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現場怎麼還有一個活着的傢伙,好有意思的體質,居然還活着你也跟我走吧。”

“太陽神教那是什麼?獵犬疑惑了起來,他從來沒有想到天底下還有如此厲害的人物,難道賜予他異能的人也是他們的一員,當他繼續監視時,那個人早就從地面消失沒有任何痕跡,無奈下的他只能繼續在茫茫人海中尋找他要找的人。” 很快,他就被只有自己能察覺的能量反應所吸引。那種能能量反應如此的淳厚擁有着很強的生命力,在那種能量的指引下他看到了驚人的一幕。巨大的碾壓車不斷的碾壓一個青年男子,那男子的身體在碾壓後很快又恢復了原樣,每次的碾壓非但沒有給他造成致命的傷害反而加強了他肉體的強度。

他在好奇之下開始了對莫小天的掃描,當更深層掃描之時奇怪的事情發生了,他的身體內很快出現一種可以抵消自己異能的能量,在那一瞬間他感覺到了一種親切,迴歸母體的感覺,他明白了過來他說不定就是自己要尋找的那個存在。

“你逃不掉了,”獵犬確定目標後,把所有的信息立即上傳,還有那詭異無比的太陽神教。

“乾的好獵犬,太陽神教的事情暫時放一下,現在先把手頭的工作完成,剛剛通過你給的數據從衛星拍的照片的對比可以看出,對比對有百分之九十九,也就是說可以完全確定就是那個人。身爲監測者的我已經申請追捕令,很快他插翅也難飛了!”

“監測者接下來需要我怎樣配合?”

“繼續監視就好,等待進一步的命令,隨時準備配和地面部隊抓捕行動。”

不過在他們通過的時候,獵犬早已經打草驚蛇。“不好了不好了!”符文碎片最早發現問題開始叫喊起來。

“怎麼了?到底發生什麼了什麼事情?”

“莫小天,我們被人察覺到了,那個人我們還很熟悉,我猜的沒錯的話,他就是獵犬,不過奇怪的是,他並沒有如此強大的能力啊。”

“符文碎片你不是無所不能嗎?調查一下他到底是怎麼回事。”

“那好等我一下,讓我看看到底是怎麼一回事”符文碎片順着獵犬來的方向很快找到了方向,並且竊聽了他們的對話。然後當他再一次的掃描時,他發現了驚人的變化,就連符文碎片自己也沒有想到獵犬的身體里居然還藏着一個未知的能力。那是他本來存在與基因深處的能力,只是一直在沉睡,而符文碎片自己的力量卻打破了這種現象。

這種如此奇妙的能力,讓符文碎片也不知道如何是好,他可以隱藏莫小天身體內的力量,可是現在以他的能力根本無法隱藏莫小天所在的位置。如此大的危機下他能選擇的,看來也只有一條路可走。

“符文碎片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準備溜吧,我們引狼入室想必獵犬所在的組織,很快就會採取行動。”

“他們想幹什麼?我們沒招他也沒惹他,爲何非要真對我們不可?”

“聽說過懷璧其罪的道理嗎?我們擁有的力量可以讓別人擁有能力,你說在這種情況下我們的價值就體現出來了。”

“符文碎片我看我麼不用溜了,不如我們直接去找他!再說了想跑我們也無路可去,以獵犬的能力我想無論我們跑到哪去都會被他們找到。”

“莫小天,你這不是自投羅網嗎”。

“自投羅網?現在的我已經是字頭落網了,不要忘了我是有父母的。如果我跑了他們還是會利用父母抓到我。既然這樣爲何我不反其道而行之。雖然我這個人從來都是失敗者爲何不去賭一把,萬一賭贏了呢?”

“好就聽你的,我們這就去找他。現在他們也沒有弄清楚我們的實力之前,這樣做他們反而不敢動手!”

獵犬從來沒有想到,被他盯上的獵物會自動送上門來,可是事實就擺在面前。那個神祕的男人,居然就那樣待在他家門口。只見他還在門口說道:“你們不是要抓我們嗎,我已經來了,爲何還不動手!”

突如其來的變化,在這一刻反而讓他束手無策起來。獵犬無奈下只好上門迎接,或許談一談也沒有什麼壞處,對於那個神祕人來說,萬一動起手來現在的自己可不是神祕莫測那人的對手。

當他出來的那一刻就見那人說道:“你就是獵犬,想不到我好心送你一身本事,爲何還要做出這樣的事情?如果今天不作出一個好的解釋小心我要把你的一切都收回來,並且包括你的性命。”

獵犬瞬間就被嚇傻了,在部隊還沒有來的情況下,自己的性命早已經被那個人恐怖的傢伙掌握。無奈的他只好悄悄的與總部聯繫起來。“大姐事情有變,神祕人已經知道我們的計劃,他已經來到我的地方,看樣子我已經成爲他板上的魚肉。”


“好有意思的人,看來他超出了我對他的想象,既然如此我就和他談談。剛好我也有把他吸收到組織來的想法。”

“莫小天,我們安全了,剛剛我已經竊聽到他用異能求助總部的事情,他們的人好像想要我們的加入。”

“太好了,可算是逃過一劫!剛剛真是嚇死我了,我手心裏全都是冷汗!”

“小心點,現在可千萬不要被獵犬發現了端倪,要不然接下來可真要影響接下里的談判。”

“好說,他現在已經被我嚇住了,接下來就看我的。很快莫小天進入了狀態對獵犬說道:幹什麼呢!我在跟你說話,在這樣的話我可就改主意了,現在就要了你的命”。

“您消消火,我們不是這個意思,本是想找您聊聊我們老大很快就來。”

“那好,我就在這等着,我倒要看看你們老大到底要說什麼。”

沒有人會想到,這次的見面會創造一個新的時代,一個被稱之爲創世者的人成了改變了現有的世界。 “找到了!不枉我監視這麼久,看來他也是我找的異能者。老對手這次是我先找到的,不管怎樣你這次是你失算了”自言自語的男子渾身上下被黑色的袍子籠罩了全身,只露出了他半張英俊的臉。激動然他不停的顫抖起來,另外遮住半張臉的帽子也被他抖落下來。

抖落的那一刻,他瞬間捂好了醜陋不堪宛猶如干屍般黑色的半張臉,雖然四周再也沒有一個人,但他還是下意識的做出了這個動作。下意識的動作再一次讓他陷入了無邊的痛苦中,也在此刻怒火被一點點點燃。“不能在這樣下去了!那個被稱之爲創世者、被譽爲創造奇蹟的男人已經改變了我的美好人生,這次我絕不能在讓他禍害其他無辜的人。”

很快這個男人做出了動作,打開了窗戶急不可耐的跳了過去,只不過兩樓之間的距離有50米,對普通人來根本越不過去,可是他卻不是一般人。他如同黑夜的精靈,輕而易舉的跳進了那間有着奇異波動的房間內。

隨着玻璃破碎的聲音,少年還在被眼前的景象嚇壞時,突如其來的陌生人在此讓他一驚。“你!······你又是誰?”

“不管這麼對了,還不快跟我走?再不走真的來不及了!”

“陌生人先從我身上下來再說!你壓到我了”一直掩着半張臉的男子這才發現腳下還有一個人,那人便是從空間裏逃出來的李易。

“你剛纔是什麼意思?什麼來不及了”少年疑惑的問道。

“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聽說過嗎!”陌生的男子嚴肅的說…………………………….道。

“非正常研究中心?那是什麼地方”。

“原本我以爲,你來到這裏許久,應該瞭解點什麼,沒有想到你什麼也不知道”。

“我一直被單獨關押,根本無法瞭解全部,。”

那好我就告訴你!非正常人類研究中心專門研究擁有其妙力量的人類,抓住他們並且研究他們,甚至對擁有者做出慘不人道的實驗,忘了告訴你,你所在的精神病醫院就是非正常研究中心的旗下產業之一。這下該聽懂了吧,還不快和我走!”

“我說呢,怪不得這所醫院如此的詭異,晚上總能聽見痛苦的叫聲和野獸的嘶吼,每天晚上都如此,聲音從來沒有停歇,似乎每分每秒都不會停止。每到這個時候我總感到一種突如其來的危險感。剛剛聽你這麼一說才發現我的第六感是準確的,我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離開這裏了”

“慢着!”剛站起身的李易連忙阻止少年並且說道:“我們爲什麼信你,我從你身上感覺到非常不舒服的氣息,快說你到底是什麼人!”

不信任的目光還是讓他不習慣,雖然他擁有可以剝奪一切生命的力量的能力,但他也不喜歡,但確確實實還是無法適應。對於有着善良本性的他無疑是一種諷刺,擁有那種莫名力量以後,危險令人唾棄的氣息就籠罩在他身上,讓他猶如沐浴在陽光下的開朗消失不見,反而多了一絲邪氣和陰鬱不喜的氣息。

少年猶豫的望着兩個不熟悉的陌生人,雖然他更想去相信告訴他一切真相的人,只是他更相信自己的感覺,最後他拉着李易的手下意識的選擇了應該相信的人,並且警惕的看着那個藏頭露尾的男人。

又是如此,他無奈的嘆了一口氣,可是到現在爲止不信任的目光還是讓他不習慣,雖然他已經擁有了可以剝奪一切生命的力量的能力,雖然令人羨慕,但是這不是他想要的,並且對於過去,有着善良本性的他無疑是一種諷刺,擁有那種莫名力量開始危險令人唾棄的氣息就籠罩在他身上,讓他猶如沐浴在陽光下的開朗消失不見,反而多了一絲邪氣和陰鬱不喜的氣息。人類果然是一種只相信眼睛和感覺的動物,而他被包裹着內心深處最溫暖、最乾淨的地方始終讓他們視而不見。不過即使這樣也不能放棄他的初衷。他永遠忘不了看似乾淨和善良外表下的那張醜陋的臉。

仇恨在蔓延着,復仇的慾望和原本的善良糾結在一起,讓他走到了現在。他沒有再多說什麼,只是最後的對那兩位說道:“不管怎樣你們都要跟我走,或許你們現在不跟我走,等我帶你們出去的那一刻,你們就會知道我的苦心”他不在解釋準備用力量強行擄走他們,只是事情不會朝着他們所想的那樣開始了。

醫院的警報響起,暗處的影子們陸續從四面八方涌到了這個房間。門外窗戶邊被這些黑色的無聲者堵住了去路。從這一刻開始李易才漸漸相信那個男人所說的話。“看來是我錯了,這座醫院果然不簡單,從你進來的幾分鐘內,這些藏在暗處的傢伙們行動也好快啊,再次我要向這位先生道歉。

“道歉就不必了,快想辦法出去再說。” 是的,他們真的沒有多少時間了,作爲國家機器的一員,怎麼可能沒有一點保護?黑色的夜幕下穿着黑色作戰服的幽靈們,不知道從何時起早已經來到了他們的身邊。

“二位閣下,你們這是在忽略我們嗎?作爲精神病院的影子可不太願意然讓二位離開,畢竟你們知道太多的東西.抱歉了,國家的利益高於一切,就安心的呆在醫院,我保證你們的生命安全。”影子的領隊說完不等大家做好準備,他早已下打好命令,手中的漆黑的武器對準了他們三人。


被當做精神患者的少年從來沒有見過如此景象,即使擁有了令人羨慕的異能也不能讓他鎮定自若。他的雙腿略微的有些顫抖,但強裝鎮定一邊往後退一邊說道:“別過來!都別過來!我是有超能力的人,如果不想發生什麼意外。請趕快離開。

超能力?影子們笑了笑,然後其中一人說道:“能力不只你有,我們是被改造過的超級戰士!對於剛剛覺醒能力的你來說還是太過弱小”。

“如果在加上我呢?”穿着黑袍的***了出來,身上突然間冒出黑色能量的物質那種帶有危險和未知氣息的波動讓四周的影子們吞了一口口水,甚至有了一絲恐懼。因爲他們知道,那個讓他們感到恐懼的傢伙,是危險通緝令中排位第一的侵蝕者,即使是改造他們的創世者也是對他頭疼不已,創世者爲了抓捕他,和他交手過一次還吃了不小的虧。作爲小兵的他們現在唯一能做到的也只能想辦法拖延時間,讓總部儘快出動。

影子們一步又一步的往後退,全部退下了麻醉彈換上了魔抗彈,也只有這種子彈才能暫時壓制住他們面前的凶神。

侵蝕者看着他們迅速換好的魔抗彈,收起了輕視之心,對於這種危險的子彈他可是吃過苦頭,如果他是一般的異能者早就被一槍斃命,幸好他不是,只是如果不能趕快離開,接下來發生的事情可就不好說了。

影子們沒有猶豫雖然每人只有一顆魔抗彈,全都朝着一個方向扣動了扳機。被影子們稱之爲侵蝕者的他緊張了起來,身體周圍的氣場變爲阻力,阻礙着從槍裏噴射出來的子彈。按照往常一般的子彈怎麼可能傷害到他,一般的物質只要來到他的力場中都會泯滅,只是今天不同了。魔抗彈沒有消失只是稍微一停頓急速而去。

侵蝕者從來都不會坐以待斃,子彈雖然穿過立場,但他還有其他的手段。之間他整個身體變得虛幻起來似乎和那股黑色的能量融爲了一體。就算是這樣他還是受傷了,胸膛和大腿右側被射穿的地方並沒有恢復,留下了中指大小的窟窿。

“不愧是是侵蝕者,要是一般的異能者早就被一槍致命而你卻能好好的站在這裏!”影子們的首領不知道是讚歎還是驚訝,只不過他似乎想要和那人溝通,想辦法拖住一點時間。

“非正常人類中心的走狗,你們的手段也不過如此,不知道你們手中的特殊子彈還有幾枚,我可是記得這種子彈造價昂貴就連你們的頭頭也不敢太多的浪費,識相的快走!要不然等你們的特殊子彈用完,接下來的局面可不是你們能掌握的了。”

影子們沉默了,他們知道自己等用完魔抗彈後的下場,雖然侵蝕者不嗜殺,但影子們不敢賭,畢竟侵蝕者的力量可以侵蝕一切,剛剛子彈雖然穿過了他的身體,給他造成了一些傷害,但是子彈也在穿過他的身體後背侵蝕化爲灰燼。所有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後把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隊長身上。

隊長無奈的看着大家,似乎他也沒有什麼好辦法,畢竟被他不敢賭,因爲他們這隻部隊損耗不起。他最終還是妥協了,做出手勢後,所有的人離開了這間小屋。

李易看着鎮定堅毅的男子,他從來沒有想到當力量釋放出來的他是如此的恐怖,只是他總感覺那個男子只是在硬撐,果不其然,很快他撤掉了立場收回了異能,現在的他只有更加虛弱蒼白的臉和站不穩的雙腿。“還能走嗎!對不起我錯怪你了”。

“沒什麼,抱歉的話就不要再說了,我們要趕快走,如果猜的不錯的話,這次創始者將親自捉拿我。”

“創始者?那是什麼?”

“以後在跟你解釋,現在我們快走!” 隱蔽在大山深處就是**的祕密機構之一的天組,現在唯一不同的是更加的隱祕更加的淡出所有人的視野,甚至就連**現在也無法探知到如今的天組。唯一沒有變化的,就是所有離奇的事情依然無法逃脫他們的法眼,似乎任何事情也無法讓高速運轉的天組遲疑,只是在今天不同,一個人的出現讓天組全體人員陷入了混亂之中。

“冰雨!冰雨!侵蝕者和他的同伴們又出現了!”

“出現就出現嗎,有什麼大驚小怪的”。

“冰雨忘了告訴你失蹤一年的李易再次出現!”。

“鳳凰!你在說什麼!這是真的嗎?”

“是真的,這次可沒騙你。”

慕容冰雨沉默了下來,不知道要高興還是憤怒。隨着預言之日的臨近沒有誰會比她更加恐慌和不安。曾經他因爲希望的消失和亂局讓他陷入了失落和絕望,心緒不安的她一個人呆在空蕩蕩的研究所捲縮在一起,雙手抱着膝蓋,偷偷的哭泣。本以爲她再也不會哭、本以爲再也不會想起,因爲那個人又讓他想起了一年前那時的自己。

那次的異象或許正是打開番多拉魔盒的鑰匙。因爲他們那片爆炸的區域讓那座城市變得更加的不平凡,更像是瘟疫一般像周圍擴散,最終世界也變了,離十三所在的大廈爆炸以來,再也不是以前平凡的世界,整個世界慢慢的充滿了不可思議的變化,異能這個詞彙突然出現在這個世界上,所有的一切再也不同,更有據說是繼承遠古時期遠古文明的太陽神教,以更不可思議的技術侵蝕着已經混亂的世界,動亂不知不覺中讓這個世界產生了一絲不可逆的裂縫。而造成這一切的罪魁禍首,十三和李易被超能力者們所銘記。作爲新世紀力量的源頭,他們的一切被無數人調查和無盡的捕捉即使他們二人像是人間蒸發一樣。


劫難證實了預言的準確度,更讓他再一次讓她想起母親臨終的囑託。曾經不知道重量的她到現在才明白,那份囑託有多重。

“母親你該叫我怎麼辦,你爲了所謂的責任害了自己,爲了責任四處奔走,甚至還爲了責任東躲西藏,被所謂天賜的力量生生的折磨而死。如今預言之日已經降臨,但天賜之子也和十三的消失一起失蹤,不過天賜之子又能怎樣,預言有時候也說不定是正確的,上天又賜給我一個擁有改變整個世界的能力者,我相信他可以拯救本該將要毀滅的世界。”或許這是他對自己的安慰,或許這就是他唯一的救命稻草。

她太累了,一次次出現的超自然事件,讓慕容冰雨失落甚至絕望起來,讓他把所有的一切堵在了那個可以創造奇蹟的男人身上。

那個坐在實驗室裏觀察者整個人類實驗,面對被被解刨成零件的人類絲毫沒有任何不適的傢伙,就是被被稱之爲創造奇蹟的男人,被稱之爲改變文明進程的神。在過去他是默默無聞的小人物,而因爲爆炸的餘波讓他擁有了媲美神的能力。那是被稱之爲生的能力。可以剝奪疾病改變基因的能力。他就像一把鑰匙挖掘潛藏在人類身體中本該屬於人類的超凡能力,因爲他的存在造神實驗被悄悄提上了日程。

那個人的存在早已讓他忘掉了本該消失的人,只是他再一次出現。“李易嗎?出現又能怎樣?他不在是我需要的人,家族的使命讓我們等待了多久?更讓我們付出了多少?不過到我爲止,所有的枷鎖會被我斬斷!今天他不在是我等待的對象,而是我要挖掘祕密和作爲實驗素材的稀有資源!” 慕容冰雨帶着自信和決絕,她要衝破的不僅僅是枷鎖,還有高高在上不可捉摸的命運。

“冰雨你真的要這樣做嗎?不要忘記了註定要發生的事情是重要發生,就像是我一樣,註定會成爲這一代鳳凰,雖然我不願,但命運還會推進事情的發生。隨着時間的推移我對一切都已經看開了,其實做女人也挺好,只不過做羞羞的事情換了個方式,更加舒服罷了。”

“你這是在說什麼?”沒有想到本來是冰冷臉龐的她透着紅色。不過轉眼睛就回復了過來,對鳳凰說道:“別鬧了,我們出發的時候到了,我可以告訴你,就算是你也不能阻止我,命運更不可能讓我低頭,因爲我受夠了!”。

正如他所言,當他發話的那一刻,鳳凰不在說什麼,此刻沒有人還能比她更瞭解慕容冰雨,此刻的她瞬間恢復了粗暴狂野的形象大聲吼道:“小的們!都他媽的給我集合!獵犬確定位置,該是我們行動的時候了! 時間,現在他們需要的就是時間,雖然他們三人安全的走出了精神病院,但此刻的侵蝕者的腳步更加的虛浮,李易和少年也只能搭着胳膊,快速的往自認爲安全的地方走去,可是現在的都市哪裏是他們的安全之所呢?

“喂、那位先生我們該怎麼走呢?我已經消失了許久,在加上這座城市發生了鉅變,我根本不知到去哪裏可靠。”

“孩子我可不叫喂,你可你叫我餘二,你們兩個如果不知到去哪,就跟我去湖心島那裏是我的藏身之地。

“知道就跟你去湖心島,不過在這之前請叫我李易,現在的我已經不在是孩子了。”

“還有我,我叫段小童,已經18歲了,不在是孩子。”

“既然大家都已經互報姓名就請二位快跟我走,真是沒有想到被稱之爲侵蝕者的我會成爲保姆,等一會真不知道,我們接下來會怎麼從獵犬的監視下,回到我的藏身之所。

“獵犬那是什麼?”李易問道。

“知道天網嗎?”

“知道,無非就是無處不在的監視探頭,難道你所說的獵犬就是天網?。”

“怎麼可能,獵犬可是比天網還恐怖的存在,所謂的獵犬其實就是一個團隊,那個恐怖的家團隊擁有可怕的探知能力,整個城市甚至每一個角落都無法逃脫他們的監視,被他們盯上的人他們會像獵犬死死咬住你。

“那可怎麼辦、侵蝕者大大你說我們是不是已經在被獵犬盯住了?”

“放心吧段小童,身爲創始者的對手怎麼可能沒有一些防範措施?在我的暗能保護下,可不是那麼容易讓那些獵犬們追蹤到。不過事事都有意外,如果獵犬們真正認真起來那時我也沒有辦法”。

“想不到還有你做不到的事情!”。

“李易你這是什麼表情?你是沒有見識過獵犬們的厲害,據我所知獵犬總共有10個,他們一起監視全國上下的所有地區。只要他們合力掃描一個城市就算是一隻螞蟻也逃不過他們的追蹤”。

“好厲害的手段,我離開了一年什麼都變了,什麼時候出現瞭如此厲害的異能者?”

“他們或許稱不上異能者,只是受到了被稱之爲創始者的改造,好了快跟我回家,家裏有能干預那種能力的超能力者,只要回到家就算他們合力也找不到我們。”

“呵呵呵,很可惜你們再也沒有那種機會了!”這時安靜的街道上被綠色寫有天字的吉普車塞得嚴嚴實實,李易的老熟人就站在領頭吉普車的車頂上說道。

李易仔仔細細打量着那人,原來她是鳳凰,面對鳳凰的那一刻,他無法明白那個人爲什嗎會在他的面前,並且是以追擊者之名,她不是說好了嗎?自己是他們的一員。這樣疑惑的他只好問道:“鳳凰你這是什麼意思?不要忘記了我已經答應你了,你看見到了我誤會就可以解除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