而楊曉紀還專門往人多的地方跑,所以,他們也在等待下手的機會。

然而,讓楊曉紀沒有想到的是,好像對方不止是那兩個殺手,人羣裏,至少有十幾個人在盯着他。

雖然他們穿的衣服不一樣,可他們的眼神,一看就知道是幹嘛的。

阿妮邊走邊問:“楊哥,到底怎麼了?那些人是誰?”

楊曉紀氣喘吁吁的笑道:“我也不知道,不過這很刺激不是嗎?”

他這是安慰阿妮,不想讓她害怕,可他自己呢,心都要跳到嗓子眼兒了。

在人羣裏好頓的穿插,倆人來到了觀海灣,這裏更是熱鬧非凡。

不遠處的音樂噴泉周圍,到處都是人,楊曉紀拉着阿妮,就站在了噴泉的邊上,而那些殺手,礙於人多,就在周圍遊蕩,死死的盯着楊曉紀。

因爲這裏是步行觀光區,鏟子他們只能是用跑的,所以,這需要時間。

殺手也完全的失去耐心了,十幾個人立刻圍向了楊曉紀,他們這是要強行動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