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競技場里,會遇到技術好的玩家,也會遇到技術差的玩家。輸贏這回事是很正常的事情,但至少能夠證明我的手法還是不錯的。

「行吧,」Ronnie對於我倔強的性格也無能為力,只好應和,「等PK大賽的時候,我就找你做搭檔吧!」

PK大賽這種東西,就是代打與代打只見的較量。

江湖絕歌的PK大賽分為三種,個人、五人組、混戰。

個人也就是1V1比賽,誰最後贏了誰就是冠軍。冠軍的獎勵無非是四大伺服器進入遊戲界面會變成冠軍玩家的角色,相當於官方給你設定了個人原畫,這只是其一。其二是冠軍的獎勵也不小,除了稀有的道具獎勵之外便是冠軍唯一有資格擁有的武器。很多土豪為的就是這把武器,除了好看就是牛逼的象徵。

五人組和個人賽沒人區別,兩方都是五個玩家進行1V1的較量。五局三勝,哪一方贏得多就獲得了勝利。五人組的比賽獎勵和1V1比賽獎勵一樣,所以大家還是沖著那把武器去的。

混戰就不同了,十個人個人組成的團隊。進入官方規定的競技場,然後雙方各出五人上場,五人替補。剛開始是5V5的戰鬥,五個人一起上,如果其中一個人倒了,立馬後面的替補會傳送進入競技場。戰鬥持續到一方十個人全部倒下算另一方獲得勝利,贏得那一方比賽獲勝。

混戰獎勵挺高的,但是獎勵的分配是由隊長進行。系統給隊長的分配設置是,你第一波上場了並且直到最後都活下來得到的獎勵最多。如果你沒有活下來,獲得一半的獎勵。替補隊員的獎勵固定是多少,上場了加多少,活下去加多少,死了加多少。

混戰除了是團隊的比賽之外,也是個人的比賽。你要想團隊取得勝利,就必須自己取的可靠的成績。如果你的技術不行,一味的靠自己的替補隊友,那麼對面贏得幾率大大提高。

據我以前的經驗來看,PK大賽這玩意也就排行榜上的那些人有資格參加了。不說死一次掉多少裝備損壞,就連時間精力都浪費了。沒得到好處,倒是損失了不少。

顧先生的PK手法雖好,可是我從來沒有見他在PK大賽里出現過。Ronnie的PK手法也不賴,但他的名字也沒有出現過。我問過Ronnie,這是為什麼,他淡淡地搖了搖頭,「uncle覺得那把武器並不好看。」

「妲己,這個雅蠛蝶是不是瘋了。」我正在認真的研究著PK大賽的事情,在探寶蟲探到的地方插好旗子后久久沒有下鏟子。我一扭頭,不奶挖了我的寶物還一臉糾結地看著我,「都一個星期了,還發Ronnie的暗殺。」

「小號嘛,都這麼無聊,又打不過,只好發暗殺咯~」屎兒的嘴裡夾雜著奇怪的方言。


不奶嘆嘆氣,放出了探寶蟲,「Ronnie肯定要瘋了。」

「是的額,」我無奈地搖搖頭,然後看到了正在和二不蘇挖寶的雅蠛蝶。

屎兒的嘴巴比我快,「哎!這不是天歌的徒弟二不蘇嗎?她和雅蠛蝶認識耶。」

不奶聽到屎兒的話聞聲看去,二不蘇帶著雅蠛蝶正準備在自己插好旗子的地方下鏟子了。見此不奶的速度極快,開著殺戮模式就跑了過去。拿著扇子對著二不蘇一揮,然後平穩地落在旗幟上。二不蘇的下鏟子動作直接被打斷了,無辜地看著對著自己開紅的玩家。

這個時候我的手又不聽使喚,從背包里掏出鏟子就對著地上挖起來。挖寶的讀條其實蠻快的,就在我快結束的那秒,一發暗器打斷了我挖寶的動作。抬頭一看,天歌跟飛仙一樣落在了我的面前。

「又搶我徒弟的寶,」那根金剛絲在手裡把玩了好久,都有了光澤度。天歌的人物瞄了不奶一眼,然後開了將殺戮模式變成了幫派模式。

我伸伸舌頭,躲到了屎兒的身後。

[當前]二不蘇:小姐姐你們好呀!

[當前]雅蠛蝶:傻子,人家殺了你你還跟人家問好。

[當前]二不蘇:哎呀!沒事啦!她們在跟我開玩笑呢!

[當前]雅蠛蝶:哦,那你就躺著吧。

[當前]粑粑:喲!這不是天歌嘛!

當前敲著字的屎兒笑出了聲音,她在YY里說道:「天歌竟然還真的天天陪著這個小號挖寶。」

我也不知道怎麼回答,不奶一句話也不說。她站在旗子上,然後后就沒了動作。二不蘇躺在地上一動不動,她旁邊的雅蠛蝶也開始打起坐來。望了眼天歌,我決定還是打破這個僵局的好。

[當前]蘇妲己:雅蠛蝶,別發蘇打綠的暗殺了唄,我給你補償好了。

[當前]雅蠛蝶:不要。

[當前]粑粑:這麼牛逼的嘛?

[當前]雅蠛蝶:我怎麼牛逼了,是他開紅殺我的,我就發個暗殺怎麼了?

[當前]粑粑:哦。

屎兒這個人性格特別直,但是又不愛跟人扯太多。她一般覺得沒話說了,都是以「哦」字結尾。雅蠛蝶看了也不說話了,騎上了馬,然後在那裡掛機。

不奶現在就一聲不吭,連YY的麥克風都閉了。我們喊她,沒有動靜。遊戲里私聊她,也沒有任何的動靜。天歌站在原地,面對著地上二不蘇的屍體做了三拜。然後又轉向我也做了三拜,接著繼續掛機。

我沒說話,也閉了麥。退了不奶和屎兒的隊伍,點了天歌進隊。本以為天歌是一個人掛機的,結果一進隊便看到他和二不蘇還有雅蠛蝶聊的可開心了。

[隊伍]天歌:我也覺得為師是這個遊戲最帥沒有之一的人。

[隊伍]蘇妲己:???


[隊伍]天歌:…… 天歌是越來越不要臉,越來越皮了。自從退了幫之後,似乎再也沒有從不奶的口中聽到這個名字。我們在YY里聊天的時候也特別的謹慎,生怕會讓不奶難受。本來我覺得天歌離開弦歌再久,總有天會回來的。起碼這裡還有不奶,還有他最喜歡的人。現在看來,這人是真的渣了?

見到我進隊,天歌就不敢吹了。

[隊伍]二不蘇:妲己姐姐,你來啦!

[隊伍]蘇妲己:我是不是打擾你們了。


[隊伍]二不蘇:沒有呀!

[隊伍]雅蠛蝶:不蘇,你認識她?

[隊伍]二不蘇:對呀!我跟你說,妲己姐姐可好的一個人了。

[隊伍]雅蠛蝶:哦……妲己姐姐好。

雅蠛蝶剛開始對我的態度還抱有敵意,可是見到二不蘇這麼誇我立馬語氣和平了起來。後來在隊伍里看著她們聊了很多東西,從遊戲到現實,又從現實到遊戲。我跟天歌也沒有插話,就在隊伍里靜靜地看著。本來二不蘇挖寶的動作很生疏,慢慢地就熟練了。

她探到寶物插完旗子發現背包里沒有鏟子了就問雅蠛蝶要,雅蠛蝶二話不說就將自己的鏟子給了她。有時候插完旗子,雅蠛蝶的手速極快,秒搶了她的寶。她也不生氣,然後當前發個哭的表情又開始探寶。

二不蘇和雅蠛蝶交流的甚歡,甚至有時候還會喊我和天歌。天歌似乎已經完全處於掛機狀態,而我一邊看著商城的東西一邊象徵性的回答她幾句。有時候探到寶插好旗子二不蘇會喊我,說說不定我下鏟子會挖到好東西。

我哪裡有時間做這個事情,而且那邊Ronnie一直在私聊我,叫我幫他看看商城裡有沒有什麼好的屬性裝備。我的眼睛看的都有些深疼,可是又不好拒絕二不蘇的要求。

[隊伍]二不蘇:妲己姐姐,你在這裡挖一下,我覺得會挖出好東西。

「哦哦,」我若有似無的點頭,眼睛都沒看仔細就在二不蘇跳的地方下了鏟子。

反正隨便挖一下,挖完就繼續盯商城。不挖不知道,一鏟子下去我自己都嚇了一跳。系統突然跳出來了提示:挖到神秘古墓,請問是否進入?

神秘古墓啊,是挖寶最值錢的地方。古墓里的獎勵特別的豐富,說不定就能挖出幾萬兩的黃金。那樣一個星期的飯錢都不用愁了。

[隊伍]蘇妲己:隊長給我。

您已成為隊長。

我們隊伍里一共四個人,天歌已經掛機了,還有兩個小號。如果我們進入了古墓遇到別的玩家,那樣肯定不能安全的出來,而且兩個萌新也許根本不知道古墓的玩法。

為了避免誤差,我特地給Ronnie發了私聊,叫他趕緊進隊。

[隊伍]雅蠛蝶:為什麼這個討厭的人會進隊啊!

[隊伍]蘇打綠:……

Ronnie一進入隊伍,雅蠛蝶瞬間不高興了。她一直嚷嚷為什麼這個討厭的傢伙會在隊伍里,然後我在隊伍發了一段話。

[隊伍]蘇妲己:先別吵,我挖到了古墓。等會我們要進去,憑我們的功力肯定不夠的,所以我得喊個幫手。二不蘇,你能聯繫到你師傅嗎?他好像一直在掛機,私聊也不回。再不回,我就把他踢了。

[隊伍]天歌:?

我字剛發出去,天歌就清醒了過來。聽完我的解釋,雅蠛蝶也不吵了。我把Ronnie召集到身邊之後開始給每個人加上屬性BUFF。進入神秘古墓的提示被我拖到了拐角處,在隊伍準備好之後我便拖出來然後點擊了選擇按鍵「是」。

點完畫面傳送到了封閉的空間,就像是電影里的古墓背景意一樣,就是BGM有些嚇人。

[隊伍]二不蘇:哇,我第一次來這裡,要注意些什麼嗎?

[隊伍]雅蠛蝶:這背景好可怕。二不蘇,你要保護我。

[隊伍]蘇打綠:……

[隊伍]天歌:看到三個洞口了沒有?我們分別從這裡進去尋找寶箱,找完后將寶箱抱出來。

[隊伍]二不蘇:哦哦,這樣啊!

[隊伍]蘇打綠:隊伍怎麼分?

[隊伍]天歌:我走左邊,你走中間,妲己帶著兩小號走中間唄。

「這樣不行,」我在當前敲字,「你必須有個奶媽保著你,我怕遇到玩家。二不蘇跟你走,雅蠛蝶跟我,Ronnie單獨走。」

[隊伍]天歌:行吧,正好我教教我徒弟怎麼做。

[隊伍]蘇打綠:那我先走一步啦!

咻的一聲,Ronnie消失在了洞口。我嘆氣,這孩子咋這麼皮呢!

雅蠛蝶是個特別謹慎的人,她一步一步的跟在我的後面,大氣不敢喘一下。我指導她注意旁邊的箱子,如果看到了一定要提醒我。她點了點頭,然後靠著牆壁四處探望。

古墓的洞不是很深,但對於邊走邊尋找東西的玩家來說有點兒暗。我睜大了眼睛,生怕這箱子會被漏掉。Ronnie那邊一直提示著沒有看到箱子之類的東西,天歌那邊也是這樣。如果那兩邊的洞口沒有箱子的話,只有我這個洞口有了。

[隊伍]蘇打綠:妲己你那邊有嗎?

[隊伍]雅蠛蝶:沒有,我們都找了幾個來回了。

[當前]天歌:那是怎麼回事?遊戲出BUG了?

只要挖到神秘古墓,必然會在三個洞口其中一個洞口出現寶物。如果說這三個洞口都沒有的話,想必是已經有玩家在我們組織隊伍的時候提前來過了。但是運箱子的時間是很慢的,就跟押鏢跑商一樣的速度。他們要是將箱子運出去了,我們進來的時候肯定可以看見他們。

當然了,公測了這麼久的江湖絕歌,怎麼會出這麼低級的BUG。

我把這件事情告訴了剛剛回到家的慕容蘇,然後慕容蘇第一時間就想到了什麼。他進了我們的隊伍,然後試著讓我召集他進入古墓。但是由於人數的限制,他根本進不來。

然後慕容蘇詭異的一笑,叫Ronnie暫時退了隊伍。將他拉入位面以後,我便也退出了隊伍。然後我便邀請了Ronnie進隊,他一進隊我又開啟了進入古墓位面。

這是遊戲的一個重大bug,只是知道的人只有慕容蘇一個。

我們進入位面之後慕容蘇便退了隊,然後我又將雅蠛蝶、二不蘇、天歌拉了進來。

「寶物估計已經被別的玩家拿走了,但是古墓位面挺大的,而且每個洞口都有著不同的隔層。玩家拿到寶物之後可能藏起來了,你們就站在洞口守著,他們總會出現的。」慕容蘇來了YY,將我拉到小房間之後開啟了自由模式。

我一向是個臉黑的人,而且玩這個遊戲也很少挖寶。身上沒有探寶蟲也沒有旗子,唯一的鏟子還是做日常任務的時候系統送的。

神秘古墓這種更加是遊戲極小概率出現的玩法,所以玩家都特別希望能夠探險一次古墓。我之所以對古墓玩法這麼熟,並不是因為我進來過,而是在此之前特地的看了下官方攻略。

慕容蘇不一樣,遊戲里的什麼玩法他都嘗試過。現有的,隱藏的,BUG得出的玩法他都會攻略下來。

六個人安靜地站在洞口,我問慕容蘇,「那他什麼時候出來啊?」

「不知道,」慕容蘇的手指敲著鍵盤,「古墓位面的時間在一分一分地減少,東西運到門口也需要五分鐘的時間。現在已經過去了十分鐘了,他如果再不出來,大家都要出位面了。」

我腦袋一懵,「為了個寶物至於這麼拼嗎?多浪費時間啊!」

「知道浪費時間你還在這裡乾等著?」我能夠感覺到慕容對著我白了一眼,並且嘴裡罵出「白痴」兩個字。

我尷尬地一笑,「這不是第一次激動嗎?」

「第一次見我你怎麼沒有這麼激動……」慕容蘇的手指敲著清脆的鍵盤聲音敲醒了我的思想,不知是不是古墓背景音樂的原因,他的手突然停頓了下來。

他不知道要怎麼來解決這尷尬的氣氛,我也不知道要怎麼去緩解彼此的心情。

突然古墓的背景聲音戛然而止,我們猛得回頭看著古墓。那裡面閃爍著奇異的光芒,不斷的有聲音穿出來。由遠及近,一步一頓,戛然而止。

聽著山洞裡微微傳來的腳步聲,我們六個人繃緊了神經。 山林之中,慕風將一團三階妖獸的精血收入虛空石之中,但是臉上卻仍然是露出不滿的表情。

「這頭三階妖獸的精血比起花崗豹還要差上一些,如果用來修鍊玄靈銀身訣第七重,怕是威力不足。」慕風心中暗暗說道。

在和陸天野、施之秋分離之後,慕風還是打算按照原定計劃往奇魂城趕去。

雖然由黑炎邪尊元神帶來的危機已經被陸天野和施之秋解除,但是現在自己已經成為一名魂師,去奇魂城說不定能夠弄到一些魂技和溫養靈魂的靈丹妙藥,進一步提高自己的實力。


在趕往奇魂城的同時,他也是絲毫不放鬆自己的修鍊,玄靈銀身訣也是順利修練到了第六重。不過第七重卻是因為沒有遇到合適的妖獸精血而只好作罷。

慕風想起在落霞山脈遇到的金毛嘯天虎,如果能夠得到它的一絲精血,玄靈銀身訣第七重的威力一定倍增。

不過他轉念一想,以他的實力,若是獲得了金毛嘯天虎的精血,反而可能在煉化時被妖獸精血侵蝕,成為一頭人形妖獸。

想到這,他也是自嘲的笑了笑。不過這些曰子,他的苦修還是取得了不小的進展。

隨著實力的提升,玄靈劍法的第二式「破玄擊」也是領悟了七七八八。雖然以慕風目前的實力,使出來有些困難,但是其威力比起「破力擊」也是強上不少。

現在慕風之所以能夠戰勝尋常的造形境中期大圓滿的強者,主要是仗著炎陽霸訣所煉化的炎陽霸玄以及玄靈銀身訣、玄靈劍法等武學。

因此在提高自身修為的同時,他也是將這些武學盡量的修鍊到一定的境界,這樣在面對一些強敵的時候,才有自保的能力。

不過當慕風正準備離去的時候,卻是感覺到五道氣息朝著自己直奔而來,還沒等自己反應過來,已經被五個人攔住了去路。

五個人都是清一色的彪形大漢,為首的一人竟然有著造形境初期大圓滿的實力,其它四人也均是化氣境巔峰期大圓滿的武者,這樣的陣容,如果放在天風郡三流門派勢力之中,都算是不錯了。

五名大漢均是不懷好意的看著慕風,其中一人對著為首的大漢說道:「三當家,這個小子的那柄黑劍絕對不錯。」

慕風頓時也是明白,肯定是剛才擊殺妖獸時,玄靈劍被這名大漢瞧見,心生貪念,便是招來幫手,想奪取自己的玄靈劍。

剛才自己在擊殺妖獸時,已經感應到這名漢子的存在,只是自己並不喜歡殺人,因此放任這漢子離去,不料還給自己帶來了麻煩。

為首的大漢眼中也是露出一抹火熱之意,道:「小子,把黑劍交出來,大爺放你一條生路。」

慕風看著眼前的五名大漢,笑了笑,手掌一握,一柄黑色巨劍便是浮現在手掌之中,說道:「不知道諸位是不是說得這柄劍?」

為首的大漢顯然能夠感受到玄靈劍散發出的波動,作為造形境的強者,這點眼力還是具備的。所以當玄靈劍一出現時,他眼中也是湧現了濃濃的貪婪之色。

「沒錯,三當家,就是這把黑劍。」剛才那名大漢叫道。

三當家點了點頭,說道:「果然是一柄好劍,小子,這次對不住了。」

慕風眉頭一皺,冷笑道:「你剛才不是說只要我交出這柄劍,你就放我一條生路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