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他的眼中,她好像一直是一個笨女孩。

蘇齊看了好一會,才收回自己邪惡的目光,他優雅的端起茶杯,輕輕的抿了一口,味道不錯,十年過去,她還記得他喜歡的味道。

“心暖,你什麼時候到皓月國京城的。”蘇齊貌似不經意的問了一句。

“今天剛到。”黎小暖低着都回答。

“今天。”蘇齊又看了她一眼。

“下去休息,晚上我有一個應酬,你陪我一起去。”

說完,蘇齊繼續低頭吃飯。

“好!”黎小暖乖巧的點頭應道。

隨即,逃跑似的出了房間。

紅顏一直站在外面等着,看着黎小暖的動作,她心底更加的疑惑,公子對她做了什麼,她這般驚慌失措! 黎小暖急步走回自己的房間裏。

她快速地關上門,急步走到牀榻上坐下,緊緊的捂住胸口的位置。

和他在一起,好壓抑,胸口處就像壓了一個大石頭一樣,讓她喘不過氣來。

黎小暖緊緊的抱着自己的膝蓋,再次見到他,居然會有這樣的感覺。

黎小暖有些驚慌失措!

她是喜歡他的,從小就很喜歡,可是今日這心,怎麼和往日不一樣。

悸動得厲害!

她這個年紀,在蛟龍國,也已經到了成婚的年紀,孃親一直給她物色對象,都是蛟龍國的王公貴族。

只是她都不喜歡,她不喜歡,孃親也沒有勉強她,孃親也知道,沒有愛情,生活會碰到很多的不容易。

只是,她心裏一直會想到蘇齊,就一直想回來看看他。

少主和馨兒都已經成婚了,也有了身孕,赫管家他們,也都有了自己的孩子,他們每個人似乎都過得很幸福。

在感情上,她一向很笨拙,她臨走的時候,孃親還說,她是喜歡上蘇齊了,纔會一直對他念念不忘的。

她當時也沒有否認,她對蘇齊,確實是念念不忘的,她也覺得,那是一種喜歡。

和蘇齊單獨在一起的時候,她又張慌失措,有一種想逃離此地的衝動。

這又是因爲什麼?

黎小暖想不通,她的心裏很慌亂!

漂亮的大眼裏一片迷茫。

“咚咚……!”門外傳來了敲門聲。

黎小暖快速地收斂起自己的情緒。

“進來。”黎小暖緩緩起身,等着門外的人進來。

進來的人是紅顏,紅顏目光冰冷的看着黎小暖。

“把這衣服換上,公子讓你和他一起出去應酬,今日見的人很重要,是公子的大客戶,你最好多注意一點。”說完,紅顏將衣服扔到黎小暖的懷裏。

黎小暖看了看懷裏的衣服,和一般風塵女子穿的一般無二,而且還是鮮豔的大紅色,她不是太喜歡。

“我可以穿自己的衣服。”她是蛟龍,她身上的衣服基本都是金色的,這是她們天生擁有的能力,也可以變換不同的顏色。

這衣服一看就明顯的不適合她。

大紅色她一直不喜歡,對於她來說太刺眼了。

“怎麼,你還嫌棄上了,這衣服可是我們這裏頭牌花魁才能穿的衣服,公子交代讓我給你找幾身合適的衣服,我把最好的都給你拿過來了,不要不知好歹。”紅顏的語氣中透着濃濃的諷刺之意,目光鄙夷的看着黎小暖。

一想到她搶了自己能陪在公子身邊的位置,她心底就來氣。

這女人第一天來,她平什麼能得到公子的賞識。

不過就是長了一張漂亮的臉蛋而已。

“那我就穿自己的衣服吧。”黎小暖知道她對自己的敵意是如何來的?

她不喜歡這樣的衣服。

紅顏揶揄着提醒道:“隨你,只要不給公子丟臉就好,今日要見得人,是皓月國京城的厲將軍,公子名下還有丹藥生意,厲將軍每年都會從公子這裏購買很多丹藥,你在一旁,得打起十二萬分的精神好好的伺候着。” “我會的。”黎小暖輕輕的點了點頭,語氣中帶着淡漠。

蘇齊能欺負她,其她人想欺負她,可沒有那樣容易。

這女人給她找的衣服,分明就是別人穿過的。

“這些衣服,你帶回去自己穿吧,我自己有很多衣服,不要公子替我準備。”

“你……”紅顏沒想到她會說出讓她帶回去自己穿的話來,頓時被噎到說不出話來。

這些衣服都是樓裏的姑娘們穿的。

公子讓她給她找幾身漂亮的衣服,她就去找了一些姐妹們不穿的衣服送過來給她,目的就是想告訴她,她身份卑賤,就只配穿這樣的衣服。

沒想到她還嫌棄上了。

黎小暖靜靜的站在原地,看着乖巧而又不染世俗。

她就那樣靜靜的站着,就能給人一種歲月靜好的感覺。

她似乎比紅顏更加的沉的住氣。

紅顏心底一團怒火在胸口劇烈的燃燒着。

這樣的黎心暖,居然給她一種卑微的感覺。

她就像那高高在上的公主一樣,居高臨下的看着她,這種感覺讓她的心裏非常的不爽。

最重要的一點是,她這種安靜又會做事的女人,是公子最喜歡的性格。

黎小暖將衣服塞回紅顏的手中,這些衣服應該是很久沒有人穿了,衣服上散發出一股難聞的黴味。

她要是穿着這樣的衣服去,什麼都不用做也就能把那厲將軍給得罪了。

“公子要去見的是厲將軍,姑娘卻給我找了別人穿過的衣服送過來,姑娘這不是存心想毀公子的生意嗎?所以,我還是穿自己的衣服就好,姑娘覺得這些衣服是最好的,那就拿回去慢慢穿吧。”黎小暖說話也不留情面。

她可是未來蛟龍族的王,要是連這一點小把戲都看不穿,她還真沒有那個能力去管理蛟龍族了。

這女人分明就是想羞辱她,讓她認清楚自己的身份。

紅顏被她說的一愣一愣的,她的三兩句話,就將她的罪行給拉了出來。

還好這裏只有她們兩個人。

她哪敢毀了公子的生意呀,公子生意若是做成了,她們都會有賞銀。

公子每一次出現談生意,她們都希望公子能成功,這樣,對她們都很有好處。

“你瞎說什麼呢?不喜歡就算了,就你這卑賤的身份,能有什麼好衣服,你若是敢讓公子難看,我饒不了你,也不看看自己是身份,一個卑賤的燒火丫頭,你也敢嫌棄。”紅顏厲聲吼道,狠狠地瞪了黎小暖一眼,抱着衣服轉身就要離開。

一轉身,看到蘇齊,她陡然的瞪大眼睛。

有些不可置信的看着蘇齊,他什麼時候來的,他來多久了?剛纔她說的話,他都聽到了嗎?在公子面前,她一直是一個溫柔又善解人意的女人。

紅顏瞬間放柔了語氣:“公子。”

蘇齊臉色有些陰沉,看着紅顏懷裏的衣服,蘇齊嘴角微微上揚出一抹邪惡的笑容。

“紅顏,你這辦事能力,怎麼越來越不行了?要陪本公子出去應酬的人,你居然讓她穿這樣的衣服,這不是存心讓本公子丟人嗎?” 紅顏一聽,心裏閃過一絲慌亂,她怎麼都沒有想到,公子會突然悄無聲息的到這裏來。

她用力強撐着臉上溫和的笑容:“公子,還有一個時辰就是去應酬的時間了,來不及給心暖做新的衣服,紅顏便去姐妹們那拿了幾套,想讓心暖先穿着……”

“紅顏,從這裏過去不遠處,就是慶雲街,我明月山莊的成衣店裏,只要有銀子,想買多少就買多少,更何況,逍遙閣去拿,連銀子都不用出。”蘇齊快速的打斷了她的話,俊逸的臉上,神色也陰沉了幾分。

他最討厭背地裏耍花招的女人。

這紅顏,是有那麼點小聰明,可只要不傷大雅,他便不會多說什麼,她今日這做法,在他的眼中,到真的有幾個過分了。

他是喜歡聰明的女人沒錯,但若是聰明過了頭,那就另當別論了。

“你準備一下,一個時辰以後出發。”蘇齊對着黎小暖說完,冷冷地看了紅顏一樣,轉身離開。

紅顏站在原地,目光怔怔的看着蘇齊離開的背影,心底一陣恐慌。

公子那冰冷的眼神,讓她感覺自己就像被拋棄了一樣。

她回頭,怒視着黎小暖,怒聲道:“我真是倒了八輩子的黴了,居然碰到了你這個掃把星。”

黎小暖一聽,微微冷笑,揶揄着道:“紅姑娘,有一句話是這樣說的,不作不會死!從我踏進這逍遙閣起,我就沒有得罪過你,我也看得出來,你喜歡公子,可是,陪在公子身邊這麼多年,公子也沒能喜歡上你,以後也是不可能的事情,所以你用不着對我防着,我不會和你搶公子的,搶來的幸福,不會長久。”

“你……”紅顏被黎小暖戳破了心思,紅顏惱羞成怒!

這樓裏的姑娘,誰都想嫁給公子。

誰都想嫁入雲城享受榮華富貴,天下未嫁的女人都有這樣的想法。

“難道你不想嗎?你敢說你來到公子身邊,沒有任何目的?”紅顏怒聲反駁。

黎小暖微微一笑,沒有說話。

她回來只是想看看他,一年的時間裏,若他對她都沒有一絲感情,那麼她會離開的。

紅顏看着黎小暖沉默不語,在她的心裏,黎小暖這也是默認了,她冷冷一笑,警告道:“你最好不要讓我抓到把柄,要不然我讓你吃不了兜着走。”紅顏說完,這才轉身快速的離去。

黎小暖手一揮,快速的交房門關上。

她快速地給自己到了一杯茶水。

眼底一片孤寂,曾經那個聰明紈絝的公子,如今,和她夢想當中的有很大的出入。

黎小暖靜靜地在房間裏面等待着。

一個時辰的時間一到,她讓自己身上的衣服變成了白色,鏤空的花紋,裁剪合適的裙襬,恰到好處的將她完美的身材展現得淋淋盡致。

她五官精美,如精雕細琢,一雙漂亮的大眼特別有神,一身白裙的她,和她那一雙明眸相呼應,頓時令她充滿了一股妖嬈的靈動之意。

黎小暖深呼吸了一下,在心底爲自己打氣。

黎小暖,你一定行的,你要自信一點。 黎小暖出門以後,剛好碰到走到房門口的黎小暖。

看到黎小暖一身出塵的氣質,五官完美的極致,他紈絝邪魅的眼底快速地閃過一絲亮光及驚豔。

他脣角微微一勾,雙手環胸的打量着黎小暖:“還不錯!”

這黎小暖,長大之後,居然這麼漂亮,那雙迷人的大眼,帶着一股勾魂攝魄的靈動。

還不錯!

黎小暖看了看自己,她本就身材高挑,前凸後翹的,孃親也經常說,她的身材特別的好。

能被他說,還不錯,是不是已經入了他的眼了。

“走吧!”蘇齊上前,帶着黎小暖離開。

沒有看不遠處的紅顏一眼。

紅顏憤怒的看着兩人一前一後離開的聲音。

她保持了多年的完美形象,在一瞬間被她給毀了,她此刻是腸子都悔青了。

紅顏的身邊,坐着輕語。

輕語將紅顏臉上的神色盡收眼底,她突然詭異一笑。

她似乎覺得紅顏不夠生氣,在一旁火上澆油道:“姑娘,看那黎心暖,第一天來,就搶了姑娘的位置,只怕以後,姑娘手中的一些權利也會被她搶去的,姑娘也要想想辦法才行,爲了留在公子身邊,服侍公子,你可是付出了很多心血,才做到現在這個位置上的。”

輕語的話讓紅顏的手陡然的攥緊!

她怎麼會讓那個黎心暖那麼容易就搶過去呢?

寬大豪華的馬車裏,柔軟的地毯上。

只有蘇齊和黎小暖。

黎小暖一直低着頭,她的手,緊張的攥在一起,雙手被她攥得發白。

坐在他對面的蘇齊,邪魅妖嬈的目光,一直肆意的在黎小暖身上游走,那神色高深莫測,眼底的情緒意味不明。

看着她死死攥在一起的手指,他知道她很緊張。

十年過去,她的性格還是這樣溫柔矜持,沒有太大的改變。

不過今日看着她反擊紅顏,她似乎也變得有些不一樣了,她似乎也不再是一味地低頭忍讓和遷就了。

“你很緊張?”邪魅的聲音裏帶着一絲絲讓人不易察覺的笑意。

黎小暖猛然地擡起頭來,驚得如小鹿亂撞的大眼突然撞進一雙肆意又邪魅的俊目裏。

黎小暖的心,怦然直跳,悸動的心讓她心底輕輕的顫慄着。

“沒有。”黎小暖收回目光,她斂着眼眸,掩飾眼底所有的緊張。

她靜靜的看着自己的腳尖,整個人都有些不適。

兩個人獨處的時候,她總是很緊張。

她也不知道自己爲什麼要這樣,可那種感覺會不由自主的浮上心頭。

蘇齊嘴角微微一扯,邪侫而神祕,“可本公子看着你很緊張,你這是在害怕本公子,還是喜歡本公子?”

蘇齊這話問的很直接,似乎一點也不覺得尷尬。

黎小暖猛然擡起頭來,好似爲了掩飾自己的慌亂,她語氣淡漠地說道:“誰喜歡你了?我纔不喜歡你,對第一天見到的女人,公子都這麼不尊重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