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

又一艘飛船掠過,再次短暫的停留,無邊的夜色下,衆人早已懶得跑過去瞧個究竟!

“呼,“

從飛船上跳下來的白起輕輕的呼了口氣,辨別了一下方向,轉身已經融入濃墨般的夜色裏了!

女子貴族大學的一所修女式建築物裏,與周圍的燈火通明相比,這裏一片黯淡!

“哼,“

使用觀氣術四周隨便一查,就發現了每個人隱藏的位置!

這其中,竟然還有那個紅衣中性女子的氣息,只不過,她是隱藏在三百米多外的一顆大樹上!

“偷窺!“

瞬間就給紅衣中性女子做了一個定位,這個人應該不足爲慮。夜色裏,白起從第一個隱藏者身邊掠過!

這是一個無魂進化變異人,她已經進行了邪惡變異,只不過,相對於白起的偷襲,等她發現的時候,白起手中的三孔大刀已經刺進她的心臟!

一擊斃命!

“到底來了沒有?“

大樹上,紅衣女子揮手趕走身邊的蚊蟲,睜開一雙大眼睛焦急的看着前方的修女堡。可是,黑夜中寂靜無聲,看不到,聽不到!

就似乎什麼也沒發生!

“嗯?不對!“

焦躁之際,她的鼻孔裏傳來一絲絲血腥味,紅衣女子的心頓時安靜了不少,這說明,那個白衣人已經來了。

而且,一上手就是殺招!

絕殺!

一想到白起那種可怕的出手,紅衣女子心中沒來由的一陣驚歎!

“要是能看到他真正的出手,該有多好啊!“

紅衣中性女子心中竟然有幾分期待,幾秒鐘後,她再也沉不住氣,悄悄的溜下樹,小心的向修女式堡壘走了過去!

“好腥!“

循着血腥,她找到了第一個死者,伸手碰到她傷口的時候,背上流出的鮮血竟然還是熱乎的!

“才死沒多久?“

紅衣女子怔怔的看向前方,雖然黑夜中什麼也看不到,她的眼前卻出現一幅畫面:一個手持利刃的男子,在黑夜的掩飾下,舉刀,插下去;舉刀,再次插下去!

他每次舉刀,都會有一個人喪生!


他的每一次殺戮,似乎都代表着一種懲罰!

“我怎麼會這麼想!他殺了我學校的人,我竟然還暗暗高興,真是變態!“


紅衣中性美女暗暗責怪了一下自己,悄然無聲的向前行進,由於一路的埋伏的高手都被白起剪除,所以,她幾乎沒費吹灰之力就進入了建築物裏!

剛走沒幾步,一道聲音傳入耳中,

“看來,我真是低估了你!“

寂靜的夜色下,紅衣中性女子忍不住心跳加速,她已經聽出來了,說話的這個人就是藍衣女子的,也就是學校第一高手的輔導老師!

那個傳言最爲變態的老女人!

“既然來了,又殺了我這麼多學生,爲何還縮頭不敢露面!“

久久沒有回答,老女人尖銳的聲音再次響起,“嗖,“紅衣女子只感覺一陣風從身旁掠過,她剛想喊出口,就感覺一道冷鋒貼着鼻尖劃過!

涼颼颼!

一瞬間,她醒悟過來了!

剛纔攻向自己的,應該就是那種細長利劍。也只有那種黑色的細長利劍,纔會給人這樣的感覺!


可是,剛纔的那陣風,自己被什麼東西拉了一下,如若不然,只怕自己的臉上,從鼻子那裏已經戳出了一個洞!

她嚇出一身冷汗,悄悄的向後退卻,一到聲音卻從她身旁兩米多處響起,

“老女人,你手段好狠………“

“嗤嗤嗤,“

白起這道聲音沒有說完,就聽見一陣陣利刃刺空的聲音,

“快走!”

兵器交戰的聲音裏,紅衣女子只覺得身邊一陣風颳過,耳邊就響起一道聲音,緊接着,交戰的聲音又到了遠處!

“難道他也會魅神身法?”

紅衣中性美女一時間微微有些失神,腳下幾步踉蹌,快速的向後退去。

“呼呼呼,”

“嗤嗤嗤,”

黑夜中也看不見兩人在交手,只聽見一陣陣破空的聲音。

“咔嚓,咔嚓,”

戰鬥進行到約有五分鐘的時候,紅衣女子耳中就聽見一陣骨頭錯位的聲音,

“哎呀,哎呀,”

接着,又聽見一陣陣男聲痛苦的慘叫,她心中一陣緊張,只顧得快速的後退,卻又想衝上去救下白起!

“劍又沒刺進,你喊什麼?!”

“老子樂意!”

白起疼得直咧嘴,強忍着身上的疼痛,將腳下老女人胳膊,腿全都弄脫臼了!

“告訴我,你們在金劍帝國的總部在哪?”

“總部?就憑你這身手,去了也是送死!”

老女人不屑的聲音傳來,聲音粗重,似乎也受了不輕的傷,紅衣女子分不清兩者的傷勢如何,卻也不敢冒然出手!

“我死不死,你就不用管了。不過,告訴我這個信息,說不定就能換你一命!”

話音落後,再次恢復寧靜。紅衣女子心頭一喜,看來還是白起佔了上風,這人皮糙肉厚,應該傷不到他!

“你當我是白癡,告訴你了,你會放過我!”

“饒你一命沒問題!”

白起毫不含糊的答道,明顯的感覺到了腳下踩着的老女人似乎有些心動了,

“哼,你要我生不如死,還不如死了!”

老女人惡毒的道,白起頓時無語,自己是沒打算放過她,可也沒想過要把她折磨的人不像人,鬼不像鬼!

“你他奶奶的,你現在沒有與我講條件的資本,快點說吧!”

“好,就算你殺死我,你也一定會比我死的更慘,”

黑夜中,老女人的笑聲猶如黑夜裏的寒梟,聽起來滲人之極,

“我們總部就在金劍帝國的進化變異人軍隊,那裏的總教練,就是發展我的上級,去吧,去吧,去…….”

說到最後,老女人的聲音越來越弱,似乎斷絕了般!

白起一愣,老女人頭頂的生命氣息斷絕,看來是她自盡了!

“唰,”

一陣風在面前停下,紅衣中性女子情不自禁的要去抓銀針,猛然覺得一雙手被人抓住了,而且握的如此之緊!

饒是黑夜中,紅衣女子也覺得臉上發燒!

什麼時候,有一個男人這麼握着自己的手了!

“你看到了,聽到了不該聽到的事情,你說我該怎麼辦?”

那道熟悉的聲音在耳邊響起,紅衣女子的心跳再次加速。看來,白起要殺人滅口了,

“咦,你竟然不是進化變異人?”

那道聲音瞬間變了口吻,似乎對自己不是進化變異人比較驚訝,緊接着又覺得手上一緊,整個人凌空飛了起來!

“嗖,”

微風颳過,修女式的堡壘裏一股股血腥四散傳開。燈火輝煌的女子貴族大學,卻沒有多少人嗅到!

“等我完成任務,自然會放了你,如果不聽話,我也不會客氣!“

飛船內,白起放開了對紅衣女子的束縛,活動了一下筋骨,待飛船飛上大氣層,併入神族飛船的內艙時,他快步走了出去!

“爸爸,爸爸!“

小白黑手裏拿着一把水果奔跑着衝向了自己,白起一把把他抱起,看着一臉苦悶的柳絮飛,

“好了,現在你自由了,去找你的馬子吧!“

“老大,壯陽果功效過了!“

柳絮飛極其委屈的道,白起呵呵一笑,隨手又丟了一個過去,

“就知道你不夠用,特意爲你多買了一個!“

“啊!“

柳絮飛一陣尷尬,搶了那艘飛船快速的逃走!

“兒子,喜不喜歡這個姐姐?“

白起抱着小白黑走到一臉好奇打量着飛船內部的紅衣中性女子面前,

“哥哥,哥哥!“

小白黑嬉笑着喊道,紅衣中性女子頓時滿腦子黑線,敢情有什麼樣的父親,就有什麼樣的兒子! 刺客帝國,

“混賬,還沒有找到關於小小的任何消息嗎?”

蘇琪臉色陰沉的看着一幫跪倒在地的屬下,他不但從這些人的心裏讀到了恐懼,害怕,甚至還讀到了憤怒!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