嘖嘖,用陰月陰時出生的女子,全身血肉弄成血水煉製符篆,這樣的符篆應該就是陰血封魔符,這種符篆,一般人是不會煉製的,對於純陽魔頭才有巨大的效果,是一種專門對付純陽屬性魔頭的符篆。

孤雲寺的老和尚的實力也是丹勁,加上各種手段,佛法之類的,對付一般的妖魔應該是不成問題的,居然要用到這樣極端的手段,看來下面封印的魔頭,真是不簡單啊。

這越發是引起了黃宇的好奇了。

「孤雲寺,魔頭,陰血封魔符,我就陪你們走一遭,看看那孤雲寺之中有什麼東西。」黃宇說道。

之前是答應方芷晴她們帶她們去看看孤雲寺老和尚的實力的,如今恐怕是不行了。

如果現在帶她們去,太過危險,自己如今的實力,雖然已經達到了元神境,但是能夠用到陰血封魔符的東西,可不是那麼簡單。

自己倒是不會有什麼危險,但是一旦打起來,就沒有辦法顧及她們了。

所以,黃宇不準備帶著方芷晴她們去。

聽到黃宇答應去孤雲寺,方婷幾個女鬼高興不已,這個人深不可測,如果有他的幫助的話,對付孤雲寺那些死禿驢,絕對是沒有太大的問題的,不用說,那些符篆就可以將整個孤雲寺炸個乾淨了。


「多謝上仙!」

「多謝上仙!」

方婷五女,一個個都跪下來磕頭。

「不用,起來吧,這件事情,我很感興趣而已,而且,我也不想再自己住的地方,有這麼大的一個隱患,如果真是什麼大魔頭,萬一要是出來的話,麻煩可不小。」黃宇一股氣勁釋放出去,讓幾女根本沒有辦法跪下去。

「上仙,可是我們現在根本沒有辦法離開這裡太遠,不然就會魂飛魄散。」接著方婷又道。

「嗯,這個容易,我煉製幾枚玉符,你們住到玉符之中就好了。」黃宇想了想說道。

「玉符?」方婷吃了一驚,對方居然會煉製玉符,這恐怕真正是仙人的級別了,玉符可不是一般人能夠煉製出來的,即便是真正的符師,那也只能夠煉製一些紙符而已,玉符的煉製,難度非常之大。

不過,相對應的,玉符的威力也是紙符的無數倍。

只是,她們不知道,在黃宇眼中,這不算什麼,玉符,紙符,其實都是一樣。

什麼材料在他手裡,都可以化腐朽為神奇。

當然,材料越好,煉製出來的符篆也是越好的。

「不錯。」黃宇點了點頭,直接從系統之中兌換了幾枚玉符,這些玉符都是養魂玉符,對於方婷她們這些鬼魂來說,有很大的幫助。

如果在這玉符之中修鍊的話,她們的修鍊速度會增加十倍。

要不了百年就可以修成鬼仙。

一般的鬼魂,陰修,就算是天賦再高,再厲害,要修成鬼仙,也需要幾百年,甚至是上千年都未必可以做得到,但是有了這玉符,那就大不一樣了。

「進來吧。」黃宇將玉符拿出來。

幾女猶豫了一下,紛紛鑽入了玉符之中。

她們清楚,對方如果想要傷害自己等人的話,根本沒有必要用那麼多的手段,輕易就可以做到。

而且,她們清楚的感受得到,那玉符之中,對她們修鍊有巨大的幫助。

可以蘊養她們的靈魂,幫助她們修鍊。

幾女進入玉符之中后,感受到了巨大的好處,如果在這裡修鍊的話,要不了多久時間,就可以超過孤雲寺那些老禿驢了。

只是這玉符,可不是自己的,是借住而已。

「多謝上仙。」

「不用,在玉符之中對你們有好處。」黃宇笑了笑,沒有在意。

將玉符抓在手中,放到了口袋裡,然後朝著孤雲寺趕去。

這裡距離孤雲寺並不遠,很快,黃宇就來到了孤雲寺山門前。

孤雲寺這個時候,依然是人來人往。

黃宇倒是驚訝,這個時候可是不早了,已經快天黑了,太陽早就已經落山。

開啟了毀滅之眼,開始查探。

深吸了一口氣,果然有一道封印,在封印下面是一個古怪的東西,好像是一隻蜥蜴,圓滾滾的蜥蜴。

尼瑪,這就好像是一個肉球一般。

不過,上面的鱗甲卻是火焰紅色,彷彿是一朵朵火焰一樣。

這是個什麼妖魔,還真是沒有見過,不過,這東西體內蘊含了磅礴的純陽之火。

這些純陽魔火,威力比起自己的虛無真炎都弱不了多少。


黃宇來到了孤雲寺的門口。

看著一個小和尚道:「帶去我見你們主持。」

「這位施主,我們主持有事,不能面見施主,如果施主有什麼需要解答的話,可以找慧雲師叔解答。」那小和尚說道。

黃宇卻是搖頭道:「他解答不了,只有你們主持才有資格,或者你們寺院之中資格最老的人,如果你們不答應的話,那麼孤雲寺也就沒有存在下去的必要了。」

「施主,你是來孤雲寺鬧事的么?」小和尚聞言臉色一變,原本和善的語氣,一下子就變得凌厲了起來。

「鬧事,你這樣說也不無不可,小和尚,我勸你還是去通報一聲把,這些事情你做不了主的。」黃宇依然是微笑,這小和尚實力不錯,資質也不錯,小小年紀就已經達到了暗勁的地步,估計不出幾年就可以進入化勁了。

「既然你是來鬧事的,那就別怪小僧我不客氣了。」說著,小和尚一掌朝著黃宇的肩頭拍了過來,看得出,這小和尚還有所保留,如果不手下留情的話,這一掌就應該是對著自己的腦袋,或者心臟來了。

小和尚這個舉動,倒是給了黃宇一個不錯的印象,因而輕輕抬手,擋住了他,道:「小和尚,你還差得遠,就算是你們主持也不是我的對手,去吧,去通報一聲,不然我就自己進去了。」

… 「你……我馬上去通報。」小和尚嚇了一跳,這個人的實力太恐怖了,恐怕和主持是一個等級的,早已進入丹勁的層次,恐怖,恐怖,這難道是老妖怪返老還童么?

想到這裡,小和尚一陣哆嗦,這是大妖怪啊,化形的大妖怪,了不得,太恐怖。

小和尚的速度非常快,看的黃宇都是一愣,這個小和尚,自己不過是露了一手而已,有必要這樣么?


如果黃宇知道小和尚已經把他當成是妖怪的話,恐怕就不會這樣想了。

不一會兒,小和尚再次走了出來,對黃宇道:「施主,主持有請。」

黃宇點了點頭:「小和尚前面帶路。」


看向小和尚有些戰戰兢兢的樣子,黃宇道:『小和尚有必要這麼害怕么?我又不吃人?」

小和尚心道:「你不吃人,誰知道啊,你說說而已,妖怪都是吃人的,你恐怕也是,只是這裡是佛門聖地,有佛祖保佑,不敢顯露罷了,萬一,你日後盯上我了,那小和尚我,豈不是時時刻刻要小心,都不能離開這孤雲寺了。」

當然小和尚心裡這麼想的,可是嘴裡卻是不敢說出來的,要是說出來的話,萬一他一發怒,不顧及佛祖,將自己吃了的話,那該怎麼辦。

所以小和尚不敢言語,只是專心在前面帶路,對於黃宇的話,也不搭理。

黃宇自討沒趣,這小和尚,剛剛看來是被自己嚇到了,小和尚年紀輕輕的,膽子這麼小。

不由搖了搖頭,很快來到了孤雲寺,那個老和尚的住處。

老和尚年級已經很大了,恐怕有兩三百歲了,這老和尚已經達到了丹勁,再活個幾百年也不稀奇。

實際上,老和尚的面容看起來並不是太顯老,皮相上看起來,也就四十多歲的模樣,而且長得挺和藹的。

將黃宇帶過來之後,小和尚就快步逃跑了,黃宇是一陣無語。

「老和尚,你實力不錯,是我在中海見到過的實力最強的人了。」黃宇看著老和尚,直接開口說道。

「施主的實力不知道到了什麼層次,老和尚我居然看不透。」慧武老和尚看著黃宇實在是太驚訝了,自己的實力可是丹勁層次,居然看不透這個年輕人,那麼足以見得,這個年輕人的實力遠遠超過了自己,不知道是什麼勢力居然培養出這麼恐怖的天才高手,難道這少年,是來自修鍊界么?

不過,也不對,修鍊界這樣的天才,怎麼會放到這裡來?

在這個地方,靈氣匱乏,修鍊速度非常緩慢,甚至可能會跌落境界,哪個天才會願意來?哪個宗門會讓門內的天才前來這裡?

不,都是不會的,這樣的天才,那都是寶貝疙瘩,是不可能派出來這個地方的。

不值得,一個天才,對於一個宗門尤其重要,而眼前這個少年,已經是達到了超級天才的地步,這樣的天才,在任何宗門都是重點培養,重點保護的對象。

因為他們一旦成長起來,那就意味著是宗門真正的支柱,真正能夠支撐起一個宗門的靈魂人物。

就如孤雲寺來說,整個孤雲寺之中,沒有什麼太出色的天才,剛剛那個小和尚算是一個不可多得的天才了,但是和這眼前的少年相比,差距可不是一星半點。

「老和尚也不錯,何必問個清楚明白呢?」黃宇笑著道。

「施主來自修鍊界?不知施主是何門何派?」慧武老和尚又道。

「不是,我不是來自修鍊界,我來找老和尚有兩個問題,其中一個就是詢問老和尚關於修鍊界的問題。」黃宇看著老和尚說道。

「施主竟然不是來自修鍊界?」慧武老和尚一聽,震驚不已,這少年居然不是來自修鍊界,那就太讓人震撼了。

「不是。」

「施主,您……您不是在和我開玩笑?」慧武老和尚深吸了一口氣,這太震撼了,「難道施主,您是來自其他的異空間修鍊界?」

「也不是,我就是在地球修鍊的。」黃宇道,「老和尚也不用多想了,我不是來自其他特殊空間,也不是來自什麼修鍊界,至於我的門派,也是沒有的。」

慧武老和尚實在是太震撼了,不是異空間,沒有師門,在這裡就修鍊到了如此地步,那麼他的氣運要達到了什麼恐怖的地步啊?而且如此年輕,他的資質,是何等的恐怖?

「施主想要知道修鍊界什麼事情?」慧武老和尚讓自己平靜了下來,如果這少年,真的沒有師門的話,那麼將其引入自己孤雲寺的話,那豈不是對自己師門一個巨大的幫助?讓自己師門崛起?

這樣一個天才如果能夠進入孤雲寺的話,那麼孤雲寺,就有一個可以和蜀山崑崙抗衡了,甚至可以成為整個修鍊界第一。

只是,這少年,恐怕是不會加入孤雲寺的。


當然,老和尚也不會放棄,問,那還是需要問一問的,即便不能成為孤雲寺的真傳弟子,成為孤雲寺的蘇家弟子,那也是可以的。

「修鍊界的入口在什麼地方?如今的修鍊界是什麼格局?實力最強的宗門是什麼門派,修為最強的人又是誰?達到了什麼境界?」

黃宇一口氣就問出了許多個問題。

老和尚道:「修鍊界的入口,就在天山,需要開啟傳送陣,每隔五年開啟一次。」

「天山上?」

「不錯,在天山山頂。」老和尚也不打算隱瞞,這些問題,都是很基本的問題,他的修為達到了這樣一個地步,就算自己不說,他也很輕易就能夠找得到答案。

「那麼格局如何?最強的宗門都是哪些?」黃宇道。

「最強的宗門,現在是崑崙,而其中蜀山劍宗,還有少林寺,武當派,鐵拳宗是現在修鍊界最強的五大宗門。」老和尚說道。

崑崙,蜀山,少林,武當,鐵拳宗。

黃宇一聽,有些驚訝,沒想到前面四個宗門,都是聽說過的,只是那什麼鐵拳宗倒是沒有聽說過。

最強的崑崙,那也沒有什麼意外。

「你們孤雲寺在修鍊界地位如何?」黃宇又問道。

「我孤雲寺,雖然不如這五大宗門,但在修鍊界,也是有名的大派。」老和尚在給孤雲寺打廣告。

黃宇卻是笑了笑。

「真的,如果你真沒有宗門的話,可以加入我孤雲寺,成為我孤雲寺一位客卿長老。」老和尚道。

「加入孤雲寺,我是不會的,我不會去當和尚,我女人可是很多的。」黃宇道,「老和尚,你先回答我其他的問題吧,等完了之後,還有一件事情要處理的。」

老和尚有些失望,但也清楚,這實際上是很正常的,他的修為比自己都高出太多了,恐怕已經達到了元神境了,最少也是元神境了。

「如今實力公認的第一人叫做斷情,一身修為已經超越了元神境,達到了雷劫境了。」老和尚道。

「斷情,雷劫境。」黃宇眯起了眼睛,雷劫境的修為,的確是很不錯了,比自己要強,但是也不過如此罷了,看來,那所謂的修鍊界,也不怎麼樣,居然連造化鏡的武者都沒有。

一番交流之後,黃宇對修鍊界的事情,已經了解得差不多了。

如今的修鍊界,在世俗之中,也是有自己的宗門的,和孤雲寺一樣。

比如如今的昆崙山,就是崑崙的世俗宗門,少林武當,一樣也是如此。

只是名聲恐怕是少林武當最大了。

這五大宗門之中,最為神秘的是鐵拳宗。

但鐵拳宗在世俗之中的勢力卻不容小覷,甚至比起其他四大宗門,可能還要強上一些。

甚至老和尚還談論了一下修鍊界的十大年輕高手,十大美女。

這讓黃宇實在是無語。

這老和尚,真是的,這些事情也關心。

不過,這倒也不是一個壞處,黃宇至少得到了玉婉兒和古馨的消息。

倆女是十大美女之中的兩人。

知道了身份,要找到她們,那也就不困難了。

「好了,現在我要和你說我來這裡來找你的另外一件事情了。」黃宇語氣變得嚴肅起來。

「什麼事情?」老和尚有種不太好的預感,看著黃宇道,「施主請說就是。」

「記得方婷么?」黃宇道。

老和尚一聽,臉色大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