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嘻嘻,這我信,不說了,我該工作啦,晚安,親愛的。”

聽到那頭有人叫艾薇兒的名字,想來是工作時間到了,心中還真是有些不捨。不過幹他們這一行的,分離是常有的事。

“親愛的,忙去吧,早點睡。”


……

掛了電話,與低頭看向手裏的劇本,嘴角掀起一絲笑容。

“似乎,生活開始變得變得有趣了呢,這一次,沒有人可以再阻擋我!”

…… 拍電影成爲衆人一年之內得最主要的任務。

而安妮·弗萊徹也是個辦事效率極高的人。只是短短的幾天,就組建起了劇組。宇有幸也見到了這部作品的編劇梅莉莎·羅森伯格。

梅莉莎·羅森伯格,後世大名鼎鼎,《暮光之城》系列的編劇,當然,現在還沒出來,這是後話。

宇對這個有着和藹微笑的女士,初次見面,印象不錯,其本身就是名舞蹈演員很清楚藝術能改變人的命運。

當看到這次的男一號時,對方也是給予了讚譽,稱宇確實符合這部電影的主人公的要求。

劇本,宇這些天也詳細的看了,嘻哈音樂、熱辣街舞和街頭籃球在片中成爲片中的主要看點,非常符合時下年輕人的時尚追求,就連宇自己都有些被吸引進去了。

相信會是一部吸引青少年的勵志電影。

泰勒是來自巴爾的摩的底層社會的反叛青年,諾拉是就讀與貴族藝校的優秀的芭蕾舞學生。諾拉要參加的高級舞蹈比賽,需要一個舞技超羣的舞伴,而在一次打鬥事件中泰勒被警察逮捕,最後被判到社區大學做清潔義工服刑。

在這裏,他遇見了諾拉。

被稱爲“學校舞蹈女神”的諾拉正準備參加巴爾的摩馬里蘭藝術學院超級精英大賽舞蹈大賽,沒想到大賽臨近,她的舞伴卻出現意外無法參賽。

泰勒隨意自如的街頭舞蹈吸引了諾拉,舞臺上的一次次合作,讓這兩個同樣執着於藝術的孩子擦出律動的火花。

總的來說,這是一部勵志青春電影——藝術改變命運,成爲了這部電影的主題思想。

其他的劇組人員:攝影:Michael Seresin 剪輯:Nancy Richardson 選角導演:Joanna Colbert 藝術指導:Shepherd Frankel 美術設計:Laura Ballinger 服裝設計:Alix Hester

佈景師:Susan Kessel。

宇也都禮貌的拜訪,當然,不是跟韓國人一樣,卑躬屈膝,一口一個“前輩”,歐美只是簡單的一個擁抱,一次擊掌,或者是一個貼面禮。

尤其是Seresin,知道宇會中國功夫後,天天纏着宇,要拜師學藝。宇也有些無奈,被一個大自己十幾歲的大叔成天追着叫師傅,宇實在是有些頭大。

有了韓國那次的收徒經歷,宇現在對收徒弟可以點興趣也沒有。最後實在沒辦法了,就給他教了一招——蹲馬步。

什麼時候能蹲40分鐘了,什麼時候再來找他。

Seresin是了十分鐘,就受不了了,果斷放棄。最後,高宇還是給劇組衆人簡單的表演了下,一指禪。

雖然不是第一次表演,但還是讓這羣老外驚掉了下巴,他們是在無法想象,一個手指,如何支撐全身的重量,物理規則好像完全失去了作用。

“哇哦,我覺得你完全可以成爲第二個布魯斯李。” Seresin鼓着掌,笑道。

宇笑笑,並未接話,雖然對方確實爲中國功夫的推廣做出巨大貢獻,但要還沒到讓自己尊崇的地步,無論是功夫還是其他什麼。

至於拍攝地點,就選在在了邁阿密,不少的廢棄海港成爲了最佳的拍攝地點,不過影片中,港口的片段不多,主要的細分還是在平民區和學校。

作爲一個社會底層的問題少年,泰勒具有很多不好的習氣。打架、偷車、泡吧、說髒話。這一點是最困擾宇的。

爲了成功的掌握這種匪氣,宇事先混跡到邁阿密的底層,在那樣的環境裏待了一個星期,才逐漸掌握那種匪氣中帶些霸氣的角色形象。

這些衆人都不知道,以至於宇在向編劇羅森伯格表演的時候,都讓她大吃一驚,宇的形象要比想象中還要符合自己心中的定位。

這讓羅森伯格對安妮·弗萊徹的選擇更加放心了,原本他還擔心讓一個亞洲人飾演者角色,會有些本質上東西不能契合,現在看來,完全沒有擔心的必要了。

當然,劇本也相應的將主角身份改變了——一個年少父母雙亡,被養父養母收留長大的華裔少年。

其實在美國,黃皮膚要比黑人受到的歧視更多,尤其是那些沒地位的華裔,角色改變,一定程度上更能契合追夢的主題。

對於這樣改編,宇自然是喜聞樂見的,畢竟要是按着原劇本走,自己本身就無法和角色契合,達到劇本要求的程度。

當然,女主是不需要有任何的改變,尤其是見到演員之後。

珍娜·迪萬。

一頭歐美常見的金色碧眼,非常受歡迎的性感大嘴。但就長相來說,在好萊塢來說,還真不出衆,但自己身爲舞者那股獨特氣質,魔鬼的身材,絕對有在圈子裏立足的根本。

她自己本身從小就學習舞蹈,後被一位舞蹈經紀人發掘,跟隨珍妮·傑克遜、瑞奇·馬丁、超級男孩等著名音樂人等上過世界各地的巡演舞臺。

最重要的是,她自己的心態完全和故事的女主人公契合。正如她自己所說:“諾拉的想法我太熟悉了,我以前也是這樣,不知道自己除了跳舞還能做什麼。

而且,宇自己也是跳慣了街舞,長這麼大,也是第一次學習芭蕾舞。

爲了快速適應角色,在閒暇之餘,宇也會請教珍娜·迪萬,芭蕾舞,而對方也會請教宇街舞,兩人在相處的過程中,慢慢變爲了好友。

珍娜·迪萬,性格和大部分歐美女孩子差不多,大大方方的,也很得體。但卻比宇見過的其他歐美女孩子要細心。

而宇豪爽,對女生謙遜有禮,又有着帥氣的外貌,在珍娜·迪萬看來,宇簡直就是東方來的紳士,甚至開玩笑說,非常符合自己的擇偶標準。當然,她要是知道對方的現任女友是朋克小公主的話,不知還會不會這麼說。

還沒還是拍攝,兩位主演本身的經歷已經開始產生某種默契,着對於劇組來說,也算是意外之喜了。

在這種良好的氛圍下,劇組有條不紊的拍攝着,衆人齊心協力,爲影片努力着。

…… 以前的演藝經歷成爲了宇寶貴的財富,雖然不能讓他在拍攝過程中萬無一失,但是遊刃有餘還是可以達到的。

雖然也會NG不斷,就算是對於一些細微表情的掌握,都是一點即通。然後劇組的衆人都讚不絕口。

珍娜·迪萬也是位很敬業的演員,兩人越來越默契的合作,使得電影的進程加快。劇組的人甚至一度認爲兩人是不是假戲真做。

宇只是淡淡的笑笑,權當玩笑話,一笑置之。

雖然是商業型片,旗幟鮮明地主打流行文。但也是小投資的電影,總共算下來也就10000多萬美刀。索尼公司雖說是製片方,但對這這部片子顯然沒什麼期望,拍攝到現在,都沒見過索尼公司的任何人前來。

即將到來的06年,各種大製作也會一一上位。就現在已知的《X戰警3》、《侏羅紀公園4》、《超人歸來》、《達芬奇密碼》這些都會在06年夏季競相上映。

《舞出我人生》能不能在這些大片的夾擊下生存,似乎都是一個問題。

不過這些顯然不是他們這些演員考慮的問題。由於劇情沒什麼複雜的地方,所以這部片子拍攝進度也是出乎宇意料的快,在聖誕之前就完成了,前後也就3個多月而已。

但這並不是讓宇發愁的問題,最讓宇發愁的的是——聖誕節來了。

要說這聖誕來了也沒什麼可愁的,也不至於自己發愁,最主要的艾薇兒說她要來,和自己度過聖誕節。

這似乎也不是什麼大事,當然對於狗仔隊來說,就另當別論了。

就在今天早上,朋克妞突然說她要來住半個多月。雖然這讓自己有了緩解一個男人飢渴了幾個月寂寞難耐的心,就這一點來說,絕對是值得慶賀的一件事。

但一住半個多月,這就有點讓宇hold不住了。倒不是他不願意,萬一被狗仔隊逮住,自己倒是無所謂,艾薇兒可就麻煩了。

不過聽那小妮子的口氣,一定要來,無奈了,只能順着着對方的意思了。

“不過,歐美的狗仔隊隨談無孔不入,雖然麻煩點,不過解決他們似乎也不是什麼難事。” 宇不在意的笑笑,“看來還要動用專業技能了。”

……

“嘿,宇,今天不出去玩嗎?難得假期,去海邊怎麼樣?!我認識幾個不錯的妞,作爲兄弟,我決定分你一個。”幾個月沒見,凱特這傢伙還是一如既往的活躍,活沒見做多少,整天在人面前晃悠。

至於修理成的工作,宇早就辭了,其實從一來是,宇只不過是爲了幫朋友忙。現在自己有事做了,自然也該離開了。

傑拉德計劃着給宇開個歡送party,宇想想也就拒絕了,自己又不是永遠離開邁阿密了。大家還是低頭不見擡頭見,沒必要。

“呵,妞還是留給你自己享用吧,哥不感興趣。” 宇瞥了一眼凱特黝黑髮亮的面龐,笑道。真不知道就這老兄的身板,瘦的能和他們家那條母狗媲美了,女人緣倒是好得很。

“好吧,我也就是開開玩笑。不過,宇,你的運氣也太好了,我那天要是在現場,是不是也能成爲男主角?!”


對於宇一夜之間由修理工變爲演員,甚至有機會進軍好萊塢,對於店裏的衆人來說,無異於童話一般,還是活生生在自己身邊的例子。


“呵呵,你要是這種心態,其他的我不知道。但成爲演員,我想是沒什麼機會了。”宇也能理解這些從底層生活起來的人的想法,所以並沒有舉得他們這樣有些不知天高地厚。

好萊塢那麼多黑人巨星,足以說明問題。

只是一天只會泡妞打屁的,是永遠也不可能成功的。

“哦,好吧,雖然知道你說的實情,但我還是很傷心。宇,你要搶我吃火鍋才行。”自從宇上次帶衆人吃了一次中餐火鍋,這些傢伙就惦記上了。

不過,在國外吃火鍋還是很貴的,所以衆人只能 想着法的敲詐一下這位未來的“好萊塢巨星”。

“哥今天沒時間,改天再說!” 宇摘下手套,走向換衣間。

……


“親愛的,我大概三個小時到達機場,記得來接我哦。”

剛吃過晚飯,艾薇兒的電話就打過來了。爲了儘可能躲避狗仔隊,艾薇兒把他的航班調到了晚上。

“知道,我提前一個小時去機場等你,好吧?!上飛機,就好好休息一下,你說你剛開完巡演,休息兩天再來也可以啊,我有跑不了。”

艾薇兒本來洋溢着笑容的小臉,笑的更燦爛了,“知道啦,等我到了家裏在慢慢休息也不遲嘛。”

長這麼大,還是此一次有人會在自己耳邊這麼嘮叨,但艾薇兒就是很享受這樣的感覺,感覺自己每時每刻沒關心着,讓她知道,自己永遠都不是一個人。

“嗯,知道就好,對了,我寄給你的東西,帶好了沒?!”宇想起自己寄的東西,嘴一咧咧,差點笑出聲。

“哇哦,親愛的,他太神奇了,這算是東方的發明麼?!”艾薇兒光明正大的坐在機場候機室,摸着自己臉蛋,毫無顧忌的笑着。

此刻坐在候機室的那是哪個嬌俏的朋克小公主,完全就是一個相貌平平,除了身材還是一樣妖嬈,其他完全看不出她就是紅遍全球的艾薇兒。

“嘿嘿,好用吧,以後出門帶上這個,我們想去哪去哪,你也不用擔心有什麼狗仔隊跟蹤了。不過能低調就低調點,萬一被發現也是很麻煩的事情。”

別人或許害怕歐美這些專業狗仔隊,自己可有數不盡的手段玩轉他們。

“哈哈哈,你真幫,親愛的,一會見!” 艾薇兒似乎開心的不行,笑個不停。或許對他來說,很久沒有想普通人一樣,這麼毫無顧忌的大笑過了吧。

……

只是花了半個多小時,宇就到了機場,不過按說安靜的機場,此刻卻是鎂光燈閃爍不斷,伴隨着尖叫聲,充斥着安靜的機場。

“呵,看來歐美追星族不比國內的差啊。”宇完全沒有過去一探究竟的想法,搖了搖頭,想着找個安靜的點的地方坐會。

“Michael!I love you, I want to be you!……”

離得進了,宇才聽到衆人呼喊的名字。

“Michael ?!” 宇也有了一瞬間的停頓,能讓這些人這麼瘋狂的,世界上除了那個人,還有誰?!

“尼瑪,哥也要當一回追星族了?!” 宇猶豫了,旋即一咬牙,跟着就要上去看看這位自己前世最喜歡的偶像明星。

“嘭!”

走的一急,撞到人了,自己身體力量自己清楚,對方直接摔到在地。宇只能停下腳步,附身扶起人家。

剛看清對方的臉,宇一向波瀾不驚的面容充斥着不可置信,雖然只是一瞬間。

“M……ichael?!” “Michael ?!”

宇素來波瀾不驚的心境,掀起了了波瀾。轉瞬便壓了下去,幸好他只是在心底反應,並沒有呼出聲來,所以,其他人並未聽到。

那張世界獨一無二的面龐,實在無法用語言形容,迎面撲來的讓人震顫的氣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