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為江帆才離開修仙界六百多年,就達到如此境界,還有江帆身後的那些女人一個個都不凡,除了幾個人外,都是真仙以上境界。

到了擎天峰的青龍派大殿上,江帆坐在大殿上方,敖三坐在下方,「主人,您怎麼到修仙界來了?」敖三驚訝道,他並不知道仙界發生事情。

「我去人界辦事,順帶到修仙界來看看,最近我們青龍派可好?」江帆微笑道。

「回稟主人,我們青龍派一切尚好,近幾百年沒有大事發生。」敖三回答道。

江帆暗自驚訝,魔界的綠魔和紅魔途徑修仙界,妖界沒有趁機偷襲修仙界,這是為何呢?他突然想起了萬妖谷內被封印的萬妖王,「對了,萬妖谷內被封印的萬妖王沒有什麼動靜吧?」 大清弊主

「沒有,十幾年前小的還去看過你,封印仍然在,萬妖王沒有逃出來。」敖三道。

「萬妖王在萬妖谷就沒有一點動靜嗎?」江帆驚訝道,以萬妖王的個性,肯定會搞出一些動靜出來的。

「主人,以前萬妖谷是有過動靜,萬妖王在裡面大發雷霆,他向衝破封印,但是都失敗了!大約三百年前,萬妖谷就沒有動靜了,估計是萬妖王知道無法逃出去,所以懶得動了。」敖三道。

江帆皺起眉頭,搖頭道:「不對,萬妖王不是這種性格,這裡面肯定有蹊蹺!」

「主人,應該沒事,封印還在呢,萬妖王鬧不出什麼來!」敖三道。

「嗯,等會去萬妖谷查看一番,看看萬妖王到底在搞什麼!」江帆點頭道,他發現沒有看到郭瘋子,「對了,敖三,怎麼沒有看到郭瘋子呢?」江帆驚訝道。

「回稟主人,郭瘋子出去陪少主人修鍊去了,一直沒回來。」敖三道。

江帆吃了一驚,敖三嘴裡的少主,應該就是自己的兒子,沒想到自己的兒子也走向了修仙道路。他看到敖三還想說什麼,江帆立即傳音給敖三:「敖三,這裡不要談少主的事情,等會我們私下談。」

敖三明白了江帆的意思,立即說了幾句無關緊要的話題,談論了大約幾個小時之後,隨即眾人散去。江帆把敖三叫到密室之中,「敖三,少主到什麼地方修鍊去了?」江帆道。

「主人,少主去了深山之中修鍊去了,已經兩百多年了,至今未歸。」敖三道。

「幾百年了,都未回來,他不會出事吧?」江帆擔心道。

「主人放心,有郭瘋子陪伴,少主身上攜帶了乾坤袋和捆仙索兩件法寶,絕對不會有事的。」敖三道。

「嗯,少主選擇的是練氣修仙還是符咒修仙?」江帆道。

「主人,少主選擇的是符咒修仙,和主人一樣。」敖三道。

江帆笑道:「這小子,竟然選擇了符咒修仙,嗯!有出息!」

江帆和敖三在密室里談了一個多小時,最後他們離開密室的時候,江帆叮囑道:「敖三,我們的談話不要告訴任何人。」

敖三點頭道:「是的主人。」

「你去通知大家,我們去萬妖谷,我感覺不對勁,幾百年萬妖王沒有任何動靜,這太不可思議了!」江帆皺眉道。

萬妖谷仍然是妖氣瀰漫,雖然六百年沒來了,江帆踏入萬妖谷的霎那間,他的天眼穴中閃現了盛凌雲的影像,她對著自己獰笑。

江帆頓時吃了一驚,天眼穴上怎麼會出現了盛凌雲的影像呢?真是太怪了!

站在封印台下,江帆望著封印的大山,隱隱約約看到封印還在,可是他卻感覺不到萬妖王的任何氣息了。

江帆臉色立變,「不好,萬妖王逃走了!」江帆立即飛了上去,他揭開封印,對著納甲土屍道:「傻蛋,把大山挪開!」

「是的,主人!」納甲土屍點頭道,隨即他雙手抱著大山,把大山抱了起來。

大山離開之後,立即露出圓圓的洞穴,萬妖王就是關閉在這洞穴之中的。黃富望流落洞穴一眼,驚訝道:「帆哥,萬妖王果然不在洞穴之中了!」

「怎麼回事,萬妖王逃跑了!這麼可能!封印不是還在嗎?」敖三震驚道。

「封印已經被人破壞了!表面上封印是完好無損的,實際上封印被人用六陽血破掉了!」江帆搖頭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三更到! 「六陽血,那是誰的六陽血呢?可盛凌雲已經死了,哪裡來的六陽血呢!」梁艷驚訝道。

「不一定是盛凌雲,在修仙界是六陽血的人應該不少,應該是其他人的六陽血!」絕情師太道。

江帆搖頭道:「我有種不祥的感覺,盛凌雲很可能沒有死,是用她的六陽血悄悄救出了萬妖王。」

「不會吧,盛凌雲身體炸成碎片的!」梁艷驚訝道。

「我們只是看到她身體炸成碎片,並沒有看到她的元神碎裂,就不能完全確定她死了!」江帆道。

「是的,帆說的對,萬妖王被六陽血救走了,很可能是盛凌雲做的,身體碎裂不代表元神碎裂!當時我們都在慌亂之中,誰也沒有注意盛凌雲的事情,也許她趁亂逃走了。」絕情師太道。

「既然是盛凌雲救出了萬妖王,她為何不去擎天峰找青龍爬報仇呢?」梁艷驚訝道。

「就算是盛凌雲救出來萬妖王,她當然不會來報仇,因為萬妖王的的發力沒有恢復,他是不會出現的!再說江帆已經去了仙界,盛凌雲想必也知道了,她現在不一定在修仙界呢!」絕情師太分析道。

「嗯,我同意鳳嬌的分析,萬妖王應該不在修仙界了,因為這裡不利於他恢復法力,我想他應該是去了魔界或者妖界。」江帆點頭道。

「如果萬妖王恢復了法力,再到修仙界來,那我們青龍派不是很危險!」翁曉偉震驚道。

江帆望了一眼翁曉偉,「翁師弟,萬妖王恢復法力之後,他肯定不會來修仙界了!」江帆微笑道。

「江師兄,你為何這麼肯定他不會勑修仙界呢?」翁曉偉驚訝道。


「呵呵,因為仙魔大戰就要開始了,萬妖王肯定要參加仙魔大戰,所以他不會來修仙界了!」江帆笑道。

「帆,剛才你說盛凌雲可能沒死,她是不是也和萬妖王去了妖界?」梁艷道。

江帆點頭道:「嗯,萬妖王需要盛凌雲的六陽血,盛凌雲需要萬妖王的法力,他們兩個利益所需,肯定狼狽為奸了!我想他們肯定是去了妖界或者魔界。」

「哎,沒想到盛凌雲入了魔道!下次再遇到她時,恐怕她已經變成大魔頭了!」梁艷感嘆道。

眾人回到了擎天峰青龍派,晚上的時候,黃文娟找到江帆,「帆,我想去看我們的江凌君,你陪我去吧!」黃文娟道。

「文娟,我們的兒子已經到深山中修行去了,兩百多年沒有回來了。」江帆道。

「什麼!凌君到深山修行去了,那很危險的,都兩百多年不見了,會不會出事了!」黃文娟吃驚道。

「文娟,這個你不用擔心,凌君不是一個人出去的,是郭瘋子陪他一起去了,應該不會有事的。」江帆安慰道。

「帆,我可不放心,我想見我兒子,你一定要去找他,萬一他被那個盛凌雲知道了,肯定會害死他的!」黃文娟拉著江帆的胳膊撒嬌道。

「噓!」江帆做了一個網手勢,悄聲道:「文娟,聲音小的,不要被其他人聽到了,現在是非常時期,凌君的事情,不要讓太多人知道了!」

「帆,你這樣說,我更不放心了,你不陪我去,我自己去找兒子!」黃文娟,滿臉不悅道。

「好,我明天一早就陪你去找兒子,總滿意了吧!」江帆無奈道。


「嗯,這還差不多!」黃文娟喜悅道。

「我明天陪你找兒子,你今晚陪我找二哥吧!」江帆壞笑地伸出魔抓。

黃文娟臉緋紅,「哎呀,你還是讓其他姐妹來吧,我可受不了你!」黃文娟轉身就想逃。

可是她的腰被江帆摟住了,「嘿嘿,找到二哥再走!」江帆一把抱起黃文娟,朝著榻上走去…

第二天早上,江帆和黃文娟與眾人告別,借口是陪黃文娟回去一趟,兩人進入了深山之中。在茫茫大山之中,想要找到兒子江凌君,可不是件容易的事情,江帆啟動無相不滅神火分身,在大山中展開地毯式的搜索。

搜索了三個多小時,江帆終於發現在南面的深山之中有兩個人的氣息,江帆驚喜道:「那兩個人就是江凌君和郭瘋子了!」

「太好了,只要兒子平安我就放心了!找到他后,我們帶他去仙界吧!」黃文娟喜悅道。


江帆點頭道:「嗯,我給他吃一顆金丹,然後帶著他去仙界!」

順著兩人的氣息,江帆和黃文娟騰雲駕霧到了南面山的上空,江帆打開天眼穴透視,他看到一座山峰之巔上,一位年齡大約二十多歲的青年人盤坐在青石上修鍊。

在年青人的旁邊是一位老者,他站在年青人的背後,江帆一眼就認出那年青人正是只的兒子江凌君。

「文娟,那人就是我們兒子,他正坐在青石上修鍊呢!」江帆喜悅道。

「哦,太好了,我們趕緊過去吧,這麼多年沒有見到兒子了,我很想他呢!」黃文娟急切道。

一道光一閃,江帆和黃文娟出現在江凌君和郭瘋子背後,郭瘋子大吃一驚,「什麼人!」郭瘋子喝道。

當他看到江帆的時候,急忙跪下施禮道:「小的參見主人、主母!」

「呵呵,郭瘋子,免了吧!」江帆一揮手,郭瘋子感覺一股強大力量,他自己攙扶起來。

此時江凌君還坐在那裡,他沒有察覺江帆和黃文娟來了,郭瘋子剛想去喊江凌君,江帆立即擺手示意道:「凌君已經入定,不要打擾他!」

江帆知道,入定的時候不要打擾,因為這是面臨突破的時候,修鍊符咒的突破關鍵是領悟。江帆已經看齣兒子江凌君修鍊符咒已經達到了聖符境界後期,差一點就突破了。

江帆暗自吃驚,自己兒子真是青出於藍而勝於藍,在沒有任何幫助下,憑著自己努力在短短几百年就達到聖符後期了。

江帆離開修仙界的時候根本沒有傳授他符咒,也沒有給他任何符咒的書籍,他完全都是自己在摸索,這太難為他了!

突然江凌君的身體顫抖起來,臉上的肌肉抖動起來,身上冒起白氣,「帆,凌君怎麼了!」黃文娟驚呼道。

給讀者的話:

第一更到,求月票! 江帆大驚,這是走火入魔的徵兆,江凌君剛才太急功近利了,急忙伸出劍指,一道金光沒入江凌君的眉心之中,江凌君立即停止顫抖,臉色恢復正常。

江凌君睜開眼睛,他看到江帆和黃文娟,「凌君!」黃文娟喊道。

「母親,父親,你們怎麼來了!」江凌君急忙站了起來,激動地撲向母親的懷抱。

「孩子,你瘦了!」黃文娟摸著兒子的臉心疼道。

「凌君,你剛才好危險,要不是遇到我,你很可能會走火入魔的!」江帆搖頭道。

「父親,孩兒馬上就要突破了,所以心急了點,誰知道出現這種事情。」江凌君羞愧道。

「哎,凌君,聖符境界向仙府境界邁進,關鍵是領悟人與人的情感,人與大自然融合,你在修仙界的深山老林中修鍊是很難領悟的。」江帆搖頭道。

「父親,那孩兒應該到什麼地方去修鍊?」江凌君道。

「當然人界是最好的地方!不過你還是隨我去仙界慢慢修鍊吧,我這裡有一個金丹,你服下之後,立即就可以達到地仙境界,你就是仙人了!」江帆拿出一顆金丹。

江凌君望了金光閃閃的金丹一眼,搖頭道:「父親,孩兒不想接住外力,孩子要靠自己的能力去修鍊!既然父親說人界是最好地方,孩子要到人界去修鍊!」

一旁的黃文娟頓時急了,「孩子,你傻了吧,這金丹可是太上老君煉製的,人家想要都要不到呢!你吃下金丹就立即成為仙人了!去什麼人界修鍊,還是隨我我們到仙界去修鍊吧!」黃文娟拉著江凌君的手道。

江凌君搖頭道:「母親,孩兒其他方面可以不勞而獲,但是修鍊符咒,必須靠自己能力!」

江帆滿意點頭道:「嗯,不愧是我江帆的兒子!修鍊符咒,外人是無法幫助你的,特別是境界的突破必須是靠自己去領悟!我贊同你意見,我可以幫助你去人界去修鍊!」

黃文娟頓時急了,「帆,凌君去人界,恐怕危險啊!」黃文娟焦急道。

「文娟,你錯了,凌君去人界反而更加安全,仙魔大戰即將開始,修仙界肯定不會那麼平靜,人界相對更安全!」江帆微笑道。

「是啊,母親,父親都同意孩子去了,您就放心吧,再說孩兒還有乾坤袋和縛妖索防身,肯定不會有事的!」江凌君拉著母親的胳膊道。

「主人,主母,小的願意陪著少主去人界!」郭瘋子道。

「很好,有郭瘋子陪伴江凌君去人界,我更加放心了!」江帆點頭道。

黃文娟無可奈何點頭道:「好吧,既然凌君堅持要去人界修鍊,就去吧!」

「哦,太好了,母親真是通情達理的好母親!」江凌君笑道。

「凌君,你此去人界修鍊,不可輕易顯示自己的符咒,切不可為非作歹,要維護正義,要維護國家利益,知道了嗎?」江帆一臉嚴肅道。

「父親,這些孩兒都知道,孩兒可是九州大大陸的九州大帝,這些道理孩兒自然明白!」江凌君點頭道。

「帆,凌君以什麼身份去人界呢?」黃文娟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