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歡!我們都很喜歡煉丹!滅霸大人!我們都喜歡煉丹!”

頓時,一頓人都喊了出來。

“很好,我也喜歡煉丹。”


“大家現在這個狀態,很需要還靈丹和生靈丹是吧?用來恢復傷勢以及恢復靈力。”

在場的人都不約而同的點了點頭,這話是沒毛病。

畢竟在宗門,對丹道或多或少的也接觸過,自然明白。

“很好,既然你們都懂,我也就不過多的解釋了……”

只見江北說着,從自己的小袋子裏掏出了一個暗綠色的小瓷瓶,看起來很華麗。

瞬間!怒氣值就起來了!

在場的人就沒有沒見過這個小瓶子的!裏面裝的都特麼是還靈丹!


這滅霸就是靠着這東西逃了那麼久還能保持自身狀態如此良好的!

對此,江北表示還是很欣慰的,這幫小夥子很明顯還沒經歷過社會的毒打。

今天自己算是幫他們一把了,相信以後他們在人生的道路會走的很有韌性。

嗯……越想越覺得自己善良。

“很好!我這裏只有還靈丹,雖然不多,但是這東西大家也都有吧。”

沒人說話,要是敢吃,早就吃了,沒看你哥還拎着大鐵球在旁邊看着呢嗎?

看到這,江北也沒再自討沒趣。

再次將早已取出來的材料收拾好,開始慢慢研磨起來。

“我手中這是一爐聖靈丹的藥材,嗯……我煉給你們看看。”

“大家好好看,好好學,別浪費任何一個步驟,聽到了沒?”

沒人說話……

只見江南上前一步!

“聽到了!滅霸大人!我們肯定看得仔細!”

“聽到了聽到了!滅霸大人!我們一定會好好學的,我們會努力的!”

江北點上一個煙,考慮着怎麼煉這爐生靈丹。

很奇妙,以前在風國,這都是被風國的老國主當成是國寶的東西,現在竟然自己就能煉製了。


另一旁的江萬貫也早就懵逼了,完全就搞不懂這小兒子要幹什麼。

在這地方開爐煉丹? 江萬貫坐在草地上,就這麼短短的片刻已經被弄的迷迷糊糊了。

先是被那麼多人追殺,然後這敗家玩意放出來了一個從沒見過的戰技,直接逆轉了戰局!

甚至這還不然,他還成功晉級到了合谷境?連準備一下都不用?說晉級就晉級了?

這跟以前放個屁就晉級有什麼區別?

至於那戰技,纔是真正讓江萬貫覺得驚悚的原因。

他也不是什麼沒見識的人,相反,他一眼就看出來了這戰技的可怕。

可是……這敗家玩意是從哪學的?就算是萬魔宗的老魔主也沒有這等強大的戰技吧?

也說不好,畢竟道聽途說並不能徹底瞭解人家。

如果那老魔主也有如此強橫的戰技,再加上人家的境界,那回了這裏可謂是大錯特錯了。

至於讓自己這小兒子去跟萬魔宗那些人對抗,江萬貫是從沒想過的。

隨着一道話音傳出,江萬貫瞬間眼睛瞪圓,滿臉不可思議的看着遠處。

“說實話,這生靈丹挺難煉製的,你們知道吧?所以,這玩意我覺得應該挺值錢。”

“嗯……別想多,你們的零食都是要上繳的,至於這生靈丹,是我煉製來自己賣錢的。”

江北輕車熟路的將研磨好的藥材倒入爐中,隨後擡頭,一咧嘴,一臉認真地說道。

在場的弟子們徹底懵了,他當着我們的面煉丹,還是煉製着我們最需要的丹藥。

可是現在,他卻說什麼是用來賣錢?賣什麼錢?

“哦對,就是用這些生靈丹來換靈石的。”

話音落下,怒氣值蹭蹭蹭的上漲!

這他媽還是人說的話嗎!我們衆籌一下,買還不行嗎!你特麼前腳還說什麼我們的靈石上繳?

現在就說這些生靈丹要拿去賣?

我們拿什麼買!這不是光讓人看不讓人吃嗎!

畜生啊!

“所以吧,我今天煉給你們看呢,也不是爲了別的,只是單純的善心你們懂吧?別等到下一次再被人打成這樣然後只能乾瞪眼。”

江北又是一臉惋惜的說道。

“畢竟我這麼善良……”

“噗!噗!噗!”

這話一說出來,當時吐血的就好幾個。

你殺了我們吧,我們受不了這種屈辱,殺了我們吧!

江北一臉惋惜的搖了搖頭,手裏的動作也不停,感嘆着生命的脆弱。

“你說說,你們活着啥意思啊?有什麼用?煉丹也比不過我,打架也打不過我,還沒我有錢,也沒個好爹。”

說到這,江北突然停住了,突然擡起頭,牙一呲。

“而且長得也沒我帥,也沒個女朋友,哎,真可憐……”

“噗!噗!噗!”

當下,有不下一手的人就躺下了,雙眼無神的看着天空,這話殺傷力太大了。

留下了不甘的淚水。

江北抽着煙,把丹火弄出來,至於草藥,乾脆就分成了六塊,九個太累了,乾脆煉六顆算了。

畢竟還得和這羣小老弟聊天,修煉上可不能耽誤。

開始!江北的神識開始控制着丹藥的轉動,一點點的涌入丹藥之中。

雙手不停地變換着手勢,丹訣打入,加速着這些丹藥的凝聚。

“你們看看,我煉丹這手法,也是還算可以吧?”江北突然問道。

沒人回答,這話他們評論不了,讓他們煉的話,現在已經是炸爐的局面了。

“我弟弟問你們話呢!聽不到嗎!渣滓們!”江南提着大鐵球,抽着煙,一步上前!

“是!滅絕大人,我們是渣滓,都是渣滓!很可以!”

“是!非常可以!簡直是相當的可以!”

“滅霸大人的丹術造詣簡直是讓吾等自嘆不如!”

“不錯!滅霸大人這一爐生靈丹起碼也得六個打底!還都得是上品或者極品!”

“滅霸大人!您的丹術已經是出神入化了!”

……

江北撇了撇嘴,這羣人剛纔還帶死不拉活呢,現在被老哥一嚇唬,又猛起來了。

果然!都是一羣賤骨頭!哼!

“所以啊,你們得看好了,這會對你們未來的路造成非常深遠的影響。”江北淡淡的說道。

到底能給他們多大的影響,江北不知道,但是他畢竟也是好心。

他能拿到怒氣值,而這幫弟子能近距離的觀看他煉丹,也不算是虧待他們。

雖說是在給他們打殘廢的情況下逼着看的……

沒事,畢竟這社會都是玩結局論的,過**沒那麼重要,結果好就行。

江北的想法是很好的,畢竟他們欺負自己,自己也不能不欺負回去,那太虧了。

打不過是得跑,打得過了,那就不是回頭給他們弄了那麼簡單了。

隨着江北的話音落下。

季欣然瞬間面如死灰,對他們未來的路造成非常深遠的影響?確實是很大影響。

環視周圍,看看這羣還傻愣愣的看着這滅霸煉丹的弟子們,他敢打賭,以後就算是百年,兩百年,這幫弟子的修爲估計也就這樣了。

這影響可太深遠了。

江北還在努力着,加上這次他並沒有拼盡全力的原因,所以這個過程也並不是那麼困難。

尤其是之前還吃了兩枚極品還靈丹,更是讓他的靈力幾乎恢復到了極點!


吞天魔功,就是這麼霸道!

江北緩緩擡頭看了一眼,眼珠子一轉,這才朝着江南說道。

“哥,交給你一個非常艱鉅的任務!”

聽到這話,江南當時就來了興趣,趕緊答應道:“弟弟!你直說就行!輪死哪個!”

江北嘴角狠狠抽了抽,這幫小弟子現在可都是無價之寶啊,還在這循環的提供着呢。

一個都不能死啊!

“哥!你去把他們的儲物袋給收了,切記!一個都不能落下!”

怒氣值+166+133+199+155+212……

“放心吧弟弟!”江南答應一句,便滿臉笑容的轉頭走了。

而另一邊,江北則是放空了心神,畢竟到了關鍵時刻了,要將神識徹底轉化爲丹訣。



Leave a comment