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嗖,嗖,嗖……”

巨石和箭矢帶動風聲,將其他聲音都掩埋,然後就消失了。

關羽四人眼睛怒視前方,一道黑色的薄薄光幕出現,將上方的巨石和箭矢全部彈飛,這是曹操軍的陣法防禦,藉助陣法的威力,把一切遠程攻擊阻擋,轉移。

看轉移的方向竟然是居民區,這可是讓孫權傻眼,沒想到一向愛民的曹操會如此行事。

巨石落下後,無數房屋被毀。

一時間慘叫連連,因爲攻擊來的突然,加上居民都躲在家中,這輪攻擊直接造成數百萬居民的死亡,而且這只是開始,在房屋被毀後,不知因爲什麼大火開始燃起,在慌亂中,大火越演越烈,開始籠罩整個襄陽城。

一劍九歌 ,雙方都不敢輕舉妄動,孫劉聯軍是不敢,曹操軍則是不去做。



火勢越來越大,哪怕在荊州這個多水的地方,也無法阻攔大火的燃燒,在這樣下去,襄陽城會被燒燬的。 「林小子,不對,林恩公,求求你,帶著我一起走吧!」還未等林白反應過來,那『陰』金水獸的腦袋已是緊緊的貼住了林白的腳面,如小狗般不斷用頭廝磨著腳面,眼眸中更是有熱淚流淌,喃喃道:「我不想在這了啊,我想走,我是天生地養的靈物,不是牲口,我想出去看看『花』『花』世界,我想去嘗遍我身為靈物身份該吃的東西,不是這些狗艹的腐『肉』啊……」

我靠!這是怎麼回事兒?!聽到『陰』金水獸這幾乎都是在哭訴般的話語,林白已經完全懵了,幾乎都有些無法相信眼前的狀況。.訪問:щщщ.。這算是怎麼回事兒,這不是自己正想要睡覺,馬上就有個嬌滴滴的小姑娘,可憐巴巴的給自己送來熱被窩和軟枕頭,還要『侍』寢嗎?

但未曾想,林白這震驚的模樣落入『陰』金水獸眼中,卻是被『陰』金水獸當成了林白對它的要求感到不喜的表現,當即前爪緊緊抱住林白的大『腿』,可憐巴巴道:「帶我走吧,求求你帶我走吧,我不想過這暗無天日的生活了,我要吃美食,我要去享受……」

「求求你啊……」彷彿是感覺自己的懇求對林白起不到什麼作用,『陰』金水獸又是猛然一咬牙,眼眸中『露』出決然而然之『色』,道:「你不帶我走,我就死給你看!」

方丈洲是什麼地方,『陰』金水獸可謂是再清楚不過。它在這裡生活了這麼多年,天天以腐『肉』為食,這種生活可謂是暗無天日到了極致,更是對它身為天地靈物這身份的一種莫大侮辱。如今機會擺在了面前,如果再不抓住,等著它溜走,那豈不是追悔莫及。

這種幾乎跟天上掉餡餅一般沒有任何區別的好事兒,林白如何會錯過,而且他也想明白了『陰』金水獸的心思,雖然心中狂喜,但眉頭卻是皺起,做出一幅思忖模樣,緩緩道:「帶你也不是不可以,但你的飯量這麼大,而且帶你出去,也不見得對我有什麼好處吧……」

這便是林白的聰慧之處,若是直截了當的應承下來,『陰』金水獸肯定是會幫自己把這些靈『葯』帶出此間。但若是想從這憨貨身上掏出更多的好處,怕就是難了。

不過雖然這話說得大義凜然,但林白卻是覺得老臉一陣赧紅。什麼飯量大,什麼好處,這種話若是放到外面,被人聽了去,怕是連三歲的小娃娃都要嗤笑自己吧。

「我要求不高,一日三餐,粗茶淡飯就行!實在不行,再差點兒也不是不可以。」『陰』金水獸聞言可憐巴巴的開腔,見林白神情依舊有些猶豫,當即一咬牙,又沉聲道:「這樣好了,你帶我出去,我特么放下自己獸爺的身份,給你當坐騎還不成?」

「你可是天生靈物,給我做坐騎,不怕跌份兒嗎?」終於到正題了,聽到這話,林白心中登時一喜,但神情還是裝得有些猶豫,做出一幅為『陰』金水獸考慮的模樣,為難道。


「不跌份,不跌份兒,能給你當坐騎,是我的榮幸。」『陰』金水獸一聽事情有轉圜的機會,當即把頭搖的跟撥『浪』鼓一樣,直截了當的開口吹捧了林白幾句,然後可憐巴巴道:「如果你要是再不同意的話,那我就只好自刎在這裡了。林恩人,你想想我和老劉的『交』情,不看僧面看佛面,就幫我這一把吧,我發誓,我以後一定好好的報答你。」

「唉,你看這事兒鬧得……」林白聞言,雖然心臟已是快興奮的炸裂,但還是輕輕嘆了口氣,微微搖頭道:「既然你都說到這份上了,我也不好拒絕。就當是給六代祖師他老人家一個面子好了,我就勉為其難的帶你出去,讓你給我當坐騎好了。」

「多謝林恩人了,多謝林恩人了……」聽到林白這話,『陰』金水獸神情可謂是亢奮到了極致,那碩大的腦袋貼著林白的腳面廝磨不止,看上去簡直要比小狗還要更乖順,廝磨半晌后,『陰』金水獸更是熱絡無比道:「這些東西太重了,想來你不好拿,還是我幫你帶吧。」


說著話,『陰』金水獸已是衝到了林白拾掇的那一大堆靈『葯』跟前,腦袋擺了擺,動用水元氣息,將那些靈『葯』盡數放歸到了背上,然後沖著林白搖首擺尾,討好不止。

「獸爺,你真是太熱情了。」林白見狀感動無比,伸手朝著『陰』金水獸的腦袋抓了抓,老臉更是忍不住有些發紅,甚至都開始有些後悔剛才自己開出的條件之苛刻。

「不累的,不累的,九牛一『毛』罷了。」『陰』金水獸聞言連連搖頭,哈著舌頭,瓮聲瓮氣道:「只要你能把我從這裡帶出去,這點兒犧牲算什麼。」

什麼是天生靈物,這特么才是天生靈物好不好!看著『陰』金水獸那乖順的模樣,再想到小黑貓和『葯』娃娃那幅高高在上的大爺架勢,林白已是有一種熱淚盈眶的感覺。

他很清楚,若是換做小黑貓和『葯』娃娃的話,恐怕是絕對不會被自己如此輕易的就忽悠住。而且就他們那倆憨貨的『性』格,就算是勉為其難的應承下來,以後自己想使喚他們,自己少不得還得拿一大堆好處出來,而且就這樣還得看它們的心情。

可看人家『陰』金水獸,自己不過是幫了它一個小忙而已,它就委身給自己當坐騎不說,還這麼有眼力勁兒的,不用自己多說一言,就把這些靈『葯』都背在了身上。

再一想到,自己以後能有這麼拉風的一隻天生靈獸當坐騎,林白心裡更是振奮莫名。

只不過心情『激』『盪』之下的林白,卻是沒發現順著『陰』金水獸眼裡邊流『露』出的那股子狡黠光芒,更是完全不知道『陰』金水獸如今已是把自己當成了一個徹頭徹尾的冤大頭。

劉爺早就有過『交』代,只要這小子出現,自己就得老老實實的給他當坐騎。可如今在自己的聰明才智下,不但沒有違背曾經對劉爺立下的承諾,更是在輩分上凌駕了這小子一頭,聽聽那一聲聲『獸爺』喊得是多熱絡,聽到心裡是叫人覺得多敞亮。

越是想,這一人一獸心中便越是覺得通透,然後恍如兩隻老狐狸一般,相視而笑,眼眸裡面滿是互相欣賞,互相讚美的熠熠光輝。

「獸爺,幫我個忙,帶我去六代祖師的墳塋前一趟,我去跟他老人家『交』代一聲,咱們就走。」好容易將內心的『激』『盪』平息后,林白的目光不禁向山下望去,神情變得有些沉重道。

『陰』金水獸聞言大頭一擺,當即在林白跟前俯下身子,等到林白的腳步邁到身上后,身上的鱗甲緩緩一擺,當即無數水霧驟然生出,如騰雲駕霧般,帶著林白便向山下疾沖而去。

『陰』金水獸的腳程何其之快,只是短短片刻后,一人一獸便到了劉伯溫的墳塋之前。

望著那山水間的小小墳丘,林白沉默不語,但眼眸間卻是恍然有熱淚翻湧。六代祖師是怎樣的一代人傑,可就是這樣的一代人傑,卻是要這樣籍籍無名的埋骨在這荒僻之所,沒有香火供奉,而他老人家所做的一切豐功偉績,除卻寥寥數人外,這世上也再無人知曉。

對於一個做出了如此之多豐功偉績的英雄人傑而言,這樣的身後事是何其的不公平,又叫人何其的嘆息。而壯志未酬身先死,更是叫人為之而慨然長嘆。

國亡勿謂無人在,長令傷心吊鬼雄!六代祖師您放心,只要林白還有一息尚存,就一定會把您老人家未竟的路繼續走下去,一定會守護好這世間!

而您對我的『交』待,我也會牢記於心,那些曾為了這番偉業犧牲掉的英魂的姓名,我一定會把他們帶回華夏,讓他們的魂靈能夠被這世間所銘記,讓他們的功績讓世人知曉!

您老人家和他們的魂靈,已經在此處沉眠了六百年,我會帶你們重歸華夏的!讓你們看看如今華夏的模樣,山河雖改,但其民之志從未改變,依舊一往而無前!

此時此刻,林白已是篤定了決心,只要等到自己從此間脫身後,所要做的第一件事情,便是要為這些六百年前,為這些劈風斬『浪』沖向汪洋的英靈們,修建一所博物館,將這些人的『性』命,以及他們的豐功偉績銘刻於書,篆刻於石,讓他們的一切都被世人知曉。

「魂兮歸來!」向著浩『盪』長空掃視了一眼后,林白輕輕嘆息出聲,而後臉上『露』出堅毅之『色』,推金山倒『玉』柱的跪倒在了劉伯溫的墳塋前,喃喃道:「祖師,後生小子這就要走了,等以後有機會,我一定會帶師兄和咱們天相派的徒子徒孫們,再來祭奠您老人家!」

話音落下,林白重重叩首,響頭砰然作響,仿若是完全覺察不到痛楚。

劉爺果真是沒有看錯人,這小子的確是當得起他的期待!看到林白這模樣,饒是沒心沒肺的『陰』金水獸,此時那如銅鈴般大的眼眸裡面,也是開始有淚水在閃爍。

劉爺,您放心,只要還有機會,小水也一定會再回來看您的。望著那孤立於蕭瑟風中的小小墳塋,『陰』金水獸低沉的嘶吼了一聲,在心中默默發下了誓願。

而就在此時,林白已是長身而起,向著墳塋望了眼后,慨然轉身,伸手拍了拍『陰』金水獸的腦袋,沉聲道:「出發,向著方丈山山巔進發,讓青蓮前輩送我們出去!」說–55789+dsuaahhh+25550685–> 「你小子莫不是把這座山都搬空了?」在看到『陰』金水獸後背上那堆積的如小山般的靈『葯』后,饒是青蓮,此時也是忍不住的一陣悸動,驚愕出聲道。。更多最新章節訪問:щw.。()

聽到青蓮這話,林白老臉不禁一陣赧紅,青蓮被囚禁於此間,可說這方丈山就是他的后『花』園,自己在這裡面拾掇走了這麼多東西,卻是沒徵得主人的同意,實在是有些說不過去,當即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後腦勺,道:「晚輩一時貪心,沒留神就『弄』了這麼多……」

「要是前輩您覺得不樂意的話,晚輩把這些東西再放回去?」眼見青蓮沒再吭聲,林白心裡當即便有些沒底兒,毫無底氣道。說句老實話,他是實在不願把這些靈『葯』再放回去,這可都是比黃金還金貴的東西,少了一丁點,都叫人『肉』疼。

「放回去?放回去做什麼?我又沒有說你小子做的不對!」聽到林白這話,那青蓮不禁啞然失笑,蓮葉輕搖,豪氣干雲道:「大丈夫行事,本就該如此決斷。天予不取,反受其咎。這些好東西放在你眼跟前,若是你不去拿,豈不是辜負了這天地的好意!」

聽到青蓮這話,林白才算是長舒了一口氣,不過依舊還是有些不好意思。

「你小子的事情都辦完了吧!」見林白不吭聲,青蓮輕輕搖擺,朗笑幾聲后,對林白接著道:「若是你的事情辦完了,我這就送你從此間離去。」

「都已經辦完了!」林白聞言鄭重其事的點了點頭,然後抱拳道:「一切聽前輩的安排。」

「好!」青蓮聞言,沒再多言,只是輕輕的吐出了一個字,話音落下,只見蓮身陡然一陣顫動,而後順著青蓮的身軀,陡然有一個虛影直接沒入虛空。[超多]

那虛影乍一出現, 我的貼身總裁老婆 ,驟然暴動起來。不僅如此,順著那虛影更是擴散出一股股狂暴到了極致,恍如山嶽般的恐怖威壓,那威壓一散開,『陰』金水獸當即便雙膝一軟,直接跪倒在地。

即便是林白,也是不受控制的朝後猛然退出了幾步,雖然體內法力不斷運轉,想要抵消那股威壓,但額頭上還是有一陣陣的冷汗沁出。他實在是沒有想到,這青蓮的實力竟然是如此的恐怖,單單是虛影散發出的威壓,竟然都已恐怖到了此種境地!

「不要分心,安靜心神,聽從我的安排,我讓你們走,你們馬上就走,不要多做任何停留!」對於林白和『陰』金水獸的異樣,青蓮恍若未覺,淡淡發出一句后,蓮身搖曳的愈發劇烈,那一池碧『波』也在不斷『盪』漾,恍若是青蓮的軀體都要從那碧『波』之中掙脫。

轟!而就在青蓮即將離開那水池,和虛影融匯成一體的瞬間,那一池碧『波』中,陡然有一聲狂暴的轟鳴之聲響起,緊接著整座方丈山都開始搖晃起來!而且順著山體,驟然有無數詭異而有玄奧的符紋,鋪天蓋地的蒸騰而起,恍若一張大網,向著山巔就籠罩下來。

在這符紋組成的大網之下,林白只覺得自己全身上下已是連分毫挪動的力氣都沒有了。甚至於連雙膝都在不斷的顫抖,似乎是要在那符紋之下跪拜下來,向其臣服。

不僅僅是林白,在那符紋出現的一瞬間,順著青蓮的周遭,也開始有無數詭異的光華生出。那些光華就如同是一道道鎖鏈一般,似乎是打算要把青蓮封鎖在其中,將它鎖死在那一池碧『波』之中,不讓它有任何從其中逃離的機會。

這是怎麼回事兒?!望著眼前這一幕,林白心中已是盡數被疑『惑』所佔據,他有些想不明白,究竟是這天地間的什麼力量在阻攔青蓮,阻攔它不讓它離去!而更讓他想不明白的是,這青蓮的身上究竟是有著什麼干係,為何會有如此強的力量在阻攔他的行動。

「你以為過去了這麼多年,這禁錮對我還能有效果嗎?」感受著那恐怖的威壓,青蓮蓮葉之上有無數細密的裂痕開始出現,似乎整株青蓮都要崩潰,但它卻是恍若未覺般,冷然長嘯道:「我青蓮一生,何曾受過此種束縛,今日我定要打開一條生路!」

話音落下,青蓮的蓮身驟然一陣劇烈的悸動,一股股的『混』沌氣息,順著青蓮的身軀驟然彌散開來。而那氣息乍然現世,陡然便幻化成了一道道恍如利箭般的璀璨光華,向著周遭的那些符紋組成的鎖鏈,便猛斬而去,似乎是要以摧枯拉朽之勢將其斬斷!

那璀璨光華可謂是凌厲到了極致,甚至望著那些光華,林白都有一種錯覺,似乎這些光華中的每一股,都絕對不在自己在靈劍山中看到的那劍仙至強一擊之下。

鏗!鏗!鏗!這兩者明明只是兩股氣息,但兩者相觸,卻是陡然有金鐵『交』鳴之音不斷傳出,甚至於還有無數璀璨如鐵『花』般的光華,向著四下彌散而出。

「蓮化虛影,睥睨天地!」而就在此時,那青蓮卻是劇烈悸動起來,那朵含苞待放的純白蓮化驟然綻放,而順著蓮心中,更是驟然有一道匹練般的光華,向著天地間席捲開來。

轟隆!轟隆!就在這光華乍然出現的一瞬間,順著青蓮周遭的那些符紋組成的鎖鏈,竟然直接開始一道接著一道的驟然崩裂開來。這動作可謂是迅疾到了極致,甚至於林白連場內的畫面都還沒有看清,那些鎖鏈已是消散成細碎的碎屑,散落於天地間。

轟!而就在鎖鏈碎裂開來的一瞬間,青蓮驟然自水池之中躍出。只聽得又是轟然一聲巨響,順著青蓮的身軀,驟然有一股狂暴莫名的元氣『波』動,如肆虐的狂『潮』般,向著四下驟然彌散蔓延開來,甚至於都帶的整個方丈山都在不斷的顫動。


好強的神通!望著眼前這一幕,林白已是完全目瞪口呆,心內神魂搖『盪』。剛才那幾條鎖鏈內傳遞出的氣息,他可以清晰感知,那種程度的束縛,即便是他,也絕對沒有辦法能從其中逃離,但就是這樣的威壓,卻是輕易被青蓮破去,足見其實力之非凡。

難道就這樣結束了?!而就在鎖鏈被撕裂之後,天地間驟然恢復了靜謐,甚至於連『陰』金水獸那在這狂暴的畫面下,心臟正在不斷澎湃跳動的聲音,都清晰可聞。

但就在這時,林白的神情卻是驟然一變。因為他感覺到此時此刻,自己腳下的地面,正在不斷的顫動,就像是冥冥之中有什麼東西,想要從其中破土而出一般。

還未等林白從震驚之中清醒過來,只見他腳下踩踏著的地面,驟然有無數巨大的裂痕驟然崩開,那裂痕開裂的速度,簡直要比地震,要比火山爆發都還要迅疾。

不僅如此,順著那一道道的裂縫中,更是不斷有無數『陰』黑『色』的氣息在不斷的蒸騰而起。只是短短瞬息間,那些『陰』黑『色』的氣息便直接席捲天幕,化作了一片恐怖的烏雲!在那烏雲遮蔽之下,天地間所有的光亮都盡數被吞噬!

而且那『陰』黑『色』氣息組成的烏雲,更是如一個深不見底,可以吞噬世間一切的黑『洞』般,正在不斷的『抽』攝著整個方丈洲的天地靈氣!只是短短瞬息間,整座方丈山的靈氣就已完全被『抽』空,山上那些參天的古木,正在以『肉』眼可見的速度,在不斷的變得枯萎。

那是?!而就在此時,仰望著頭頂那『陰』沉如鍋底般的烏雲,林白的面上陡然有驚愕之『色』出現。只見隨著天地靈氣的匯入,在那黑雲之中,陡然有無數人形虛影,在不斷的閃現。

那些人形虛影,林白可謂是熟悉到了極致!因為那些虛影,正是六百年前那些亡故於此處的那些寶船船員們的身影,其中甚至還有鄭和的身影。而且在那些身影中,影影綽綽的還有數頭恐怖如小山般的巨大獸影,那獸影除卻體型大小外,幾乎跟『陰』金水獸如出一轍。

「老祖……」與此同時,『陰』金水獸也看到了那些虛影,眼角幾乎要開裂般,痛呼出聲。

原來如此!望著那在烏雲中不斷閃爍的虛影,感受著從烏雲中傳遞出的氣息,林白只覺得眼角『欲』裂,所有的一切在他的心中也徹底明了。

果然如六代祖師所說的一樣,這方丈洲不是什麼人間福地,也不是什麼神仙『洞』府,而是一座不折不扣的牢獄!不過這牢獄囚禁的不是仙人,而是青蓮!

而囚禁這青蓮的氣息,便是這方丈山的吞噬生機之力,更準確的說,應該是破滅之力!所有一切亡故於方丈山中的生命,他們被『抽』調走的生命機能,都盡數被當成了養分,在不斷的滋養著這山中的破滅之力,將它催發到了一個前所未有的地步。

破滅天威之下,天地間所有的一切都要受其支配,所有的一切都要亡故!

究竟是什麼樣的仇怨,會讓人布下一個這樣的天羅地網,將青蓮封鎖於其中?!甚至於還要用這樣殘酷的刑罰,來懲罰青蓮,阻斷它一切想要從其中逃離的可能。

「桀桀……,還要跟我玩這一手嗎?」而就在此時,青蓮也在劇烈顫抖,冷然出聲!說–55789+dsuaahhh+25550686–> 轟隆!轟隆!那些破滅之力組成的烏雲,彷彿是感受到青蓮話語中的敵意,雖然沉默無言,卻是在不斷的向著中間濃縮!順著烏雲之中傳遞出的威壓越來越恐怖,甚至都有一種要摧垮天地,要將這烏雲下的一切事物,盡數破碎的狂暴徵兆!

雖然嘴上沒有半點兒服軟的跡象,但青蓮卻是分外的凝重,蓮身在不斷的顫抖,順著那簡簡單單的三片枝葉中,不斷有無數璀璨的光華生出,向著天際不斷彌散。.訪問:щщщ.。

而且蓮身在這一刻,也在不斷的擴大,雖然只是有半人高!但望著青蓮的模樣,卻是莫名給人一種青蓮雖小,但也可頂天立地的偉岸氣勢。

轟!而就在這時,天穹之上盤旋的那些烏雲驟然垂降,一股恍如胳臂粗細的暗黑『色』光華,驟然垂降而下,以一種摧枯拉朽的架勢,向著青蓮便轟擊而來!

在那狂暴的攻勢之下,即便是林白,此時都感受到一種發自靈魂最深處的悸動,全身上下的每一處都在不斷的顫慄,似乎神魂和身軀,都要破滅。

而『陰』金水獸這一刻,已是完全不敢多言一聲,只是將頭緊緊的埋在身下,那銅鈴般大小的眼眸更是緊緊閉著,似乎多看天穹上的畫面一眼,就會叫它神魂俱滅。

「來得好!」但望著眼前這一幕,青蓮卻是連分毫的畏懼都沒有,蓮身輕輕一搖,向著那暗黑『色』的光華便沖了過去,似乎是要與其同歸於盡。

咔嚓!說時遲,那時快,只是瞬息間,兩者便陡然碰撞在了一起!而順著這兩者相觸之處,更是陡然有陣陣如驚雷的聲音驟然爆裂開來!

並且隨著那如驚雷般的聲響,更是有一股磅礴無限的威壓驟然垂降而下!那威壓比之山海都要更恐怖,就像是浩瀚天宇之中的無數繁星陡然匯聚在了一處,化成了一股擁有著無邊威力,擁有著無堅不摧,毀天滅地的狂暴氣息。[超多]

那氣息彌散開來,登時叫天地間的一切悸動登時破裂開來,甚至於連兩者相觸的虛空,都在不斷的顫慄扭曲,就像是連這天地,都已經無法承納這兩者的轟擊。

太瘋狂了!望著眼前這一幕, 都市超強狂醫 『色』,他實在是無法想象,這樣狂暴的轟擊,竟然就這樣真真切切的出現在了自己的眼前。他能夠感受得到,順著兩者相觸間,散發出的威壓,哪怕只是一縷,都會讓自己疲於應對。

這青蓮究竟是什麼?布置這方丈洲禁錮的又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這一切的一切,竟然是如此的恐怖,這樣的力量,已經恍然不似這人世間所能夠擁有的了!

「給我破開!」而就在這時,順著兩者相接之處,陡然傳來青蓮那清越的聲音,而隨著他的話語聲,陡然有一道光華璀璨而生,恍如無數柄利劍驟然自虛空中彌散開來一般,直接向著四下瘋狂沖襲開來,直接將那暗黑『色』的光華撕成了千瘡百孔,化為了烏有。

太特么恐怖了!望著這一幕,林白那望向青蓮的眼眸中,已經滿是驚顫之『色』。這樣狂暴的攻勢,居然都能被他舉手投足間消弭成烏有,這是何等恐怖的實力。有著這樣恐怖實力的人,竟然都能被束縛在此處,那布下束縛的人,手段又該是何等驚人!

轟!而隨著這道暗黑『色』光華被擊碎,那由破滅之力匯聚而成的烏雲,陡然開始不斷的扭轉!自其中出現的那些虛影,也開始變得越來越真實,就像是這些烏雲,都是由那些虛影搬運而來的一樣,而且順著烏雲中,更是有一道道光華如劍雨般垂降而下。()

此情此景,可謂是駭人聽聞到了極致!天上地下,盡數皆是灰『蒙』『蒙』一片,所有的一切,都被那萬千條閃爍著暗黑『色』光華的氣息所佔據,那威壓森然如獄,似可封堵一切。

即便是林白,在這一刻,都只能將頭低垂,不敢去直視那狂暴的氣勢!彷彿多看一眼,那天上的狂暴氣勢,就會透過他的雙眼,把他的神魂毀滅成虛無。

「小子,抬起你的頭!睜大你的眼睛,看清這所有的一切!不要畏懼,你以後所要面對的,要比眼前這些還要更恐怖!」而就在這時,順著林白的耳畔,卻是陡然響起了青蓮的振奮之聲,「心之所向,我之所往,這不能是一句空話,那是要將其付諸實踐!」

一聲一聲,恍若重鎚,恍若洪鐘大呂,在林白耳畔轟鳴不止,震顫不停,直叫林白覺得全身血氣翻湧不止,冥冥之中,自心內,恍若有神生!

心之所向,我之所往!不管前路多少艱難坎坷,都要邁步前往!即便是如今這威壓如獄,但那又如何!即便我如今不能與其相抗,難道還不能對其張望!若是遇到危險,便畏首畏尾,那還說什麼堅守本心,那還想什麼走完接下來的路!

就算是神魂被毀,我也要看!就算你威壓如獄,我也要目睹這一切!聽到青蓮的聲音,林白全身法力陡然催動,猛然抬頭,雙眸『精』光閃爍,直視天穹之上那萬千恐怖氣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