嗤!

金色戰戟爆發出一團烈芒,被北辰宇手持著橫掃而出。戰戟橫空,終於將竹葉漩渦擊破。荒力灌注雙臂,北辰宇的肉身力量也凝聚到極致,金色戰戟化作一道金色流星,向著紫靈衝去。

咻!

金色戰戟宛若流星奔月般,一路上撕碎重重竹葉,絞殺向紫靈。

「紫葉,盾!」紫靈臉色依舊清冷,素手輕揚,層層晶瑩竹葉便交織在她的面前,形成一面紫光流轉的盾牌。

轟!

金色戰戟撞在了紫葉盾牌之上,爆發出浩瀚的能量波動。金芒夾雜著紫芒,無盡符文從二者相撞處迸濺而出,震散空氣。

最終,金色戰戟化作光雨消散,紫葉盾牌也分崩離析。趁著這個機會,北辰宇又衝出了兩丈的距離。

沒有停止,北辰宇繼續踏著天火動,向著紫靈的方向衝去。

「飛流千葉斬!」紫葉清喝一聲,無數竹葉向著紫靈匯聚,形成一道飛葉洪流。旋即,飛葉洪流裹挾著強橫的場域,向著北辰宇沖刷而來。

「九星天辰!」北辰宇催動天生符文,一片夜空浮現而出,將周圍籠罩。破入天荒境后,九星天辰發生了新的變化,北辰宇控制著夜空凝聚在體表,形成防護。

頭頂九顆大星,身披深邃星空。北辰宇踩動裂天七步,向著紫靈衝去。

嗤……

飛流千葉斬的向著北辰宇落下,北辰宇頭頂大星轉動。這一次轉動的,足足有兩顆大星!

奇異的波動蕩漾而出,飛流千葉斬寸寸崩碎,化作漫天亂舞的竹葉。周圍的竹葉攻擊在北辰宇身上,卻都沒入了那一片夜空之中。竹葉依舊在飛行,卻彷彿永遠也飛不到北辰宇的身上,那是一片星空的距離。

夜空消散,大星化作無形。北辰宇又衝出了兩丈,現在距離紫靈,只有三丈!

只是,北辰宇卻沒有絲毫輕鬆之色。原因無他,他在紫靈眼中看不到絲毫慌亂,似乎一切都在掌握之中。

「紫葉,輪轉!」紫靈再度清喝一聲,無盡紫葉飛旋,在她身周兩丈之外匯聚,宛若罩子一般將她籠罩在內。

這些葉子之間有著奇異的波動,莫名的,北辰宇感到自己和紫靈間彷彿相隔了無盡遠的距離。

「天火破!」雖然是這樣想的,但是北辰宇還是決定試一試。暴喝一聲,無盡靈火匯聚在北辰宇的身前,化作天火破擊出。

轟轟轟!!!

連續不斷的爆炸聲響起,靈炎本來就是植物的剋星,等到天火破即將消散,北辰宇也衝到了那層竹葉障壁之前。

殘餘的天火破威力轟開了紫葉障壁,北辰宇發動天火動,全身浴火,向著裡面衝去。踏出十幾步,北辰宇聽了下來。

此時的他,依舊在那層紫葉障壁之外,沒有前進半分!

周圍的紫葉攻勢凌厲,北辰宇連連暴退,退出了竹葉雨的範圍。

紫靈依舊目光清冷,不時地,她的輕紗會被勁風揚起一角,露出半截雪白晶瑩的下巴。

北辰宇聽著紫靈,陷入了沉思。這竹葉雨實在是詭異非常,有著強大的攻擊力不說,還有這變態的防禦能力,除此之外,紫葉障壁更是極其奇妙。

心中一動,真實之眼釋放,北辰宇的雙眸之中蒙上了一層淡紫色的光芒,看向紫竹葉雨。

只見這些神光湛湛的紫竹葉,正在以一種奇妙的軌跡飄落著。不僅如此,每一片紫竹葉飄落之時旋轉的方式都不一樣。無數片竹葉相互之間形成了很神奇的共振,最後竟然形成了法陣!

看出了這裡面的奧秘,北辰宇心中暗暗驚訝,想不到這竹葉雨竟是法陣!靜下心來,北辰宇利用真實之眼,仔細的解析著這法陣。

法陣的能量流轉,構架方式,漸漸地在北辰宇的腦海中清晰了起來。真實之眼下,一切都無所遁形。現在的北辰宇雖然沒有到達如此境界,卻也能夠勉強解析法陣。

片刻之後,北辰宇停了下來。竹葉雨所構成的法陣太過高級,即使是有著真實之眼,北辰宇也只是摸出了一個大概。暗暗沉思,北辰宇突然開口,「不知我可否布陣?」

聽到這句話,紫靈也是一怔,旋即開口,「當然可以,我只是想找一個強大的主人跟隨。只要你足夠強大,什麼方式都可以使用。」

北辰宇放下心來,開始圍繞著紫靈的法陣布置法陣。看到這一幕,紫靈露出饒有興緻的目光,顯然是沒有想到北辰宇還會布置法陣。

一個個陣道符文飛射而出,相互疊加組合。隨後,這些經過複雜組合的陣道符文又不斷地落在地面上。紫靈目光中終於微微露出了幾分驚訝之意,因為她看出了北辰宇的陣痕乃是完美級別的!

這使得紫靈驚訝無比,她是天生地養,生來便有著完美級別的陣痕。這人類居然恐怖如斯,不僅僅是天荒六境的修為,更是有著完美級別的陣痕。或許讓他做自己的主人,也不錯。

北辰宇自然是不知道紫靈的想法,依舊不斷的布置著那一角殘陣。

此時的紫竹林其他位置,落影四人卻是聚在了一起,不在狩獵靈竹。隨後,一道道紫芒從天而降,將他們包裹住,向著紫竹林之外飛射而去。

落在師父身旁,落影對著她的師父行了一禮,看向漓的身邊。這一看,落影便是面色大變,因為北辰宇並沒有回來!

木風三人也發現了,頓時大驚失色。漓也發現了不對,將幾人叫過去問話。


新皇派一方更為焦急,因為他們這一方的天荒三境天才竟然都沒有回來!詢問著歸來的人,新皇派的王者們看向皇後派天才們的目光不善。

他們已經得知,那些天才是進入中央區域之後才死的,那麼有很大的可能性便是和對方的天才有關係!只不過,當他們知道北辰宇也沒有回來后,心中又是欣喜了幾分。

漓揮退了幾人,看向紫竹林深處。她不相信北辰宇死在了裡面,對北辰宇有著信心,決定在這裡等下去。


這是,新皇派有人走了過來,「皇後娘娘,您的徒弟好像沒出來。」

「放心,我徒兒命大,死不了的!」漓的目光森寒,淡定道。

「哈哈……」新皇派有人大笑,「那我們便陪著皇后等下去!」

漓沒有說話,而是盯著紫竹林內部。她已經作出決定,如果北辰宇一日之後不出來,便拼著受傷也要闖進去找找。

其他的王者也沒有離去,而是在這裡一起等著。他們也想知道北辰宇能否活下來,這關係到整個洛皇朝的局面。如果北辰宇死了,皇后必定一蹶不振。

此時的紫竹林內,北辰宇的混沌祖雷陣殘陣已經完成。道道雷霆流轉,充斥在法陣之內。北辰宇看向紫靈,身周雷霆環繞,目光睥睨宛若雷神般。 “沒想到你早有準備!”交熱擡頭看了一眼梅菲特,有些驚訝的開口。

“還要繼續打下去嗎?”梅菲特只是冷淡回答一句,手中殺伐之劍顫鳴有飲血的激動。

交熱搖頭,臉上勾勒出神祕的笑容“我今夜的目的已經達到,再打下去也沒意義。而且如今的你還不是我的對手,和現在的你交戰,我沒有絲毫興趣!”


“我期待和你進行巔峯對決的那一天,梅菲特!若是帝國還有誰能超越我,那絕對只有你可以超越我!”交熱轉身離開,激光屏障直接被他用體魄撞開,留下一個緩慢癒合的窟窿,至於人?早已化成一道流光消失在天際了。

這一幕讓佈置屏障的士兵咂舌,這道屏障有多恐怖他們十分清楚,連金屬都會被瞬間笑容!而先前那神魄境強者用靈力轟開一個缺口就已經很驚人了,如今這近三米高的魁梧漢子更變態,居然直接用身體撞開一個通道出來…

“開始殲滅!今夜潛入進來的人一個都跑不掉…”梅菲特沒理會離開的交熱,轉身冰冷開口,語氣充滿了煞氣。

“啓動天眼,找出暗中隱匿的刺客!用鏈接系統,將刺客的位置發送給每架機甲。”東方騎士操控着機王,在空中下達一系列的命令。

血鳳號的主控室內的駕駛人員再接到東方騎士的命令後立即忙碌起來,血鳳號的一切運動都依靠她們來操縱,同樣包括戰艦武器與戰艦內的保衛系統。

血鳳號的鳳頭上打開一處閘門,一根黑色金屬柱升起。葉銘能夠感受到一道道漣漪從金屬柱尖端擴散,如同電波雷達一樣,迅速橫掃向四周,天地之力被漣漪攪亂,變得有頻率震盪起來!

而隱藏在暗中的刺客被漣漪波及後直接露出原形,臉上不由露出驚駭!他們的隱匿技能一直是他們引以爲傲的生存技能,但如今在“天眼”的掃蕩下,居然變得無所遁形,一切隱匿都沒有絲毫用處。

轟轟轟…震耳欲聾的槍聲不斷響起,夾雜着武者的慘叫,鮮血在黑夜中綻放,顯得在平常不過。

葉銘搖頭,他看到這些刺客的隱匿一失效,立即就會被弒神軍團包圍,接着等待他們的就是激烈的炮火轟擊。

這些刺客都是先天境界,帝國唯一一位神魄境刺客也剛纔也死在交熱手中,如今這些武者根本就擋不住機甲那恐怖的炮火轟擊。

一輪機槍掃蕩直接打穿地面,武者強大他體魄也無法抵擋,直接被轟成殘渣!

“趕緊離開!”熊勇低喝,拉着幻神的手,腳踏奇異步伐迅速向外圍逃走,沿途同樣有機甲向他發動攻擊,卻全被他避開,而且足足有四道人影朝不同方向逃遁,似真似幻,讓弒神軍團的人也眼昏,不知道哪個纔是真身,只有開槍胡亂掃射。

梅菲特同樣注意到熊勇,目中露出冷色,當即俯衝過去!

“梅菲特!” 葉銘連忙開口,他同樣注意到熊勇,若是讓梅菲特去阻擊,熊勇鐵定玩完!他曾經在強也逃不了,如今他修爲盡失,實力只不過堪比先天二重天巔峯, 就算掌握各種祕法也打不過如此變態的梅菲特。

葉銘只感覺到一股風吹來,隨後就看到梅菲特出現在自己身旁。

“怎麼小男人。”血晶面具已經消失,梅菲特勾魂奪魄的望着葉銘。

呃…葉銘還真不知該怎麼開口,剛纔只是不想看到梅菲特將熊勇給殺了,所以纔會心急開口,如今熊勇是跑了,但他卻是尷尬的不知該怎麼開口。

“你傷勢怎麼樣了?”葉銘有些關心的問道。雖然他有些受不了梅菲特的熱情似火,但對於一個愛上自己的女人,葉銘也不可能做到絕情。

“我沒事!不過你的關心讓我很感動,就算放走這裏所有的刺客,只要能還你一句關心我也覺得值。”梅菲特懷抱葉銘,這次沒有將葉銘往自己胸口壓,而是相擁而抱,在葉銘耳邊靜靜開口述說。

聽到這句話葉銘也不知道心中是什麼感覺,有點怪怪的,眼睛居然感覺有些疼,有些溼潤!這次他也沒有掙扎梅菲特這正常的擁抱。

“你們回來吧!放那兩人離開。”梅菲特揮手,將打算去追擊熊勇兩人的四方騎士叫住。

四方騎士雖然疑惑,但還是選擇絕對服從梅菲特命令,沒有絲毫疑問,只有一個簡單的“是!”字。

與此,東方騎士還用機王的連接系統下達命令,讓所有弒神軍團的人停止對熊勇兩人的攻擊,同時放任兩人離開。

“他們這是怎麼了?”幻神驚訝,看着先前還對自己兩人狂轟亂射的弒神軍團,如今居然視自己兩人如空氣一般不給予理會,任由自己兩人從身邊穿過。

熊勇同樣發現這個異常,他沒有駐足,還是帶着幻神以更快速度離去!但卻回頭看來一眼,看到站在血鳳號正對自己笑的葉銘…

熊勇兩人來到屏障邊緣時,這裏早就爲兩人專門打開了一道出口,還有兩架機甲靜靜站在出口旁守護,防止其他人從這裏突圍。

“走吧!”熊勇拉了一下還有些發神反應不過來的幻神,隨後率先衝了出去。

“等等我呀!你這混蛋,居然拋棄我…”幻神很不滿熊勇“拋棄”自己的行爲。

她也察覺出了弒神軍團似乎是有意放自己兩人離開,這種事讓她疑惑,她怎麼也想不明白!弒神軍團可是帝國出了名的鐵血,是一支最無情的軍隊。發生這種事簡直是奇蹟!

熊勇與幻神脫離封鎖地帶後,回頭一看不由感慨的搖頭!封鎖地帶與外面簡直如同兩個世界一般,裏面戰火漫天,殺戮還在繼續。這次暗中潛來的刺客至少有兩百人,足夠弒神軍團殺一段時間了!畢竟全是先天武者,還是擁有反抗的實力的…

全是帝國第一次號召起來的,他們完全是爲了來分杯美羹,不過誰能想到,羹沒分到,自己的命倒是搭進去了。

“這是療傷丹藥,你拿去吧!儘快將傷養好。”葉銘注視着熊勇安全離去,隨後回身取出一瓶療傷丹藥遞給梅菲特!

“謝謝!”梅菲特沒有看是什麼丹藥,接過丹藥後直接送上火熱一吻。

紅脣親在自己嘴脣上,葉銘的頭腦嗡的一聲就懵了,腦袋一片空白,身體也僵硬在原地。

“你…你還是先療傷吧!”葉銘很不自然,臉紅不已!心中很不適應,雖然他兩世爲人,但畢竟還是個雛,所以突然被美女強吻,他都不知道該怎麼迴應,最後只能選擇先離開。

“呵呵…”梅菲特看着葉銘害羞逃跑的樣子不由笑了起來,她感覺自己越來越喜歡這小男人了,太有意思了,她都快感覺自己已經離不開葉銘了。

不過當她打開玉甁看到裏面的丹藥時卻再也笑不出來了,神色甚至有些呆滯! 第六十九章種下了神魂烙印

「五雷轟頂!」北辰宇暴喝一聲,這一角混沌祖雷陣中頓時掀起了無盡雷霆,在竹葉雨上空匯聚。

漸漸地,一團雷雲形成,不斷的旋轉著。雷雲之間,不斷有著電弧遊走,聲勢驚人。

轟轟轟!!!

陡然,五道深紫色的雷柱從天而降,落向下方的竹葉雨。雷柱沒入竹葉雨之後,不斷地消亡著,沒有深入多少就被泯滅了。

北辰宇嘴角掀起一絲冷笑,雙手連連變幻,催動混沌祖雷陣一角。雷柱連天接地,不斷地降落而下,轟砸向竹葉雨。

漫天散亂竹葉飛旋,很快,當雷雲消散之時,外層的竹葉雨也毀滅殆盡。此時,紫靈身周只剩下了三丈外的那一層詭異的竹葉。

北辰宇沒有妄動,而是再度睜開了真實之眼。這一層竹葉的解析比之先前的外圍難上許多,符文能量幾乎耗盡,北辰宇才堪堪將之解析出一個大概。

「這法陣扭曲了空間……」北辰宇收回真實之眼,喃喃自語。這法陣很是不得了,竟然扭曲了空間!要知道,至少高級的陣法師,才能夠布置出空間法陣中最基礎的傳送陣。至少要陣道大師,才能在空間一道上有不淺的造詣。

只不過,北辰宇也找到了陣眼,這就好辦多了。接下來,便是要以強力破之。同為媲美天荒六境的大陣,想要破開對方的大陣,只怕也需要自毀法陣。

「雷起!」北辰宇神情肅穆,大手一揮,這一角殘陣的陣眼頓時顯現出來。全陣的雷霆涌動著,向著陣眼之處匯聚。完整的混沌祖雷陣,有著十萬一千一十個陣眼,北辰宇的一角殘陣只有著十個。

隨著雷霆不斷的匯聚在這十個陣眼上,十枚雷球漸漸凝聚成形。到了最後,整個法陣都化作十枚雷球。這十枚雷球表面雷光閃動,呈現出極為深邃的紫色。

北辰宇神色凝重,這十枚雷球,都是由陣道符文牽引天地間的雷元素凝聚而成,狂暴無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