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歷屆三院爭霸賽上,這恐怕還是第一次吧。”

“就算是單挑,我看夏宗也仍然只有被虐的份。”

“……”

鐘不祥的舉動讓所有的觀衆頓時亢奮起來,雖然三院爭霸賽一向都是團戰,但如果獨自一人擊敗一個團體,這樣的強者之戰才更讓人期待。

夏凱四人同時臉色一沉,按照實力的分析,鐘不祥是八星靈導師,屬於靈導師階段的巔峯實力了,而夏宗這一邊呢,夏凱是九星大靈師,銀月是四星大靈師,禹青繆瑤都是九星靈師狀態,就算是實力最強的夏凱幾乎也跟鐘不祥的修爲差了整整一個等級。

根據靈脩界的規則, 超凡領主的日常

因此,此時鐘不祥提出要單挑,並不是打腫臉充胖子,而是他確實有這個實力!

超過五十米長的擂臺在鐘不祥的腳步之中,顯得一點也不長,他滿身肥肉的大號身體踩在木板上發出了咚咚有節奏的聲音。

但讓所有人包括夏凱都詫異的是,鐘不祥就像是散步一樣輕鬆地往自己的方向接近,手上不僅沒有結出法印,嘴裏更加沒有念動咒語,他…這是想幹嘛?


和夏宗四人沉凝的臉色截然相反,不斷走近的鐘不祥完全沒有把他們看在眼裏,除了偶爾瞥到夏凱懷中的卡卡時,眼神會閃過一絲異樣的神色外,更多的時候彷彿是在等着看夏宗的笑話。 “蕭問,你來的正好,這幾個人剛剛在路上堵我,還好被你哥救了。”李雪這時,急忙走到蕭問面前。

同時向蕭凡做了個表示感謝的手勢。

蕭問瞪大了眼睛,纔看見,躺在地上的竟然是龍飛羽。

不過立馬他就明白了,蕭凡肯定是把他們教訓了。

李雪見蕭凡沒說話,又繼續說道:“他們說要找你算賬,然後你哥就把他們揍了。”

蕭問一愣,“找我算賬?”

接着他就走到龍飛羽面前,弓下腰問道:“我好像沒得罪你吧,你找我算賬?”

龍飛羽此刻臉色陰沉,一句話也沒有說。

因爲蕭凡正眉頭緊皺盯着他,他身上的一塊紋身成功引起了蕭凡的注意。

正是他領口處的那條紅龍!

蕭凡如果沒記錯的話,在秋家,秋望軒等人開會討論龍在天的時候,也說過龍騰集團的人都有這個紋身。

而且龍在天,龍飛羽!

這兩個名字很容易就讓人覺得他們有關係。

“蕭問少一根汗毛,你們龍家就得徹底消失!”蕭凡略微猜測到兩者的關係,就放下一句狠話拉着蕭問離開了。

只留下呆如木雞的婁亮等人,和幸災樂禍的圍觀羣衆。

車子行駛在路上時,蕭凡就向蕭問打聽了龍飛羽的事情。

原來龍飛羽的老爸叫龍傲天,是飛龍武館的鎮館頭頭,也是整個飛龍武館的建立者。

只是他把會長的位置給了他兒子龍飛羽。

如果這樣看來,這龍家父子的確和龍在天沒什麼關係。

但是紋身的存在就說明,事情可能沒有想象的這麼簡單。

蕭凡之所以直接拉走蕭問,其實是因爲張強給他發了一個短信。

金陵最大的一家藥材公司,叫花海藥業,董事長叫葉倩倩,只是信息中說花海藥業的藥材太貴了,張強沒那麼多流動資金,需要蕭凡自己出一些錢。

這個消息蕭凡聽到時,一瞬間愣了一會兒,這也太巧了吧。

不久前蕭凡就讓張強去打聽金陵的藥材公司,如果藥材齊全可以考慮,至於價格可以商量。

而且蕭凡還知道‘最美的青春’好像也是和這個花海藥業在合作。



現在‘最美的青春’顏香已經轉讓給陸嫣然,蕭凡又和陸嫣然鬧掰了。

蕭凡沒有再打聽,決定直接去找葉倩倩。

其實上次葉倩倩在蕭凡的四和診所幫忙時,聽到蕭凡需要藥材準備開口和他說。


但是王雨嫣的出現,讓她一時沒機會開口。

“蕭凡?”葉倩倩驚呆了,她剛下班,就在家門口看見蕭凡坐在邁巴赫裏,一臉微笑的看着她。

“倩倩,上次多謝你來診所幫忙。我還在想單獨請你吃頓飯呢。”蕭凡說了句客套話。

“沒…沒關係的,我們…是朋友,不用這樣見外的。”葉倩倩臉色微紅。

蕭凡決定不逗她了,開門見山說道:“好啦,我這次來,是想要跟你的花海藥業談談合作的事。”

“啊?這樣啊…”葉倩倩稍顯失望。

不過她很快理了下額頭的秀髮,擡起頭說道:“好,我知道你需要貨源…上次…”

她還沒說完,就被蕭凡打斷了,“有你這句話就行,我們四和診所的藥材就靠你了。”

“放心吧,那…你要不要上來坐坐?”

蕭凡細想了一下,就答應了。

現在他也沒有合適的地方談合作,所以乾脆就在這,越早越好。


這樣診所也能早日進入正軌。

不得不說葉倩倩的家佈置的很少女。

頭頂是幾朵懸掛的花朵,牆上的壁紙上畫的是初音未來。

就連房間的圓形大牀也是充滿少女氣息的公主牀。

只是有一間房門緊緊鎖着,門的裝飾顯得也其他格格不入,倒是有些古派。

“蕭凡,你先坐,我去倒茶。”

葉倩倩進入一間房間,出來時手上多了兩個嶄新的茶杯。

看的出來,她的家基本沒什麼客人,所有的東西都是十層新,而且門口的拖鞋就兩雙,葉倩倩穿了一雙,還有雙有些老土的拖鞋被蕭凡穿了。

這年代還有這種奇葩拖鞋,蕭凡也是無語,不過他沒多問,想必是她長輩類的人穿的。

“倩倩,我聽說花海藥業是你的,早知道我就不那麼麻煩了,直接找你了。”蕭凡直接說道。

“蕭凡,這是花海藥業的賬本等資料。”葉倩倩遞給他一本資料書。

蕭凡沒想到葉倩倩這麼信任他,這種東西都拿給他看。

上面記錄的是花海藥業的生產數量和成本價等信息。

“你需要購買的藥材,我都成本價給你吧。”葉倩倩說道。

“倩倩,這怎麼能行。這樣你太虧了,而且還很麻煩!”蕭凡直接推掉。

葉倩倩是真心想幫蕭凡,她動了動嘴巴想要再次開口。

蕭凡直接打斷,又說道:“這樣吧,你以市場價利潤的一半加上成本價賣給我就好了。”

“那好吧,就這樣!”葉倩倩也知道蕭凡認定的事,很難更改,只好隨他。

而且她自認爲以她和蕭凡的人情,她可以直接讓花海藥業入贅到蕭凡旗下。

這樣蕭凡也不用出那麼多錢,費那麼多力。

“行,那就多謝你了,倩倩。”蕭凡笑道,喝了口茶。

結果差點吐了,這茶也太苦了吧!

而且他吞入纔沒幾口,就感覺小腹一陣溫暖,不久他就覺得他的寶貝好像有些蠢蠢欲動。

“那個…倩倩,這個是什麼茶?怎麼這麼怪?”蕭凡問了一句。

“啊這?很苦嗎?”葉倩倩也沒想到這茶會苦,她直接自己抿了一小口,結果直接吐出來了。

這真是太苦了,太難喝了!

“這是我爺爺留下的茶,好像叫什麼寶茶?好像他特別加工過……”葉倩倩見蕭凡苦的話都懶得說了,就解釋道。

“該不會…五寶茶吧?”蕭凡翻了一個白眼,鬱悶至極。

“對…對,就叫五寶茶,我想起來了,我爺爺平時叫他超級五寶茶。”葉倩倩聽蕭凡這麼一說,頓時想起來了。

還超級五寶茶……

蕭凡自己無語了,這五寶茶不是普通的五寶茶,而是加入了更多的壯陽補腎的藥材,難怪這麼難喝,而且還有一股**。

“那個…倩倩,這個茶是壯陽補腎的…”蕭凡尷尬的說道。

“啊?我…不知道啊,那…”說到這,葉倩倩的臉都紅到了耳根。 二十米、十米…

不絕於耳的咚咚聲響中,鐘不祥的身形已經近在前方,但和他出發時一樣,屬於靈導師等級的靈力並沒有凝聚任何的法術。

“NND!不能再等下去了。”夏凱在心中大罵一聲,不知爲何鐘不祥如此簡單的舉動,卻給他和夏宗造成了巨大的壓力,這種壓力就來自於絕對強者的自信。

“夏宗,攻擊!”夏凱大喝一聲,從鐘不祥出發開始,就一直在積蓄靈力的夏宗四人,分別釋放出了屬於自己的攻擊法術。

“大水矛刺!”

“利巖之陣!”

“光劍斬!”

繆瑤、禹青、銀月同時大聲喊出了蓄積已久的法術,三片絢麗的法術光芒帶着讓人窒息的攻擊力全都朝鐘不祥疾飛而去。

這一刻所有臺下的觀衆都屏住了呼吸,瞪大雙眼看着那三個屬性不一的法術,儘管它們的等級並不高,最強也只是銀月的三階法術,可是讓他們心驚膽戰的是,三個法術的攻擊對象鐘不祥,至今也沒有做出任何反擊的舉動!

難道,他想憑藉着身上的靈氣防禦罩去硬接下這三個法術?不僅是臺下的學員,連夏凱的思緒也在飛轉之中,這也是他遲遲沒有釋放出自己的火炎爆破的原因,且看他如何化解,夏凱在心中暗道。

雖然鐘不祥身上擁有一層屬於靈導師等級的防禦罩,但在衆多的法術攻擊面前,它的堅固性並不能完全保證,否則也就不會有四名大靈師能和一名靈導師打平的說法了。

如果這個腦殘真的自大到,用靈氣防禦罩去抗下這些攻擊,我就用火炎爆破一舉把他拿下!夏凱咬着牙,嘴角露出了一絲微笑,儘管夏凱的火炎爆破是屬於大靈師等級的法術,但通過多次實戰經驗的證明,夏凱非常有自信夏家家族的祕法完全可以破開靈導師等級的防禦。

“轟——轟——轟——”

幾乎同時響起的三道轟然碰撞之聲,讓夏凱和銀月三人的心緒猛然一緊,法術攻擊準確無誤的打在了鐘不祥的身上,直到法術爆發的前一刻,鐘不祥也依舊沒有反擊,難道,真的這麼快就得手了?

各色的法術碎片紛紛落下,鐘不祥的大號身體也在法術能量消失時,凸顯了出來。

滿懷期待的夏凱終於又見到了那個腦殘的身形,果然!他沒有施出防禦法術,而是真的用自己的身體接下了三個法術的連擊,夏凱心中大喜,腦殘,去死吧!

夏凱暗喝一聲,手上早已積蓄好的火炎爆破正準備激射而出,卻在雙眼閃過一道金黃色光芒時,身體一僵。

那是…什麼?夏凱瞳孔猛然收縮,他看到不遠處的鐘不祥身體上竟然閃爍出了耀眼的光輝,從頭部到胸前甚至到雙腳,這道金黃色的光芒越來越亮,就像一個密不透風的法術一樣,把鐘不祥的身形完全包裹在內。

金屬性,媽的,這個腦殘竟然是金屬性靈根!半分鐘後,夏凱終於明白了鐘不祥爲何不屑於去反擊夏宗的攻擊,因爲他擁有五行中防禦最爲強大的金屬性。堂堂靈導師的實力,再加上金系的變態特性,大靈師和靈師等級的攻擊又算得了什麼?

此時,鐘不祥身上的金光已經漸漸隱去,所有人在重新看清楚他的形態時,全都情不自禁的張大了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