喬俊輝不禁感慨,這個世界也太瘋狂了吧,竟然讓自己遇到這樣一個女人,一個讓他看到想吐,嘔到想死的女人,而且還眨巴她那雙本來就不算太大的眼睛,蒼天哪,你還讓不讓人活了!

方堯見到女人不電倒自己不罷休的表情有些後怕,心裏一直在暗罵喬俊輝個傢伙,這是他惹出來的禍,他卻一個人站在一旁裝作沒事一樣的向三號宿舍樓眺望,擺明了就是一個見色忘友的傢伙。

女人眨巴的讓方堯實在是受不住了,不過自己卻是一點辦法也沒有,看到女人寫在臉上的崇拜之情和愛慕之意,他哪裏敢怎樣,不是有人常說嘛,寧願得罪小人也別得罪女人,女人心如蛇蠍,得罪了她們你就等着死板,特別是有個性的女人更加不能得罪,比如現在站在自己面前的女人。

喬俊輝不時的偷瞄方堯一眼,看看方堯尷尬的臉,還不時的偷着笑,現在他只希望廖穎能趕快下來,也好找藉口擺脫這女人。

然而這廖穎躲在宿舍裏也不知道在幹啥,就是遲遲不肯出來。

女人見到方堯似乎有些尷尬,突然變得有些不好意思,似乎意識到自己的行爲太過莽撞,不淑女。


女人竟然有些害羞的把頭低下去,扭捏起來,她不扭捏還好,這一扭捏起來讓旁邊站站着的喬俊輝‘撲哧’一下笑出聲來。

喬俊輝實在是忍不住了,那笑聲似乎想要昭告天下,這裏有個瘋女人一般,幾乎整個三號宿舍樓但凡亮着燈的房間都探出頭向下看過來,甚至連更遠一點的二號樓也都個個探出頭看看下面的情況。

二號樓是個混合樓,一樓,二樓,三樓住得是男生,四五六樓住的是女生,這一二三樓的娜娜生聽到如此勁暴的笑聲也探出頭來看看熱鬧,見到自己樓上的女生正在下面低頭扭捏着,竟然有人吹起口哨來,那種特流氓的口哨。

因爲外面太暗,樓上的人根本看不清楚一直都站在背光地方的方堯,不然的話定然又會在學校裏引起軒然大波來。 喬俊輝聽到流氓口哨,憤怒的大喝一聲:“誰他媽的想死啊,有種的站出來!”

喬俊輝一聲怒罵,喚來的確是諸多的蔑視聲音,切,裝什麼裝。

隨後整棟樓房都陷入了沉寂,不過頭卻沒有減少一個,幾乎全樓的人都探出頭,看着下面的劇情發展。

聽到樓下傳來怒罵聲,廖穎知道定然是方堯等人,從三樓向下看去,他看到三個人站在樓下,就知道定然是方堯他們,匆忙的向樓下飛奔而去。

等到廖穎剛衝出樓門,就聽到那女人扯着嗓子大聲的喊着:“喂,大家都快來啊,姚方又來學校了!”

女人的話一傳十十傳百,很快就傳遍了整個學校的十棟宿舍樓。

不論是男的還是女的,聽到傳說中的姚方再一次光臨學校,他們誰不想見一見傳說中無限囂張的姚方來着,有些男生早就把姚方當成偶像對待了,聽到自己的偶像就在下面,他們哪裏還顧得上穿衣服,穿着大褲衩就飛奔而來,甚至還有更加瘋狂的人竟然只穿着內褲就飛奔而來。

見到對面的男人只穿着一條內褲,兩腿之間撐的鼓鼓的,有些害羞的女人都急忙用手遮住眼睛,不過也不可否認女人中也有色狼,那些所謂的女色狼們都把眼睛睜的大大的刻意去找那些只穿着小褲衩的男人。

而遠處的宿舍樓因爲得到消息的時間完,如果打扮的人模人樣的纔下來恐怕連姚方的影子都看不到了,所以她們就乾脆不打扮了,急忙脫掉睡衣,穿上胸罩內衣,在把睡衣套上,就匆忙的向樓下飛奔。

原本寂靜的學校一下子變得熱鬧起來,甚至比外面的街道還要熱鬧幾分。

方堯見到消息迅速的蔓延開,勢必傳入校社成員的耳中,他們還是儘快的離開學校爲好,可是已經來不及了,等到廖穎走到他們身邊時,四面八方的路已經被向這裏飛奔而來的人羣包圍了。

方堯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兩隻手一隻拉着喬俊輝,另一隻拉住剛走過來的廖穎,迅速的離開那裏。

可女人爆出這樣的大新聞,她哪裏肯讓方堯離開,見到方堯拉住那兩人想要離開此地,女人像是急了,一把死死的抓住方堯的胳膊,讓方堯不能離開。

看到這種情形,方堯真的急了,身份曝光了沒問題,可是如果讓校社的人看到自己跟廖穎在一起就麻煩了。

廖穎似乎也想到了這一點,掰開方堯緊拉着她的手,看了看焦急的方堯,道:“你先放開我,有什麼事情我們明天再談!”

說完,廖穎就快速的閃到了一旁,裝作剛從樓上下來的一樣,向這邊涌來。

見到廖穎如此做法,對廖穎的聰明真是由衷的欽佩,不過他更加擔心,畢竟廖穎是他下一個對手,對手越是強大就證明越是不容易對付,需要付出的就越多。

想要離開這裏時間已經不允許了,所有人都在向這裏飛奔,眼看就要到達自己身邊了,而身後的女人還死死的抓住自己的胳膊一刻也不肯放鬆,方堯想一切順其自然吧。

被圍在中間的方堯和喬俊輝兩人都極力的想要掩飾自己的面貌,不想讓這麼多人看到,更加不想讓他們拿着手機,相機,數碼相機照來照去。

想要見方堯的人何止萬千,這裏的道路已經被擁堵的無法自由出入,甚至有些瘋狂的人竟然想要跟方堯合照來着。

前面的人向後擠,而後面的人想要向前擠,想要見一見傳說中的姚方。

這場面很壯觀,就連當紅的明星的演唱會也無法與之媲美。

但壯觀是壯觀了,可是這也讓方堯陷入了絕望的境界,照此情形來看自己想要逃離昇天簡直比宇航員登上火星還要艱難萬分。

方堯懊惱的看着身後的那女人,而女人的神情卻讓方堯徹底無語,那女人竟然一副得意的神情看着方堯,似乎在說這是我發現的,怎麼樣厲害吧!

被圍困其中也不是辦法,方堯想要儘快的離開此地,以免夜長夢多,不好收場。

可是望着衆多的人影,他竟然毫無辦法,站在人羣中的廖穎竟然還帶頭吆喝着要喝方堯合影,廖穎的舉動真讓方堯無語。

在廖穎的助陣下,很快越來越多的女生開始加入廖穎的陣地,聲音壓過了在場所有其他的聲音。

“合影,合影!”聲聲叫喊着合影,讓方堯聽着都覺得頭疼,他想不到廖穎竟然會利用這樣的機會製造事端,收攏人心。

這個廖穎實在是很厲害,不愧在鷹聯社中如此受寵,地位如此之高。

事情到了這個地步,而且現場的局面已經掌控在廖穎的手中,方堯不妥協也不行了,方堯放開拉着喬俊輝的手,看了看跟自己同樣表情的喬俊輝,無言以對。

甩了甩胳膊,想要甩開死拽着自己不妨的女人,可是這女人也太他媽的不講理了吧,竟然死皮賴臉的抓着方堯的胳膊,說什麼也不肯放開,而且還把自己的臉蛋緊緊的貼在方堯的胳膊上,肉麻的讓方堯覺得噁心加嘔吐!

這時廖穎讓所有人都靜下來聽她說一句,廖穎走到方堯身邊,小聲的對方堯說道:“看今天的情況,你想離開真不容易,依我看你就馬祖一下她們的要求吧。”

這是什麼話,滿足她們的要求,你可要知道這麼多人要拍合影要多長時間啊,一個人就算是一分鐘,着成千上萬的人不就是要上千分鐘,合成小時就是十幾個小時,就算是拍到天亮也拍不完啊。

現在方堯才知道這個廖穎到底有多陰了,難怪她在段玉瑩身邊這麼長時間也沒有別發現。

“你要知道我們今天來找你事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談,怎麼可能。。。”

方堯有點着急了,看着這麼多人都瘋一般的向前擁擠着,都想靠近自己,生怕出現什麼事情。

廖穎打斷了方堯還沒說完的話,道:“不可能也要可能,不然今天的局面你憑什麼收場,你總不能把這裏的人都殺光吧?”

“可是我們真的有重要的事情要跟你談,這可怎麼辦?”方堯想要以此來推開廖穎的無理要求,讓廖穎驅散這裏的人羣。 “你不用騙我了,我什麼都知道了,是她讓你這麼做的吧,當然也是她告訴你我的名字的。”方堯用非常自信的神情看着那女人,雖然是晚上,可是憑藉着微弱的燈光依然可以看清楚女人臉上表情的變化。

女人表情的變化暴露了她全部的祕密,方堯看得清清楚楚,他完全才對了,這一切都是廖穎在暗中安排的,今天所有的事情都是廖穎一個人自導自演出來的,還在那裏裝無知,真是可笑之極。

女人依然不敢說實話,看得出她對廖穎的忌諱很深,就連多看廖穎一眼都不敢,剛纔那股大聲叫喊方堯名字的勁頭完全消失,此刻的她就像是掉入狼穴的小羊一樣,毫無生機。

幾張的情緒一直困擾着那女人,方堯知道女人是因爲方堯看出了一切,廖穎定然不會放過她,所以她在擔心害怕。

而方堯甚至還看出了那女人心裏還有祕密,想要把女人心中最後僅剩的一點祕密也挖出來。

“你不回答就說明我說的沒錯,你這麼做全都是她指使的,如果你瞭解我的話,應該清楚我的脾氣,事情不弄清楚明白了,我是不會罷休的,就算是不擇手段也在所不惜,你不要逼我對你動手。”


方堯的語氣雖然很文靜,可是話中卻透露出無盡的殺機,女人像是木偶一樣,傻傻的站在那裏一動不動。

望着還一直吶喊助威的廖穎,他很是不屑,轉頭對那女人說道:“其實我最不喜歡的就是對付女人,你要想清楚,是你心中的那一點祕密重要呢,還是你的美麗漂亮寶貴呢!”

對女人來說,她的漂亮美麗無疑是最寶貴的,容顏對女人永遠是最有利的武器,但是毀容也是對她們最大的威脅。

似乎早就已經把所有的女人看穿了,方堯上來就直接擊中了女人最軟弱的雞肋。

說完之後,方堯不再言語,也不再看着女人,而是擡頭看着身邊的喬俊輝魂不守舍的看着廖穎在燈光下幾乎透明的睡衣下面的胴體,還不斷的吞嚥着口水。

方堯在給女人留有思考的時間,一旦時間已過,方堯就不會再留情,女人是敵人的時候同樣可怕,所以他也不會心慈手軟。


那女人似乎是相通這一點,廖穎的威脅程度似乎遠遠比不上方堯的威脅,於是她選擇了妥協,企圖保住自己的容顏。

“你說的一點也沒有錯,你們讓我上去叫她的時候,她告訴我你就是姚方,當時我聽到你的名字高興的要發瘋了一般,但是她卻突然又說道讓我先回宿舍把茶壺送過去,然後再回來,之後再大聲喊出你的名字,我也不明白她這麼做到底是爲什麼,本來我是不肯答應她的,可是她下面的話讓我很害怕,她說如果我不照她說的去做,我會死的很難看,而且還會讓人把我給。。。給強姦,我當時很害怕,就答應了她。”

方堯想不到廖穎竟然會用強姦來威脅女人,這個廖穎的心也未免太惡毒了吧。

自古以來女人的名節勝過一切,雖說現今的社會的人的思想改變的太多,可是他們誰也不願意拿自己的名節胡來,當然除了那些所謂的色狼了。

看這女人並不像是傳聞中的女色狼,從女人的衣着打扮上看,這女人絕對算得上淑女,可是剛纔的表現簡直跟女色狼無疑,看來她這麼做也是被逼迫的了。

“看得出你是一個好女孩,是我們害了你。”方堯不斷開解着哭泣的女人,想要盡力幫她擺脫悲痛。

此時廖穎見到方堯還是不肯答應自己的要求,也不再吶喊助威了,看了看方堯身邊哭泣的女人,臉色馬上變得很難看,走到了方堯的面前,笑道:“看來你今天說什麼也不願意滿足她們的要求了。”

方堯點點頭,道:“是的,我看你還是不要再浪費心機了,讓她們都回去吧,鷹聯社。”

鷹聯社三個字方堯說得很小聲,只有廖穎才能聽到,就連身邊不遠處的女人都聽不到,廖穎聽到方堯說到鷹聯社,臉色馬上一變,他知道方堯已經知道了自己的身份,再隱瞞也沒有多大的用處了。

廖穎轉過身,對着人羣大聲喊道:“不要叫了,都回去吧!”

見到廖穎發怒,衆人都很識趣的離開,轟轟而散,就連圍觀的男人們聽到廖穎暴怒的聲音也快速的消息在這裏。

從這一點來看就能看出廖穎這人在學校的名聲,如此影響力恐怕段玉瑩來了也無法與之媲美一番。

廖穎驅散了衆人,走到了方堯面前,惡毒的看了那女人一眼。

方堯看到廖穎對女人充滿了敵意,道:“你不要怪她,其實我們早就知道你是誰,其實我們今天來就是找你談這件事的,可惜被你弄成了現在這個樣子。不知道現在我們可不可以坐下好好談一談了?”

事情到了這樣的地步,廖穎還能說什麼呢,目光從女人的身上轉移到了方堯的臉上,“去哪裏?”

廖穎說得很是輕鬆,但是從她的眼神裏卻看得出廖穎似乎有些慌張。

方堯看了看廖穎,身上還穿着睡衣,覺得有些不妥,但是看到喬俊輝嘴水斗快要流出來的樣子,最終還是說出了口。

“你要不要上去換一件衣服?”方堯也是好意提醒廖穎,不想讓她吃虧太多,可是這個廖穎因爲方堯知道了自己的身份之後,心裏很是生氣,對方堯的提醒根本不覺得是好意。

“用不着,想去哪裏我奉陪到底。”廖穎說得很是乾脆,還不時瞪着方堯身邊的那女人,方堯明白這女人得罪了廖穎,看她的樣子是不會這麼輕易放過這女人的。

如果女人有點勢力的話,自然也不會怕廖穎怕到這個地步。

看來這女人是一點勢力也沒有,也可能是實力沒有廖穎的大,如果讓她繼續留在學校恐怕一定會遭到廖穎的毒手。

以廖穎如此殘忍的個性,女人恐怕活不了多久了,方堯明知道會有這樣的後果,他更加不忍心讓如此女人受到廖穎的毒手。 自己吃虧還不知道,廖穎真爲廖穎感到委屈,喬俊輝不住的盯着廖穎因爲有些生氣而不斷顫抖着的胸部,晃顫的**讓喬俊輝的心思完全卡住,根本無法逃離廖穎的身上,見到喬俊輝如此好色,方堯只是無奈的搖搖頭,但是也不敢有太大的動作,他怕自己的舉動被廖穎看出來,那樣喬俊輝的下落恐怕會跟吳葛洲一樣,在愛人的心中留下瑕疵,甚至會讓她覺得噁心。

“既然這樣,那好吧,我們去會議室談談吧。”廖穎當然明白方堯所說的會議室就是段玉瑩經常去的那件會議室,方堯的目的就是要從廖穎的口中看看能不能探知一些關於鷹聯社的事情。

而自己身邊的女人因爲被廖穎惡毒的眼神瞪的,極度的害怕,甚至連腿都開始不停自己使喚,雙手緊握在一起。

女人的種種變現都被方堯看在眼裏,也記在心裏,想要解決這女人對廖穎的恐懼,也只有讓她跟隨自己了,畢竟在一段時間內想要解決鷹聯社還是和困難的,只要一天不解決鷹聯社,那麼就不會完全讓女人擺脫廖穎的這場噩夢。

方堯拉住還在顫抖的那女人的胳膊,帶着充滿同情的眼神看着她,道:“你叫什麼名字,住在哪裏?”

女人哪裏還敢撒謊得罪方堯,不住的結巴着說道:“我叫沈慧芬,住在二號宿舍樓五樓二十五號房間。”

看着女人還在不住的顫抖的手,方堯把她拉至一邊,回頭看了一下廖穎,覺得距離已經夠遠了,自己的話廖穎應該聽不到了,方堯道:“你不用害怕,我知道你現在的處境,我看這樣吧,如果你相信我呢,就趕緊回宿舍收拾一下,等會跟我走吧,你在學校裏不安全了。”

方堯如此一說女人是更加的害怕,雙腳不聽自己的使喚,在方堯的拉扯下才邁動了腳步,不過還是不敢大步走着,似乎不敢向廖穎身邊走去。

方堯見到這種情況,道:“你放心吧,跟着我們她一定不能把你怎麼樣的,只不過你再也不能上學了,你看行不?”

方堯不敢再說我了,怕是被女人誤會,這次來了一個我們,心裏覺得舒服多了。

女人聽到方堯說得很真誠,再說她對方堯已經是當成偶像一般的對待,她沒有理由不相信他。

“你說的是真的嗎?”女人帶着懷疑的眼神擡頭望着方堯,希望從方堯的臉上得知答案。

方堯鄭重的點點頭,道:“當然是真的,我方。。姚方說得出就一定做得到。”

方堯在這時候還不忘記自己在學校裏不叫方堯,在情急之下還真的差點露餡,幸好及時更改了過來,女人的心思還沒有完全從恐懼中走出來,也沒怎麼聽出來。

女人很是高興,不過不遠處的廖穎看到這種情形似乎更爲生氣,她終於把目光從方堯的身上轉移開了,犀利的目光最終落到了根方堯一起來,卻一直沒有開口說話的喬俊輝的身上。

這已轉移不打緊,她想不到身邊的喬俊輝竟然看着自己入神,還不是吞嚥着唾沫,兩隻眼睛緊緊的盯着自己的**,勾魂一般的眼睛讓廖穎明顯看到他的臉上寫着兩個字:色狼!

暴怒的廖穎並沒有立刻發飆,而是收斂了自己犀利的目光,換成了一臉色迷迷的樣子向喬俊輝走去,嘴裏還不斷的說着:“看什麼呢這麼入迷?”

喬俊輝被廖穎勾魂的話勾得難以把持,見到廖穎一張色迷迷的臉向自己慢慢靠近,他的心裏更加惹火,飛一般的向廖穎衝去,張開兩隻臂膀去擁抱廖穎。

方堯見到這樣的情形爲喬俊輝捏一把汗,因爲他看到了廖穎不斷晃動的雙腿,知道喬俊輝定然要上廖穎的惡當。

方堯的當心二字還沒來得及說出口,就看到喬俊輝已經衝到了廖穎的身邊,緊接着是一聲驚天地泣鬼神的哀嚎聲。

方堯緊閉着雙眼,不用看也知道定然是喬俊輝受到廖穎出其不意的攻擊,而且很有可能是最厲害的攻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