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嗯!”

“我聽大靈說,你準備成婚了?”

秦羿突然問道。

“是有這麼回事,可是……”

吳旭輝欲言又止。

“明天是個良辰吉日,我親自給你們主持婚禮,你意下如何?”

秦羿擡手打斷他,吩咐道。

“是!”

吳旭輝沉默了片刻,咬了咬牙堅決道。

“下去吧,再想清楚點,我還是相信你的。”

秦羿拍了拍吳旭輝的肩膀,索然笑道。

吳旭輝渾身一顫。

擡起頭看了秦羿一眼,張了張嘴,終究沒再說什麼,徑直退了下去。

走出江南水榭的那一瞬間,吳旭輝再也支撐不住,一頭栽倒在地上。

待下人扶起他,已是面如金紙、頹如死人!

“吳爺,怎麼了,這是怎麼了?”

他身邊的副堂主鍾嶽連忙問道。

“沒事!”

吳旭輝擺了擺手,掙扎着爬上了車,點了一根香菸,用力的深吸了幾口,陷入了深深的沉思。

江山、美人,孰輕孰重?

“侯爺是要我做出選擇啊!”

公義到底是什麼?值得你爲它如此不近人情。

殺了一個鐘天琪,難道還不夠嗎?

“難道非要把我逼上絕路嗎?”

吳旭輝心中萬般苦楚,喃喃過後,眼神一狠,彈飛了菸頭。

“傳我令,明晚婚禮過後,拆掉吳王閣!”

吳旭輝對鍾嶽下令。

“那可是小媚花了上億資金打造的王府,就這麼拆了會不會……”

鍾嶽有些不解的勸道。

“明晚過後,它註定只能是一片墳地!”

吳旭輝冷冷道。

……

西州鍾家別院大廳內,一片愁雲慘淡。

鍾天琪的屍體躺在豪華楠木棺材內,那死不瞑目的瞳孔,滿是不甘與屈辱。

鍾家正脈唯一一個繼承人,這位被鍾家人視若掌上明珠的寶貝大少,在最輝煌的青春,驟然隕落。

一直到現在,鍾家人都不願意接受這個殘酷的現實。

他可是鍾家大少,吳王的小舅子啊。

怎麼能死在了自己的地盤上,這是何等的屈辱!

“天琪!姐發誓,血仇不共戴天,哪怕是搭上整個鍾家,我也一定要替你報仇。”

“秦賊,明晚你要活着離開西州王府,算我黑寡婦無用!”

鍾媚俏容一寒,撫上弟弟的眼瞼,決然望天賭咒。 “蓋棺!”

鍾媚背過身,擦掉眼淚,恢復了冷豔之態。

鍾嶽一揮手,立即有人把棺材合上了。

“一年前,秦賊在西州殺了王楚人,斷我一生,險些將咱們鍾家陷入絕境。”

“如今,惡賊再殺我鍾家血脈,公然挑釁,誠不可忍。”

“我以家主的身份,向秦賊正式宣戰。”

鍾媚雙手環胸,秀目掃視大廳衆人,鏗鏘恨然道。

“沒錯!”

“我鍾家在西州是第一大家族,豈能容一個毛頭小子欺辱,我附議家主,斬殺秦賊,讓天下人知道鍾家絕非隨意能捏的軟柿子。”

“是啊,秦侯是擺明了要和咱們鍾家過不去,咱們避無可避啊。”

鍾家衆人紛紛呼應。

“鍾叔,你怎麼看?”

鍾媚問道。

“秦侯神通高絕,實力傳聞已達宗師。稍有不慎,我等便有滅門之禍,咱們鍾家如何能敵?”

鍾嶽較爲冷靜,素有智謀,沉思了道。

“我既然敢殺他,必有萬全把握。”

“哼!”

鍾媚面色冰寒,哧鼻冷笑了一聲。

鍾媚能成爲家主,正是因爲心思縝密,辦事滴水不漏,要對付秦侯,自然要有絕對把握的。

“有請霍宗主!”

鍾媚衝門外虛空,恭請大喝。

前妻的蜜戀 桀桀!

“宗師又如何,在我眼中如屠豬狗!”

但聞一聲悽然詭笑。

一頂黑色的大轎子,橫空飛來,穩穩落在了大廳內。

衆人暗自驚奇,這轎子莫不是長了腿?

豪門囚愛 轎子落地,黑氣瘟然!

一個頭戴高帽,身穿紫色長袍,紅眉垂眼,鷹鉤鼻的高瘦中年人掀開轎子走了出來。

但見他負手向天,一如閻羅帝君出世,鷹眼半眯,傲然掃視全場。

眼光所掠之處,衆人頓覺毛骨悚然,好不驚惶。

“何方高人?”

鍾嶽等人趕緊迎上前,拱手作揖。

“鬼宗霍無心!”

那人嘴脣未張,一股陰冷的聲音,卻是滲透全場。

“原來是名震江南的鬼宗宗主!”

“恭迎霍宗主,好茶伺候!”

鍾家人聞言,無不大喜,當即又是躬身作揖,看了上座。

霍無心年迂八旬,因爲常年修煉雙休邪術,採摘少**元,大有返老還壯之相。

單從外相來看,他也就是個五十歲上下,正值壯年的中年人。

“霍宗主!”

鍾媚親自離座上前,面頰微紅,彎腰盈盈施禮。

“鍾小姐不必多禮!”

“你我不是外人。”

霍無心眼中淫光一臉,指尖在鍾媚的手心滑過,兩人都是彼此心照不宣。

“宗主請上座。”

鍾家人把霍無心讓到了首座。

霍無心身爲南方鬼宗宗主,十年前便入了宗師境界,與楚登峯號稱江南雙絕,名聲仍在杜聖之上。

此人精通御鬼之術,在邪派之中,弟子衆多,地位極高。

“霍宗主,秦侯無道,年少輕狂,殺我胞弟。還望宗主,助我殺賊。”

鍾媚凝重道。

“鍾小姐,我這次出山,正是要誅殺此賊。”

“本尊與他的血仇,比你還深啊。”

霍無心仰天恨然嘆道。

秦羿先是在萬家斬殺董開山師弟,壞鬼宗奪取萬家大計。

其後,又在葛家莊斬殺鬼宗長老葛老鬼,奪走了夜叉黑三。

屢次挑釁,堪稱鬼宗頭號大敵!

霍無心此次閉關練成了百鬼大陣,便無鍾家之事,他也會殺上門去,找秦羿復仇。

“有霍宗主出馬,秦賊怕是插翅難飛了。”

鍾嶽等人大喜道。

“沒錯,我有上古鬼兵百人,可擺鬼武大陣,就算這小子是宗師,也只能受死。”

霍無心撫須傲然道。

說完,霍無心長袖一揮,凜然大喝:“現!”

唰!

大院裏憑空現出一百個詭異的鬼兵。

鬼兵盡皆身穿黑色鎧甲,手持雪亮刀槍,一副古代戰士的打扮,血紅的眸子與周身濃郁的陰氣,讓人望而膽寒。

“秦候!這回我看你怎麼死!”

鍾媚嘴角浮現出一絲陰狠的冷笑,心頭暗暗發誓。

……

江南水榭!

秦羿正陪着小梔沿湖散步。

兩人彼此沉默無言。

小梔心頭有太多的疑惑。

但她卻絲毫不想解開。

有些事情一旦知道真相,就會失去了原來的感覺。

管他是秦侯,還是那個自稱上一世是她男朋友的怪才。

一切都無所謂了,她只想珍惜、享受此刻的寧靜。

“侯爺,侯爺!”

朱子南遠遠飛奔了過來,驚慌道。

“怎麼了?”

秦羿淡然問道。

“鍾家來人了。”

朱子南上氣不接下氣道。

“去看看。”

秦羿沉吟了幾秒後,開口道。

到了大門口,鍾家人頭上繫着白布,手臂上卻是掛着紅花,顯得很是不倫不類。

“鍾嶽見過侯爺。”

領頭的中年人,粗粗拱了拱手道。

“有事嗎?”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